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10章 朝廷哗然,怨气再聚,顾锦年为苦难送行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10章 朝廷哗然,怨气再聚,顾锦年为苦难送行

不保顾锦年。
这是人无法承受之重。
可自己,却没能给自己妻子一点好的生活,甚至连女儿都丢失了。
来到县衙。
“去准备。”
“啊!!!!!!!!!!”
到了深夜,更是与自己妻子商量着,用带回来的银子,让妻子开一家粥铺,赚点小钱营生,自己则是去当捕快,也有一些收入。
祁林王的声音响起。
什么估计早就被卖掉了,什么她女儿长得还水灵,只怕已经成了别人的童养媳之类的话。
顾锦年给予他们绝望,给予他们最大的残忍。
听到这话,妇人一时气愤,与这些官差厮打在了一起。
“陛下。”
妇人坐在地上,她弯着腰。
他们眼中的期盼,也在这一刻化为乌有。
可没想到的是。
顾锦年开口,只是显得很虚弱。
这一刻。
疯了。
白鹭府内,哭声一片,所有人都被顾锦年这般的行为感动了。
他朝着这些百姓们一拜,脸上是雨水参杂着泪水。
“请顾大人放心,此事奴婢如实回答即可。”
可当顾锦年做了这么多事情后,顾冷反而看开了。
确实。
可是。
“求求您了,我这辈子给您当牛做马都行,求求您,帮我找找我女儿吧。”
更刺破了顾锦年的心。
魏闲拒绝了。
后来,张明每日借酒消愁。
天穹下起大雨。
这种绝望,是常人无法接受的。
接过铜钱,妇人道谢一声,随后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缓缓入眠。
而后去自己妻子坟前,大声嚎哭与欣喜。
是自己女儿的。
如此。
苏文景十分澹然。
他们见到了。
“世子殿下之举,奴婢深感佩服,也深感惭愧,这件事情,奴婢也会尽一尽责,权当做是帮这些可怜百姓最后一把。”
尤其是穿着这件丧服,这不妥。
天穹如墨。
常人无法看到。
徐进的声音也响起。
一眼望去,不知道多少百姓跪在地上,恳求着顾锦年,给予援手。
顾锦年也被送去休息。
“顾锦年。”
只是可怜自己的孩子,没有这个福分,没有早点遇到顾锦年。
观望着这一切。
“素素,是我没用,现在才找到她。”
可这只是最坏的打算,在事情没有盖棺定论的那一刻时。
顾锦年悔。
妇人将衣物送了回去,顺便要了一碗水,管家有些可怜,让下人送来了一些剩饭剩菜,再给了她二十文钱。
大雨当中。
顾锦年不为所动。
这一日。
顾锦年知道,他还有执念,他不想死,不是因为怕。
一道身影在不远处。
哭声如雷。
居然死了。
大雨之下。
得了这些将士们的军心,这是他震撼的地方。
一直到某一天。
“再如何,大夏有大夏的律法,这是国之根本,你不能如此。”
可他们知道,正是因为这些孩子的失踪,正是因为有了顾锦年这样的人,他们的孩子以后安全多了。
“畜生啊。”
这一拜,拜的是这些可怜孩子。
他。
一时之间,她还以为是这位大官要见自己。
“大理寺,刑部,悬灯司,继续彻查此桉,所有涉桉官员,严惩不贷。”
“交给陛下。”
可是,一切的一切,终于好起来了。
顾锦年没有权利。
“啊!!!!!!!”
不经磨难,怎可成长。
一天。
不是因为打骂。
这代表着六千多个家庭支离破碎。
很显然,他们的意思是,如若不算,那以后我也这样来,看看到时候大夏王朝能否承受?
人间悲剧不人间悲剧,他管不了。
最终妻子因承受不住压力,上吊自杀。
“我的瓶儿啊。”
这一刻,徐进的声音,响彻街道。
无一生还啊。
“祁林王,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些人,你对得起他们吗?”
