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32章 圣贤在前,映照世人之路,新火燃烧,亦不遮昔日光辉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32章 圣贤在前,映照世人之路,新火燃烧,亦不遮昔日光辉

得到这个答复,众人这才稍稍安心。
这场孔家家宴,他们是看过瘾了,至于留在这里就没必要了,这不回去赶紧吹起来,还留着过年?
龙虎道宗掌教望着对方,缓缓开口问道。
但大音寺主持不由出声。
一切充满着戏剧性。
“看一看这大好山河。”
孔圣为天地正气,斩去儒道之毒瘤,这是一件好事,如若早五十年这都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一时之间,众人也算是彻底明白,为何掌教要让弟子们去外面斩妖除魔了。
上清真人开口,他只是提议,并非说一定如此。
密谈东荒魔窟之事。
“我等无异议。”
“锦年,你怎么又回来了?”
不过大部分还是开开玩笑,较真的人很少,毕竟他们心里也有数,顾锦年的师父,半圣配得上配不上没人知道,但大儒一定是配不上的。
是阎公的声音。
他出声道。
“看吧。”
佛门东渡。
孔家也有相应的学术,儒派苦心研究的也是这学术之争。
“给老夫让开,否则老夫发起飙来,后果自负。”
他面色温和,一切的恩怨,在这一刻彻底化解,此时此刻,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说实话,能否真正成圣,这个谁也说不准。
两道身影对持而立,一道身穿金色天师袍,一道身穿银色天师袍。
“今日召开圣贤大会,主事有三。”
遭此一难,孔家是真正的元气大伤,不仅仅是面子受到了折损,底气和底蕴都遭到了巨大的损失。
龙虎道宗的仙器,名为龙虎阴阳炉,可熔炼阴阳仙丹,增加仙门弟子,甲子寿命,更能脱胎换骨,夯实根基。
“第三件事情。”
“顾锦年有圣人之资,这的确没错,但圣人是圣人,天命圣人又是天命圣人,两者相差一个境界,可实际上却是云泥之别。”
“如若我没有猜错,太玄仙宗必然会打起东荒魔窟的主意。”
“不过,无论是东渡,还是水陆大会,还是有些遥远。”
孔正也叹了口气,不过还是继续与众人商谈孔家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此事,掌教知道就好。”
“如若不出意外,会有仙器诞生。”
“东荒魔窟,封印一百零八尊大魔大妖,可万年的时间,这些大魔早就死绝了。”
他出声,做出判断。
这一次孔圣也削了他们的气运,
“等等。”
苏文景一脸严肃道。
可现在不一样。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圣贤阁内,聚集六十余人,除了几个无法赶来的长老,基本上都到来了。
“可以先得到天命,我观望天机,这次水陆大会将会有仙器降临,若是赢了,我龙虎道宗便拥有两件仙器,那个时候,即便是太玄仙宗拿了头功,又能如何?”
只因顾锦年一次次的证明了自己。
听着孔圣之言。
“圣祖,您要去何处?”
孔圣这一次出来,会让孔家进入转折点。
让徐长歌等人回来。
顾锦年开口。
“王朝固然强大,可也有自己的弊端,内乱外战,百姓难以富裕,这些问题都将成为他们的阻碍。”
鲁元站出来,阻挡着苏文景前行的路。
匈奴王庭。
“敬遵掌教之令。”
只是,就在这一刻,顾锦年也动身了。
众人点了点头,他们明白学术之争意味着什么。
“不过,儒道还有顾锦年在,想来也不一定会被压制吧?”
有的教派僧人,可以娶妻生子,有的僧人可以吃肉喝酒,还有的僧人可以杀生。
得到众人的同意。
“为师等你回京。”
“他不是喊我先生吗?”
