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07章 遇见疯子!开战!厮杀!围杀十万铁骑!卸甲磕头!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07章 遇见疯子!开战!厮杀!围杀十万铁骑!卸甲磕头!

他深深的明白,顾锦年绝对不是鲁莽,反而是拿捏人心拿捏到了极致。
王鹏深吸一口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鬼叫是吧?
有将领开口,眼神当中是鄙夷与不屑。
“若他投降,让他带领其他将士入城,之前许诺两千精锐,现在除了将领,其他不得带任何精锐入城。”
“前方可是祁林王大军?”
“世子殿下有令,允许你带其他将领前往主城,其余弟兄就全留在这里。”
那箭雨再度袭来,比之前更加凶猛。
输的彻彻底底。
顾锦年就是狠。
而是这件事情,顾锦年真就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他根本就不相信顾锦年敢这样。
“顾锦年!”
原因无他。
可他还是磕了这个响头。
速度极快,朝着白鹭府赶去。
“你当真疯了吗?”
骑兵的后勤人员没带多少来,如果发生长时间的规模作战,他们可以直接不战而败了。
他的目光,凶狠无比,他的眼神,仿佛要将人吞噬。
“传我军令,列阵杀敌,胆敢靠近白鹭府十里内,杀无赦。”
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任谁都不服。
带着坚决。
唯一顾忌的,就是顾锦年的爷爷。
后者也不啰嗦,军令如山,顾锦年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其他一概不管。
喜欢装高手是吧?
可最终,那一点点一点点一点点的理智,让他明白。
可没想到,顾锦年还真敢这样做?
“重则,引发内乱战争,到时候就算是你爷爷亲自来了,也保不住你,我说的。”
看起来就很恐怖,周围一些将军在他旁边,显得微不足道。
“你若直接宣战,轻则两军伤亡,无故内耗我大夏将士。”
白鹭府外。
“不接受求和,只接受投降。”
无非就是威慑力罢了。
而且顾锦年有绝对的自信,自己不会死。
长飞将军人还没到,声音便响彻整个府衙当中。
“回将军,世子殿下的军令就是如此。”
几乎要把自己的牙齿咬碎。
“来人。”
待他们卸甲后,顾锦年再度开口,让这帮人跪下。
要不要这么狠?
自己死了也就算了,大不了一命换一命。
“列阵杀敌!”
那就是.......祁林王。
“快,去查看什么情况。”
“若不是念在大夏王朝即将与匈奴国开战,尔等还需要保家卫国,就凭你刚才敢在本世子面前释放武道之力,本世子足可杀你十次。”
说直接点,就是同乡人,带着这层关系,这些将领一个个封国公。
顾锦年开口,他开辟文府,根本不怕对方的精神威压。
嘴巴这么硬,还不是因为有他们这些舍生忘死的将领们?
顾锦年一点都没有说错。
可他不一样。
镇国公没有封国公,可随着永盛大帝建德难之后,彻底封国公。
这不是一般的权贵。
肯定没有,兵部要是知道,第一时间就应该制止双方,而不是派兵镇压。
一个人最恐怖的时候,不是他带着怒意。
山魁军的人将长飞将军的消息传来。
他憋屈的想杀人。
“将军。”
完全拖不起。
那就打给他看。
自己那帮兄弟,现在已经被完全控制,如果这个命令真的下达过去,十万兵马绝对没有一个能逃出去。
按理说顾锦年只要服个软,退一步,人家也不会做什么。
如果是跟匈奴国开战,杀就杀,宣战就宣战,没什么要说的。
“他敢!”
人家匈奴国已经整顿好兵马。
大军来袭,直接将所有人包围。
算你有骨气。
皇帝给了密令吗?
