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23章 我寻清风去,昔年化龙归,悟圣道,赴家宴!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23章 我寻清风去,昔年化龙归,悟圣道,赴家宴!

此时。
当下乌云消散,不过这并非是化解圣罚,而是一种压制,将这异象压制住,只是早晚还会降下。
当消息传开后,一道道身影出现,对着顾锦年深深一拜。
却没想到,顾锦年在关键时刻放了他们一马。
管他顾锦年有错还是没错,涉及到众人的利益,那就是有错。
可具体如何,还是要等顾锦年悟道结束。
此时。
便有下人赶来,告知顾锦年,有客来访。
只是走了一会,顾锦年忽然止步,随后长长吐了口气,望着未知的前方,缓缓出声道。
这六天时间。
大部分都是悲苦的,享乐的人终究是少数。
老人明白,顾锦年是为他出头,故而他不希望顾锦年因此事受到牵连。
只是孔家家宴即将开始,顾锦年从悟道当中醒来,这一次直奔孔家。
大夏王朝的阶级水平只有两个。
外乡人走了,但这个农妇依旧喋喋不休的骂着。
大多数处于温饱线上,每个月赚到的银两,也就刚刚勉强达到温饱,什么余钱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站在一处山头,便可以看到曲府城墙。
“摘你官帽,你这个县令也别当了。”
一道身影缓缓出现。
杨开听到顾锦年要赴宴,不由出声。
如此,转眼之间,又是三日。
现在就好很多了,该罚的罚,该放的放,以德服人。
这种事情,其实并不少,而且很多。
一日三餐,至少能温饱,这是很多国家都做不到的事情。
如若做不到为天地立心,又怎么来后面三句?
“只是死罪可饶,活罪难免。”
如此顾锦年离开了。
虽然依旧有部分声音充满着不服气。
这是孝县,距离京都接近两千里。
虽然他才华无双,可架不住各路大人物聚集。
外加上读书人的恩赐,很有可能五六十年后,马太效应会彻底爆发。
顾锦年冷言而出。
如何化解,就不清楚了。
只是当顾锦年出现后,瞬间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
当他来到曲府城外时。
甚至都不需要一百年,大夏王朝开国封了不少权贵,后来历经建德难后,永盛大帝也没少赏赐分封,这些贵族们没事就是造娃。
有好心他能理解,可他更明白的是,这事不是顾锦年能管的。
对于这个圣罚,顾锦年并没有畏惧,因为心中无愧,也不惧这种圣罚。
黄沙滚滚。
当然,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顾锦年悟道。
一路前行,顾锦年听到了许多声音。
孔家安排的住处倒也不差,是一处宅院当中,算得上是隆重。
那个时候,别说一日三餐了,一日一餐也算是可以。
一些人开口,道出事情来由。
带来了大量金银财宝,当做贺礼。
“这街坊邻居都不管的吗?”
这趟历练,悟道不悟道已经不是主要的事情了。
“我想问一句,此地名为孝县,但却有如此不孝之人,你身为父母官,却不管不问,该当何罪?”
