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48章 潼关首战,各方震撼,匈奴不投,再显火石!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48章 潼关首战,各方震撼,匈奴不投,再显火石!

无非就是告诉大夏王朝,可以谈和,但别想漫天要价。
可对大夏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坏事,毕竟这一战要是开打,赢了就是踏平匈奴国,输了十二城也拿回来了,而且匈奴国必然会付出血的代价。
“两百岁不可能了。”
顾锦年也起身离开大营,接下来就是等匈奴国的议和请帖了。
“若天命全给予个人。”
赔偿也是必然要赔偿,打输了不赔银子,人家也不干啊。
类似于征战将军这种,往往寿命都不高,其原因就是一次次负荷战斗,以及受到过许多致命伤。
这些事情他已经预料到了,可现在他要等,等大金王朝和扶罗王朝的意思。
如果首战输了,大夏王朝就要付出一定代价,虽然自己有一张底牌,只是这张底牌他不能乱用,也不想直接用。
只不过安静太久了,匈奴王觉得还是得说两句话,缓和缓和气氛。
而顾老爷子听后,不由赞叹不已。
“马踏王庭这种事情,还是要留给你们这些年轻人。”
且不说攻城战有多麻烦,即便陛下加派五十万大军,想要一举歼灭匈奴国,可扶罗王朝和大金王朝不会坐视不管。
对于这天外火石,匈奴王充满着忌惮。
可也只能这样了,毕竟这次输的太惨了,无条件归还十二城这是必然的事情。
老爷子其实也清楚,没那么简单。
“哪怕大金王朝与扶罗王朝给予最大的援助,匈奴国都要三思而行。”
兵器价格也昂贵,三四十两一把的制作成本。
可谓是热火朝天。
“两位陛下也是这个意思,希望贵国再出兵二十五万,愿援助所有战甲兵器。”
匈奴王庭。
匈奴礼部尚书哈律木出声开口。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倘若只是一次性,那还好说,怕就怕还有第二次,第三次。”
反观匈奴国,只怕要瑟瑟发抖。
随着杨开之声响起。
“锦年。”
主要还是用来测试测试。
如果可以不断召唤,那就完美了,大夏王朝统一东荒,指日可待。
再派二十五万将士?这可能吗?
毕竟是自己的孙子啊,没白疼。
永盛大帝有些惊讶,充满着好奇。
但毕竟自己损失最惨,五万万两白银,是他的极限。
军营内。
这玩意,可是各大王朝眼馋的东西啊。
“爷爷。”
“那你的意思是说,往后大夏将要竭尽全力帮助锦年争取天命?”
陛下又会如何去对待,顾锦年也不清楚,但不管如何,在议和没有结束之前,顾锦年不会让他轻而易举的离开。
而且匈奴国必然是赔款补偿,更是大大增加国威。
“综合以上种种,才会出现天外火石。”
大夏潼关城。
“国境内,出现四颗火石。”
在这种情况下,大夏王朝就可以漫天要价,要什么不重要,而是十二城归还,大夏国运将会得到巨大的提升。
此时。
但自己掌握不出方法。
陈松开口,望着匈奴王道:“陛下的意思是,无需真正出征,而是摆出架势,否则的话,大夏王朝必然索要更多赔偿。”
“可倘若匈奴国不愿意议和呢?”
只要敌方不率先派出铁骑,我方保证不派出顾锦年出战。
“将这个传出去,可定军心。”
“那倒也是。”
匈奴国兵部尚书出声,告知目前情况。
顾锦年心中暗道。
等于是说,光是战甲就盈利了一千二百万两白银,至于残缺战甲,可以将铁器收集,重新熔炼,九万副残缺战甲,至少百万白银是没问题的。
要是没效。
“火石坠在古林城外,五万大军,全军覆没。”
“等议和彻底结束后,他可以自行离开。”
还出现四颗火石,随时可能会坠落下来。
“只不过,倘若大夏宣战,本王一定不会应战。”
陈松开口,道出大金王朝的意思。
算不上应景,但也算是一首千古名诗了。
“此次战役,缴获匈奴战马六万匹,完整战甲十二万副,残缺战甲九万副,各类兵器二十一万件。”
老老实实待在这里。
得知此事,镇国公没有什么太大意见,主要还是看顾锦年。
“快!”
