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53章 废墟之事,顾锦年大怒,调遣大军,踏平宁王府!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53章 废墟之事,顾锦年大怒,调遣大军,踏平宁王府!

片刻后。
宁王都好说。
“连续几天都没有见到?”
所有将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约一刻钟后,杨开入了宫。
“李冷秋。”
数百精锐在周围保驾护航着,警惕的看向周围,虽然他们知道,暗中也有武王强者保护着顾锦年。
可具体如何,顾锦年不清楚,需要抽出时间,好好去顿悟一二。
杨开朝着宫中赶去。
这建德难还真不一定能成功。
随着徐进的声音响起,顾锦年点了点头。
孔轩走出玉辇,扫了一眼周围,他有些好奇,看向顾锦年。
他的确要去一趟教司坊这种地方,不过是有目的的。
“按旨意办事。”
刹那间,一缕缕玄黄之气从身上弥漫而下,自身下扩散而出。
下达命令后,顾锦年看向孔轩,让其不要参与进来,回京。
后者有些好奇,不知道顾锦年要问什么。
宁王府管家不知该说什么。
后来永盛大帝发动建德难,宁王也帮助了永盛大帝,算是从龙之臣,而且通过种种因素,宁王是一号从龙之臣。
孔轩有些不知所措了,同时也有些畏惧。
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
只不过普天之下,可没有七境强者,即便是有,也就是那一两个,藏的很深,不到关键时刻,这些强者不会出面。
整个废墟村无比安静。
“不然,你父亲让你来找为师,是为了什么?”
这里便是宁王居住之地。
所以提前问好,要是麻烦的话,自己就先跑再说,大不了跑去扶罗王朝,难不成顾锦年敢去扶罗王朝找自己麻烦?
“这个李冷心,当真是畜生。”
甚至酒楼当中,被惊醒的掌柜妻子,也被直接抓了下来,当场斩杀。
“怕什么。”
这声音,使得王府都有些震颤。
一直到翌日。
“贤弟。”
顾锦年也想百姓过的好一点,自己当个潇洒侯爷,以后运气好当个潇洒王爷,他都很开心。
知行合一。
“锦年兄长。”
随着黑水铁骑的出动,整个废墟村所有百姓全部被强制性抓到村口外。
等来到养心殿后,杨开语速极快,一分一秒都不想浪费,将事情告知永盛大帝。
而且以顾锦年的脾气,他是说到做到。
顾锦年沉下心神,感应到孔轩给予的天命印记。
整个大夏京都,早已经张灯结彩。
“畜生啊。”
她在这个时候出面,也算是缓和一下尴尬。
想着宁王早点死,只要宁王死了,那一切好说,针对下一代,还不容易吗?
可惜的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终于,百姓的声音出现。
可就在此时。
倘若这个时候,宁王振臂一呼,响应声绝对不小。
听着顾锦年的声音。
没有任何逻辑。
“兄长带你。”
可笑他之前,还在想五千两黄金够不够赔偿。
三思而行?
引来玉辇内顾锦年的皱眉。
顾锦年面色认真,看着孔轩。
正是因为以上种种,朝廷才不敢动宁王,甚至明明知道宁王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朝廷也不敢制止。
“侯爷。”
三十万大军出动。
“用龙舟,送往宁王府。”
“李冷秋。”
顾锦年也在与孔轩谈论儒义。
“遵命。”
“此乃宁王府,下马!”
如此。
倘若真有人能够顿悟出知行合一,不管是谁,只要不是自己的死仇就行。
“兄长现在也算是大夏侯爷了,再说了,兄长现在的身份,儒道读书人,多多少少要尊称一句后世之圣。”
听到这话,顾锦年恍然大悟,明白对方的意思。
“天羽军集结!”
总算是遇到一个正常读书人了。
顾锦年给予回答,同时等待着消息。
徐进出声,半跪在地上。
但正常的戒备还是要有。
“站住,谁敢闯城?”
这还是能杀宁王的前提下,如果杀不了宁王,直接跟他撕破脸的话,麻烦会更大。
而此时此刻。
而玉辇当中,顾锦年还真是有些吃惊。
“请兄长直言。”
只不过永盛皇帝比建德皇帝聪明,没有直接下手,反而是慢慢处理,一点一点处理。
让人害怕,但又不敢造反,可各大王爷其实心里已经很不满了。
厨子也被乱刀砍死。
顾锦年乃是大夏的肱骨之臣。
这一刻,顾锦年忍不了了。
孔轩怒声道。
“谁跟你们是一家人?”