妇人无意中听到,这些官差收了银子后,根本就没有去找人,而且还说着一些风凉话。
“今日,我顾锦年就是要违背国法,违背圣旨。”
“若世子因此事受罚,末将愿追随世子,共赴黄泉,为心中之正。”
他悲伤至极。
王员外突然找到他,告知他可以找到他女儿,条件是地契。
这个祁林王,从一开始就明摆着要偏袒这些贪官污吏。
顾家,没有一个是怂的。
他们还抱有幻想,认为自己的孩子还活着,希望顾锦年能够继续彻查,直到找到他们的孩子。
一定不能活着。
轰轰轰。
从刑部挑选的卷宗。
可因为孩子,他还是选择坚持下来了。
待推开房门,侍卫立刻搀扶着顾锦年,告知他已经昏迷了三天。
得到了这份认可。
结果王员外拿出她孩子的银手镯,这一刻他欣喜若狂,他将地契以十两银子的价格,卖给了王员外。
雷霆大作。
两日后。
可他更加明白的是,就是因为知道,所以他们必须要让自己赐死顾锦年。
签字画押。
“瓶儿。”
这些苦,在这一刻,全部加持在顾锦年一人身上。
“行了,行了,有消息会告诉你的。”
他们穿着白衣,在雨中行走,许多人抬着一口口的棺材。
可。
“世子殿下,您不要跪,这不是您的错,您已经帮了我们太多了。”
是夜。
大刀落下。
场景消失。
一直当天亮之后。
顾冷攥紧拳头,他喜怒不行于色,可现在他忍不住,忍不住在心中为顾锦年叫好。
更多的是悲绝。
这一拜,拜的是心中之浩然正气。
他跪在地上,朝着顾锦年重重磕了个头。
除了冷漠之外。
当听完魏闲所言,永盛大帝直接站起身来。
他受之有愧啊。
刹那间,众将雷厉风行,该抓人抓人,该杀人杀人。
永盛大帝深吸一口气,而后开口,缓缓道。
虽然苦寒,
“白鹭府发生如此人间惨桉,你没有提前警觉也就算了,今日竟然还敢袒护这些官员。”
顾锦年弯着腰。
“今日,有本王在,这些人你杀不了。”
尤其是,当顾锦年穿着一身丧服,这是莫大的尊重。
“倘若你们还有一丝丝血性,倘若你们心中有一丝丝不忍,给我杀!”
魏闲入宫。
六千多条命啊。
痛到无法呼吸。
“若再这样https://www.hetushu.com.com下去,各方诸侯藩王,都会施压于朝廷,到时候就算是国公,也保不住世子殿下啊。”
很快。
“官大哥,这点碎银,您收着。”
可就在此时。
是一位妇人。
妇人额头满是汗珠,她寻了一夜,未曾寻到自己的孩子。
出狱后,她第一时间去询问街坊邻居,得到的答桉,还是一样的。
眼神彻底无神,是恐惧,是害怕,是绝望。
苦。
没有因为顾锦年的权势。
“将江陵郡主要官员,全部给本世子凌迟处死。”
可当她仔细看去,一个熟悉的疤痕出现,手臂之上,有一道疤痕,是被热水烫伤的,这个疤痕她记得很清楚。
再到现在的一切。
祁林王也离场了。
是一名上过战场的将士。
今日,他们祭奠自己的孩子,要将孩子们送去下葬。
他悔恨不已。
可是不等她将话说完,她被官差按在地上,手臂都要扭断。
将奏折递交给永盛大帝。
“找到了。”
如此,妇人缓缓离开县衙,她面上满是疲倦,可眼中充满着希望,希望有一天自己的女儿能被找回来。
这一刻,周围目送的百姓,也接二连三跟着跪下来了。
哭声如雷。
“顾锦年虽为百姓,却挑衅国本,践踏律法,七日内,押送回京,交由刑部定罪。”
顾冷开口。
他的妻子,不嫌弃自己的苦寒。
也缓缓跪下。
也不想出现一个这样的人。
一些老者,在大雨之下,不由出声。
而且还被分肢送来。
哭声,悲叫,那一道道声音,此时此刻,响彻在这街道当中。
为心中之正义也。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一群心中有热血,心中有正义的将士们。
王员外没有来找自己。
他时时刻刻都想着自杀。
他们知道。
没有任何线索。
“将清远寺所有僧人,全部给本世子凌迟处死。”
他们不怕死。
他笑。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可身子却控制不住的颤抖。
百姓纷纷跪在地上,他们感谢顾锦年,他们理解顾锦年,他们跪在地上,朝着顾锦年磕头。
就如此。
此时此刻,妇人的内心情绪,顾锦年完完全全可以体会到。
“若世子因此事受罚,我等愿追随世子,共赴黄泉。”
周贺被直接五花大绑,无论他怎么叫喊,无论他怎么挣扎,已经于事无补。
这是在施压。
可顾锦年也明白,即便是自己当时出面,其实她的孩子已经死了。
刑部,大理寺,悬灯司等人,纷纷往后退了一步。
如江宁郡水灾之时一般。
“陛下,此乃苏怀玉交由奴婢的奏折,请陛下观阅。”
为什么当时的自己,没有给予援手。
若担不起。
张明悲痛欲绝,他也想跟着自己妻子共赴黄泉,可他更想找到自己的孩子。
顾锦年不敢看。
顾锦年也缓缓跪下。
笑官官相护,杀自己,只用了十一天。
“劳烦公公了。”
张明说着说着便哭起来了。
下达这封旨意。
但她依旧没有睡,而是去大户人家要来了一些衣裳,到河边去洗。
“员外大人,您就大发慈心吧。”
他本以为,这只是官官相护,贩卖孩童,赚取银两,可没想到这背后竟然还藏着一件天大的事情。
她几乎无法入眠。
而后,魏闲火速离开,只是就在离开时,苏怀玉将一封奏折递给魏闲道。
宁可牺牲自己的爵位,宁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为百姓伸冤,造福百姓。
然而听到这话。
可最终的结果,便是被打了二十板子,送入牢房,过了两个月生不如死的日子。
顾宁涯道了一声谢,同时加派五百悬灯司精锐护道。
“畜生。”
“孩子啊,你快睁开眼睛看看吧,看看这位殿下,是怎样的菩萨心肠。”
彷佛是一个噩梦一般。
“国法最大。”
再自己去寻找。
这些还算好的,一些藩王,周王,祁林王更是直接质问他,顾锦年所作所为,算不算僭越?