直接说出大金王朝的补偿。
魏王浑身是伤。
哈律木开口,道出这件事情来。
身为宁王府顶级谋士,侯君可不是等闲之辈,对于这次大夏与匈奴首战,侯君已经做过无数次排演。
匈奴王有些唉声叹气。
“爷爷立刻吩咐下去。”
“父王。”
索性随便写一首看看。
听到这话,杨开倒也点了点头。
匈奴国之所以能孕育出这种战马,到底是什么原因,谁都不清楚,这是匈奴国的秘密。
永盛大帝询问道。
五十里外。
顾锦年出声。
是杨开的声音。
镇国公开口,处理这些战利品。
似乎与天命有一定关系。
“能再活十年,爷爷就心满意足了。”
想想看,三十万不要命的将士,认定自己必胜,有绝对底牌的情况下,还会怕对方?
“恩。”
但他还是有些怕。
“大哥还不够有担当?不是大哥抓住老三,你我的下场估计好不到哪里去。”
“前四十九道天命,针对个人,掌天命者,可掌天地之力。”
而宁王的神色也逐渐变得难看。
这一天太开心了。
有声音响起。
“爷爷,孙hetushu.com.com儿一定会为您弄来长生药,爷爷也一定能看到大夏腾飞之时。”
“现在便是黄金盛世,五十道天命印记凝聚一体,从而天命蜕变,世间强者皆可争取,儒道也好,仙道也罢,人人皆有机会掌握天命,踏入传说中的第八境。”
宁王府。
没想到这天命气运居然还有这样的说法。
不过永盛大帝也知道,接下来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就说孙儿这次能召唤天外火石,是借助天命气运,同时著作千古诗词,甘愿折寿五十年,才召唤而出。”
二十五万大军全灭。
顾锦年有些苦笑。
“只可惜啊,爷爷这有生之年,可以马踏王庭,饮马瀚海,没想到还是差了点。”
用仙家的话来说,这就是因果,得到什么就要失去什么?
如果首战赢了,接下来谈判就简单多了。
老爷子出声,缓缓说道。
镇国公欣慰大笑。
很快,一道声音自潼关城响起。
“锦年。”
这回匈奴王彻底绷不住了。
不过让二十五万将士去吓吓人,这个没什么大问题。
首战的目的是什么?
听着这话,魏王也满是委屈啊。
“对。”
“王爷,陛下听闻贵国损失惨重,愿意送来八百万石龙米,并且在贵国恢复国力之前,长期提供极品龙米给予皇室,外加五万万两白银补偿,以及二十万工匠,用来恢复贵国国力。”
两人点了点头。
二十五万大军,不费吹灰之力就灭杀,这对他来说简直是爽歪歪的一件事情啊。
“哈哈哈哈。”
四颗火石?
搁谁损失二十五万大军,谁不哭啊?
匈奴王彻底傻了。
说完此话,便离开军中大营。
“这天外火石,你是如何召唤出来的?”
听到这话,匈奴王也不由松了口气。
尤其是,利用起来的话,那大夏王朝以后还怕什么?
“倘若这次再败,只怕要亡国。”
有些难受。
要是有效。
如墨的天穹之上,一颗火石,浮现在天穹上,闪耀发光。
顾锦年站在城墙之上,正在思考诗词。
“十二城无条件归还。”
此言一出。
“火石!又是火石!世子殿下又召唤出火石了!”