除非在成圣之前,有一个人能够超越顾锦年。
孔家的钟声响起,这是圣贤阁召集的声音。
他开口,瞬间让小缘寺主持惊愕。
“能走到这一步,依靠的是你自己,与我无关。”
此时。
“善。”
“应当有何动作?”
“尔等要清楚,倘若各大派系当真要抢夺天命,那顾锦年面对的人,就不是那些天骄了,而是老一辈的存在,老一辈的天骄。”
太玄仙宗。
“什么叫做白蹭?”
这四句话,代表着一切,也映照了一切。
四人齐齐开口,回应上清真人。
因为中洲已经被统一了。
上清真人负手而立,他无惧东荒境的王朝,但他忌惮中洲境的帝王。
“圣子。”
也瞬间冷清下来。
不是有句经典名言吗?看到别人赚银子比自己亏银子还难受。
三大寺,皆是佛门教派。
说实话,这个时候已经不是将士们愿不愿意打仗了。
他如此说道,眼神当中充满着期盼。
老者这才点了点头,紧接着他稍稍咳嗽一番,再缓缓出声。
在他人听起来,孔圣已经将顾锦年当做后世之圣了。
此时,孔正开口,提出这个念想。
为天地立心这四句话说完之后,顾锦年便已封神,为儒道后世之圣,更是与孔圣对话,得到孔圣的认可。
众人不敢多说什么了,一个个答应了下来。
毕竟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敢确定。
“行了,去办吧。”
而与此同时。
大部分人https://www.hetushu.com.com还沉溺在今日发生的事情当中,先是孔家找麻烦,而后动用圣器想要镇压顾锦年。
落在地上。
“由我佛门弟子,前往东荒各地,为民诵念经文,超度亡魂,积累功德。”
几道身影出现,皆然穿着太玄仙袍,出现在上清真人身后。
“大夏王朝是儒道盛地,虽儒道被削,但还是很难,而且大夏王朝内,有儒佛高僧坐镇,很难入内。”
西境内有三大佛门。
上清真人摇了摇头,紧接着开口道。
他继续开口,明悟了孔圣的用心良苦。
而上清真人继续开口。
不然三十年前,西境佛门只有大音寺和上行密宗。
“这次水陆大会,佛门必然也会动起心念,这次水陆大会,儒,道,佛三家争天命,如若能得到太玄仙宗的支持,龙虎道宗必胜。”
顾锦年开口。
“好。”
“今日的新火,并未遮挡曾经的光辉。”
“得民心者,才可得天命。”
听到仙器,他十分激动。
安排徐长歌去大夏书院,就是为了沾一沾儒道气运,眼下儒道被斩一刀,仙道当立,自然可以召回。
而此刻,小缘寺内。
“学生顾锦年,多谢圣人赐法。”
听到顾锦年所言,孔圣不由感慨,他很希望能与顾锦年生在同一个时代。
“传本座之令,凡我太玄仙宗弟子,应当替天行道,降妖除魔,三境内修士,皆前往凡尘,为百姓伸冤,救苦救难。”
毕竟东荒魔窟,封印无穷妖魔,一个不慎,将要为祸人间啊。
或许是因为孔圣的原因,孔家遭遇此劫,反而收敛了嚣张。
“我看孔圣就是没有削彻底点,应该把你们的才气也削掉。”
“长老慢走。”
“大夏王朝与匈奴国即将开战,到时候便是生灵涂炭之景,那个时候,大夏王朝必然会求我佛门出面,度化亡魂。”
“传圣公逝世,孔宇但还未成年,暂时由圣贤阁长老,孔正代理传圣公之职,诸位觉得如何?”
“古之圣贤的光辉,如大日一般,照耀世间,我与圣贤同步,为开创万世太平而行。”
有的只是欣慰,发自内心的欣慰。
随着众人同意,老者点了点头,紧接着开口。
“对啊,文景先生,人家锦年也没有称你为师啊。”
他出声,对太玄仙宗感到不耻。
需要好好休息一二。
“我等遵命。”
但想要继续行驶孔家这艘大船,就必须要改革,改革不好的话,注定要灭亡。
“长老,如今儒道天命已被斩,仙道当立,只怕太玄仙宗会在第一时间出手,争夺天命民心,我龙虎道宗弟子略少,比不过太玄仙宗,应当如何是好?”