祁林王大军继续前行,只不过距离这五十里还是有点距离。
周贺在一旁怒吼,在他看来,这就是胡闹,彻彻底底的胡闹。
众人脸色阴沉,面色难看。
这件事情,没必要开战,损失一个人,祁林王都不会饶了自己。
气啊。
原因无他,只因为这些将士都是从底层杀上来的,对权贵自然充满着敌意。
“御敌。”
为首。
“这个顾锦年,真就是个蠢货,拿着鸡毛当令箭,也不知道吴王志吴将军为何给他兵符,让一个毛头小子掌握兵权,简直是胡闹。”
这他娘的是不是傻子?
说句难听点的话,就算是被关到天牢里面,那又如何?
“行。”
长飞将军真的气急败坏了,他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
当真就一点情面也不留?
这个顾锦年,绝对不是偶然之间来到白鹭府的,这当中可能还有其他因素。
因为这件事情闹得太大了。
这是在挑衅他们。
可怕的就是,顾锦年不是不懂,而是他知道后果有多严重,还敢这样做。
“嘶。”
“跪下。”
“是山魁军的人,他们已经结阵过来了,骑兵在冲锋,是真的要开打。”
看着失态的周贺,顾锦年很满意。
可就在此时,前方一支精锐快速奔来,大军止步,弩箭手瞬间拉弓,随时射杀。
山魁军一名偏将走来,朝着长飞将军简单行礼,而后告知对方顾锦年的命令。
“将军,这后方还有我山魁十万大军,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求和都不让?
“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权贵。”
“当成你们的军营了吗?”
和-图-书只要顾锦年退一步,甚至是退半步都没问题。
府衙内的精兵,一个个脸色大变,感到无比的吃力。
围剿所有兵马?
就算有人没有九族,孤儿一个,可在军营当中,难道就没有一个牵挂之人?
“杀!”
铛铛铛!
自己要是敢乱来,顾锦年也乱来。
一时之间,一道道声音响起,使得长飞将军头疼欲裂。
眼下。
可那又如何?
洪亮的声音响起,询问众人。
后者微微低头,长飞将军的品级比他高,他也不想得罪,都是军营的人,但也不会受气。
“我敢调遣二十万大军,就做好了一切准备。”
王鹏深吸一口气,有些不敢相信。
顾锦年根本无惧,他甚至做好了死的准备,有本事你就来试一试。
一瞬间,长飞将军收敛了自己的武道之力,脸色无比难看道。
“卸。”
他不甘心,也很愤怒,这输的太窝火了,根本就不是输在气势上,也不是战略上,而是身份上。
可眼神当中依旧是不服气,是愤怒。
可没想到的是,顾锦年这么疯狂,居然要宣战?
“现在本世子就要让你们跪下。”
“给我把头低下。”
毕竟人手不多。
真杀了顾锦年,不是一命换一命那么简单,是十几万条命送葬,尤其是自己的家人,还有自己朋友的家人,一定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恨不得现在下令,直接杀回去。
充满着恨意。
“往死里给我打。”
他知道,这个长飞将军,说到底就是认为自己不敢打,认为自己在叫嚣。
王鹏深吸一口气,他的选择很简单,那就是开干。
也就长飞将军各种骂娘时,天穹之上,一支支弩箭射杀过来。
只是这些已经不是他现在能想到的了。
行啊。
这是天大的权贵。
所以吵两句,骂两句,甚至动手打顾锦年一巴掌都不会死。
“祁林王麾下长飞将军说,一个时辰后,他会来到城外,让您滚出去,亲自接见他。”
“你信还是不信?”
一时之间,群将怒了。
果然。
山魁军十分谨慎,看到对方放下武器下马后,才上前镇压。
他很想杀了顾锦年。
其余人脸色也变了。
“投降。”
然而,震散云霄的杀喊声响起,代表着山魁军的意志。
“有什么事情,您可以跟世子殿下去说,我等管不了。”
“长飞将军。”
“你会看到的。”
声音不断响起。
顾锦年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在诛他的心。
不是他没有主见,也不是他没有胆量。
之前顾锦年让人传来话,他不屑一顾,毕竟在他眼中看来,顾锦年不就是一个京都废物权贵罢了。
此时此刻,负责后面探测情报的将领回来了,这群人显得无比狼狈,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顾锦年一挥手。
众人齐齐开口。
“结阵!”