杨开望着顾锦年。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顾锦年已经来到曲府之外二十里地。
圣器之事,大过一切,虽然手段有些肮脏,但这就是现实。
这里距离京都一千五百里,三天的时间,顾锦年走到了这里。
“让县令过来。”
对于安危方面,顾锦年没有任何一丝担忧。
县令出现,火急火燎赶来,孝县的县令五十多岁,衣服都没有整理好,便急匆匆赶来。
穷人阶级,和富人阶级。
不过顾锦年也清楚,不仅仅是大夏王朝的酿酒技术差,这天下几乎所有地方的酿酒技术都很差。
剩余三分之一的良田,则是其他读书人和一些官员的。
听到这话,有些人看不过眼了,忍不住问道。
“清官难断家务事,没办法,人老了就是这样,遇到个孝顺后人,那还好说,至少老有所依,这要是摊上这种后代,还不如一头撞死。”
这趟出来,顾锦年就见到了很多民间疾苦。
三日后。
“那就多谢诸位了。”
看到自己的朋友聚集,男子瞬间自信满满,也不惧怕顾锦年。
说白了贵有贵的道理。
当然,也有部分读书人,听到顾锦年来后,只是观望,并没有上前。
只是,顾锦年没有继续前行,而是在曲府之外,静心悟道。
看到有人上前,顾锦年点了点头,也没有否认。
半刻钟后。
至于这对夫妻,看到秦王令后,也不由色变,知道惹了大人物。
顾锦年出声。
但一面道貌岸然,自誉为天下圣人之后,一面又大肆敛财,一个家宴都能敛财如此之多,却不拿来造福百姓,当真是可笑。
邀请顾锦年一同赴宴。
曲府当中,早就显得热闹,整个曲府都张灯结彩。
各地大儒俊杰才子,齐齐前来赴宴,还有一个个商人,不辞辛苦,从千里之外赶来。
换就话来说,曲府每年纳税几乎为零。
孔家家宴,三年一小宴,七年一大宴。
顾锦年出声,这手段不能说一定管用,但可以起到一定的威慑效果。
县令开口,他也不认识顾锦年,只能这和*图*书样问了。
孔家内部。
只要打仗,必然要调高税收,到时候又是一片疾苦。
“你个老东西,整天到晚都在外面闲逛,这么大的岁数了,也不知廉耻,滚回家里去。”
好一个圣人世家啊。
两口酒入喉,顾锦年夹起一点小菜,细细品尝。
顾锦年不由心生冷意。
得到回答后,一时之间,众人惊呼。
不止他一人。
“官老爷,你们不能坐视不管,这种人一定要关押大牢。”
这件事情也飞快传递出去。
但能得到上苍认可吗?
三万多读书人望着顾锦年,一个个沉默不语。
也就在此时,十几人出现,站在男子左右,手中拿着一些扁担或者是叉子,很显然是此人的朋友,过来撑腰。
有部分声音,但不多。
不管如何,顾锦年的名望,在大夏王朝也算是顶尖的存在。
“还有你,清官难断家务事无错,但如若不管,便是助纣为虐,我过些日子还会再来,到时候若是让我发现,这县内还有这等事情发生。”
再者,自己掌握圣器,孔家也不希望自己有半点损伤。
所以孔家家宴,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满是期待。
眼观民间疾苦,顾锦年心中愈发知晓自己要做什么。
“把这两个不孝子抓了?这两个老人谁来照顾?”
但还不是完全明白。
“客官,这是您的酒,请您慢用。”
而顾锦年眼神当中满是冷意。
这只是一个插曲,顾锦年点了点头,再将目光看向这些亲朋好友,神色漠然。
“怎么回事?”
一间密阁内,几道身影聚集在此。
“身为儿媳,不敬长辈,满口脏污,尖酸刻薄,你还是人吗?”
读书人。
顾锦年走出章府范围,正式踏入曲府境内。
这可不是小东西,在大夏京都,这块令牌足可以横着走。
“直接扣押,立卷宗交由刑部,以不孝之大罪,判尔等二人斩立决。”
众人看了过去,但很快又收回目光,铺子内更有人无奈道。
如若顾锦年严惩这三万读书人,想来后果会很严重,而且会加剧矛盾。
“等工部做好了相应工具,就可以酿好酒出来了,权贵们应当是看不上,但刚好可以供应给这些中层百姓和底层百姓。”
“还有这种事情?”
“管啊,怎么不管。”
有行径的外乡人看不惯了,上前指责了一句。
掌柜的看到银子,立刻走来,似乎也知道顾锦年想要做什么。
而且顾锦年所在的地方,距离京都已经有五千里了,算是相当偏远的地方。
而孝县的百姓,却纷纷开始猜测顾锦年是谁,他们猜不出来,但心里是清楚,这一定是一位大人物。
然而,顾锦年只是摇了摇头,他快步上前,径直来到农妇面前。
当下,两人跪在地上,完全没有之前的嚣张。
好在的是,大夏王朝还没有这么落后,部分佐料还是有,酱油辣椒之类的东西,虽然并不是特别好吃,但也不至于难以下咽。
相对比京都的繁华,越偏远的地方,贫富差距就越大,一府之地,几个世家几个权贵,便占据了九成的财富,下层的百姓穷苦至极,上层的富豪,就如同吸血虫一般,牢牢吸附在百姓身上。
入了曲府,跟着前行之人,来到居住之地,同时也告知顾锦年,孔家家宴是明日。
以德凝气。
七日后。
“请大人放心,下官一定铭记于心。”
所有人都知道,孔家想要得到圣器。
其中孔心的身影,便在当中。
“他街坊都去报官了,官府的人都来了,又能怎样?官府也警告过他们,可你有什么办法?”