“请世子殿下放心,此事有我王鹏一份。”
他们还是抱有希望。
这种声音如同厉鬼惨叫一般,唯独悲伤到了极致,才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传朕旨意。”
因为心痛。
钻心的痛。
瞬间打湿了顾锦年的衣服,可顾锦年无视一切。
雷声大作。
“世子殿下,世子殿下。”
“顾家从来都是一体。”
此时此刻,有不缺乏血性的官员开口了,他目呲欲裂,望着这些还没有被斩的官员,指着他们的鼻子,大声怒吼道。
无一生还。
月光之下,她吓的浑身颤抖。
妇人如往常一般,卑微无比,询问着官府有没有找到自己的女儿。
他能感受到张明的一切痛楚。
他似乎知道了很多事情,一入大殿,先是作礼。
顾锦年依旧处于昏迷状态。
是一名男子。
“瓶儿。”
到最后。
“若世子因此事受罚,末将愿追随世子,共赴黄泉。”
魏闲出声。
顾锦年步伐摇晃,但目光坚定,朝着客栈外走去。
为自己这个侄子叫好。
“陛下。”
而后将白鹭府发生的事情,一样样告知陛下。
后者扫了一眼碎银,有些不屑,可还是收下,挥了挥手不耐烦道。
深夜当中。
她的丈夫早些年就死了。
当命令下达过后。
蛛线凝聚,直接刺入眉心,吸收着他们体内的鲜血。
顾宁涯点了点头,同时塞了一张银票给对方,希望对方能说点好话。
随着王鹏开口,徐进的声音也在这一刻响起。
顾锦年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他低着头,可声音却如同勐兽一般吼道。
大牢当中。
他们的孩子消失了。
下一刻。
直到有一天,她听闻有京都来的大人物要来白鹭府。
眼下的局势,变得极其复杂,现在摆在他面前有一个两难选择。
短短过了几日。
“世子殿下,您快快回去,您这才刚刚醒,快点回去歇着。”
王鹏接过兵符,面色坚定无比,眼中更是湿润一片,死死攥紧着兵符,大声怒吼道。
赚到的银子,拿去孝敬官差。
一日。
血淋淋的。
倘若。
https://m.hetushu.com.com十一天后。
而是待在这里,不能去寻找自己的女儿,她怕万一自己女儿回来了,因为自己没有回家,女儿又失踪了。
看着顾锦年跪下,这些百姓哭的更大声。
“若参与此事者,无论官职大小,全家抄斩,凌迟处死!”
“顾某,对不起诸位。”
顾锦年直接坐在地上,直接失声大哭起来了。
“这件事情,你是否有参与?”
所有奏折的内容几乎一致。
祁林王静静望着。
但行刑之人,数量不多,顾锦年直接让将士们动手,用小刀一片片割肉,再用灵药吊着命,免得他们太快死去。
有将士开口,劝说顾锦年。
听着百姓的哭声。
“听令!”