轰轰轰。
可顾锦年简直恐怖,一步错,步步错,投降错了,导致十万大军被顾锦年随意拿捏。
“你知道为什么本世子敢这样做吗?”
这声音,使得堂内无比安静。
“继续前行。”
“先前行看看。”
这是他的选择。
“奉世子之令。”
地震山摇般的声音响起。
闹得再大又能如何?
这帮人显然对顾锦年有很大的仇视。
这两道天命,代表着大夏未来的崛起,只要自己不篡位,只要自己不造反,陛下是不会杀自己的。
其余人看到这般模样,也没有啰嗦了,跟着一起叩拜。
喜欢玩是吧?
顾锦年的做法就是要将所有人拉下水,即便这个案子最终还是查不出任何问题来,那这帮人也得死。
“说句不好听的话,祁林王动作这么快,世子要查的案子,指不定跟祁林王有关系。”
此时此刻,长飞将军死死咬着牙齿,死死咬着。
“还废话什么,列阵,将祁林王大军包围。”
“结阵,御敌。”
这家伙就是个没人性的人。
“顾锦年,你居然敢下令开战,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顾锦年还真是毒啊。
“不好了。”
他们没有想到。
声音响起。
可没想到的是,顾锦年就是一步都不退,前后二十万大军夹击。
他们无惧,而且直接跟顾锦年叫板。
听到这话,长飞将军没什么好脸色,但他也知道,军令如山,这帮人也只是遵守顾锦年的军令罢了。
长飞将军凶。
他们有军令在身,说杀就杀,根本不废话。
现在看看还装不装?
本来他们以为,这次过来,只是配合顾锦年走个过场也就算了,却没想到的是,真的要开战了。
“待会见到他,杀他锐气,不过千万不要伤他,毕竟他爷爷是镇国公。”
“我等遵令。”
真就觉得他不敢乱来吗?
“传令。”
“我还有更疯的时候。”
数十位猛将手握兵器,神色严峻。
“尔等立刻止步,若继续往前,一但越过白鹭府五十里内,两军交战,杀无赦。”
选择开战,那就是自寻死路,打赢了也是死,打输了死的更惨。
“宣战?”
“笑话,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等卸甲。”
这顾锦年真狠啊。
顾锦年眼睛也露出杀意和*图*书
声音再度响起。
怒吼声响起,山魁军营的将士们,直接开始列阵,骑兵在两翼,步兵环绕,组建军阵。
毒的令人心底发寒。
如今不过只是霸道一点,却没想到顾锦年直接要宣战?
“这个顾锦年,没有继承顾老爷子的智慧,反而从文,只怕是跟那些腐儒学习,把脑子学坏了,想吓唬我们?”
有的,只是狂热,是兴奋,是激动。
可就是因为许平拦下了自己,让自己想到了一个关键点。
“投降。”
长飞将军的脸色难看。
真死了,祁林王要拿自己凌迟处死啊。
“你动我一根汗毛,我要让你九族死光,你的儿子,你的妻子,你的父母,你的兄弟姐妹,全部凌迟处死。”
“打。”
不由点了点头。
不然真打仗,派十万铁骑?这不是吃饱没事干吗?
“世子殿下有令。”
虽然顾锦年做事鲁莽,犯下滔天大罪。
“遵令。”
一名稍微年轻的将领,更是指着顾锦年的鼻子怒吼道。
当消息传到王鹏耳中后,王鹏也傻了。
他更气,气自己没办法啊。
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住手。”
让他们卸甲,杀他们的锐气。
狠。
结果你自己内斗起来了?而且还是最重要的关口内斗?
这不是送死吗?
狠十倍,百倍。
“他娘的,山魁军营已经接管了江陵郡,祁林王派兵是什么意思?”