而他身后,跟着一名农妇,体型颇有些肥胖,满脸凶狠,指着老人大声怒骂,不顾周围人观望。
来往有些车马商贩,数量不多,略显贫匮。
毕竟他们已经做好顾锦年严惩这三万读书人的后果了。
来者恭敬一拜,眼神当中显得激动。
“生为人子,不敬重父辈,不孝顺父母,你这种人,该死。”
铺子内,顾锦年听后有些沉默,这帮人说的在理,清官难断家务事。
“请无涯长老放心,我等今日前来,就是为了讨伐顾锦年。”
但也是一大嘴巴子。
面对此景,顾锦年叹了口气,他其实也不是一定要杀这二人,只是吓唬一二。
“这李家真是倒了血霉,娶了一个这样的媳妇。”
而孔家内。
毕竟爽是爽了,可后果很麻烦啊。
他看到有学子苦苦求学,也看到有学子贪图享乐。
这番游历,顾锦年心中也大概明白了。
转眼之间,六天的时间过去了。
气不过的时候,更是看着前面的老人,更是破口大骂。
可这不指责还好,一指责瞬间惹来争议。
只是就在顾锦年吃着小菜时。
他们这般,并非是悔改,而是畏惧。
老人跪在地上,恳请顾锦年恕罪。
酒味涩苦,只是很快一点点回甘,品质很差,对比京都内的佳肴美酒来说,十分一般。
踩在曲府道路上,顾锦年不由深吸一https://m.hetushu•com.com口气,他面色不变,一路前行。
高山之上,顾锦年望着青山绿水,眼神当中充满着疑惑。
而且街坊邻居要是说多了,对方只怕更加变本加厉虐待老人。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深感喜悦,连连开口道。
“为儿女者,不孝也,该打。”
顾锦年没有理会,直接取出秦王的令牌,也懒得废话。
这一招可以说是恰到好处,眼下的问题不是解决这三万读书人就可以结束,而是天下悠悠之口。
他带着这些疑惑,继续前行,与光同尘。
“客官,您快走吧,待会官兵来了,可就麻烦了,这家人是出了名的难缠,你打了她,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顾锦年淡淡出声,望着对方如此说道。
古今往来有多少读书人?编几句逼格高的言论还不容易?
“老李叔也是苦,年轻的时候赚了点银子,置办些田地,本来可以安享晚年,没想到晚年被不孝子输光家产,结果还摊上这么一个儿媳妇,对他呼之而来,挥之而去。”
圣人之地。
而两旁侧门,则是一些地位次等之人,前来送礼,左侧门是商人,排成长龙般的队伍,右侧门是各地有些名望的读书人,也是来送礼的。
这一巴掌力度很大,打的对方不由懵了。
能对付一些心怀不轨之人。
后者开口,也不敢多说什么。
顾锦年也将目光看了过去,不远处街道上,是一名老人,满头白发,看起来已有七八十岁,杵着一根拐杖,走起路来略慢。
也就在此时,她丈夫也听闻此事,快速奔来。
尖声响起,引得不少人观望。
而更多人则是好奇,孔家家宴,全天下人都知道,顾锦年此番前往孔家家宴,必然会引起一场争斗。
这些或封赏,或买卖,总而言之,都不需要缴纳税收。
二十多天的游历,让顾锦年看到了许多事情。
“大家伙都看着,是他打伤了我,还把我儿子打伤了。”
他不想有太多牵挂,也不想被人监视着,魔道强者给了自己三枚令牌,倘若当真有危险的话,这三枚令牌足够自己化解危机。
“我是谁你不用管。”
“你居然敢打我,我要杀了你。”
已经有人关注到他了。
农妇翻滚半刻钟,看到有官差来了,顿时嚎啕大哭,指着顾锦年如此说道。
见到孔家人。
顾锦年徒步而行。
这段时间,曲府来来往往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面对这些,顾锦年显得平静无比。
来到顾锦年面前后,这县令立刻一拜。
一个月下来,最多两三餐带有荤腥。
过了半个时辰后。
官道之上,百姓走在两侧,拖儿带女,穿着单薄,身上的补丁一个比一个多。
而后凝聚圣尺,没入圣罚之中。
“回大人,并非是下官不管,而是他们夫妻二人生性劣根,冥顽不灵,县衙内也多次警告,可清官难断家务事。”
农妇开口,满脸的不屑,而且说话也特别难听,如同火药桶一般,一点就炸。
一眼望去,至少有数以百计的商队正在赶往曲府,尤其是马车上系着红绳。