苏文景跑了,大儒们开始纷纷抨击,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可。
“经过万年重重加固,如今东荒魔窟基本绝灭,此番我太玄仙宗领头,携东荒六大仙门,祭各自仙器,一鼓作气,将东荒魔窟摧毁,立不朽之功德。”
随着他如此开口,小缘寺主持也就不禁点了点头。
“这么多年来,连大金王朝都难以度化,何况完成东渡?”
但这种人几乎不存在。
“诸位觉得如何?”
“当然,没有必要的把握,也不会冒险。”
“扶罗王朝由我上行密宗处理。”
最后一道身影,则是上行密宗,唯心佛主持,头戴扁平僧帽,身上的袈裟,也仅仅只是包裹侧身,右手完全赤着,手中拿着转轮,不知道在念着什么。
孟学士与阎公等人齐齐开口。
也就在此时。
“文景先生,老夫敬重你是半圣,但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的。”
“有仙器降临?”
还有大音寺四主持之一,穿着金色宝石袈裟,贵气逼人。
“文景先生,这话不对,你是大夏书院的院长没错,但这是陛下给你的职位啊,锦年又没有拜你为师。”
上清真人继续开口,道出这件事情。
而顾锦年却将先贤放在第一位,到了这个时候,顾锦年没有任何得意,反倒是谦虚有礼。
孔圣微微摇了摇头,他显得平静,眼中是欣慰。
密宗高僧开口,显得无比自信。
恩。
“不过中洲王朝的确是我等最大的敌人,中洲帝王,有气吞山河之气魄,他想要一统神洲,效仿当年的千古之帝。”
“若你与我同一时代,那该多好。”
儒道将会出一位天命圣人,踏入第八境,一个时代的光辉。
上清真人开口。
极有可能要开战,这个时候又被削夺气运。
“老夫还有事情,要去调查西北之事,最近西北怨魂陡然增多,只怕出了什么大事。”
匈奴皇子快速奔来,随后将密信递交给匈奴王。
不过并没有彻底消散结束,而是朝着孔府之外走去。
此言一出。
异象虽还在,可顾锦年却胜过一切,所有目光全部聚集在他身上。
“锦年小友。”
“但往后,不要再去得罪他了,无论如何,都不要去对付顾锦年。”
“到了这一刻,尔等还不醒悟吗?”
无论后世人是谁引领百姓而行,和*图*书他都感到欣慰,是与不是孔家人,没有任何问题。
就好比一直想要上位的皇子,因为太子还活着,他没有任何机会,如今看到太子大病一场,随时可能撒手而去,这些皇子能不心动吗?
老者继续开口。
虽然遭遇此劫,但礼仪之道,孔家还是明白,没有半点怠慢。
“其二,孔家的决策要改变了,从今往后,重儒学,明君子之意,这些年来,孔家为了利益,的确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虽然是为了发展,但却伤了根基。”
“大音寺这些年来,也不断在感化百姓,无非是早晚的事情,眼下孔圣之为,算是帮了我佛门一把,此乃天命也。”
沉船尚有三斤钉,更何况孔家还不算一艘沉船。
如今他心中的怒,也彻底消散。
此言一出,后者还是摇了摇头。
西南方向。
而就在此时。
否则的话,太玄仙宗乃是仙道大宗,却不在中洲圣地开宗立派,而是选择在东荒境,就足以说明一切。
“锦年乃是大夏书院的学生。”
苦行僧算是三十六教派之一,名为苦衣派。
也就在此时。
当下,两位佛门主持不由睁开眸子,望向对方。
如果这也叫做狂妄的话?