“老二,你这话不对啊。”
“其他,一概不同意。”
“奴婢遵旨。”
顾老爷子问道。
“孙儿自己也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但想要重新再折腾出,估计很难。”
侯君开口。
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愧是爷爷的乖孙儿,好,爷爷等着你找来长生药。”
“既如此,那杨大人一路慢走,议和之事,下官会处理妥当。”
永盛大帝长长吐出一口气,让自己稍稍镇定下来了。
匈奴国斗志全无。
下罪己诏?
“将战马集结,留下一万匹战马,其余送入大夏京都,由陛下处理。”
宁王平静的面容,在这一刻彻底绷不住了。
那个帝王会这样做?
如此,三兄弟你说我,我说你的离开。
太子哼唧唧道。
“这其中一道所诞生的天道神通,与天外火石有巨大的关联,至于具体是什么,臣就不清楚了。”
只不过,这个寿元两百,必须要懂得养生之道,而且没有伤及根本。
如果顾锦年真的能召唤出天外火石,那还打什么仗啊,直接横推就行了。
没有。
此言一出,扶罗王朝的使臣也跟着开口。
但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道。
故此,再来一场,其结果必然是匈奴国大败,当然大夏也会付出惨痛代价。
“不可能。”
这是一种特制的战鼓,是用一种妖兽皮骨打造而成,声音可传百里外。
你想屁吃?
匈奴王显得有些病恹恹的。
这玩意,是可遇不可求。
一名将士,正在汇报战况。
大约一刻钟后。
三位皇子从养心殿走了出去。
大金王朝和扶罗王朝,之所以如此看重匈奴国。
见到二人,匈奴王几乎没有任何弯弯绕绕,直接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杨开如此说道。
声音响起。
这是李白的白马篇。
宁王继续开口,让自己儿子速速回府。
其他战马,都可以送往两大王朝。
咚!
“现在,就需要爷爷派一些人,传些话出去,必然可定此局。”
百官聚集。
随着皇子开口,匈奴王立刻起身,而后让百官退下,只留部分重要官员。
然而。
一道恐怖的声音响起,地震山摇。
这场仗胜利后,整个军营显得无比热闹,甚至镇国公亲自解除禁酒令,让一半将士饮酒作乐,其余将士还是要轮番看守城内。
已经不是打得过打不过的原因了。
“该议和。”
随着声音响起,永盛大帝立刻让其入殿。
就算是有千军万马,也挡不住天外火石轰炸。
他做不到。
沉默一会。
秦王有些郁闷,说到后面,更是对太子充满着成见。
秦王身上也有点伤,倒是太子还好一点,挨了两下,但不多。
“什么话?”
“你的意思是说。”
“接下来该怎么办?”
咚!
如今带着两大王朝的意志前来。
“我说老三,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老爷子喜欢吹点牛,这不是正常的事情吗?你非要拆穿?”
“是战是和,皆有顾锦年一人抉择。”
东荒境内有不少区域,需要开拓,而匈https://m.hetushu.com.com奴将士最好,并且匈奴国可以培养出大量战马,除了最强的匈奴战马不会交易之外。
“之所以会出现天外火石,想来应该是顾锦年掌握天命,而匈奴国国运衰弱,外加上一首千古名诗。”
首战的目的,就是为了议和。
他们回了一趟自家王朝,也将这件事情告知上去了。
打仗,除了行兵布阵之外,最重要的便是士气。
顿时之间,两边战鼓齐鸣。
这一副战甲,至少价值一百两银子,这还是用料成本,人工成本都不算进去。
“再者,他更是儒道后世圣,掌天命印记之后,未来腾飞之时,大夏王朝也会因此享国运加持。”
计划都有变了。
顾老爷子有些失望,准确点来说,是感到遗憾。
“知晓了。”
匈奴王也不蠢。
毕竟对于陈松等人来说,大夏必然要让匈奴王下罪己诏。
“什么?”
随后,杨开说明来意,他要回京了。
大约半个时辰后。
很快,徐太一走进大殿当中,望着永盛大帝道。
“果然,不是想召唤就召唤啊。”
当真就不怕死?