没道理帮敌人而不帮自己人。
声音响起。
此时此刻。
“派兵!”
走出养心殿后。
“是孔正吗?”
顾锦年的声音冷漠无比。
李冷秋内心还是有些担忧,不禁询问对方。
孔轩所言,包括自己的所作所为,其实就是四个字。
可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李冷秋居然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瞎了尔等狗眼,天命侯驾到,都滚开。”
“这什么这啊,去过就去过,没去过就没去过,有什么不好说的。”
李冷秋不由满脸喜悦。
画面到了这里。
这一幕,无比血腥。
也算是一个补偿了。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呼喊着徐进。
“倘若发生这样的事情,徒儿该怎么办?m.hetushu.com.com
一刻钟后。
几人也不啰嗦,快速上马,开始更仔细的搜查。
随后,其声如雷,压抑着一股无名火。
两个时辰后。
很快,李冷秋面色一变,随后骑乘战马,快速逃离,临走之前,更是不忘下令,将隔壁村也彻底解决。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他没有说什么,而是点了点头,走进了玉辇内。
大夏北域交界之处。
“朕当年以五万将士起兵,坐上这个位子。”
军营内的将领,根本不敢相信,李冷秋会做出如此惨无人道的事情。
“末将在。”
“把李冷秋交出来。”
说句真心话。
他愤怒的不止是这个。
“锦年兄长,我去了没一会就出来了,是被几个朋友骗进去的。”
但儒道经义,则是‘中心思想’。
“镇压宁王府。”
“站住。”
但眼下的情况,就是暴戾,一个疯子,一个魔鬼。
而是李冷秋的行为,他敢这样做,就证明李冷秋之前绝对没有少干过这样的事情。
“这天下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宁王赔偿了丹药给自己,但银两还没有赔偿,自己过去就是谈一谈这个赔款问题。
那自己就在封侯之前,做一件没有人敢做,也没有人敢想的事情。
随从怒吼,怒视这般侍卫,眼神当中杀意毕露。
其他的世子,或许不会如同李冷秋这般丧尽天良,但多多少少也会做这种事情吧?
别人不清楚,但杨开是清楚,得罪顾锦年的人,几乎没有一个好下场。
“听说里面的女人,一个个绝美。”
就是想要动宁王。
“一开始真不知道是勾栏。”
“果然,读书人就没一个不爱去勾栏的。”
这话一说,孔轩当场愣住。
顾锦年有些疑惑了,不明白孔轩什么意思。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可这些,都不是真正的核心。
不过看孔轩如此,顾锦年拉了拉孔轩的衣袖,神色认真道。
玉辇内。
“宁王!”
门口更是摆放着两个巨大的麒麟狮子,象征王府高贵。
“去后山查一查,带点人,四处查,看看他们是不是躲起来了。”
没有银子,他们怎么可能搬迁?
两刻钟后。
皇帝心意已决,身为臣子,该劝的也劝了,没什么好说的。
“兄长,身为读书人,见百姓如此惨状,若不能尽些绵薄之力,羞为读书人。”
杨开不啰嗦,直接转身离开。
随着天命印记触动。
“想不想再去一趟?”
“知道。”
这还不是主要的。
永盛年间,为了稳固朝政,也为了让百姓富裕,永盛皇帝可是下达了不少国令,明里暗里都是在针对这些藩王。
“出事了。”
他现在就是要李冷秋这个人。
徐进接过令牌。
这就是宁王府。
所以,他更加偏向认为,这些百姓都藏起来了,躲藏起来了。
“朕大不了御驾亲征,平定内乱。”
常宁府内,早有人提前到来,查清楚王府方向。
一个时辰后。
“当真有什么影响,谁敢跳出来,朕就杀谁,借此机会,彻底平定内乱,也保后世无忧。”
“末将遵命。”
他知道顾锦年会用什么手段针对自己。
往简单点来说,就是你为什么要读书,读书的作用是什么,你读书之后你要做什么。
这也是心学的门槛,要细心钻研,或者偶然之间的顿悟,不然根本无法入门。
“谁敢乱来?”
永盛大帝直接开口。
“若是他知道愚弟去过勾栏,当真会活活打死愚弟的。”
看着孔轩如此。
众人将目光看去。
“滚!”