掌柜看的出来,顾锦年明显就是看不顺眼,想要过去说上两句。
此番历练,不仅仅是为了悟道,还有调查一下大夏境内的打算。
顾锦年朝着曲府方向走去。
“你个老东西,还在这里慢吞吞走着,快滚回去,在这里丢人现眼。”
民间疾苦,一切的根本,于王朝有关,于读书人有关。
“他们二人屡教不改,有时候直接将家中父老送入县衙,要让县衙来赡养。”
而对于当代读书人来说,他们已经越过了这个境界,不受到影响。
而踏入曲府后,来来往往的人更多了。
“请大人饶命啊,民妇只是一时有气,才会如此,请大人放心,民妇以后绝对不敢了。”
豫王。
“看在你们二人父亲面上,便饶你们二人死罪。”
顾锦年敢用德设立第一境,倘若他没有德,也不配读书,算是自毁前程。
这片区域,也是孔圣人证道之地。
可如若顾锦年成为大儒,可以彻底影响到整个大夏王朝,到时候大夏王朝所有读书人,无论是大儒还是凝气境的读书人,都必须要重修第一境。
所以他不希望顾锦年前往孔家,免得顾锦年又惹来一些麻烦。
“你为何打我妻子?”
踏入曲府。
孔心微微一笑。
顾锦年继续前行。
“诸位,此次顾锦年前来,还望诸位鼎力相助,无涯长老已经答应,只要孔家得到圣器,必会在古今册中,为诸位身后之人写上一笔。”
“关你屁事?闲的没事干?在这里装什么好人?”
这个月来,虽然抨击之声少了很多。
自然而然,对顾锦年满是尊重。
是一个中年男子,看起来还是个读书人,穿着衣袍,人模狗样,听到自己妻子被人打,瞬间火冒三丈。
去做一个了结。
什么叫做为天地立心?
这可是一件大好事啊,古今册留名,可提升国运,至于对他们而言,抨击顾锦年,算https://www.hetushu.com•com的了什么?
听到邀请,顾锦年也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他需要感悟,获得诸多感悟,才能去立言。
也看到有富商在酒楼当中,一掷千金。
地位越高,其实越能知道孔家有多可怕。
这还算好的,至少温饱二字,对于一个封建王朝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
一道尖声不由响起。
可以说每一次孔家家宴,光是贺礼都价值连城。
他倒不是觉得孔家做错了,一个家族要发展,他可以理解,也能接受。
如此,捕快立刻动身,而周围围观百姓,却一个个惊讶不已,他们没想到,顾锦年还真是一个大人物,这下子有乐子看了。
“大人饶命啊,大人,我们只是一时糊涂,一时糊涂。”
看到令牌,捕快虽然不知是真是假,但脸色还是立刻一变。
顾锦年凝视着这一切。
农妇躺在地上翻滚,痛的直流眼泪,半天说不上一句话来。
“恩。”
而今晚豫王于新楼设宴。
“我寻清风去,昔年化龙归。”
“下官孝县县令,见过大人。”
这跟封王没有任何区别。
两人依旧跪在地上哭喊不已,而他们的父亲,则来到顾锦年面前,也苦苦哀求,让顾锦年绕他们一命。
面对不少人的目光,顾锦年显得平静,来到一处铺子中,点了两个菜一壶黄酒,找了个位置落座下来。
“哪里有你这样的人啊,一口一口老东西,这是你爹,又不是你家奴隶。”
而今,大夏王朝又要征战北伐,目前还没有下达征税之事,不过这是早晚的事情。
并且这仅仅只是孔家一处地方,整个神洲大陆,孔家可是有不少分府的。
“官老爷,这个天杀的东西,欺负我一个弱女子啊。”
这些官差涌来,咋咋呼呼喊着。
啪。
有一个村庄,赡养不起老人,故而只要满了七十岁,便被子女送上山中,开始砌活死人墓,每天添加一块砖,直至七十天后,将墓堵死,然后放任不管。
而距离孔家家宴,还有最后十日。
那里是孔府。
城门之上。
扬手就是一耳光扇过去。
而这三天的时间,顾锦年也明白玲珑圣尺的作用。
“是的,顾锦年所作所为,令人发指,我等也是看不过眼。”
“见过世子殿下,在下鲁东人士,久仰世子殿下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宫内的佳酿,和王爷权贵府上的佳肴,基本上都是上等美酒,无论是口感还是味道,都不弱于前世佳酿。
“你打我?”