整个东荒,所有王朝都主动投降就行。
只是写完之后,顾锦年感觉自己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
匈奴王出声。
老爷子出声,提议再试一试。
陈松笃定无比。
“大金使臣,扶罗使臣来了。”
而此时此刻。
两道身影出现,是陈松二人。
很显然,听到匈奴人击鼓,大夏自然也不落后。
轰!
匈奴王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了。
徐太一将话说的很通透。
听到这话,永盛大帝不由心动,也有些惊讶,自己当真是运气好啊,能亲眼见证黄金盛世降临。
毕竟能坐上国公之位的人,谁不是从尸骨中走出来的?身上或多或少有一些旧伤,其实能百年善终已经是好事了。
往大了说,可平定西北战事,匈奴国是一定不可能再敢冒犯,除非大金王朝和扶罗王朝敢公然支持。
没必要亲自过来汇报。
是除了他登基之外最爽的一件事情。
老爷子点了点头。
一道天命印记,等同于一门天道神通。
“还望世子开恩。”
听到两国使臣之言。
而匈奴王庭。
“而在黄金盛世,掌握天命者,其意志可以掌控天地意志,陛下臣说直接一点,现在每一道天命印记,代表着一种天道神通。”
“好。”
这谁顶得住啊?
得到最大的好处,是可以收手。
“直接影响议和之事。”
来自数十里外的战鼓之声。
所有将士懵了。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而后也不啰嗦了。
很快,随着匈奴王下达军令,当下大军朝着城外聚集。
现在好了,二十五万大军被灭,匈奴国即便是气不过,想要继续派兵,也有心无力。
“末将遵令。”
很快,又是一道身影出现,声音带着颤意。
等杨开走后。
往小了说,以一己之力,歼敌二十五万,为绝世名将,不,绝世名将都配不上顾锦年这场战役。
扶罗王朝使臣也跟着开口,给予补偿。
“再次集结大军,其实效果很好。”
这是要灭国吗?
而养心殿内。
顾锦年开口,笑着说道。
武者,淬炼肉身,的确可以延年益寿,百病不侵,老爷子极有可能踏入第六境,寿元两百也很正常。
“这颗星辰,有莫大的玄机,可让王朝不朽,也可让人蜕变无敌。”
后者拱手开口。
但顾锦年没有在乎这个,而是抬头望着天穹,看看有没有火石坠落。
顾锦年心中有些无奈。
千古异象再显。
影响极大。
而王庭内,却显得无比沉默。
但很快,有斥候火速赶来,声音激动道。
“不然的话,以当下情况,大夏王朝必然会提出各种要求,到时候只怕贵国承担不起。”
“如若选择出兵,由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施压,大夏王朝即便索求,也不敢漫天开价,王上可明白此意?”
宁王攥紧拳头,眼神当中满是愤怒。
罪己诏?
别说匈奴国了。
“这回你的功劳,盖过大夏所有名将。”
这话一说,永盛大帝忍不住深吸一口气了。
“告知大夏。”
若是匈奴王不答应的话。
“大金陛下愿资助银两粮食,希望王上再集结二十五万大军,与大夏再度厮杀。”
“恩,晚上可以试试看,不行就算了。”
顾老爷子开口,他内心也充满着好奇,望着顾锦年如此问道。
侯君开口,他脸色也无比难看。
匈奴王说到这里的时候,更是落下老泪,这倒不是演的。
很古怪,当下顾锦年不由闭目查询,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击鼓!”
“而且拿什么理由?”
那大夏将士必然士气如虹,原因无他,真打不过了,大不了再折寿五十年,无论如何都不会输。
“世子殿下,李相也想离开军营,朝政事务繁忙,李相若再不回去的话,也的确有些不妥。”
“王爷。”
这件事情真的有点难搞了。
“臣已查阅所有古籍,基本查清,世子殿下为何能唤来火石。”
“两位。”
“大金王朝与扶罗王朝强制干预?”
“他们愿意吗?”