两刻钟后。
这他娘的,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声音很响。
封锁郡府。
“是。”
大军前列。
他们不服,也很不甘心。
顾锦年打了他一巴掌,他可以忍,因为他知道祁林王一定会派兵过来的。
但要是真跟顾锦年犟上了。
顾锦年目光凶狠道。
真就不怕死吗?
一时之间,白鹭府外,黄沙滚滚,铁骑铮铮。
“将军,后面的确有大军,而且已经在冲锋了,要出大事了。”
杀了你吗?
“卸。”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根本不顾后果如何。
不是软弱,而是局势问题,自己人打自己人,这就是傻子才做的事情,顾锦年傻了,他们不能跟着傻。
所有人都认为,顾锦年就是一个毛头小子,一巴掌就能拍死。
毒。
“尔等是降兵,还敢叫嚣?”
顾锦年出声。
“见了本世子,还不卸甲。”
所有人都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顾锦年。
是真正的恐惧。
你说这要是跟匈奴人开战也就算了。
他只听顾锦年的话,其他人的话,一概不听。
“祁林王军队若敢踏入白鹭府,开战,开战,开战!”
还是说兵部下达了什么军令?
“本世子就在你们面前,我知道你怒,我知道你气。”
长飞将军怒吼道。
他输了。
战马奔腾,一道道声音响起。
踏踏踏!
顾锦年真的疯掉了。
再说了,山魁军营做事符合不符合规矩,他不知道,可他们本来就是江陵郡的驻军。
他眼神的深处,出现了恐惧。
身后的三十多人,也一个个目光凶狠,看着顾锦年。
但骂归骂,还是有老将不由皱眉道。
入府之后,兵器直接上缴,长飞将军等人冷着脸色将兵器丢在地上,而后跟随着对方朝着府衙走去。
外加上使得两军交战,自己人打自己人?
外加上自己的爷爷还在。
反正天塌下来了,有高个子的顶。
真的要开战了?
“你们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
他们太气了。
众人纷纷卸甲。
满是不服。
三十余人,一个个龙行虎步,走起路来更是虎虎生威。
“王将军,咱们该怎么办?”
虽然有盾卫骑兵保护,可已经出现伤亡了。
纵观历史,顾锦年学会了很多东西,其中一样东西就是,遇到比你狠的人,你就要比他更狠。
嚣张是吧?
他说出自己的底气。
比疯子还要狠。
这一番话,让这群人脸色僵硬起来了。
而一百五十里外。
“是山魁军营的一位偏将。”
轰轰轰。
顾锦年不给机会,喜欢倔强是吧?他就喜欢这种倔强的人。
顾锦年大声喊道。
可自己人打自己人,这不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双方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单纯因为对方不懂事,然后你也着不懂事,打起来的话,双方都要倒霉。
待人走后。
有人应下,随后率领一支骑兵朝着后方奔袭而去。
这是长飞将军,乃是祁林王手下四大战将之一,威名很盛。
疯子。
震天动地的声音响起,是马蹄声,而且是马蹄狂奔之声。
“谁若是不遵令,本世子可以保证,我爷爷一定把尔等九族杀光。”
“对了,派人查一查后面,是不是真有大军。”
山魁军的声音再度传来。
有将领开口,望着王鹏,如此问道。
“哼。”
“不好了,不好了。”
“剿杀祁林王所有兵马,一个不剩。”
可谁曾想,这偏将直接一甩手,将周贺甩到一旁,愣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尔等随我一同前去,其他人在这里等候。”
此时。
可带着十万兄弟一起死,他不愿意,也不想答应。
此时此刻,周贺突然醒悟了。
他是一个孩子,你也是一个孩子?
随着王鹏一声令下,大军www.hetushu.com.com前进。
“再让前营将士,给我直接冲锋。”
长飞将军跪下来了,甚至还在地上磕了个头。
你顾锦年不懂事,祁林王的人难道也不懂事?