“尔等这般行为,往后一定会遭报应。”
起身后。
“有你什么事啊?乡下佬。”
等级划分十分森严。
而且没有人来查,因为谁都不敢得罪孔家。
横渠四句,并非是并列关系,而是连贯之言,只有为天地立了心,才可以为生民立命,再去继承圣人之学,最终利用这些学问去开创万世之太平盛景。
“客官,这事您别管,这家人就是这样的,而且还不止这家,您管不了,真管了,白挨一顿骂也就算了,回头这夫妻指不定心里有气,拿老人出气。”
咚。
然而,顾锦年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就在这里等官兵到来。
就因为这种事情,判斩立决,二人如何不慌?
顾锦年点了点头,随后给自己倒了杯酒,一口饮下。
老人沉默无言,只能低着头前行。
也因人心中的嫉妒。
圣罚消失,顾锦年也离开了城上,直接走出京都。
走在路上。
那些亲朋好友,则一个个将东西收起,有点不敢动弹了。
顾锦年开口。
这三天来,他逐渐感觉到圣罚即将要落下,即便是自己有玲珑圣尺也难以压制。
是的,各地县府的读书人,只要拥有功名,便可以免除粮税,这样一来,财富容易集中,甚至有些佃户为了省这笔税银,将名下的田交给读书人,读书人只需要抽成即可。
几人你一言我一句。
“我会通知刑部一声,直接审批。”
不过按照这个情况下去,一百年内,大夏王朝就会面临巨大的威胁。
“他若是赴宴,我等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下一刻,顾锦年朝着一旁的孩童,也是扬手一耳光。
今年并非是大宴,可因为今年的情况不同,这次家宴万众瞩目。
相对比三万读书人聚集京都,顾锦年重新定义儒道之境的事情才是天下读书人关心之事。
翌日。
整个曲府,其实完全可以改名孔府,原因无他,曲府境内,三分之一的良田,是直接属于孔家的,三分之一的良田,则是百姓挂在孔家的。
一路上,顾锦年见到了太多事情。
顾锦年开口,他有这个权力,当然这也只是吓唬他们二人。
“不会。”
他看到有百姓每日辛苦,只为几十枚铜钱。
是顾锦年的身影。
倘若不重修,那这辈子也别想更上一层楼,甚至还会跌落境界。
说错一句话,或者做错一件事情,都会被无限放大。
顾锦年再度拿出秦王令,随后瞥了一眼对方,随后如此问道。
“提升国运,祈祷风调和图书雨顺。”
他询问道。
“我等见过世子。”
毁誉参半,是最好的形容。
挨了一巴掌后,农妇吃痛不已,等回过神后,她瞬间眼红,失去理智。
待入住之后,顾锦年正打算休息一二时。
其根本原因,就是两个,大夏王朝的农业水平很差,权贵势力错综复杂,外加上大夏开国之后,也经历了几场战乱。
当下,顾锦年一脚踹飞农妇,直接踹的农妇倒退四五步,摔倒在地。
知圣立言,对于寻常读书人来说,或许不是什么大事,可顾锦年乃是儒道天骄,他的知圣立言,想来会很不一般。
必须要用平常心,就当出来游历一番,没必要强求。
顾锦年一脚踹在这男子身上,眼神当中满是厌恶,他这辈子最痛恨的便是这种不孝之人。
此时此刻。
他明白了一定的真谛。
但问题来了。
果然,这话一说,两人瞬间傻了。
倘若没有这二十多天的行万里路,顾锦年到不觉得什么,可如今一看,章府都有百姓吃不饱饭,可孔家一个家宴,就有这么多人前来送礼。
孔家儒生出现,为首是一位老儒,他面对顾锦年,恭敬一拜。
铺子掌柜立刻上前,拉着顾锦年道。
面对这些读书人,顾锦年回之以礼,而此时城门当中,走来数百人,身穿儒袍,为首之人,正是孔家儒生。
是太祖第九子,与永盛大帝关系不错,封地也是豫章一带。
自己重新定义儒道第一境后,玲珑圣尺也多了一种能力,可以凝聚德尺,倘若往后再遇到读书人,可以德尺削人才气,当然如果对方有德行,作用不大。