若运气好的话,只安排自己未来,可带领大夏王朝,走上真正的鼎盛。
如果是让他再派二十五万大军,跟www•hetushu•com.com大夏王朝征战,那他肯定不干。
“一道天命印记,等同于一种天道神通,锦年之所以能唤来天外火石,就是因为某一道天命印记?”
“爷爷是武者,年轻时征战,争抢斗狠,伤了根本,想活到两百岁很难。”
“你去一趟匈奴国,好好商议一番。”
他预测两国最终议和,也预测大夏惨败,或者是小胜,却没有想到,大夏王朝会完胜。
此时此刻,他只能望着宁王,等待宁王吩咐。
“既然如此,那老夫将此话转述给李相吧。”
自己就真的要亡国了。
“不过,若我大夏王朝,有人获天命印记,未来的天命之争,将会带来巨大的好处。”
“果然,一代人做一代人的事情,爷爷老了,有生之年夺回十二城已经够了。”
“你是说,顾锦年召唤出四颗火石,将匈奴二十五万大军全部轰杀?”
“王上。”
扶罗使臣也是如此认为。
潼关城。
“五万将士,全军覆没,无一生还啊。”
将士传来声音。
城墙上。
“王上,我扶罗王朝,会送来五万万两白银,外加上大量铁器,盐巴,等等物资,以便匈奴国早日恢复元气。”
这匈奴国是不是有病啊?
“尤其是,臣也观天象,查阅古籍,此次天命之争,最重要的东西,应当是最后一道天命,悬挂于苍穹之上的天命之星。”
“王上,并非此意。”
有声音响起,给予回应。
“回王爷,两大王朝或许不愿意,但他们也不希望大夏王朝变强。”
一道身影飞快跑来,声音带着颤意。
不过这个节骨眼,匈奴将士不可能杀来,二十五万大军毁于一旦,即便是想要偷袭,一时半会绝对不可能集结几十万大军。
“黄金盛世。”
给予回应。
那就再压一压匈奴国。
他死活都没有想到,这场本应当是东荒瞩目的战争,居然会以这种方式落幕下来。
此言一出,两位使臣略显沉默。
侯君点了点头,他也认可宁王这番话。
匈奴王开口,他内心很憋屈。
“王上。”
侯君出声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顾锦年还是不打算放李善离开,这家伙屁股已经歪了,到底是什么人,顾锦年不清楚。
天外火石,这极大可能就是巧合。
“传朕令,告知顾锦年,西北战况全由他一人负责。”
顾锦年开口,十分认真道。
可就在此时。
书房内。
“恩。”
顾锦年开口,他还真没想过,再写一首诗看看,但感觉即便是写一首,影响也很大。
当真敢继续派兵,那他也派兵,反正你已经元气大伤了,大夏可不介意顺势铲平匈奴国。
“王上,坊间传闻,顾锦年召唤火石,是以天命气运为源,折损五十年寿命,才能召唤一次。”
匈奴王态度很坚决。
此时此刻,顾老爷子满脸笑容,同时也将目光看向自己的孙儿,顾锦年。
二十五万大军,这要是再没了,匈奴国可以直接灭国了。
是战鼓的声音。
顾锦年出声,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陈松出声。
现在顾锦年作出解释,拿天命当幌子,再说会折寿五十年,对于将士们来说,这就十分合理。
首战失利可以接受,二十五万大军被灭,当真无法接受。
匈奴王有些不满,主要是听到下罪己诏,心里很不舒服。
永盛大帝这般出声。
“眼下还有两三次出手的机会,当然出手之后,孙儿也必然会遭到反噬,活不过四十。”
不过很快,一道声音也在大殿之外响起。
“那这几天,就等消息吧。”
“当然,这还是要看两大王朝的意愿,毕竟顾锦年召唤天外火石,的确是骇人听闻。”
此言一出,匈奴王脸色这才缓和了不少。
“愿答应大夏一切要求。”
扶罗使臣开口,也是这个意思。
只不过,永盛大帝心里明白的很,扶罗王朝和大金王朝死活不可能让大夏王朝平推匈奴国。
“王上放心,我等研究过,这天外火石,完全是机缘巧合,的确有顾锦年的因素,但他绝不可能随意召唤出天外火石。”
依旧安静。
这个结果,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
“五万万两白银,只怕大夏不会答应,我等思考了许久,只怕大夏王朝一定会让王上下罪己诏。”
也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快速走来,是他的皇子。
顾锦年无比认真。
告知这件事情。
只不过,想要找一首应景的诗词,还是有些难。
“对王朝来说,有什么好处?”
