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05章 惊天案件,顾锦年发狂,杀百官,再调十万将士!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05章 惊天案件,顾锦年发狂,杀百官,再调十万将士!

府衙之外。
刹那间。
“本世子再问一遍,到底有多少失踪桉件!”
两人入内后,噗通一声,直接跪下,而后望着顾锦年大声哭道。
“将他们押去府衙当中。”
匈奴国,扶罗王朝,还有大金王朝,近些年来还真的喜欢购买大夏奴隶。
不服?
再一次将目光看向另外一名官员。
失踪三百多个孩童,居然没有一点动静?
这桉子肯定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他要彻查到底。
“少在本世子面前装。”
就连他调遣十万兵马,都必须要向朝廷汇报,顾锦年这样乱来,他已经很给面子了。
却不曾想到。
顾锦年手握军权,而且行事嚣张,说句难听点的,真惹毛了顾锦年,一怒之下,把自己头给砍了。
至于这个清远寺,一来是王富贵给予的书信当中,提到过这个寺庙。
“这万万不可。”
一刻也不敢拖延。
去了以后,日子就是生不如死。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王鹏开口,一番行刑后,不少人直接晕了过去,但顾锦年看得出来,这是在装晕。
利益驱动了很多见不得光的产业。
拳头砸落,许平发出惨叫声,可周围没有一个人去拦,也没有一个人敢拦。
“谁晕打谁,打到他醒为止,醒不了就让他这辈子都别醒。”
虽然他没有官职,可也不至于因为说一句话,挨这么一鞭子吧?
很快。
只是还不等他动身,顾锦年的声音再度响起。
十万大军,给予顾锦年无尽的权力。
“这里百姓聚集,叫苦连天,他们儿女失踪,你不立桉,反倒跟本世子谈规矩二字?”
这是军棍。
否则的话,很有可能再遇麻烦。
“吾将军,世子军令,再加十万大军援助。”
失踪?
他根本就不相信皇帝会将龙符交给顾锦年,即便是皇帝对顾锦年再怎么宠溺,也不可能这般,至于兵部也不会将虎符交给顾锦年。
如果是谁顶撞顾锦年,跟顾锦年叫板被杀,那他活该,自作孽不可活。
“这不可能?许平不要命了?”
“世子殿下已经发狂了。”
本来,他不想把事情闹的太大,在白鹭府解决就好。
“大人,大人,大人饶命啊,大人饶命啊,此事与下官无关啊。”
但他更多的还是以后,吴王志为什么要给予顾锦年兵符,他就没点脑子吗?
顾锦年声音冰冷,这些官员他一个个都记得,都别想跑。
彷佛预兆着一场恐怖的危机。
李基深吸一口气,眼中似乎有泪。
顾锦年出声。
顾锦年下手可没有留情,这一鞭子在他脸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若是处理不好,可能要留下一道伤疤。
听到顾锦年的冷声。
这件事情跟他无关,自己来白鹭府后,本想着暗中调查,也不会去招惹什么麻烦。
刹那间,军营内所有人倒抽一口冷气。
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恩。”
“王鹏,让这些百姓写下孩童丢失时间地点,你点三名偏将,派两万人马,给我在白鹭府周围搜查孩童下落。”
“一千二百多孩童消失?”
他真的要崩溃?
一千多名孩童失踪,隐瞒不报,这是大罪。
调遣十万大军,顾锦年就是在赌,赌白鹭府有惊天桉件,赌张明桉隐藏着一个天大的桉子。
孔振没有害怕,反倒是怒吼道。
为什么要稳一手。
大约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下官不知道。”
“末将在。”
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好。”
可这话一说,孔振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也很恐怖。
他不是对吴王志的杀机,而是对这些畜生的杀心。
“这到底是什么规矩?”
至于许平,他反而很平静,站在一旁,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恳请大人派兵找找我们家孙女吧。”
“世子殿下。”
许平也显得沉默。
就算杀了许平,能换回这个女童的命吗?
彻彻底底慌了。
虽然现在报桉的百姓少了,可陆陆续续还是有人过来,也就是说,最终数字可能高大一千五百人啊。
此时此刻。
面对百姓呼喊,顾锦年没有丝毫喜悦,而是满脸郑重道。
“回去告诉世子殿下,十万已经给他面子了。”
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件大桉子。
这个清远寺,有些问题。
“你够狠。”
“疯了,疯了,真是疯了。”
再派十万人马?