行。
很快,一个身高九尺以上的男子走了进来,满脸横肉,脑袋上没有一根头发,眼睛如虎,噬人心神。
这一招,真够毒的。
山魁军营的将士们也不多说,直接转身离开,告知顾锦年。
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而且是倒大霉。
“不要打。”
倘若顾锦年只是因为一时怒意,那很多事情可以阻止,可现在顾锦年根本就不是因为怒气,而是大义。
“所以本世子无惧,本世子不怕,就算是闹到天地变色,本世子也要闹到底。”
“真以为我们如同京都那帮废物一般?畏手畏脚?”
人家蠢,你不能跟着犯蠢。
是镇国公。
一些围观的百姓,看到这些凶神恶煞的将士们后,第一眼便是恐惧,而后生畏,往后退了退。
顾锦年调兵十万,祁林王这边调兵十万,而且都是骑兵,其实主要作用是什么?
他爷爷是镇国公,你爷爷是镇国公吗?
尤其是两军都是驻守在西北境内,不知道大夏马上要打仗了吗?
调遣十万大军,无非就是过过瘾,不知天高地厚。
“他若不答应,杀到他答应。”
长飞将军开口,他对顾锦年充满着不屑,压根就没有把顾锦年放在眼里。
因为这里是他们的地盘,势力错综复杂,有很多人的影子。
咻咻咻!
一句话。
他们来到白鹭府了。
却不曾想到,顾锦年敢这样。
那就是自己是镇国公之孙。
“这个顾锦年,当真是胡闹,竟敢私自调兵,仗着自己爷爷是镇国公,就可以胡作为非了吗?”
周贺彻底坐不住了。
与此同时。
果然,此话一说,长飞将军脸色大变。
若能拯救这成千上万的孩童,自己就算被关几年又能如何?
长飞将军无惧,可还是让人查一查后面的情况。
周贺动手,想要拦住对方,他不可能让这些人离开,这要是走了,就真要出大事了。
得到回应后。
后者自信说道。
“如若他不投降,给我赶尽杀绝,一个都不留。”
“你以为区区一个祁林王,就可以让本世子害怕吗?”
这声音,震的府衙都有些震动。
因为自己体内拥有两道天命。
“顾锦年,你如何胡闹老夫都不说你,可宣战之事,你不要胡来。”
私自调兵。
但这一路靠的,不是关系,不是站队,而是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他们不屑顾锦年,可对于镇国公还是有敬畏之心。
充满着不服。
“周贺。”
顾锦年调遣二十万大军,这是死罪,但因为他是镇国公之孙,外加上又是大夏王朝的儒道天骄。
再派两百精锐,前去刺探情报。
他穿着战甲,走进府衙后,目光直接望着顾锦年,有说不出的怒意。
“回去告诉顾锦年。”
毕竟这些可都是祁林王精锐中的精锐啊。
他怒的想要杀人啊。
疯子。
此言一出,这帮人脸色一变,尤其是长飞将军,更是向前一步,大声怒吼道。
虽然投降认输,可长飞将军依旧傲色不变。
兵器坠地的声音,代表着他们已经认输了。
“杀。”
“求和。”
顾锦年负手而立,眼下他就是要立威,立一个天大的威来,不然的话,镇不住人。
他怒吼道,顿时,一股强大的气息弥漫,是准武王的气息,镇压全场。
探子快马奔腾,满脸惊愕道。
很想很想。
“就当真不怕死吗?”
真就觉得他不敢开战吗?
来到白鹭府,如果许平没有拦住自己的话,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去暗中调查,其实无比的困难。
最终的后果,自己必死无疑。
“世子殿下已经下了军令,倘若将军不管不顾,一但开战,将军自行负一切后果。”
跟自己人打?
“真要开战,后果由顾锦年一人承担。”
可没想到的是,顾锦年居然这么凶残,直接就是开战?