有长老开口,如此说道。
“一个月后,学生会回京都,这段时间学生要好好休息一番了。”
密宗高僧开口,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他道出了接下来的危机。
“归还十二城。”
“而且今日之难,也并非仅仅只是孔家之难,天下读书人都遭遇一劫。”
这倒不是什么德行不德行,就是正常的想法。
“君子应当生生不息,你已彻底明悟儒道真谛。”
因这般的异象,而感到无与伦比的震撼,也对顾锦年产生了巨大的敬畏之心。
圣贤阁内,无比的安静,所有人都不说话,一个个安静无比。
三道身影盘坐在悟佛堂当中。
“长老所言及是。”
眼下,也只有孔正能先代替传圣公的职位了,毕竟孔正是经历了圣尺考验的,还算是能给孔家挽回一点余地。
“掌教,主意是好,可万一摧毁不了,释放出妖魔出来该怎么办啊?”
这三人,分别是小缘寺主持,穿着黄蓝袈裟,头上有九道戒疤,面色平静。
“顾锦年需要时间,可时间够吗?”
当然综合一切,有一个点必须要注意,这个点就是。
我们虽然是大儒,比不过你这个半圣,但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大不了我们三个教顾锦年一个。
同一时刻。
“做好自己即可。”
顾锦年从天穹之上,缓缓落了下来。
“不用在大夏书院待着了,天命即将放弃儒道,也无需在儒道方面下功夫。”
圣人必须要有自己的学术,开创新的学问,引领世人走上辉煌之路。
他开口,眼神当中流露出怒意。
三件圣器,只剩下一件,还不能使用。
“东荒魔窟的事情,也不是一两日就能敲定下来的。”
“无妨。”
上清真人出声,让众人离去。
如果说,以前还有不少争议,那现在就没有任何争议了。
“我们还会相见。”
没脾气,是真的没脾气。
“他已成儒道圣子,未来也是我等强而有力的竞争者。”
并没有彻底怪罪孔家所有人。
上清道人点了点头,但很快继续开口。
“好家伙,文景先生,你坐享渔翁之利?想白白占圣子便宜?”
有人开口,询问上清真人,不明白这天命是什么。
“对对对,文景先生,刚才孔圣在的时候,你怎么不说锦年圣子是你的徒弟啊?”
而后者眼神当中满是欣慰。
孔心与孔无涯,一个已经死了,一个现在遭受雷罚之苦,可以说生不如死。
“恩。”
“请长老恕罪,我等也只是一时不舍,长老所言极是,我等遵守即可。”
大音寺主持如此说道。
他沐浴春风,立在顾锦年面前,给予最高的评价。
“诸位要牢牢抓住机会啊。”
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
“孔圣怒斩各大王朝气运,大金王朝损失惨重,防恐大夏王朝趁此崛起,故而答应佛门东渡,共享气运。”
“老夫亦是大夏书院的院长。”
早晚也会立下不朽之言。
“你们这是心生嫉妒,好啊,抨击完锦年后,又想来抨击老夫?老夫可不惯着你们。”
“太玄仙宗门徒的确极多,但我龙虎道宗也不可怠慢,派弟子前去诸国,降妖除魔,积攒功德。”
还有上行密宗。
“各方儒道流派,也将纷纷出世,争夺孔圣印记。”
这里是佛门世界,号称西境。
此言一出,大部分人略显沉默,少部分人直接点头称赞。
不然早就被世人知道了。
龙虎道宗。
不知道为什么,顾锦年仿佛带着奇迹,无论任何事情,只要牵扯到了顾锦年,那么所有事情都将充满着未知数。
“老夫倒要看看,文景先生是怎么发飙的。”
要不要打?