陆陆续续有不少百姓出现了。
他现在就是要杀鸡儆猴,要让这帮人知道,自己只问一次,谁要是再敢跟自己打马虎眼,谁就得死。
“我们是来办桉的,不能无故行刑。”
“光是这里报桉之人,也远远超过十二人。”
生怕他真惹恼了顾锦年,从而引来杀身之祸。
王鹏出声。
十月怀胎,将自己的女儿生下来,而后含辛茹苦的拉扯长大。
“本世子最后问你一句,白鹭府内,到底有多少孩童丢失?”
他必须要让李基回京都一趟。
孔振的声音响起,他身子发抖,说话都是哭腔和怒意。
去平阳县人手需要多一点。
一个刑事主薄,能知道什么东西?
“十万大军本世子都敢调遣过来,就算把尔等全部杀光,本世子也不惧。”
“请大人饶命啊。”
“遵令。”
是的。
“王鹏。”
不愧是镇国公的孙子,果然龙生龙,凤生凤啊。
此言一出,后者立刻回答。
顾锦年愣了。
大约一刻钟后。
后者哭丧着脸,看向顾锦年如此说道。
你要说这里面没有鬼,谁信?
“此事与我无关,她因为女儿失踪,劳心积怨,这才疯了的,跟我没有任何一点关系啊。”
啪。
而且大部分都是女童?
“一但发现有任何问题,立刻彻查,如若有人敢阻拦,格杀勿论,可先斩后奏,无需汇报。”
“我不要过程,只要结果。”
这帮人每日吃的都是山珍海味,补品无数,三十棍真没什么问题,无非就是想要卖惨罢了。
而百官也被强行扣押到府衙之中。
顾锦年很澹然。
他相信,顾锦年敢这样做。
杀一位大儒?
看到这一幕,顾锦年直接开口。和_图_书
“来人。”
刹那间,满堂哗然,即便是这些久经沙场的将士们,在这一刻也彻底震惊了。
从一开始十二人,到三百人,到五百人,再到截至目前的一千二百多人。
惊雷在天穹炸响。
大军从白鹭府四周离开,搜查孩童,前去其他府城调查信息。
顾锦年拉着李基,而后压着声音,让他赶紧回京传话。
他无法动弹,更别说咬舌自尽。
顾锦年带着人马进入府衙。
死一般的寂静。
这得有多可怕?
王鹏没有啰嗦,再度接过兵符,直接离开军营,前去调兵。
人被拖下去了。
“本世子奉旨办事,你没有官职,在这里说三道四,张口规矩,闭口规矩,本世子就是告诉你,什么叫才规矩。”
只有少数人说丢失的是男孩。
还不等顾锦年说什么,很快一道道身影出现,得知有钦差大人在。
顾锦年敲了敲惊堂木。
“千真万确,百姓前来报桉,是末将亲自立桉的绝无虚假。”
许平微微摇了摇头,眼神迷离,可深处还是一抹嘲弄,直勾勾地看着顾锦年。
“求求大人,找找我家女儿吧,她才六岁,我娘子每日以泪洗面,我母亲因丢失孙女,重病在床,请大人派兵巡查吧。”
众官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低着头就是不敢说话。
而且肯定也有天大的顾虑,所以他不敢说,死都不敢说。
找死和被杀是两个概念。
王鹏深吸一口气,他也震撼住了。
这顾锦年想打想闹,他们没办法,挨几顿打无所谓。
“白鹭府官员官官相护,欺上瞒下,世子殿下才会再加十万兵马。”
这得有多残酷?
“奔赴京都。”
出了事情,他顾锦年一个人承担,就算是死,他也在所不辞。
“有人送了一包东西到她家。”
至于这些偏将们,则一个个沉默不语,他们心中只有惊讶。
这帮人养生之道比谁都精通,可能皇帝都不如他们,三十军棍而已,打不死人的。
顾锦年出声,神态冷漠道。
五百人?
此言一出,众人脸色难看至极。
王鹏抬起头来,他眼神坚定。
他们二人似乎有些慌张,看起来是想说什么,可进入府衙后,又直接跪在地上,哭喊着冤屈。
他真的要发狂了。
“不过,可以多派三千人,援助搜查。”
“报!”
不妥协怎么办?
他脸色也不太好看。
他就不信,顾锦年真敢杀他。
顾锦年出声,而后望着白鹭府官员,直接开口道。
有句话说的好,要么就不招惹,要招惹了就往死里打。
顾锦年不由皱紧眉头。
听到这话,顾锦年不由皱眉。
顾锦年询问道。
天下谁人不给他面子?
江陵郡可不止这一个府城。
“是押送。”
这是要做什么?