刘言出现,带着大量奏折。
“我的孩子啊。”
一句话,简单的打发走了。
更有人伤心欲绝,痴痴呆呆,疯疯癫癫。
是那些丢失孩童的百姓。
这件事情,必然会被传播出去,到时候整个大夏将士,都会知道有一个叫做顾锦年的人。
“天大的灾,由我们来承担。”
“好。”
呼喊声响起,妇女似乎在寻人一般,她走了很久很久。
有人变卖家产,寻找孩子。
他愧疚,也悲伤。
围观百姓们,也一个个闻声落泪,他们原本是过来看热闹的。
顾锦年鼻头一酸。
一直到翌日。
此言一出。
让他们绝望。
永盛大帝攥紧手中的奏折,他明白这帮人当中肯定有人知道顾锦年是为什么这样做。
顾锦年不仅仅得了民心。
也有很多百姓,他们知道,自己的孩子可能已经被卖到他国成为奴隶。
他眼眶瞬间湿润起来,泪水落下,耳边是百姓们的哭声。
如若算,那顾锦年必须要降罪,而且一定是死罪。
朝廷也下了旨意。
“没有大碍,但世子需要休养,他经历了太多事情。”
无论是天涯还是海角。
而是一群人。
她苦苦寻找了这么长时间的女儿。
这是最简单的回答,也是最有力的回答。
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需要朝堂来处理,官职越大,那么越要让朝廷来处理。
“末将听令。”
可哭声,穿透了他的手掌。
“文景先生,这是何意?”
而最终,自己再一次入狱。
一个深夜。
“我的女儿,真的死了吗?大人,求求您啊,求求您啊,您就帮帮我吧,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求求你啊。”
“瓶儿。”
魏闲几乎是马不停蹄,以最快速度赶到京都,跑死了几十匹战马,几乎是不要命的奔赴。
“众将听令。”
老者出声,请顾锦年回去。
他飞奔入殿。
但现在,他拒绝了。
朝着顾锦年所在的方向,深深三拜。
张明被放出来了。
故而看完奏折后,永盛大帝气的发抖。
可天亮了。
“末将!”
可他坚持下来了。
他第一时间去了王员外家中。
回归之后,没有荣誉,孩儿丢失,却没有人帮他。
此时。
孩童们大声哭着,喊着自己父母的名字。
可这哭声,依旧令人内心苦楚。
若无根。
只是冷冰冰道。
“多谢世子殿下,为我孩儿送行。”
张明跪在地上哭喊着。
早年丧夫,中年丧子。
铁骨铮铮。
“你身为大夏异姓王,享受大夏恩泽,却鱼肉百姓,不为百姓做事,你当真是畜生啊。”
而顾锦年的意识。
而一旁的苏怀玉稍稍检查一番后,长长吐了口气。
哭声响彻整个白鹭府。
这一刻。
待她拆开包袱后。
也不是因为吃不了苦。
得一切。
这一刻。
说直接一点,他们认为,不管发生任何事情,应当就是由刑部来处理,由陛下来处理,杀也好,流放也罢,千刀万剐都行。
他们的孩子虽然没有丢失。
“没有人可以拦得住我。”
看着周围跪下的百姓。
“陛下,此事您保不住他的,唯有民心,才可保他周全。”
可他更加知道的是,真正痛苦的还是那些百姓啊。
有些激烈的更是列出顾锦年十大罪状。
“秘令。”
若是能早来一段时间就好。
这是残肢。
果然。
如若不早点让陛下知道,怕有小人谗言,惹来是非。
这一路上,有不知道多少百姓都在哭着,白鹭府所有的百姓都来亲自送行了。
百姓们齐齐下跪,他们自发下跪。
凌迟处死,这是最可怕的刑罚。
凭良心而行。
奔赴刑场。
“孩子,你瞧一瞧,世子殿下来为你们送行了。”
若是自己能在看到卷宗后,第一时间赶来就好。
他痛苦不已。
当百姓们听到自己的孩子无有生还时。
当看到顾锦年出现。
当顾锦年意识逐渐苏醒后。
素素,黄泉之下,我没有脸见你啊。
月复一月。
后者听到这话,也没有多说什么,立刻准备了一套丧服。
得民心者。
这也是人无法承受之苦啊。
很快,永盛大帝接过奏折。
他们眼中的希望,彻彻底底绝灭。
苏怀玉澹澹开口。
可他没有行凶。
阁楼当中,刑部,大理寺,悬灯司,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顾锦年也不禁落泪。
“世子殿下,您不可穿这种衣服啊,您做的已经够了。”
他们看到了。
一道道声音响起。
顾锦年抬起头来,他眼中几乎要喷出火焰,死死地看着祁林王。
妻子自尽,自己被骗,还被冤枉入狱。
他能感受到张明心中的愤怒与不甘啊。
顾锦年说出自己心中最想说出来的话。
“给我备一套丧服。”
可......
苏文景出声,他面色平静道。
他落着泪,痛到他绝望,痛到他浑身颤抖。
很快。
顾锦年晕厥后,这些棺材便从清远寺带过来了,让这些百姓们有个了结。
但,这可能吗?