他坐在龙椅上,沉思了许久。
真正的核心是。
自己不是要封侯吗?
顾锦年的声音,依旧冷漠,而且犀利。
“我带你去,一定没问题,真让你叔发现了,大不了兄长出面,难不成你叔叔会不给我面子?”
不到一个时辰。
“锦年兄长,怎么了?”
两村七百多人。
换句话来说,宁王知道建德皇帝在何处,甚至暗中保护着建德皇帝。
占据各种天时地利人和,大夏王朝必然会陷入内乱之中。
“主持。”
或许是担心害怕,亦或者是其他原因,甚至顾锦年都猜想,这些百姓是不是搬迁了。
整个废墟村,没有一道人影,成为了真正的废墟村。
这种人,他也不待见。
大夏的王爷,可不止这一位。
就想着耗空宁王。
这一刻,天色瞬间灰暗一片。
二话不说,直接带着人,前往潼关城,而另一支队伍,则奔赴大夏京都。
李冷秋开口,给予回答。
“回溯过去。”
他一语不发,而是直接起身,直接走到军营帐篷外。
“给本侯滚出来。”
孔轩出声,告知原因。
“主持。”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不知道宁王有没有做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但自己没有证据,先处理李冷秋再说。
“现在不管他是不是畜生,李冷心已经死了,兄长如今担心的不是别人,而是他哥哥。”
“兄长,愚弟给你的天道印记,内含天道神通,名为时光回溯https://m.hetushu.com•com,可以回溯时间,看到过去发生的事情。”
“让李冷秋滚出来。”
“让人火速去京。”
“回溯过去?”
“愚弟家叔,名为孔德,乃是当代儒家清流,为人刚正不阿,最厌恶的便是勾栏之地。”
“好。”
不仅仅是宁王手中有几十万精锐,更主要的是,宁王是一个象征,一个类似于永盛皇帝的象征。
“到了隆中县了。”
顾锦年也在衡量赔款数目,杀了李冷心,十万两黄金就不太可能,但五千两黄金也不少。
养心殿内。
横渠四句是立言,不是一种回答,是远大的目标。
孔轩很诚实,说完这话,脸还红了不少,微微低下头,不敢与顾锦年直视。
“朕忍宁王很久了。”
消耗的气运不少。
“去查一下看,有没有活人。”
火急火燎的朝着养心殿跑去。
官道回去速度会更快半天,之所以走这条路,完全是为了经过废墟村。
顾锦年耗费气运,回溯昨日。
杨开还想继续开口劝说,结果抬起头来,便看到永盛大帝冰冷的目光。
徐进出声,他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大致是猜到了什么。
“若加派三十万大军,只怕会逼起宁王谋反之心,他本身就有这样的心思。”
“李冷秋。”
“但愚弟从兄长身上,仿佛看到了解释,只不过难以笼统规划,倘若能规划成功,愚弟有预感,这将是新的儒义,可开宗立派,完成圣人立言。”
当下,孔轩跟了进去。
一时之间,杨开闭嘴了。
玉辇内。
都到了这个时候,还给什么面子?
果然。
“宁王啊宁王,你说你吃饱没事干,干嘛去得罪顾锦年。”
“本侯立刻走人,否则,就别怪本侯不讲情面。”
宁王府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件事情,我一定要参与,待事情结束后,愚弟必要让孔家宣传出去,抨击宁王,怒斥这般权贵。”
“这.......”
他弟弟,糟蹋女子,杀人不眨眼,视人命如草芥。
“我家叔要是知道了,我......就没了。”
“这个李冷秋,当真敢这样?”
这群人,真就不长记性吗?
一位年迈的老僧开口,他手中拿着剃刀,静静地看向李冷秋。
“好,去废墟村。”
“走。”
“锦年兄。”
“有一种墨守成规的感觉,钻研圣人的意思没有错,可当圣人之言,成为了枷锁,那将永远无法达到新的高度。”
等到一个成熟的时机,会重新推出建德皇帝,打着光复建德的名号,清君侧。
除非宁王想让自己儿子死。
而后朝着宁王府出发。
雷霆般的声音响起,使得整个潼关城安静无比。
一阵声音响起,是马蹄声。
“而且隔壁村也空无一人,连鸡鸭都没有一只。”
“阿塔寺并非归大夏掌管,身后便是扶罗王朝,为师也是佛门高手,即便是武王亲临,为师也能轻松对付。”
不顾百姓哭喊求饶。
“用天道神通。”
“无妨。”
这才是最关键的。
只不过,这动静瞬间惊动了王府,一时之间,一道道身影快速从王府内赶出。
故而两者接应,直奔宁王府。
待事情说完后,孔轩更是眉头紧锁。
待剃度结束之后。
而与此同时。
“已经将周围几十里全部搜查完毕,没有找到一个百姓。”
但不管用什么办法,他们发现都不能动宁王。
“朕,相信锦年!”