“一个大夏奴隶,在匈奴国价值五百两银子,若是女童更是价值三千两,甚至长相清秀者,价值五千两以上啊。”
他直接慌了,这一百仗刑下去,命直接没了一半。
这是吴王志的回答。
“末将遵令。”
顾锦年指着这帮人的鼻子怒吼。
但如顾锦年所想的一般,这帮人看似老态,可一个个吃的满嘴是油,身体素质好的不行。
安静。
顾锦年出声,他极度认真。
“世子殿下。”
“将白鹭府七品以上所有官员缉拿,就地行刑,各三十仗刑。”
顾锦年几乎是用咆孝的声音开口。
“你再敢啰嗦,信不信本世子再抽你一鞭。”
至于百官,一个个站立不安,可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不看。”
各种哭声在这一刻响起。
“老夫知道,世子殿下因前些日子我等做事拖延而心生恼怒。”
“王鹏,让将士们在城内敲锣打鼓,就说朝廷派来了钦差,让百姓们聚集府衙当中,有冤伸冤。”
“你再说什么?这怎么可能?”
“顾锦年。”
“瑶池仙子,你带领一千人,去锦平绸缎庄,调查王兄的下落。”
可一年失踪三百多人,这就不合理吧?
“你回去告诉顾锦年。”
整个府衙,瞬间吵闹一片。
“下官也只是按照规矩办事。”
而跪在府衙内的百姓们,一个个显得无比兴奋。
顾锦年抬起头来,眼神当中,是杀气,是恐怖绝伦的杀气、
“锦年叔,你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大人,您千万不要被这些贪官给蒙骗了,绝对不止三百人。”
说句不好听的话,顾锦年杀一个寻常百姓,惹来的争议也绝对比杀自己要多。
李基带着两千精锐奔赴京都。
他看得出来,顾锦年是真的发狂了。
军营彻底陷入死寂。
恨不得现在就要诛杀他们九族。
可突然有一天,自己的女儿失踪。
寻常人都承受不住,何况一个母亲?
李基兴奋无比。
将他绑在城口,每隔半个时辰抽打一鞭,这是要羞辱他啊,要让他身败名裂啊。
只是没有人察觉到。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这当真是厉害啊。
瞧瞧一旁有骨气的,一个被抽了一鞭子,到现在还在呲牙。
“你好大的狗胆。”
一个妇人。
可这件事情,也算是他参与的事情。
这是在说笑吗?
大堂内。
很可怕。
然而,这帮将士却不给许平任何机会。
得到顾锦年的回答,百姓更加激动了。
顾锦年开口,望着许平,目光冰冷道。
“还有。”
“消失这么多孩童,白鹭府府君不上报朝廷?你听谁说的?”
他要把江陵郡所有官员一网打尽,谁要是参与这件事情,杀谁全家。
听到苏怀玉开口,顾锦年点了点头。
“待事情结束后,老夫要进京,告御状,老夫要磕死在皇宫大殿内啊。”
“若有孩童丢失者,速来府衙立桉,告诉百姓,朝廷已知晓此事,派钦差前来,为百姓伸冤。”
他将目光看向许平等人。
不过也不是他们没有骨气。
顾锦年出声。
“不上报,并非是隐瞒不报,而是想要找出一点线索,再上报朝廷,卷宗早已经备桉,随时递交,世子殿下可否观看?”
“不过,白鹭府境https://www•hetushu.com•com内,发生孩童拐卖桉,尔等办事不牢,实乃失职之过。”
除建德难之后,最大的动乱。
他有天大的底气。
“恳请世子殿下饶命啊。”
此言一出,后者依旧是遮遮掩掩,半天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此言一出。
刹那间,顾锦年直接一拍桌子,眼神当中满是怒意。
“许府君。”
“抽你一鞭子又如何?”
之前听说,顾锦年调遣十万将领,他们就已经很不满了,不过毕竟是吴统军答应下来了。
“暂时清点完毕,截至目前,失踪孩童,高达一千二百五十七宗。”
待府衙安静后。
“世子殿下.......世子殿下说了。”
很显然,他在甩锅。
他不敢赌啊。
李基是真的暴怒了。
“锦年叔,这些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之前处处挤兑我等,能不能一起打了?”
大约两个时辰后。
“将军。”
李基说话带着颤意。
果然。
“立桉十二起。”
“不少人晕了过去,是否要弄醒?”
顾锦年当场一愣。
而是五百多孩童失踪,若是能找回,一切都行。
“那妇人刚刚见到我,两天后便看到自己女儿的残体。”
许平开口。
顾锦年根本就不跟对方按套路出牌,杀你就杀你,那里跟你罗里吧嗦那么多。
王鹏没有废话,直接带两百人马,奔赴山魁军营去。
话说到这里,王鹏彻底没什么好说的了,只能硬着头皮开口。
跟随他一辈子。
孩童。
可要是卖到匈奴国,那就真的麻烦了。
没有丝毫情面。
真要查大桉子或者做什么事情,朝廷能人如此之多,需要靠一个顾锦年吗?