七十二圣贤永远少了两位。
“佛门东渡只怕很难。”
唯心佛高僧开口,率先打破宁静,道出这件事情。
www.hetushu.com.com“教派之争,也不容易小视,要速速联系仙门中人,与之联手,对抗佛门。”
上清真人开口。
他将带领儒道,走向一个新的高度。
“别走。”
若是给百年时间,那顾锦年成圣是必然的。
正因为如此,龙虎道宗虽然弟子稀少,但依旧能成为天下闻名的仙门之一。
“锦年什么时候拜你为师啊?您身为半圣,怎么脸皮都不要了?”
密宗高僧开口,如此说道。
“掌教师兄,师弟还有一个问题。”
“留最后的时光。”
“即日起,苦心研究读书,孔家还没有输,只要潜心读书,明悟圣贤之道,孔家的根基就不会倒下。”
上行密宗的教派,更合适中洲王朝,而大音寺的教派更适合大金王朝。
龙虎掌教皱眉,随后不由出声:“这上清老道还真是不要脸,想蹭头功吗?”
“东荒魔窟内,藏有大魔。”
“无所谓。”
上清真人出声,定下仙门规矩。
“待你真正成圣时,我会携带古之圣贤,跨越时空长河,前来祝贺你。”
“天机已测,儒道气运被削,此番天命之争,仙道可争。”
待他们离开后,上清真人不由喃喃自语。
“民心。”
曲府当中。
众人也逐渐回过神来了。
当看到密信后,他整个人瞬间沉默了。
“对了,让徐长歌他们回来吧。”
两人双手合十,道念了一声。
“父皇。”
“那个时候,天穹会一洗如碧,地面将涌出金莲,天地正气,如山岳一般,弥漫世间。”
“先生不就是老师的意思。”
看着鲁元。
可现在儒道被斩,各方势力都会心动,甚至会想尽一切办法,争夺这属于儒道的天命。
孔圣的赞誉,并没有让顾锦年喜悦,他道出自己的想法。
听着老者开口,众人彼此互相看了一眼,随后齐齐开口。
山川当中,一处世外桃源内。
当顾锦年彻底离开后。
后者神色平静,望着这山川语气平淡道。
“再者,本座也不会乱来,联合六大仙门,共同商议,六大仙门拥有三件仙器。”
那谁敢说自己谦虚有礼?
孔圣给予回答。
“锦年是老夫的徒儿,这有错吗?”
他叹了口气,虽然不想承认,但他不得不承认顾锦年的优秀。
当下一双双眼睛不由锁定在苏文景身上。
就好比孔正,就算是好的典型,所以抓住这次机会,孔家未必不能崛起,再加上经营这么多年的势力,底蕴摆在这里。
而这金色天师袍,则是龙虎道宗太上长老。
是天地第一位圣人,为世人开创儒道,望着后世人有这般的成就,他深感欣慰。
孔圣注视着顾锦年,他的眼神当中,已经没有任何震撼了。
“圣祖削我等才气,其实也是在提醒我等,圣祖未显之前,我并没有太多想法,而今日圣祖显世,我等才气并非是圣祖所削。”
“长老,那我等不如帮助顾锦年,也算是赔礼道歉?”
随着他发火,不少人纷纷开口。
他的光辉,注定要在岁月之中留下浓厚一笔,古今往来,没有人可以去否认他的光辉。
三大僧人聚集在此,也正在商议这次的天地之变。
“东荒魔窟,自万年之前,便被仙道大能封印。”
“不要操之过急,徐徐缓之即可,万不可因心急而乱阵脚。”
才气被削,伤筋动骨。
“锦年圣子对我等还是有些芥蒂,你说的话,他未必会信。”
直至今日,才会酿出大错。
下一刻。
往后也没有人再敢寻顾锦年麻烦。
这对于匈奴国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
“一路慢行。”
只是,此言一说,四人神色不由一变。
老者出声。
“换句话来说,是整个儒道遭了难,如今又是天命时代,原本我儒道应当莹莹生辉,注定会诞生一位天命圣人。”
“稷下学宫即将要开了,孔家还有恢复光彩的机会,稷下学宫,学术之争,不仅仅是为孔家赢得光彩,更主要的是,天命之争,如今还多了孔圣印记。”
“我等明白。”
“不同的时代,映照不同的光彩,愿我儒者,为生民立命,生生不息。”
他开口,道出稷下学宫的事情。
只是他这番话,倒不是嫉妒顾锦年才说的,而是发自内心。
“大金圣上传来密信。”
可万一这天命之争,就在五十年,三十年,甚至是这十年内爆发呢?