杨开来到宫中,让人晋级通报。
下一刻。
常宁府。
店家掌柜被直接枭首。
“当真是畜生。”
出事了?
开玩笑,昨天才昭告天下,大夏第一侯,赐号天命。
玉辇入内。
大局为重?
外加上宁王的两个儿子都是纨绔。
这人谁敢得罪啊?
顾锦年负手而立,他也皱着眉头。
但,宁王世子这一次做的太过分了,尤其是得罪了顾锦年。
徐进等人,更是攥紧拳头,恨得牙痒痒。
也不管是老是少。
回溯三天,等同于召唤半次天外火石。
如果现在动宁王的话,就意味着杀功臣,在其他王爷眼中看来,这是不是重新走建德的老路?
也就是说,死在李冷秋手中的人,绝对不止这七百人,可能是一千,更有可能是几千。
“这样真的没事了吗?”
故而,顾锦年加大气运,回溯至第二天。
潼关城内。
对于宁王。
“侯爷。”
宁王也不会蠢到让自己儿子再犯错吧?
玉辇停下来了。
“你虽犯下错误,但在关键时刻,领悟佛法,愿皈依我佛门,入我无上佛门,老衲身为阿塔寺住持,见你放下屠刀,今日渡你成佛,收你为徒,你可愿意?”
“这顾锦年冲动起来,动辄会派遣大军镇压。”
“多谢师父。”
“不是。”
建德年间,宁王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建德皇帝虽然想要动宁王,可迟迟不敢,所以换句话来说,宁王不属于叛贼。
只不过,知行合一,简简单单四个字,又充满着无穷智慧,要认真解释,三天三夜说不完,但要简单解释,一句话就能hetushu.com.com说完。
徐进等人回归,他们脸色沉重,来到顾锦年面前。
所以宁王是功臣,天大的功臣。
常宁府之外,玉辇出现,几乎无视门口侍卫,直接朝着府内奔去。
直接屠村。
即便是赶集,或者是有事,也不可能一个人都没有,甚至连条狗都没有。
光是这声音,直接震飞四十人,当场重伤倒地。
顾锦年出声。
这些将士直接拔刀,面色冰冷。
而主位上。
不过,擦了擦额头后,李冷秋抬起头来,他望着罗泽主持,直接开口。
真抛开这些不管,入他娘的东西,有本事就开干,自己连侄子的反都敢造,还怕杀几个手足兄弟?
彻底消失。
孔轩提到自己的叔叔,眼神当中还流露出恐惧之色。
“请陛下以大局为重,三思而行。”
镇国公显得无比平静。
“可又不能唯心而行,这世间有很多事情,不能太直,直白,不适用太多地方,可若君子不直,又怎能称之为君子?”
“你家叔是谁?”
不管发生任何事情,也不管自己怎么做,宁王一定是自己的敌人。
但要是现在回头去看,不得不说,自己所做的事情,很多时候都受到了心学影响。
“这世间上还有更多人值得你去看,去学,不管是谁,王侯将相也好,草根百姓也罢,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明白吗?”
孔轩浑身发抖,他身为孔家后人,从来没看过这般的血腥,即便是见过不少民间疾苦,也见过一些世态炎凉。
“想。”
站在客栈之外,顾锦年将里面情景看的清清楚楚。
玉辇内,顾锦年直接走出。
“你跟着他们回去吧。”
很快,一支黑水铁骑出现,铁骑中间,一道人影出现。
这孔轩性格当真是好啊,实话实说,既谦虚也有礼貌,跟自己有的一拼。
这些年来,宁王与佛门,仙门,有极大的私交,甚至跟扶罗王朝还有大金王朝都有一定关系。
饶是顾锦年,都不忍直视啊。
“去!”
顾锦年嘟囔了一声。
“我入你娘。”
得到如此的答复。
“围剿宁王府。”
点个赞。
“侯爷。”
“行了,就问你一句话,想不想去?”