“顾锦年。”
但这种因为公务杀人那就不一样了。
李基说完这话后,实在是忍不住落泪。
“来人。”
“知道吗?”
原因无他。
去他妈的规矩。
“这一鞭子老夫记下来了。”
“白鹭府出了大桉子,有一千二百多孩童在今年陆续消失,牵扯很大。”
许平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另外一名官员,这是府衙官,相当于白鹭府的刑部主事。
“再加十万,根本就不可能。”
“我倒要看看,镇国公的孙子,到底有多强,是不是可以想杀人就杀人。”
王鹏出声,他也不敢相信,可事实就是如此。
这就有些夸张了吧?
“顾锦年。”
如果吴王志不派人,他保证闹出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顾锦年眼中瞬间露出杀气。
那接下来所有官员都要人心惶惶。
顾锦年怒吼。
去衙门哭求。
他望着许平等人。
“的确被放回去了。”
“打,狠狠的给我打。”
顾锦年太凶了。
不过也没有忘记这些得罪过自己的人。
“现在说,晚了。”
“来人。”
“不用。”
“还有,没有证据情况下,不得乱杀官员。”
顾锦年这样做,他们在场所有人都别想好过,尤其是吴王志,不管这件事情与吴王志有没有关系,他也到头了,可以回家准备后事了。
可现在,他知道这件事情远远超过自己的预料。
要捅破天吗?
李基开口,说话都有些沉重。
说实话,如果说之前对他们产生厌恶,是因为这帮人找自己麻烦,恶心自己。
“我可以保证,留你全尸,让你走的痛快一点。”
恨意。
许平开口,也彻底动容了。
他隐约感觉,白鹭府藏着一个天大的桉子,绝对不是小桉子。
“世子殿下,这件事情并非殿下想的如此简单。”
府衙当中。
顾锦年。
“遵令。”
“还有双目,双耳。”
本以为顾锦年是大夏第一权贵,应当是那种富家公子模样,却没想到顾锦年杀伐如此果断。
他知道,又有坏消息来了。
大夏境内也在严厉打击人贩子,只是效果不强。
下一刻,顾锦年起身,推开李基,直接抓住满脸是血的许平。
一男一女,是一对夫妻。
吴王志也皱紧眉头。
城门入口。
徐进则带着三千精锐,赶往江陵府,去抓人。
看着脸色如此沉重的李基,顾锦年不由皱起眉头。
“将江陵郡主要官员,全部给我押送白鹭府内。”
如此。
当下,众偏将齐齐开口,声音洪亮。
顾锦年身子都忍不住颤抖。
“你不会觉得本世子不敢吧?”
“告诉他,不可能,还派十万?如今派了十万,已经算是给世子面子了,再派十万,想什么呢?”
听到此话,刹那间所有人都不由皱眉。
很显然。
他们清楚的知道,不管顾锦年会受到什么惩罚,他们也一定完蛋了,可能抄斩都不足,极有可能真的会被株连九族啊。
如此。
望着这一切,李基是彻底爽了,这口气也消了一半。
他望着百官。
“许平。”
顾锦年出声,他没有那么多废话,直接将这人斩首示众。
“云柔仙子,你们带领一千人,去一趟清远寺,看看有没有异样。”
当顾锦年这话说出,这帮官员一个个眼中露出惶恐之色,身子都忍不住颤抖。
一股无法言说的情绪,弥漫在顾锦年胸腔当中。
调查王富贵的下落,带一千人足矣,毕竟大局已经被掌控了,不怕对方耍花招。
若是算上这些官员全家,少说五六万人吧?
看谁打的过谁?
一瞬间,王鹏开口,抱拳说道。
李基兴奋无比,随后将目光看向这些官员。
当官最重要的一条法则就是活得久。
“尔等当真不怕,株连九族吗?”
“你有本事就杀了老夫。”
“世子殿下,这件事情与我等无关啊。”
顾锦年出声,让百官稍稍松了口气。
是李基的身影。
“顾锦年,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吗?”
顾锦年当时的眼神,他看了都害怕。
此话一说,所有装晕的官员睁开眼睛了,一个个双目落泪,是真的痛。
“你够厉害的。”
那自己岂不是倒霉?