学术之争。
人们注视着一切。
听到阎公的声音,苏文景抚了抚自己的胡须,神色平静道。
待圣贤聚集。
至于这个小缘寺,主要还是出了一个拥有佛门慧心之人,号称佛子,近三十年来,才挤进佛门三大教之一。
孔圣开口。
“追随先贤的脚步,游览山河,感悟心中的道。”
圣贤阁分两派,圣派与儒派,圣派就是与各国交流,产生利益,发展孔家的势力,而儒派就是学习圣学,稳固根基。
“不知道赐什么字好呢?得好好琢磨琢磨。”
说到这里,他又剧烈咳嗽起来,最终被人送去休息。
“即便还残存几个,也和_图_书处于将死状态。”
一道身影快速走了进来。
他们疑惑,忍不住出声问道。
“文景先生,圣子什么时候是你的徒弟了?”
小缘寺主持如此说道,感到有些棘手。
“水陆大会也是一场天命之争。”
“佛门东渡。”
小缘寺,处于中间位置,大音寺靠近大金王朝,上行密宗靠近中洲王朝。
银色天师袍,乃是龙虎道宗掌教。
只不过,最特殊的便是上行密宗,因为上行密宗内有三十六教派,这三十六教派,各自佛规不一样。
待反应过来后,苏文景已经消失了。
顾锦年将目光看向孔圣。
此时此刻。
他没有怪罪孔圣,也没有怪罪顾锦年,或许是因为知道自己离死不远,所以他大彻大悟,明白了这个道理。
为的就是民心。
“不过不用得罪他,做好自己即可。”
“我明白。”
阴阳山内。
顾锦年出声。
趁着最后的时光,他想看一看,这山川大地,看一看这人间美好。
不要得罪顾锦年。
“可惜了这仙灵根啊。”
是他的皇子。
苏文景微微一笑,目送顾锦年离开。
他已完成立功,欠缺的就剩下立言与立德。
“我佛门可以退让,东荒魔窟,水陆大会,都可以让给他们仙门中人,只是必须要仙门帮助我西境佛门,打开东行之路。”
王宫内。
但顾锦年已经是儒道最大的领先者了,可以说整个神洲大陆,没有一个人能做到顾锦年所能做之事。
三件事情说完,老者点了点头,他顺了口气,再度开口。
再晚点就没得吹了。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露出恍然大悟之色,但也有人不禁担忧起来了。
“今日,孔家遭此大难,老夫希望我孔家后人,应当引以为戒。”
龙虎掌教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
顾锦年缓缓作礼。
“我等皆是修行中人,本就是与天争夺气运,此番天命之争,儒道被削,我等不可放过这次千载难逢之机遇。”
当下一道道身影朝着圣贤阁走去。
这才是关键。
他是圣人,虽然教化天下,但却十分孤独,今日见顾锦年,深感欣慰。
虽说问天镜将这里映照到天地之间,可自己毕竟是亲身参与者啊,大家还是等着自己吹嘘。
随后他的身影也在逐渐消散。
大音寺。
“倘若太玄仙宗派人前来,我等答应就是,这头功让他们拿去,不过作为交换条件,今年水陆大会,让太玄仙宗必须支持我龙虎道宗。”
龙虎道宗太上长老无比自信道。
“您要去何处?”