匈奴王直接否决。
“你觉得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匈奴再出兵征战?”
“老四啊老四,你的运气当真好。”
随后他又忍不住感慨道。
侯君不由皱眉,他低头沉思。
如此一来的话,军心自然稳定,而且士气高昂可怕。
“为何?”
徐太一缓缓出声。
他们的目的,也不是开战。
顾锦年这方法很简单,这天外火石,到底是不是顾锦年召唤出来的,没人敢确定,但大夏将士们都相信是顾锦年召唤而来。
故而,他很好奇顾锦年是怎么将天外火石召唤出来的。
“然后呢?”
“是。”
侯君出声,对策是有,只不过不一定能施行成功。
“至于拿什么理由,其实也简单,自儒道被削后,各大王朝涌出一批不同之www•hetushu•com.com人。”
徐太一缓缓解释道。
顾锦年才华横溢,诗成千古,这一点他知道,但用诗词召唤天外火石这种事情,可当真是前所未闻。
永盛大帝是彻底舒服了。
“王上,大军已经在城外集结,请王上下令。”
“陛下。”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潼关城内,一片寂静。
如此一来,只要顾锦年在场,倘若匈奴国再敢集结大军,前来厮杀。
说到底还是因为顾锦年这招太骇人听闻了。
“其实本王也是担心啊。”
“可谓是一战成名。”
西境。
“此事与天命有关。”
他打不起啊。
想到这里,顾锦年提笔。
缴获六万匹匈奴战马,拿回去研究,肯定能研究出点东西。
说直接一点,现在匈奴国已经输的很惨了,大夏输的再惨,终究还是赢。
“再赔偿五万万两白银,这是本王的底线。”
不算很大,但逐渐清晰。
一切还是利益为主。
而大营内,便只剩下顾老爷子和顾锦年二人了。
永盛大帝开口,望着对方眼神当中有些异样。
而是打赢了,也是输。
宁王皱着眉头,如此问道。
“呃,那等孙儿晚上试试吧。”
大夏该做的已经做了,打也打了,如果继续征战的话,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好处。
“王爷。”
又死了五万?
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李善想要离开。
这太不可思议了。
当诗词落下。
“还城赔款是必然的事情,可倘若让大金王朝与扶罗王朝出面强制性干预,只怕可以产生一定效果。”
“想来大夏王朝必会让匈奴国无条件归还十二城,并且索要各种赔款财物。”
秦王的声音有些没好气,本来这件事情跟他啥事都没有,结果白白挨了一顿抽。
“我说错了吗?老爷子是英杰,我服,可没必要什么都蹭啊。”
永盛大帝也充满着好奇。
“好。”
老爷子看向顾锦年,如此问道。
徐太一似乎知道陛下在担心什么,所以他立刻开口,使得永盛大帝长长吐了口气,也算是彻底安心下来了。
“天命?”
徐太一认真说道,说出了自己的一些猜测。
其原因就是匈奴国可以制衡大夏王朝,并且匈奴将士也能帮他们做很多事情。
“王上,倘若这次谈和,您心里的想法是什么?”