“能生出李冷秋这样的畜生,尔等还配为人?”
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
“顾锦年?世子殿下?”
他也是人,还是一个读书人,见到这样的事情,岂能无动于衷?
当画面消失之后,顾锦年几乎是忍不住的怒吼。
“剃度完毕,从今往后,这世间少了一个李冷秋,多了一个知悔行僧,阿弥陀佛。”
杨开扫了一眼天穹,一洗如碧。
是李冷秋的身影。
“兄长所言,愚弟明悟,多谢兄长赐教。”
祁林王与宁王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如果杀了宁王,祁林王必然会揭竿而起。
顾锦年拉着孔轩,十分认真。
“尘归尘,土归土,你已经不是李冷秋了,而是知悔。”
“陛下。”
顾锦年如今乃是神通强者,修炼盘武至尊功,等同于武王。
一家五千两黄金。
徐进等人手脚利索,在村内搜索,更是大喊顾锦年来了。
不得不说,孔轩这个家伙,虽然诗词很拉跨,儒义的确有一些。
这话还真没毛病。
住在这种地方的百姓,那个不是贫困之人?
宁王!
他们都是借助一些特殊手段,苟活于世,若敢出世,天地察觉之下,必死无疑。
“陛下。”
罗泽主持淡淡出声,他自信无比,总而言之一句话,谁来了都没用,只要他想保。
顾锦年几乎没有半点啰嗦,也没有绕弯子,直接让李冷秋滚出来。
足足搜查了两刻钟,徐进快步回来。
他们又不蠢,怎可能不知道顾锦年的名头?
杨开有些着急,询问着永盛大帝。
当下。
一点面子都不给。
一辆玉辇缓缓行驶着。
会寒了顾锦年的心。
他也知道,这些权贵高高在上。
“徐进。”
“传我军令。”
“我要屠你满门!”
“我只要李冷秋一人。”
“去宁王府。”
玉辇内。
通过大夏这些年的调查,朝廷发现,建德余孽很多都跟宁王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冷冽的声音响起,倨傲无比。
孔轩有些紧张起来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是真正的怒了。
“李冷秋。”
一路快马加鞭之下,顾锦年的随从将士,也火速奔往大夏京都。
名正言顺。
三思他娘,要不是坐在这个位置上,要考虑大夏百姓,说实话以他的脾气,十年前就跟宁王干起来了。
下一刻,玉辇内,传出一道恐怖的声音。
主要还是看对方的悟性。
顾锦年也不啰嗦。
“等回了京,带你去最好的地方,教司坊听说过吗?”
带着顾锦年的令箭。
“大局个屁。”
“陛下。”
“少在这里脏了本侯的名声。”
“与你无关。”
“他就算派百万大军来,也于事无补。”
“如今手握百万雄师,为何要怕一个区区宁王。”
在他看来,七百多无辜百姓被杀是重要的一点,但更重要的一点是,顾锦年要去大和-图-书闹宁王府。
毕竟如果那个时候,宁王不选择援助永盛大帝,反而选择帮助朝廷攻打永盛大帝。
“他真的不怕死吗?”
随着玉辇停下,徐进的声音陡然响起。
“贤弟,兄长问你个事,你认真回答。”
不可能事事都让武王来处理,这样显得他们毫无作用。
光芒内敛,回归顾锦年体内。
永盛大帝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白玉铺地,一整条大街,显得整洁无比,地上的砖石,都是白玉铸成,显得无比华丽。
现在看来,是自己天真了。
“告知陛下,不管影响多大,我要让宁王,付出血的代价。”
何必这么辛苦这么累?
数百名僧人坐在大殿内,大殿当中,李冷秋盘腿而坐,双手合十。
这是毋庸置疑的,宁王是大夏王朝内部最大的隐患,杀了他一定是好事。
可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宁王的两个儿子,居然招惹到了顾锦年。
当他走出玉辇内。
到最后,有人出声,告知李冷秋一些事情。
整个村庄安静无比,没有任何人影。
“很难解释,待会与你解释。”
“王爷有请。”
玉辇已经横立,挡在了这王府门外。
但就在此时,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
孔轩很是认真开口。
“还请侯爷定夺。”
“去潼关城。”
区区四十个黑水铁骑算什么东西?
那么会不会出现新的建德难?或者改个名字,永盛难?
“什么?”
“天命侯?”
但却让顾锦年看到了真相。
支持顾锦年。
“这件事情,你不要掺和。”
“啊......这不太好吧?”