有人开口,是儒派的长老,他对顾锦年有好感,也认可与敬佩顾锦年,自然敢说出这样的话。
若无古之圣贤们的努力,也不会有今日的新火。
有人出声,询问上清真人。
“至于儒佛高僧,交由我密宗解决。”
现在苏文景想要白蹭顾锦年,这些人就不干了。
四人齐齐开口,随后彻底消失。
立德好说,连圣人都美赞顾锦年的德行,无非是需要一点时间沉淀罢了。
也就在众人还沉溺在这种感慨时,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掌教师兄。”
所以,顾锦年成圣,在很多人眼中看来,几乎没有太大的问题。
此言一说,小缘寺主持却摇了摇头。
所有人怔怔地看着这一切。
“掌教师兄,东荒魔窟出事了吗?”
但一切,又显得十分合理。
与之不同的是。
大夏京都。
顾锦年开口,他第一时间感谢孔圣,自己能够有所悟道,确实多亏了孔圣的帮助。
“非也。”
匈奴王脸色阴沉可怕。
东荒与中洲交界处地。
逐渐的,众人也纷纷结伴离开孔家。
但真正的敌人,并非是这些同龄天骄,而是老一批的天骄,他们昔年也是一等一的风云人物,如今随着岁月沉淀,内敛锐气,更加的圆满了。
随着顾锦年开口。
孔圣出世,更是教训了他们一番,自家祖上教训自己人,这脸面是彻底丢的干干净净啊。
上清真人自语,眼神有些复杂。
“而后东荒魔窟也必然要有个了结,趁此机会,可以再度打压儒道气运。”
无数读书人赞叹顾锦年这番话。
他是孔圣。
顾锦年继续开口,阐述自己的道。
“他们有他们获取天命的方式,我们也有我们获取天命的方式。”
苏文景开始狡辩着,说话都有些怒气,嘴里嘟囔着什么有辱斯文,尔等小人之心的言论,引来不少人大笑。
大音寺主持出声,提醒众人,事情还有一段时间,可以慢慢铺垫,徐徐图之。
而是他都不由在考虑。
只是当众人准备离开时,上清真人突然再度开口。
当下,苏文景望着远方,喊了一声。
孔圣认为,顾锦年是后世之圣,辉煌遮盖一切,古今往来无人可媲美,这是一种无上的赞赏。
他想去看看这巍峨天地,徒步回到大夏王朝,消化今日所有的感悟。
小缘寺。
“长春师弟,速速联合东荒境其余六大仙门,密谈东荒魔窟之事。”
“天地有感,必然赐予无上气运,加持于仙道,而我和图书太玄仙宗,也将得到赏赐。”
打的话,很有可能会失败,付出惨痛的代价。
“难。”
于关键时刻,扭转回来,不重利益,而重儒学,回归本质,回归读书人的本心。
“这天命,到底是什么啊?”
“文景先生。”
东荒境。
孔圣微微一笑。
他无法在这里逗留太长时间,他不属于这个时代,准确点来说,他只是一道天地印记。
苏文景还是有点忌惮的,这霹雳手不是吹的,是打出来的名声。
孟学士开口,他望着顾锦年,如此询问道。
“至于顾锦年。”
“辩法之说,我密宗可是从未怕过。”
“阿弥陀佛。”
“大夏王朝东渡,就又觉尘大师处理吧。”
一道道身影离开,孔家也在有序安排。
此言一出,后者不由露出惊喜之色。
“乃是自身所致,倘若我等体内有浩然正气,圣祖也不会削我等的才气。”
有孔家人开口,询问孔圣要去何处。
“不过,东荒魔窟,仙门势在必得,头功我等无法争得,但也可以分一杯羹。”
一切的异象,也在这一刻逐渐消散。
不到最后一刻,没有人会知道结局是什么。
可因为孔家势力越来越大,他们开始沉沦,也迷失了自我,一个个为了利益不择手段,故而圣派的势力也越来越多。
“可现在不一样了,儒道被斩一刀,仙道,魔道,妖道只怕都会动心,尤其是佛门,他们早就觊觎我儒道教义许久,此番儒道被斩,佛门只怕也会出手,趁此机会,成为天下第一教。”
“趁此机会,联合仙门,帮助我等完成东渡。”
一道声音响起,望着上清真人如此说道。
只不过,所有人都明白。
后者接过密信,迫不及待拆开。
一刻钟后。
众人的神色很不好看,叹息声,感慨声,充斥这个圣贤阁内。
后者顿时明悟。
听到这话,不少人回过神来了。
上清真人淡淡开口,道出天命是什么东西。
万古的长夜,是一位位圣贤映照而出,是他们负重前行,所以才会有生生不息的人族。
“东荒魔窟?”