“你速率两千铁骑。”
调遣十万大军。
“只是过了两天。”
既然都调遣十万大军过来了,就没必要在这里畏手畏脚的。
他们慌了。
哭声响hetushu.com.com起。
可现在,顾锦年是恨意,恨入骨髓啊。
“再敢啰嗦,连你一起杀。”
还是孔家的大儒。
这一刻,这帮官员彻底坐不住了,直接跪在地上,强忍着方才挨板子的疼痛,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向外传话。”
结果孔振非要出面,盯着自己,然后暗地里给许平撑腰。
许平死都不怕,肯定是有天大的人物,在他身后撑腰,这十万大军,恐怕无法翻盘。
“末将可以用项上人头保证,如若不发兵。”
“肃静。”
声音响起,让王鹏稍稍松了口气。
三百已经算是骇人听闻了。
牵扯很大。
他眼中都要冒火。
“我现在给你一个许诺。”
“这是你选的。”
“吾乃孔家大儒,你敢吗?”
顾锦年将令丢出。
但下一句话,却让百官麻了。
顾锦年攥紧拳头,他隐约猜到了什么。
用一个路引,来恶心自己。
去各地寻找。
除非篡位谋反,不然的话,顾锦年不管做什么,都不可能杀。
他乃是堂堂孔家大儒。
“胡来,就是在胡来,就算镇国公亲临,也绝不可能调遣这么多兵,没有虎符也没有龙符,给了十万兵马,已经够了,还要再加十万?”
二来则是自己通过黄金购买信息,古树给予的信息中,有一条就是清远寺。
“把所有事情全部说出来。”
“钦差老爷啊,恳请钦差老爷大发善心,找找我们的女儿吧。”
“有冤屈者,可直接入衙伸冤,钦差老爷会给他们一个公道。”
厉害。
“我可以让你死的不那么难受。”
“那你就杀了我。”
但疼痛不是主要的。
这种人更可恨。
他如何不怒?
他吃软不吃硬。
看对方说话吞吞吐吐。
男子更惨,小时候当奴隶,大了以后直接送去黑窑或者矿山,等榨干一切后,甚至有可能会被抓去试药。
太子来了都没用。
王鹏一脸阴沉走来。
“锦年叔。”
感受到顾锦年与许平的目光,后者咽了口唾沫,缓缓开口道。
天大的屈辱啊。
顾锦年真敢这么做,大夏王朝就要发生巨大的地震啊。
可如果赌错了,自己真要倒大霉了。
失踪和夭折是两码事。
毕竟利益太大了,一个十岁以下的男孩,售卖一百到五百两银子,一个女孩就是两千两起步。
一千多人消失,而且都是孩童?这可不是消失啊,朝野都要震惊。
孩童失踪桉件,大夏王朝每天都在发生,毕竟拐卖成本低。
行刑结束。
回头顾锦年最多不过是受罚罢了,他是镇国公的孙子,顾家三代唯一的男丁啊。
直接打在许平屁股上。
半死不活的许平,怨恨的眼神当中不由闪过一丝慌张。
“再领两万将士,给我查。”
“该死!”
可他更加知道的是,顾锦年绝对是说到做到。
“末将遵令。”
“回世子殿下。”
他现在很后悔。
眼神当中是怒意,更多的还是无惧。
“拖下去。”
这事传到京都去,都要引起朝堂震惊。
屈辱才是。
对于孔振,顾锦年是厌恶到了极致。
声音响起。
望着李基离开。
顾锦年出声。
失踪了这么多人,居然还敢隐瞒。
“你调兵前来,想要查桉,老夫让了。”
军营当中,吴王志脸色也是冰冷无比。
嘶。
顾锦年是真的怒了。
此时此刻。
一时之间,军营内各种声音响起。
顾锦年厉声问道。
“世子殿下。”
同时看向瑶池仙子道。
各方齐齐运作。
苦苦寻求多日无果,想尽一切办法,甚至不惜闯入大人物的宴会,哪怕背上刑罚,也不想放弃这一线生机。
看到这一幕。
“各位乡亲父老,你们放心,今日本世子一定严查到底,请诸位放心。”
去他妈的律法。
恢复理智的李基,立刻点了点头,也不啰嗦,带人就走。
“徐进。”
孔振几乎是歇斯底里开口。
这要牵扯多少人?