后者也愣在原地许久。
阿塔寺内。
徐进将来龙去脉,全部告知镇国公后。
“带兵三十万。”
想都不用想。
就这样随随便便被践踏,被踩在脚下,说杀就杀。
这很不合理。
都是为了迎接顾锦年封侯大典而准备的。
“要是知道,那里敢去啊,这要是我家叔看到了,只怕要活活把我打死。”
孔轩攥紧拳头,内心无比愤怒。
看似很慢,但仅仅只是眨眼间的功夫,便笼罩了整个村庄。
如若宁王造反,这两大王朝会不会暗中扶持?
可想杀宁王很难,而且杀了宁王说带来的后果,也很恐怖。
顾锦年很直接。
“要不然,臣亲自去一趟宁王府,看看能不能和解。”
所有将领眼中都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玉辇内。
马上的皇帝,岂能是胆小怕事之人?
人已经伏法了,剩下的银两,需要好好商谈。
直至第三天。
“锦年外甥,宁王有请。”
家家户户也已吹熄油灯,显得无比寂静。
如此,大约小半个时辰。
这句话意思很直接,这件事情与他无关了。
永盛大帝心里清楚,如果这件事情,自己要是中立的话,两边都不会讨好。
嫌命长?
顾锦年开口指点,他倒不是害怕对方一直盯着自己,从而顿悟出知行合一。
顾锦年从玉辇上走了下来,他来回走了几步,眼中露出沉思之色。
看来是有阴影。
可顾锦年不是。
“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让外人看了笑话,对谁都不好。”
顾锦年出声,他内心浮现一个不好的预感了。
“徒儿一定虔诚念佛,悔过思量。”
顾锦年也不啰嗦,直接询问对方,想不想去,愿不愿意去。
徐进开口。
他若是顿悟出知行合一,或者其他新的儒义,能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顾锦年不会有半点羡慕嫉妒,有的只是敬佩。
只是,永盛大帝说完这话,杨开不由面色一变了。
“侯爷现在只身一人前往宁王府,该怎么办啊?”
依旧安静无比。
而就在此时。
兴,百姓苦。
而且不仅仅是客栈掌柜全家。
顾锦年问道,有些好奇。
“敢问是天命侯驾到吗?”
“至于大军来袭,为师可保你周全,倘若当真矛盾不可化解,有扶罗王朝在,大夏的将士,不敢越过界限。”
所谓儒义,就是读书人的中心思想。
顾锦年的声音都是冰冷无比。
这些随从,直奔礼部,他们的身份,不可能面圣,必须要通过礼部尚书杨开。
就算见到朝廷大员,也依旧高高在上。
如此。
不过孔轩还是有些怕。
他也是王爷,是皇室正统。
大夏西境。
杨开劝阻道。
阿塔寺住持开口,说完此话,直接削掉李冷秋长发。
边境之地,荒芜可怕。
孔轩起身,恭恭敬敬的朝着顾锦年一拜,十分认真。
“实话实说,有没有去过勾栏?”
气派无比。
要不是大军没有来,他已经下令踏平宁王府了。
王府门外,有接近五十人镇守,都是黑水铁骑,当玉辇驶入其中。
听到顾锦年这样说,孔轩马上开口,努力解释道。
“少在这里废话。”
李冷秋出声,如此问道。
军营内。
可就在此时,孔轩的声音不由出现。
如若不是需要他们帮助,李冷秋早就将这些人全部杀光了。
入眼便是荒凉。
此时此刻,杨开是真的怕了。
“西北之战,没有耗费一兵一https://www.hetushu.com.com卒,真动起手来,朕怕他吗?再说,宁王敢真动手吗?”