现在让他们跪下,简直是屈辱啊。
“打到这个长飞将军投降为止。”
很快,长飞将军带着人马奔赴白鹭府,人数不多,前前后后三十余人。
“将军,投降吧,这顾锦年是个傻子,我们不能跟他横啊。”
是什么,就是什么,跟自己无关。
不过武道上,他没办法压制住对方,但可以通过其他方法压制。
随着将士离开,周贺直接急了。
“没错。”
本来按照他的计划,到了五十里内,再慢慢扯皮都行。
祁林王让自己带兵过来,是为了镇压叛乱,但最重要的是稳定局势,也有交代,不能真正开战。
本身也不是真正的战争,只是没想到顾锦年会这么狠罢了,虽然是投降,可这帮人没有半点投降的样子。
尤其是他们这种悍将,从底层杀到这个位置来的人,会没有血性?会害怕顾锦年?
不,不是死。
顾锦年宣战,他脑子有问题,因为他是镇国公的孙子,也是大夏儒道天骄,真做了这么大的错事,可能还是能留一条命。
他们可是祁林王的得力手下啊。
“不想死的就来。”
https://m.hetushu.com.com“若他不是镇国公之孙,老子直接把他头给砍下来,这种权贵,在西境老子不知道杀了多少。”
镇国公。
祁林王派大军前来,这算是合情合理的事情,毕竟江陵郡发生这样的事情,祁林王不可能不知道。
等到祁林王来了,这件事情就好说多了,有人可以压制住顾锦年,顾锦年就别想这么胡作为非。
长飞将军出声,说完这话,又给另外一人使了一个眼神,大致意思很简单。
“本世子之所以如此,不是因为无知者无畏。”
顾锦年手段,当真是强。
是一位中年男子,凶神恶煞,而且是个光头,满脸横肉,手握一柄九环战刀,他很高大,至少有九尺,体型更是如同一座小山,骑乘的战马都比寻常战马强大数倍。
可现在不一样了,如果顾锦年真的让两军交战,那么顾锦年必死无疑。
轰。
是不是疯了?还想皇帝给你嘉奖?
“请将军放心。”
是大夏皇帝。
那就给我死。
“传世子军令,列阵杀敌。”
他们怒了。
“你们把这里当做什么了?”
“我等求和。”
铁骑奔腾,全军出击,朝着白鹭府外主动出击。
怒吼声响起,在不远处传来。
随着长飞将军开口,所有将士齐齐下马,放下手中的武器。
“不愧是祁林王的手下,当真勇猛。”
能救他们的。
“你想找死吗?”
此时此刻,长飞将军的目光望着顾锦年,他眼神很恐怖,就如同看死人一般。
不到半刻钟。
“顾锦年。”
“将此人拿下,就地斩首。”
“末将只会杀一杀顾锦年的锐气,绝对不会伤他。”
长飞将军攥紧手中的战刀,眼神当中瞬间弥漫杀机。
“老子倒要看看,这个顾锦年敢不敢开战。”
现在他们唯一听的人,就是顾锦年。
他们都认为顾锦年纯粹就是在吓唬他们。
自己九族都要被诛灭,就连自己的上头,祁林王也不会饶了自己。
“你好大的胆子啊。”
后者回答,斩钉截铁。
“站住。”
而府衙当中。
“是你们疯了吗?”
“彻头彻尾的疯子。”
没有他们,他顾锦年算得了什么?
长飞将军出声,他凶神恶煞地看着对方,如此质问道。
没有一个人能逃过。
“我说了,我要让这江陵郡,彻底翻天覆地。”
“长飞将军,这顾锦年愚蠢是愚蠢了一些,可他毕竟是个少年,不懂规矩,万一真宣战了,该怎么办?难不成真打?”
大军前列,一位清秀小将开口,他骑着战马,与为首的将军如此说道。
自己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别说这些人了,祁林王也得死。
“你敢动我吗?”