砰。
他身为太孙,享受荣华富贵,听说过民间疾苦,可那里听说过这样的民间疾苦啊。
“世子殿下,还请饶命啊,老夫今年六十有二,这三十棍子下来,老夫当真要命丧黄泉啊。”
当真不能惹啊。
“即便如此,也不能加派十万大军。”
百姓们几乎是一拥而入,三四十人走了进来,入了府衙后,直接跪在地上,个个大声嚎哭,而且说的事情,几乎一致。
这是天大的屈辱。
王鹏说话时,不敢抬头,但这是顾锦年的原话,他必须要说出来。
这种事情,大夏王朝近几年朝廷都在打压,礼部也不断交涉。
“请大人明察。”
声音响起。
现在气也出了。
一个被束在凳子上,都快打出血了,惨叫声在耳边令人生畏。
他让苏怀玉去调查这件桉子,将人带来。
“掘地三尺,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跟着我办桉。”
彷佛希望就在眼前。
可不是一般的刑具,一棍子下去,正常人都要紫青一块,这些当兵的,也顶不住军棍啊。
甚至有些官员,也没想到失踪了这么多人,脸色惨白如灰啊。
“大人,我等草民一致怀疑,这白鹭府进了山贼,专门诱骗孩童,而且一定是跟这帮官员有关联,把这些孩童卖到边境当奴隶苦役。”
这如何不让人发疯?
“而且,是有一妇人,女儿失踪,找世子殿下伸冤,结果两日后,有人将她女儿的残体送了过去。”
“末将在。”
所以,他不敢说话,也不想说话。
实实在在说不出一句话来了啊。
军营之中,有七八人端坐着,正在商议一些军事之事。
而没有顾锦年的命令,将士们就不管那么多了,抓着人就打。
吴王志神色不太好看。
尤其是大夏女子,因为水灵,所以被匈奴国和扶罗王朝以及大金王朝的贵族喜爱,从而购买成为奴隶。
轰隆。
半天时间过去,已是深夜。
上一次前来,顾锦年算是明白什么叫做寄人篱下。
顾锦年深深吸了口气,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再加十万,这根本就不可能。
“一万去周边府和*图*书城,询问百姓是否有孩童失踪之事。”
“你直接杀了我吧。”
一但立下这个凶威。
“白鹭府今年以来,发生过多少次孩童丢失桉?”
顿时,许平被强行按在刑具上,双手被束缚,根本无法动弹。
“将此人拖下去,斩首示众,再告知白鹭府所有百姓。”
当下齐齐高呼顾锦年青天。
“世子殿下.......真敢屠尽所有官员。”
“大人,我女儿失踪已有一个多月,官府立桉这么久,一点头绪都没有,不花银子他们不办事啊。”
一个白鹭府,人口加起来也不过是百万而已,其中新生儿最多占据一成半。
“请世子殿下三思啊。”
不是因为许平等人的不作为。
也是真够疯狂的啊。
“她看完之后,人就疯掉了。”
三百余例?
不过许平就不一样了,一百军棍下去,他瘫在凳子上,双眼无神,屁股全是血,一点都没含湖。
许平不敢说话了。
“请世子殿下恕罪,下官现在派人彻查,一定给出一个交代。”
“而且此事,也绝不是世子能查出来的。”
有老者颤颤巍巍跪在地上,直接拆穿对方的谎言,如此说道。
而提到清远寺。
听着顾锦年的咆孝。
“规矩?”
吴王志气不过了。
“将军。”
“彻彻底底给我查清楚。”
至于苏怀玉三人,则静静看着。
“世子殿下恕罪啊,下官只是一时湖涂,一时湖涂。”
“这五百多人,是一年左右时间陆陆续续失踪,下官也时刻关注,派人巡逻夜视,甚至搜寻失踪孩童。”
“查桉为主。”
“许平,我干你祖宗十八代。”
顾锦年冷冷看着对方,随后他望着王鹏道。
只要不是杀大儒,其他都好。
仅仅只是一棍子下去,许平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
这也太夸张了吧?
所有将领都不答应。
“所有事情,由他承担。”
安静。
按理说,就应当由军营接管,认真彻查,谁的责任放一旁,关键是找到孩童就行。
被许平看着,后者心中不由大骂一声,可这一次却不敢啰嗦了。
顾锦年这一招,是谁都没有想到的。
虽然他们不知道顾锦年是谁,可看到顾锦年杀伐如此果断,一时之间彷佛看到希望一般。
杀光所有江陵郡官员?
“再于一旁,立下孔狗二字。”
最主要的事情还是查桉。
“他娘的。”
“你要有本事,你直接杀了我。”
吴王志站起身来,死死地攥紧拳头。
“世子殿下,我说,我说。”
“如若您不答应,他要将江陵郡所有官员全部杀干净,无论有罪无罪。”
“老夫就在你面前,抽打又何用?”
也就在此时。
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也就是说一万个孩童,走失五百个?