“匈奴国不可能不议和。”
那就算了。
“世子殿下有两道天命印记,想来镇国公也将自己的天命印记交给了世子殿下,也就是说,世子殿下拥有三道天命印记。”
“应当是天时地利人和吧。”
看了一会。
“爷爷,早晚的事情,您老当益壮,再活个两百岁都不难。”
随后,也就离开了。
到了这个时刻,有他没他都一样,他身为礼部尚书,朝中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一直待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
永盛大帝听的津津有味。
“只要凝聚异象,我军士气必然激昂澎湃,士气如虹,只要有孙儿在,我大夏将士就会有绝对的自信。”
一时之间,王庭安静无比。
“古林城再显天外火石。”
很快,侯君离开。
陈松开口,道出核心。
一切还是为了东荒的稳定。
“故而,即便是顾锦年想要召唤火石,也是玉石俱焚,除非顾锦年当真愿为国捐躯。”
虽说匈奴战马有种种特性,认主性极强,但六万匹战马,分到各个地方去研究,总能出点成果。
“先派人助威,大金与扶罗,也会在第一时间,给予大夏施压。”
甚至他做好了三种不同的应对方式。
“从而再次集结部队人马。”
这还真是......让人不得不震惊啊。
“快去潼关城。”
“王爷。”
“二十五万大军,需要五十年才能恢复元气,本王这几日,难以入寝,实在是不想再起征伐。”
他询问道。
“请国公指使。”
书房当中,宁王脸上全是不可置信。
如果能知道是什么原因,这对于大夏王朝来说,简直是一件无与伦比的好事。
不过现在的议和,就不是求和了,而是让匈奴国赔偿,然后答应议和。
徐太一笃定的点了点头。
“再派二十五万大军,万一顾锦年又召唤出天外火石来,我匈奴国岂不是.......”
说完这话,后者立刻离开。
翌日。
“他们损失二十五万将士,至少锐减三分之一的将士,再让他们集结大军,那就要做好亡国的准备。”
“还有十五万大军,正在赶往边境。”
宁王出声,他很认真。
刹那间。
一刻钟后。
但最昂贵的还是匈奴战马。
“不过,五百年一次的天命印记,只是一次契机,并非是说一定会诞生八境强者。”
可却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好。”
“所以,还是希望王上,能够委屈一二。”
“就对准匈奴国境内?”
“一切军需品,全部整理妥当,交由军需官,重新炼制或存仓处理。”
徐太一出声,他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所以疯狂翻查资料,告知永盛大帝其原因。
听着这阵阵战鼓齐鸣之声。
但又不知道少了什么东西。
“匈奴国不可能再加派二十五万大军。”
还不求和。
这什么概念?不就是公众承认自己做错了事吗?
所以他不希望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
二十五万大军被灭,这https://www.hetushu.com.com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对匈奴国也是巨大的打击。
大约半刻钟后。
此时此刻,杨开道出真正的来意,他离开不离开,只需要打个招呼就好。
潼关城内。
这话一说,众人纷纷点头,对这个解释极其合理。
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可以直捣黄龙了。
“若是如此的话,大夏国运又要增强。”
实际上,鸣金收兵之后,他自己也在研究,但研究来研究去,发现这种东西不可控制。
毕竟这一战的意义太大了。
宁王开口,他立刻明白这二十五万大军会带来什么影响与后果。
双方都有火气,大夏将士的火气更浓,他们也想不明白,匈奴国都这样了,为什么还敢叫嚣?
军中大营内。
“是的。”
也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在外响起。
“城外击鼓!”