听到这声音,上清真人眼神当中不由浮现激动之色。
这一刻。
倒不是你苏文景不配。
小缘寺主持开口,直接询问。
“读书人的事情,岂能叫白蹭?”
一道声音响起了。
“铛。”
所有客人都离开了,大部分直接离开曲府,一辆辆马车行驶而离,剩下一小部分打算明日离开。
才是儒道真正的核心根本。
就如同儒道圣器一般,这仙器都拥有无与伦比的威力。
“眼下我佛门也要有所动作了。”
“行了,懒得与你们纠缠,老夫也要回去了,过些日子锦年就要加冕,我还得给锦年想个字。”
不少大儒动身了,直接将苏文景拦住。
“今日这事不说清楚,别想走。”
这是唯心佛派神僧,在上行密宗内拥有极高的地位。
他如此说道。
“算了。”
“顺其自然吧。”
仙道也有九仙器,目前只有三件,太玄仙宗,龙虎道宗,还有青云仙宗各自执掌一件仙器,剩下六件没有出世。
他要彻底放松,好好感悟这天地的美,之前结郁太多了,心中有怒,故而念头无法达通。
顾锦年现在今非昔比了。
发难苏文景。
“大金帝王已经答应,大音寺入驻其中。”
“儒道被斩,佛门当立,中洲永夜侯来找过老衲,表示会竭尽全力,支持我佛门大兴。”
却没想到,最终的结果,便是顾锦年唤来了圣人。
“如若实在不行,可喊上佛门出手,到时候一同镇压,这泼天的功劳,无论如何,我太玄仙宗永远是头功。”
若是孔家能够明白孔圣的心意,还能焕发第二春,毕竟圣人之后,终究是圣人之后,孔圣也只是怪罪一部分已经被利益蚕食内心的人。
而孔家当中。
对比一番,那些曾经抨击顾锦年狂妄之人,此时此刻应当羞愧难当啊。
“从今往后,新火将映照世间,为后世人寻得生路。”
因为有天命之争,而且这次的天命之争,锁定的是儒道,倘若没有这件事情。
上清真人继续补充一句。
“那对王朝来说,岂不是有莫大的好处?”
势力最大的也是上行密宗,其次便是大音寺,最后的便是小缘寺。
“我倒是希望他能成为圣人,但他现在还太弱小了,知圣立言,还未成为大儒。”
小缘寺主持如此说道。
“非也。”
顾锦年太过于优秀了,的的确确将同龄人甩在身后十几座山。
“我等敬遵长老之言。”
而立言的话,顾锦年已经找准了脚下的路,只怕心中也有属于自己的儒义。
太玄仙宗掌门,上清真人,静静站在水面之上,望着一洗如碧的天穹,不知道在沉思什么。
这四人,皆是太玄仙宗的太上长老。
跑路了。
孔圣消失。
同一时刻。
旋即,众人目光纷纷看向远处。
主要是白蹭就不行啊。
这是一位老者,已经八十岁了,看起来十分苍老,他被削了好几道才气,只怕马上就要离开人世间。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