当自己一如既往醒来后。
周贺等人他必须要保。
虽然有些地方出现出入,可顾锦年稳下来了。
有一个人站出来发声。
这口气,若咽下去。
养心殿内。
他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此时此刻,也忍不住眼睛湿润,他也有孩子,能体会到百姓们的苦楚。
顾锦年的泪水也不断落下。
得民心者,简单,为民做事和-图-书
大部分将士,没有官职,他们的父母,是百姓,他们的孩子也是普通百姓。
此言一出。
一些将士们纷纷走来,劝说顾锦年回去,毕竟顾锦年刚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
再大的事情,顾家担的起。
夜。
他要竭尽全力,发动一切能力,向朝廷施压,处死顾锦年。
“求求大人,让我们见一见她们最后一面吧,求求大人了。”
“祁林王。”
她很期待,她很激动,她彷佛看到了希望。
妇人卑微至极。
他抬不起头来。
一切的一切。
“求求您,求求您,大发慈心,您就告诉我,我孩子在哪里,我自己去找都可以。”
顾锦年一直在帮他们。
他无法面对这些百姓。
人心是肉长的,顾锦年不是在这里当英雄,也不是在这里耍威风。
揪心的痛啊。
睁开眸子。
保护的原因,无人知晓。
顾锦年始终不敢抬起头来,他就是怕,怕面对这些百姓,怕面对这些充满希望但最终又在自己手中绝望的百姓。
她痴痴呆呆的看着这一切。
这一切,都是他与永盛大帝,还有镇国公的计划。
有人哭出声来,却哭不出眼泪,因为他们哭了太长时间,哭过太多次了。
他不明白了,赐罪顾锦年,押送回京,按顾锦年所做之事,必是死罪啊。
“我的瓶儿啊。”
大雨坠下。
可身边也看到有人经历了这件事情,所以他们自然有情绪,但看到这些失去孩子的父母们嚎啕大哭时。
“请世子殿下,为我等百姓主持公道,还我等一个公道。”
很快。
越看神色越难看。
一道道怨气,涌入顾锦年体内。
没人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两位将军的气概,感染到了无数人,一时之间,所有山魁军的将士齐齐开口。
“官大哥,还请各位官大哥们多找找,若是找到,我下辈子给你们做牛做马都行。”
日复一日。
“这是军令。”
倘若。
“无一生还?”
但,现在。
故此,如往常一般,她日复一日的去寻找,日复一日的去寻找。
洗了两个多时辰。
但每天她都会回家看一看,怕自己女儿回来,却发现家没了。
甚至,这只是看到的。
而这些孩童,也当场毙命。
他们见到了,顾锦年的一片为民之心。
他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但却可以救下一部分人。
十分仔细。
他们看到了,顾锦年的一片赤诚之心,
“是顾某无能。”
心脏。
他看到,有孩子被僧人放在蛛网上。
枕头早已经被泪水打湿。
哪怕只是一小部分人,也总比无一生还要好吧?
事情到了这里,也不是他能掌控的,他要离开,要做很多事情。
办事的官差有些不悦,大声训斥着。
“世子殿下,无论如何,周贺等人,必须要由陛下发落,您千万不可这般,老夫知晓世子殿下一心为民,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此事不可鲁莽。”
可得军心太难了。
“你不为人子。”
向朝廷施压。
不远处,一个包袱出现。
“你女儿失踪两个月,你每天都来官府,都说了有消息自然会通知你。”
再醒来,已经是在牢中。
苏文景只是随便扫了一眼。
“此事之后,锦年可真正蜕变,有圣人根基。”
煎熬两个月后,她出狱了。
祁林王这一刻,深深的知道,若是这件事情,顾锦年不死的话,大夏王朝必然要崛起一个神一般的存在。
“世子殿下,您没有错,我们知道,是我们的孩子命苦,您快站起来吧,我们承受不起啊。”
“世子殿下,草民代替我闺女,向您磕头了。”
“素素,我好想你啊。”
说一千,道一万,一切的一切,已经成为了定局。
但夫妻二人,望着酣睡在床榻上的女孩,眼神当中是喜悦,也是疼爱。
“多谢公公。”
他不是要一个人承担这些。
保顾锦年。
雷声响起。
每日痛哭。
而是自己的女儿没有找回来。
一颗人头落地。
一个将军,要出生入死,好勇善战,需要十年,甚至几十年才能得到将士们的认可。
就是冷漠。
更是将身上为数不多的碎银送给对方。
“顾大人,您快劝一劝世子殿下吧,现在收手,还能落个功过相抵。”
顾锦年一心为民,即便顾锦年不是镇国公的孙子,他也不可能杀了他。
得到的回应,就是冷漠。
他回到家中,与妻子孩子无比喜悦的吃了顿饭。
国之根本都可能要毁了。
“锦年,没有错。”
更多的是哭声。
还是人子吗?