“将军,你跟我说这么多没用,世子殿下的军令,我等不得不遵。”
死肯定是不会死的,无非是重罚一顿罢了。
大堂内。
轮不到他们来处置。
白鹭府五十里外。
看着这三十人凶神恶煞的走来,顾锦年没有一丝畏惧,取而代之的是冷意。
“你不要得寸进尺。”
可顾锦年听到这话后。
“军令如山。”
是真够毒的啊。
“也不是因为本世子仗着身份无惧。”
当真就是拿到了兵权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咻咻咻!
一句话,顾锦年疯了,你也跟着疯了?
“将军,这个时候,摇摆不定,要出大事啊。”
“还望将军自行衡量。”
作为久经沙场之人,在场众将领一瞬间就判断这是什么声音。
只是,当他们听到开战二字后,眼神当中没有半点畏惧。
打赢自己人?
当兵的,没有一个是怂的。
听着这杀喊声,长飞将军心乱如麻。
这一刻,长飞将军脸色有些难看,他出声让人立刻去查看。
“这个顾锦年,真他娘的是个蠢货,敢用开战来吓唬我等?当我等是吓大的?”
“长飞将军,这顾锦年太嚣张了,他不怕死吗?竟敢主动宣战?”
一个不剩?
也是最理智和明确的选择。
连通知都不通知一声,直接派兵前来?
对,如果按照规矩的话,自己的的确确无法跟这帮人斗。
还敢开战?
长飞将军气的浑身发抖。
有人开口,告知长飞将军对方是谁。
长飞将军大吼三声,直接将身上的铠甲卸下来。
“杀!”
“杀。”
众人一路狂奔。
气啊。
踏踏踏!
至于什么削弱匈奴国运,外加上不和亲,他们更加看不起。
“本世子最后问你们一句,卸不卸甲?”
“传世子军令,列阵杀敌。”
“一个时辰内,我入城后,让他滚过来见我。”
“他敢开战,我等就敢应战,顾锦年,等他爷爷死了,倒要看看他还能不能坐稳这个世子位置。”
“一丘之貉,走。”
“都已经是降军了,还在本世子面前大呼小叫?”
皇帝都保不住他。
声音响起,将长飞将军说的话一字不漏传达给顾锦年。
“杀!”
自己的身份,有极大的作用,不管自己做什么,罪不至死。
有老将开口。
老爷子发起狂来,保证这些人死的很惨。
“顾锦年。”
“长飞将军,待会见到这个顾锦年,让末将上场,我杀一杀的锐气,让这种权贵知道,真正的将领和_图_书是什么,免得他不知天高地厚。”
“世子当真是如此军令?”
“卸。”
对方离开。
四大城门之外,山魁军营的将士们,再听到这话后,一个个不由神色大变。
听到这话,长飞将军点了点头,当下有人出声,给予回应。
“放心。”
“将军,再不投降就来不及了,投吧。”
他不怕对方失态,就怕对方装死。
不然的话,只会被人欺负。
可就在此时。
长飞将军脸色阴沉,但他没有一点畏惧。
还有恐怖的冷意。
顾锦年开口,望着他们,锋芒对麦尖,互相都没有任何一点好脸色。
“好大的口气,赵益阳来了,也不敢这样吧?”
刹那间,长飞将军等人瞬间变色。
好在大军有一定防范意识,第一时间举盾挡住了这箭雨攻击,可即便如此,还是有些人受伤了。
这就是个疯子。
“我看谁敢?”
这一刻,他也明白,顾锦年这个身份有多恐怖。
顾锦年则冷漠无比的看向周贺。
只有一个人。
不少老将开口,纷纷要求投降。
听到这话,长飞将军气得不由破口大骂。
而这股力量,也朝着顾锦年镇压而去。
一但真正开战,山魁军营必然遭到重创,可祁林王麾下大军,全军覆没都有可能啊。
铛铛铛!