这东西可是新圣思想,乃是半圣王阳明的经典言论,而王阳明之所以是半圣,并非是因为他不够资格。
“从即刻起,你便为老衲门徒,正式归纳佛门,老衲赐你知悔为佛号,往后每日诵念经文,洗涤内心,思过悔过曾经所做之事,总有一天,怨魂将会安息,你也会真正顿悟成佛。”
但当军令下达完毕后,刹那间一道道身影快速集结,前前后后不到半个时辰,三十万大军集结完毕。
顾锦年笑吟吟的看着对方,如此问道。
他想杀。
相信顾锦年。
那样的话,才是最恐怖的事情。
动不得啊。
“师父,徒儿愿意。”
孔轩开口,提醒顾锦年这件事情。
“集结三十万大军。”
“侯爷。”
顾锦年一脸认真道。
顾锦年前世研究过心学,而且他还是心学爱好者,至于有没有入门,顾锦年自己也不清楚。
永盛大帝开口,他声音都有些颤,但他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宁王。
当了皇帝,有了责任,才会有顾虑。
顾锦年拍了拍孔轩的肩膀,如此说道。
是自己的外甥。
“这万万使不得啊。”
无一人敢阻挡。
西境很大。
一个不足十岁的女童,被筷子洞穿眉心。
罗泽大师开口,说完此话,其余僧人纷纷一拜,随后各自离开。
“我认为,思想不应当被束缚,身在孔家,我当时没有这个感受,等我周游列国的时候,我才逐渐发现,很多人都被思想束缚住了。”
他知道,这些权贵不把百姓的命当做命来看。
“让我爷爷亲自来。”
“普天之下,竟有这样的人?”
“遵命。”
出什么事了?
只是。
“当真就觉得朕怕他是不是?”
这可不是一般人,宁王的势力很恐怖,这十三年来,朝廷内部想了无数办法,召开过不知道多少次会议。
永盛大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王府之外。
“去是去过,不过是去看看,真就看看。”
但这不可能啊。
没想到李冷秋比他弟弟还要狠百倍。
而是时间问题。
李冷秋持刀走了出来,如同疯魔一般,将四百多人当场砍杀。
徐进的声音在玉辇外响起。
一道道声音响起。
只是这种可能性更加不可能。
“除非顾锦年能找来七境强者,否则的话,可保你安然无恙。”
“这是本侯最后通知。”
几人来到礼部,将事情告知礼部尚书杨开后。
也就在此时,王府内走出一道身影,应当是宁王府的管家,他出面,恭恭敬敬看向玉辇,想请顾锦年出来。
在前世,如果再过五百年,王阳明必然是儒家圣人,需要时间去发酵。
而趁着这个机会,顾锦年也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全部告知孔轩。
是夜。
七百多条无辜的生命啊。
有银子搬迁,早就搬迁了。
大到少了几千人,根本不会引来任何争议。
听到天命侯三个字,这群侍卫的确不敢乱动了。
孔轩也不敢扯谎。
“不过需要付出一定代价。”
“全村上下没有一人。”
顾锦年还抱有一丝希望,他出声让徐进彻查一番。
“将此事禀报陛下,将天羽军全部调来。”
“属下特意去隆中驿站,听说这几天都没有见到这里的百姓。”
如若自己没有经过废墟村,那这件事情,自己也不会知道。
不出顾锦年所料,但李冷秋进入客栈,没过多久,惊恐声响起。
罗泽主持开口,语气平静道。
而罗泽主持则起身离开,他背对着李冷秋,眼神当中尽是厌恶,若不是为了佛门大局考虑。
很快,玉辇中,顾锦年的声音响起。
“就算真敢。”
亡,百姓苦。
一位美妇走了出来,是宁王王妃。
李冷秋即便是再嚣张跋扈,也最起码有点脑子吧?知道不能招惹自己。
伴随着李冷秋的出现,顾锦年顿时知道,大事不好了。
顾锦年语气有些不太好了。
“你说是吧?”
“你已皈依佛门,凡俗间的事情,与你无关了。”
当然,若是顾锦年喊来一个七境强者,那就不一样了。
“现在交出来。”
“有这个想法不错,不过也不能将目光放在我一人身上。”
这也就算了。
说实话,他之前也有所担心过,但想了想觉得可能性不大,毕竟李冷心死在自己手中,身为他哥哥。
待众僧离开后,李冷秋眼神瞬间阴沉下来,他擦了擦额头,刚才众僧触碰他的头顶,让他极其厌恶。
虽不是武王,但实力已经达到武王,能做到这种程度。
杨开叹了口气。
众僧人齐齐起身,纷纷摸了摸李冷秋的头,将最后的仪式完成。
徐进回应,随后朝着废墟村赶往。
“想去就好。”
削藩?
“臣,立刻着手去办。”
很快。
震耳发聩之声响起。
号召其他王侯造反。
哈?
不多时。
看到玉辇的出现,这些侍卫一个个大吼,常宁府的将士,可不是一般人,哪怕是守城的侍卫,都是宁王的人。
“这不是找死吗?”
“竟有这般之事?”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