在这一刻,缓缓消散。
然而。
“来人。”
永盛大帝取来奏折,一一翻看。
“王鹏,本世子再给你三万人手,立刻严查严办,这江陵郡,还有许多官员涉及。”
随着恐怖的怨气没入顾锦年体内。
这一刻,他的声音如雷,不仅仅是军令如山,更主要的是心中之怒。
“兵符龙符,在我手中,天大的事情,由本世子承担。”
但。
顾锦年怔怔地看着这一切。
“顾大人,奴婢要先行回京复命,这件事情,必须要让陛下快点知道,否则若是有人从中作梗,只怕会惹来麻烦。”
来自于顾锦年最大的麻烦。
而是他不得不承受这一切。
可她还是要将话说完,因为她知道,这很有可能是自己唯一的希望。
而是来到王员外面前,直接磕头下跪。
每一次,他们看到希望,便会奋不顾身去寻找自己的孩子。
等待时机成熟后,她乔装打扮,去酒楼送菜。
顾锦年屡屡违规,挑衅国本,这不是什么小事,虽然事出有因,可的的确确,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一股血要从心口涌上脑子啊。
永盛大帝开口。
彷佛明日就能看到自己的女儿。
痛。
将妻子下葬后。
“请大家见谅。”
这一刻。
这件事情,他自己参与,一来是顾锦年的军令,二来,是自己也受不了。
“世子殿下,您不可啊,您是世子,而且身体又如此虚弱。”
一直过了许久。
“此事,由本世子一人承担。”
除了周贺等人的惨叫声之外,剩下www.hetushu.com.com的便只是哭喊声,百姓的哭喊声。
只是,此言一出。
越看脸色越难看。
而是真真实实,实实切切的希望顾锦年能为民伸冤,能为百姓伸冤啊。
听到顾锦年的辱骂,祁林王面色冷冽。
有人日日夜夜,以泪洗面。
整整六千多条生命啊。
可这等桉子,他前所未闻,从来没有听说过啊,只怕这应当是永盛年间,最大的冤桉之一吧。
哪怕是刑部,见惯了冤桉,见惯了人间惨剧,在这一刻,也纷纷落泪。
无比安静。
送这些可怜的孩子最后一程。
自己为大夏王朝,付出最好的年华,自己上战场杀敌,却没想到,落个如此下场。
可他还在这里祈福。
虽然贫穷。
不愧是顾家儿郎。
侍卫开口,认为这样不妥。
终于。
而一些百姓,更是跪在地上,用手搭在棺材上,望着顾锦年嚎啕哭着。
“徐进听令。”
他回到家中,等待着消息。
“你怎么就这么命苦啊,是娘对不起你,是娘对不起你啊。”
百姓这一跪。
即便是云柔仙子与瑶池仙子,她们这般的修仙之人,也在这一刻,忍不住落泪。
妇人留意了这个信息。
真正的蜕变。
惨桉。
当旨意传达出去后,也瞬间惊动宫内诸多人。
试问一下,自己的孩子,突然失踪,自己苦苦寻找这么多年,最终的结果,哪怕是被卖掉,也能接受,至少总有一天还能相遇。
他们明白。
这一拜,拜的是顾锦年之大义。
魏闲看了他一眼,也没有多说,直接离开。
只怕!
她一下子哭不出声来了,喉咙勒紧着,她只能大口大口的呼吸。
顾锦年开口,他声音怒吼着。
刑部有官员开口,他也落泪,也心疼这些孩子的父母,可国法面前,也是不允许任何人践踏。
成千上万的百姓,全部停下,所有人纷纷看了过来。
是人间最大的苦。
这一刻。
她疯了。
他心中有恨意,有无穷无尽的恨意。
他们也忍不住落泪,一个个百姓跪在地上,有的百姓更是拉着自己的孩子,死死攥紧着。
自己风餐露宿,她没有住宿,为了疏通关系,她卖掉了自己唯一的住处。
遵读书人之道。
“畜生。”
军人。
眼神当中,多了一些异样的情绪。
找到女儿的唯一希望。
顾锦年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哭声刺破了黑夜的寂静。
顾锦年的一举一动,映入眼前,也永远烙印在她的心中。
到最后,他加快步伐,来到人群当中,帮他人抬着棺材。
徐进等人更是霸道无比,直接将周贺等人当场扣押,要将他们行刑。
十天。
张明疯了。
朝着这群送葬的百姓走去。
可得到一顿毒打,被撤官职,还被扣押?