听着顾锦年这番话,周贺神色变得难看。
“而是为心中的正气。”
去通知祁林王。
浩浩荡荡的铁骑,正朝着白鹭府赶去。
而是他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
虽然祁林王麾下猛将如云,可这种包围战之下,绝对不是个人武力能解决的。
开国时,镇国公便是侯爷,是太祖手下的一员猛将,战绩赫赫,但因为太祖手下强者太多了,尤其是不少人是跟随太祖起义的。
大军出征了。
再加上还有一点,那就是他们为大夏王朝出生入死,却没有封侯,顾锦年就做了几件事情,念两首诗就能封侯。
美曰其名是镇压叛乱?
声音响起,传了过来,这一刻所有将领都傻了。
自己后面是谁?
他是恨,也是怒,更是气。
“顾锦年。”
长飞将军的声音响起,如雷一般,响彻周围。
因为这种事情,损失一个人都是可惜的,完全没必要。
长飞将军没有任何废话,不管结果如何,一定要结阵御敌,不然的话,骑兵一但冲锋过来,瞬间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列阵杀敌!”
声音响起。
府衙当中。
否则的话,都得没命,这不是有病吗?
“还敢叫嚣。”
顾锦年出声。
站在大义上。
看看到底谁更疯一点。
“不惜一切代价。”
“放下武器,下马投降。”
一时之间,江陵郡和白鹭府的官员彻底傻了。
“我等投降,不要战了。”
“来人,传本世子之令,长飞将军欲对本世子行凶。”
此时,顾锦年身后浮现出文府,星辰环绕,大日当空,伴随着五辆战车浮现,阻挡了这股气势。
因为有之前的教训,长飞将军相信顾锦年敢这样做。
“长飞,你不是要让本世子滚过去吗?”
两刻钟后。
“狗一样的东西。”
“将军,快点做决定啊,不如直接杀吧。”
而且即便是打赢了又能如何?
如今祁林王派兵来了,这是一件大好事,对他们而言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你敢杀我吗?”
祁林王的大军算什么?
“他娘的,玩真的是吧?”
“将军,快快御敌。”
后者没有废话,立刻离开,主动宣战。
他怒不可遏,想给顾锦年几巴掌。
“回世子殿下。”
“既然祁林王想要闹,那本世子就陪他闹。”
“顾锦年,我曹你全家。”
“不要走。”
“你真是个疯子。”
两刻钟后。
死无葬身之地的那种。
而且还是主动宣战?
“一个文弱书生,若不是他儒道有些建树,再加上他舅舅乃是陛下,就他这种人,还配封侯?”
知道这件事情后,第一时间派兵前来,完全符合规矩。
“立刻传信,告知王鹏,其后直接杀敌。”
“狗杂种,顾锦年,你他娘的狗杂种啊。”
一旁的周贺,看到这一幕,心中不由一叹。
其他所有人脸色都很难看。
不得不说,大夏王朝这一点很好,军令如山,不带半点含糊。
畜生。
看看到底谁怕谁。
这才是众人震撼的点,知道顾锦年疯,但没想到顾锦年居然这么疯。
就不怕他们现在暴怒。
却不曾想到,顾锦年居然这么凶?
吼声如雷,传遍整个白鹭府。
“传本世子军令,倘若本世子有半点受损,直接围杀十万兵马,一个不剩。”
“将军,不要糊涂啊,赶紧投降,真打起来,我们没有半点好处。”
“是带两千人马单独入城,还是开战,由将军决定。”
百官听到这话,心中不由赞叹长飞将军一声勇猛。
“还说如若两军开战,一切后果由您承担。”
认为顾锦年就是胡来,就是在乱来,没有脑子。
最终。
“遵令!”
这是内耗。
谁要是敢动顾锦年,哪怕真的打伤了顾锦年,镇国公一但发起狂来,九族都要受尽折磨。
“狗东西,拿这个吓唬我等?战就战。”
“罪将长飞,叩见世子殿下。”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