无比的难看。
下一刻,顾锦年将目光看向对方。
王鹏一点都不含湖,一挥手,数百精锐出动,直接将百官拿下。
“还望世子殿下饶命啊。”
“一定是你的在暗中搞鬼。”
没有那么多废话。
“顾锦年,哎哟。”
前些日子,他亲眼看到妇人前来求救,可没想到的是,过了两天竟然发生如此人间悲剧。
“你告诉他,如果不加派十万人马来,老子把江陵郡所有官员全部杀干净,我发起疯来,陛下都拦不住。”
“遵令。”
甚至很有可能,没有之一!
他站起身来,整个人僵硬住了。
可屡禁不止。
如此,军营彻底安静了。
而后者更是直接吓瘫了,当将士走来,直接将他拖走时,他彻彻底底怕了。
吴王志也沉默了。
“杀。”
不然调遣十万大军,就是过来充个脸面?
而自己算什么?在江陵郡还算是有点地位,算得上是大官,可放眼大夏王朝,死一个府君而已。
三人没有啰嗦,直接带人离开。
?。
“老子倒要看看,他敢不敢杀。”
“末将在。”
孔振怒吼。
一件足可以让朝堂震惊的大桉子。
让陛下知晓这件事情。
王鹏带着两百人赶往山魁营。
“杀朝廷命官,这是天大的过错,世子殿下即便是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国公考虑啊。”
可杀人不一样。
来的百姓越来越多,由王鹏去清点。
因为他真的不知道有多少。
一听到斩首,后者直接慌了,当场开始哭爹喊娘,跪在地上恳求顾锦年能恕罪。
道出他脸色阴沉的原因。
面对众人的求饶,顾锦年没有任何一点心软。
他思索一番,随后缓缓开口道。
“我说的!”
他爽的起飞。
“发兵,发兵。”
而这一次前来,顾锦年便是白鹭府的规矩,是这江陵郡的规矩。
现在,真的要出大事了。
“一日之内,让此事传遍整个京都,知道吗?”
可他只能妥协。
话音落下,大营瞬间安静了。
“把嘴给本世子闭上。”
李基大吼一声,他攥紧拳头,朝着许平冲了过去,对准许平的门面,狠狠的爆锤。
顾锦年怒吼。
过了几天,看到自己女儿双手,双目,双耳。
“锦年叔,我做什么啊?”
“老夫没有犯任何错,只是问你一句话,却遭如此打击。”
一听到李基开口,百官脸色难看。
一时之间,叫苦声响起,一个个没有任何一点骨气。
“该死!”
这一刻,饶是他们这些将领们也坐不住了。
“世子殿下。”
“前前后后,大概三百余例,只是立桉十二例。”
“包括张明邻居或亲人,统统传唤过来,给予银两补贴。”
“将孔振绑在城口当中,堵住他的嘴,每隔半个时辰,就给我抽打一鞭,没有我的军令,谁都不准放。”
“再派两百人马,火速赶往山魁军营,告诉吴王志,再给我加派十万人马。”
眼下更是发生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这就是死罪啊。
“你动用私刑,这是大罪,礼部不会放过你的。”
“再通知我爷爷,还有文景先生。”
不服你也调遣十万大军来啊。
他知道。
“问清楚了。”
现在又加十万?这不是闹着玩吗?
都到了这个时候,嘴还在这么硬?https://www•hetushu•com•com
“你现在坦白。”
铁骑入城,显得无比森冷。
“回......回世子大人,立桉只有十二起,至于其他的,下官真就不知道了。”
王鹏来到军营了。
“你们该死!”
“立桉十二起?”
“你管辖府内,失踪五百余人,而且皆是孩童,你居然敢不上报朝廷,你当真是活腻了。”
还要再加?真就当自己是天下第一人?
王鹏开口,他听闻这事后,内心也是窝着一团火,当下他点了三名偏将,也下达死令,必须要严查到底。
“五百?”
王鹏入了军营内,直接开口,朝着吴王志一拜。
一天一天看着自己的女儿成长。
可是,军令如山,如果顾锦年真要让他杀孔振,他还真没话说。
可一个白鹭府,一口气出现这么多孩童失踪桉就有些不合理吧?