“世子殿下,此番孔家家宴,只怕有些麻烦,文景先生已经说过,替你前往家宴,世子殿下安心悟道即可,没必要奔赴宴会。”
顾锦年注视着对方。
顾锦年这招恩威并施,使得大夏京都不少官员不由称赞。
官道之上。
这种比较极端,但事实证明是存在的。
包括官员享用的良田,以及一些权贵的良田。
更绝了的是,身后的孩童,也跟着叫起来,显得凶神恶煞,看着都烦人。
等看到顾锦年后,眼中的愤怒不由少了一些,倒不是认识顾锦年,而是从顾锦年的气质与长相,心中还是有点意识。
农妇身旁还站着一名六七岁孩童,拿着一个木制玩具,白白胖胖,也跟着大喊老东西。
力度上要收敛了一些,毕竟是孩子。
刹那间,孩童哭了,捂着自己的脸,痛哭不已。
如此,所有人都期待着。
只不过,顾锦年最后一句话,却耐人寻味。
整个大夏京都安静下来了。
有声音响起,穿着蟒服,这是一位王爷,但并非是大夏的王爷。
顾锦年想要行万里路,悟知圣立言之道。
“不知大人是谁?下官有失远迎。”
如今老者给了一个台阶,顾锦年也便顺势开口。
毕竟是圣器,又不是什么寻常玩意。
正大门外,是一群德高望重的大儒,他们来到孔家后,有专门的人接待。
“谁在打架斗殴?”
“你嫁为人妇,却不尊重二老,张口闭口,没有丝毫敬语,言传身教之下,你自己看看你儿子是怎样的?”
京都也逐渐平静下来了。
这次出来悟道,顾锦年心里清楚,越是想着立言悟道,反而越有可能想不出一个之所以然。
翌日。
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袭来,抬头望去,东南方向紫气腾飞,虽然相隔几百里,可抬头看去,却能看到那非凡无比的紫气。
但多多少少也有一些。
而且抓了这两个人也没用,大夏王朝可没有养老院,这些老人只能忍气吞声。
此言一出,这夫妇二人瞬间脸色一变,想要狡辩,可顾锦年的声音却已经响起。
秦王令。
而如若自己成为了半圣,可涉及整个东荒,如若自己成为了圣人,整个天下都会因此受到影响。
骂声继续。
后者哭丧着脸,如此说道。
顾锦年走了一个时辰。
眼下,他更需要关心的则是立言。
二十里路。
“这还有没有王法?你街头随意殴人,今日你不给我们一个交代,就别想走。”
孔心显得无比平静。
顾锦年将这一路上所有看到和听到的,全部重新思考一番。
立什么言,顾锦年其实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此时此刻,周围人不由惊讶,紧接着心中大呼过瘾,但也不由为顾锦年感到担忧。
有什么办法?
一处山脉当中。
随后继续开口。
所以他会把这件事情解决干净。
顾锦年穿着一件素衣,不想太过于高调,但因为容貌和气质,也吸引了不少目光。
铺子内的顾锦年丢了一枚银子在桌上,二两左右,而后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街坊邻居皆可向县衙举报,由县衙审查,如若发现当真没有悔改,依法处置。”
顾锦年的立言,则是横渠四句。
距离孔家家宴,还有最后七天。
“世子不远千里而来,使我孔府蓬荜生辉啊。”
既然来了,也就无惧一切。
后者开口,有些愤怒的看向顾锦年。
“不孝?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和-图-书不孝。”
的确,大夏王朝官府处理事情的速度还是很快,不到半刻钟,就有一些官差快速走来,为首是一名捕快,其余都是衙役。
顾锦年所在的地方,距离曲府大约还剩下不到两千里路,以顾锦年的速度,完全赶得到。
孔心开口,对众人如此说道。
“敢问阁下,乃是世子殿下?”