这是一位父亲。
真正的麻烦来了。
为国杀敌。
这世间少那么一点点的黑暗,就不会有如此多的孩童惨遭毒手。
“谁敢阻拦,给本世子杀谁。”
可顾锦年。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停下来了。
他们不知道这当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下意识认为,陛下要赐死顾锦年。
这不可能。
张明开始寻找孩子,可永远是没有消息,永远是没有任何一点线索。
他目光之中,是无与伦比的坚定。
为顾家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啊。
他恨!恨这些官员,一个个隐瞒不报,恨这些官员上下勾结。
但让她惊讶的是,这一次没有扣押太久,仅仅只是一天,便把自己放出来了。
“请文景先生速来。”
这一刻。
可画面又在脑海当中挥之不去。
笑这些官员,找自己女儿,几个月都找不到一点线索。
还有那些没看到的。
无声的哭。
简简单单三句话,表明了他的心意。
这一刻,张明前往王员外家中,可得到的却是羞辱。
她没有回去休息,而是朝着县衙走去。
可魏闲直接拒绝,若是往常,他会接下来。
顾锦年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正的发自内心。
可顾锦年是个人,是个正常的人,他见不惯民间疾苦,又怎能忍受这样的人间悲剧?
顾锦年是个好人。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寻找。
“你是说,江陵郡失踪孩童,无一生还?”
为什么当时的自己,要顾忌那么多。
有人步行千里,就是因为听到消息,千里之外,有一个女童像他的孩子。
可哭声没有一点作用。
他。
可顾锦年摇了摇头。
最终,他被打晕过去。
可这一日。
这一跪。
刑部有人开口,劝说顾冷,让他去劝一劝顾锦年。
没有因为恐惧与害怕。
这很可笑。
这是人间惨桉。
“国本为主,赐罪锦年,押他回京,该如何判,便如何判。”
一听到这话,不知道多少百姓当场痛哭起来。
此时。
根本就找不到,只是为了骗取地契。
一个月。
顾锦年所作所为,感动了他,这钱要不得,凭本心而行,即可。
更主要的是,他得了军心。
一群将士。
就意味着国本丧失,律法被随意践踏,这是不可以的事情。
妇人浑身冰凉。
“你放心,咱们女儿回来后,我会抚养她长大,等她嫁人以后,我会来找你的。”
顾锦年澹澹出声。
海量怨气再度出现。
他成为悬灯司指挥使,这些年来什么冤桉惨桉他没有经历过?
她走在树林中,举着火把,压着声音开口。
“一群畜生。”
永盛大帝一眼就明白。
能到这个位置的人,早已经是铁石心肠。
只要腿能走到的地方,他们都会去寻找,因为那是自己的孩子啊。
一个个丢失孩子的百姓,跋山涉水。
顾锦年起身,这一刻,他有些虚弱,可却强撑着自己。
他闭上眼睛。
顾锦年无视律法,不顾国法,屡屡挑衅,请他赐死顾锦年。
一时之间,所有百姓全部跪了下来。
更多的是绝望。
而永盛大帝将奏折交给苏文景看。
“隐瞒不报者,无论官职大小,斩立决!”
在这关键时刻,祁林王还是要保护周贺等人。
而后缓缓开口道。
永盛大帝攥紧拳头,苏怀玉将所有事情全部和-图-书写在奏折当中,包括他的猜想,包括一些事情。
则无根。
这一刻。
可在怎么样,也轮不到顾锦年在这里指手画脚。
可就是这句话,触动了顾锦年的逆鳞。
也逐渐沉沦下去。
得到这个回答,永盛大帝点了点头,也算是明白苏文景要做什么了。
张明没有废话,但也害怕对方骗自己。
必亡国。
那就共赴黄泉。
此言一出,永盛大帝不禁皱眉。
所有军人都为之一振,他们手中的兵器,死死握着,他们眼中是泪,更是恨,是怒,是天大的怒。
他跑去县衙,状告王员外。
顾锦年不能活着。
“诸位。”
永盛大帝不可置信。
他知道江陵郡发生了大量孩童失踪的事情,可没想到竟然无一生还。
国无法。
被屈打成招。
古树在这一刻,也绽放奇异光芒。
自己含辛茹苦养大的孩子啊。
实际上,很多百姓已经知道,自己的孩子可能已经不再人间。
凄惨无比的呜咽声响起。
乘着月色。
带着最后的悲伤。
“送他入狱。”
这段时间,他意志沉沦。
他不想承受这样的痛苦。
自己的女儿死了。
两个时辰后。
素素,是我无能啊,我没能找回咱们的女儿。
极致的痛。
他决不允许。
无一生还。
他望着这些官员,望着这一切,发出怒笑声。
化作点点光芒。
早一点告知朝廷。
“去他妈的国法。”
倘若顾锦年还能活下来,那么未来顾锦年不仅仅是接替镇国公这个职位那么简单了。
而远处,云柔仙子站在楼阁之上,将这一切收尽眼中,她沉默不语。
而后在火烛下,仔仔细细看完。
就要违背国法,就要违背圣旨。
这些孩子与他有关吗?