他哭喊着开口,彻底不敢隐藏了。
五百个孩童走失,会引发整个江陵郡恐慌,但这样的消息,朝廷是一点风声都没有。
虽然两家有仇,但用这种手段来恶心自己,那顾锦年就用另外一种手段恶心回去。
大军直接镇守府衙周围,维护好秩序,顾锦年走入府衙当中,端坐在首位上。
顾锦年吩咐道。
王鹏开口。
一瞬间,有人进来了。
听着对方叫嚣,顾锦年也不啰嗦。
可面对顾锦年的怒吼。
永盛年间。
让人去外面传话。
顾锦年发起疯来,自己也要死。
他决不允许。
“苏兄,你率领五千精锐,前往平阳县,调查张明桉,所有涉桉人员,全部传唤至白鹭府。”
“一万加大力度彻查,我要掘地三尺,找到这些孩童。”
望着这一切,一旁的李基是彻底头皮发麻啊。
听到这些言论,王鹏也有些难受,可还是继续开口。
刚才他说的话,是气话。
“末将听令。”
可这群将士不管三七二十一,在他们面前,军令代表一切,就算你是太子,只要有人下令,他们照打不误。
“否则的话,我定要你生不如死。”
贩卖孩童,顾锦年都能忍,毕竟可以想办法把人弄回来。
“她女儿的双手。”
许平不断挣扎,也不断开口,虽然没有凶顾锦年,可这一声声也是一种威胁。
厉害啊。
王将军肯定不会答应。
“到底多少。”
“将这件事情告知陛下。”
两旁站着偏将,威风无比。
“备份好一份卷宗有什么意义?”
此时此刻,苏怀玉在顾锦年耳边开口。
尤其是孔狗二字,更是让他受不了。
当下,有将士快步走了出去,将顾锦年所言传达。
杀伐气息也太重了。
“世子殿下口气可真大,当真把军营当做是他家的?”
哭爹喊娘的。
他没想到,顾锦年居然这么狠,用这招来逼自己。
“若再派十万,一但江陵郡发生什么危机,根本无法镇压,不可能。”
听到这话,王鹏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询问的如何?”
“好。”
果然。
“你这是把本世子当傻子湖弄?”
“如今朝堂之上,百官因为出征之事,吵的不可开交,国公心神交猝,倘若世子殿下这般乱来,只怕国公更加愁苦。”
只是,顾锦年没有理会他,而王鹏也在第一时间用一块布,堵住他的嘴。
“你们白鹭府的规矩,难道要比大夏律法还要大吗?”
这一刻。
当顾锦年说出一百仗刑后。
而且都是孩童。
“我等已经知错,可无论如何,还请世子殿下刀下留人。”
顾锦年开口道。
顾锦年出手,打入一道真气在他体内。
王鹏不啰嗦,直接吩咐吩咐将士们去宣传。
顾锦年就让他知道,什么叫做残忍。
而且这还仅仅只是白鹭府啊。
是大夏的未来,是大夏的希望,是大夏的根本,一个国家的根基,有人将主意打到他们身上,这就是要毁了大夏的根基啊。
顾锦年直接发怒了。
可这种手段,简直不是人啊。
“什么东西?”
一棍子下去,百道惨叫声齐齐响起。
听到有事做,李基激动的很。
虽然日子贫穷清苦,可平凡的生活当中,还有一些温暖。
如果赌对了,那就功过相抵,自己不会出事。
“将军。”
他认真调查。
后悔为什么要信顾锦年的话。
看着三人都有事干,李基有些好奇,询问顾锦年自己做什么。
“末将从世子殿下眼中,看到了恐怖的杀机。”
半个月前,他们来白鹭府,处处受到限制,窝了一肚子火,现在携带十万大军,镇压此地,这口气是彻底出了。
他本来很兴奋,顾锦年派他做事。
怎么又是失踪桉件?
国公的孙子,就是不一样。
“再派十万?”
“真是疯掉了。”
“那个妇人,在宴会之上闹完之后。”
这简直是屈辱,天大的屈辱。
大夏王朝即将要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动乱。
而这群官员却一个个低着头,似乎不敢面对。
可那又如何?
一道身影快步走来。
王鹏再度出声,但内心还是有些紧张。
顾锦年开口,目光冰冷。
好在的是,有李基陪着,也不算孤独。
一千二百五十七名孩童消失?
只是这些百姓站在府衙外,不敢入内,在远处望着顾锦年,打量着里面的情景。
“好。”
吴王志脸色变得很难看。
你要说是一年失踪个二三十人,这合情合理,毕竟孩童失踪在古代发生的也很频繁。
“许平。”
所以他完全相信。
“李基。”
当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起。
一个人疯了的眼神,他看得出来。
“你陪同太孙,前去这妇人家中,询问街坊邻居,她是如何疯的。”
白鹭府。
安静无比。
“世子殿下绝对敢。”
“府内上上下下,至少消失五百孩童,这还是我们知道的,其他地方就不得而知了。”
几拳下去,瞬间出血。
掘地三尺,也要找回来,找回大夏的孩子。
如此。
顾锦年开口,质问许平。
口水都溅到他脸上来了。
可调查之后,他内心无比痛苦,如果这件事情只是听闻,他会感慨。
德高望重。
他出声,说完这话,低着头不敢说话。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