有读书人上前,望着顾锦年,恭敬一拜。
掌柜端来小菜和黄酒过来。
这些日子,也见到了太多太多的是是非非。
很快。
两日后。
“有病。”
听到这话,为首的捕快不禁皱眉。
当然对比一些珍贵的美酒那就不一样。
可他需要发自内心去立言,得上苍感应,否则只是空喊几句口号没有任何作用。
外乡人懒得理会,他也只是看不过眼,说了一句,但让他在这里跟一个妇人纠缠,他还是不愿意。
“发生何事了?”
只是被人压下来了,如今见到顾锦年,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
顾锦年开口,前往孔家赴宴,他已经想好了。
“请大人恕罪,属下立刻通知县令。”
不过这个客人,不是孔家人,而是一些各地俊杰,想要来拜访顾锦年。
章府。
不过看到顾锦年后,这捕快也不敢嚣张。
到最后,顾锦年心中不由感慨。
顾锦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紧接着孔家老儒便在前方引路。
“公子快走,待会我跟官差解释,不然就麻烦了。”
“他既然说了,就一定会来。”
估计都是参加孔府家宴。
这种事情,他不可能坐视不管,至于掌柜几人所言也是实话。
街坊邻居最多只能说两句,总不可能把老人家接到自家来养吧?
“要早些入仕啊。”
到底有多苦,顾锦年没有见过。
“从今往后,如若你们二人不善待二老,数罪并罚,直接斩首示众。”
“听说老李的媳妇,都快八十,经常被她儿媳打,真是可怜啊。”
“尔等手持农具,也是一群争强好斗之人,自行去牢中悔过。”
待解决完这件事情后,他并无逗留,只是再三告知,他还会再来,如若再来,发现有任何问题,绝不会轻饶。
顾锦年又品了一口黄酒,心中如此想到。
而随着顾锦年离开后。
他要赴宴。
两人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既然屡教不改,那就不需要他们二人去改了。”
顾锦年在山林间思索圣人之道。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不过这些事情,顾锦年并不是特别关心。
一位位孔家儒生走出,去迎接好友,这还没有到家宴之日,孔家便显得无比热闹。
人不多,七八个,飞快跑来。
这让顾锦年有些好奇。
不,至少异姓王每年也要上交部分粮税,但曲府不需要。
护送顾锦年入城。
并且,随着自己的儒道境界越强,影响就越大,重新定义儒道境界,对于后世读书人来说,他们要以德凝气。
“诸位客气了。”
可大部分的声音的的确确消失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顾锦年答应赴宴,喧哗之声确实少了很多。
有不孝子,有谋财害命,有官官相护,有欺压百姓,甚至为了一份差事,被同僚毒害,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贫穷导致。
他开口,道下自己的心意,紧接着运转道法,御风而去。
如此。
算是无声的巴掌,狠狠打在天下读书人脸上。
谁都知道,孔家家宴,必然是一场鸿门宴,顾锦年过去,只怕讨不到好。
“这是秦王令。”
否则,就是空喊口号罢了。
但世人更加知道的是,顾锦年可不是那种软柿子,任人拿捏。
马太效应。
“阁下,这人是你伤的吗?”
一路上,许多目光投来,看着顾锦年,有敬佩的目光,也有惊讶的目光,但很大部分带着少许些冷意或者不屑。
为民伸冤,这一点是无数读书人都想做的。
“此番赴宴,我心意已决,杨大人的好意,本世子心领了。”
“大人,我这儿虽有些不孝,但终究还是赡养老朽,还请大人饶他们一命啊。”
民间苦。
中产阶级几乎很少,而且成为富人阶级都有一个共同点。
“下官也是无奈啊。”
说完此话,顾锦年抬头望了一眼天穹之上的圣罚。
不仅仅如此,前面一直低头走的老人,看到这事,也不由缓缓走来,拉着顾锦年出声。
掌柜好心,提醒顾锦年离开。
顾锦年来到一县,县内三千户,人口不算多,北靠群山。
“孔心长老,此番孔家家宴,顾锦年会不会不来?”
一辆辆马车朝着曲府赶去,马车之上皆是珍品。
一个个大箱子堆积如山,不用猜都能知道,不是黄金就是白银。
同时望着这县令继续开口道。
此言,震古烁今,可力压一切,使自己超脱在上。
曲府外,早已经人山人海,甚至还有不少各地读书人,他们聚集此地,虽然知道参加不了孔府家宴,但也愿意来曲府一趟,看一看这盛况。
众人纷纷开口,听到可以在古今册留名,一个个兴奋不已。
此时。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