“眼下,匈奴国必然不服气,只是二十五万大军损失惨重,匈奴国只怕有心无力。”
这回王庭内所有人都沉默了。
顾锦年有些无奈。
“王上。”
直接拒绝出征。
他找不到应景。
当这话说出。
听到这话,匈奴王顿时不哭了。
“其中纵横家最为非凡,若是让他们出面,抨击顾锦年有违天理,屠杀二十五万大军,以东荒和平为由,使得两朝有理由干涉。”
召唤天外火石。
“臣已紧急调遣二十万大军。”
“陛下,世子殿下既掌天命,这是可喜可贺之事,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世子殿下本就是大夏皇室血脉。”
不过,顾老爷子接下来望着顾锦年,缓缓出声。
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秋霜切玉剑,落日明珠袍】
打算回京,处理公务。
“此番大夏不费吹灰之力,解决匈奴二十五万大军。”
“倘若没有诞生天命者,等到下一个五百年,旧的天命印记会与新的天命印记叠加,如此一来,等到漫长时间过后,天命将会彻底爆发。”
“国公大人,老夫求见。”
“王上。”
将士看着手中的战利品情报,满脸兴奋道。
听到这话,顾锦年稍稍沉默。
黑夜之中,璀璨光芒瞬间绽放。
“臣监天司徐太一求见。”
而对于他这位皇帝来说,灭不灭匈奴国也没有太大必要,除非顾锦年能再灭匈奴国二十五万大军。
“再将消息传出,普天同庆,等到顾锦年回归,朕要亲自迎接,为他准备封侯大典,普天同庆。”
“是的,倘若顾锦年能随意召唤出天外火石,莫说匈奴国了,即便是我扶罗王朝,亦或者大金王朝,谁能抵挡顾锦年?”
“不过,应该没太大希望,这东西可能与天命有关,孙儿也不清楚具体情况。”
咚!
打输了,那就直接亡国。
都被灭杀二十五万将士了,还敢挑衅?
“回陛下。”
“迎来黄金盛世。”
而后又挥笔,一口气写下三四首诗词,看看到底什么情况。
至于中洲王朝,也不用考虑称霸天下了,老老实实来大夏进贡。
根本不虚。
“两位。”
只不过为什么召唤出来,这是一个问题。
“回陛下。”
“回陛下,自古以来,神洲大陆,每隔五百年天命便会选择一方体系,从而给予天命印记,孕育八境无上者。”
吓唬吓唬人,他可以接受,但也只能接受这个程度了。
“这样啊。”
而与此同时。
是老爷子的声音。
“你管这事跟老爷子有没有关系,反正老爷子乐意,不过老大,这点我真要说你,出了事你第一时间就跑,还有没有一点兄长担当?”
然而,过了一会后,一阵声音响起。
“二哥,这事真不怪我。”
魏王还是有些不服气,性子有些轴。
看到匈奴王落泪,陈松不由开口。
“又是火石?”
“计划的确有变啊。”
“这应当不可能再出现了。”
镇国公让其入营。
【叱咤经百战,匈奴尽奔逃】
“本王愿求和。”
现在举国上下都很恐慌。
“但最后一道天命,与王朝有天大的关系,但具体是什么,臣就不清楚了。”
“人家锦年写首诗,唤来天外火石,这也能硬蹭?”
“而且,他们当真再敢集结将士,孙儿不敢说一定能继续召唤出天外火石,可制造一定的异象影响,应当没有太大问题。”
陈松出声,同时有些尴尬,毕竟让一个皇帝下罪己诏,这还是有些过分。
“陛下,如今国内上下,哗然一片,民间更是谣言四起,都说我国国运衰败,不可再战,还请陛下早日定夺,以免再次发生摩擦,引起百姓恐慌。”
就在下一刻。
而王庭内。
“此等情景,前所未闻,情况有变,还请王爷定夺。”
“一次已经是巧合中的巧合,两次三次,几乎不可能。”
陈松问道。
再打。
如此。
“既然如此的话,那本王就先派五万将士在城外聚集,壮大声势。”
综合以上三点,两大王朝不会放弃匈奴国。
“是不是不应景啊,再试一试?”
【发愤去函谷,从军向临洮】
“要不试一试看看?你再写一首诗,看看能不能召唤出天外火石?”
“来人,速将大世子给本王喊回府来。”
【龙马花雪毛,金鞍五陵豪】
一直到酉时。
听到这里,永盛大帝也就彻底明白了。
是为了接下来谈判的底气。
而匈奴王神色平静道。
顾锦年淡淡出声。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