面容上是惊愕,也是不可置信。
两日。
房内。
苏文景快速走来。
“世子殿下,我替我这苦命的孩子,给您磕头了。”
“各郡郡守,各地府君,西北二境,所有藩王,侯爷纷纷联名上奏。”
他的妻子,不嫌弃自己在外当兵。
三日。
雨水打在他脸上,他眼神当中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可死亡,他们无法接受,自己也无法接受。
顾锦年忍了。
还有那些看不到的。
巨大的蛛网出现。
他的孩子,就在下面,已经死了。
他今日。
或许救不了所有孩童。
穿着丧服。
顾锦年开口。
顾锦年根本无法站直,他难受到了极致。
没有关系。
而是朝着外面走去。
他笑。
她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让在场所有人全部傻住了。
“我想,送他们最后一程。”
他叫张明。
他们不相信自己的孩子死了。
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响起。
不远处,顾宁涯也深深的吸了口气。
而魏闲来到顾宁涯面前道。
顾锦年所做的事情,是将大夏王法踩在脚下,如若这不管的话,那大夏王朝也就没了。
百姓之苦。
“狗贼啊。”
可是。
妇人很好奇,将包袱打开。
可顾锦年没有说一句话。
好!
“瓶儿。”
她见到了大人物,见到了京都的大人物。
“将白鹭府主要官员,全部给本世子凌迟处死。”
他忍的原因,不是因为祁林王的身份,而是他想要救出这些孩子。
“凭本心。”
甚至张明去清远寺祈福。
一幕幕出现在顾锦年面前。
可现在,顾锦年告知了他们真相。
苦到极致。
“天塌下来了,我顾锦年,一个人承下来。”
这个妇人他认识,就是当初见到的妇人。
若,事情没有发生之前,他会劝说顾锦年。
可脑海当中,是这些孩子们死在蛛网的画面。
“锦年,锦年你怎么了?”
“狗贼啊。”
这一跪。
顾锦年没有听,而是来到阁楼上,往下下面的身影。
那些将士们,也纷纷跪了下来。
待阅读完毕,永盛大帝眼神当中是怒火,是天大的怒火。
他们苦苦找了两天,却没有发现任何一点线索。
整个人的精神,也在这一刻,彻彻底底崩溃。
哈哈哈哈哈。
倘若。
魏闲开口,他现在迫不及待回京。
苏怀玉开口,也让众人松了口气。
为善也。
六千多孩童死于非命,无一生还。
“素素,找到了,我找到了咱们的女儿。”
声音无比的虚弱。
至于瑶池仙子,也在楼顶之上,静静望着这一切。
还是人吗?
他就是要让顾锦年成长。
这一刻,他没有再说什么了。
刹那间,顾锦年眼前一黑,直接晕死过去了。
顾冷的目光无比平静。
不少人一拥而上,搀扶着顾锦年,尤其是顾宁涯,显得无比紧张。
他捂住耳朵。
“素素,你要是能在坚持坚持就好了啊。”
只是,顾冷没有想到,自己这个侄子,竟然有如此之气魄。
听到这话,妇人讪笑了两声,连连赔了不是。
更多的是麻木。
“好。”
因为这是顾大局。
是百姓。
只是,就在这一刻,刘言的身影也火速奔来。
他们还是抱有最后一丝丝的希望。
他们去报官。
到了这个时候,祁林王还如此开口,这还是不是人?还是不是人?
王鹏是个粗汉子,他没有读过什么书,可这一刻,他被顾锦年感染到了。
妇人如昨日一般,继续开始寻找。
这一刻。
只因。
“唯有如此,既不乱国本,也能完成计划。”
他不想承受这样的苦楚。
如此。
不过她有个女儿,但就在前些日子,突然失踪。
死不得其所。
这是人世间最大的悲剧。
“天天来,你烦不烦啊?”
半个时辰后。
可.......
一些哭喊声也传入耳中,在外面。
顾锦年将龙符与山魁兵符拿出。
可当百姓们,看到顾锦年到来后。
永盛大帝没有看后面的奏折,而是让刘言去请文景先生前来。
然而,得到的便是不耐烦之声。
有人发疯般嚎哭,有人跪在地上,有人的身上,破破烂烂,有人的头发蓬乱无比。
老大生了个好儿子啊。
如今退伍回来。
百姓的哭声,百姓的感谢之声,却化作一柄柄利剑,几乎要刺穿顾锦年的心。
因为。
顾锦年彻底忍不了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