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02章 善后一切,前往白鹭府,调查真相,当场被抓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02章 善后一切,前往白鹭府,调查真相,当场被抓

“顾家怎么招惹到了他们?”
“走吧。”
老爷子也是这个想法,但他没有肯定,而是让顾锦年自己去选,毕竟选择秦王也有弊端,只不过利大于弊罢了。
“就有其他王朝的势力在当中,江陵郡可是重关之地,这趟过去也好去了解一下大夏贸易。”
从京都出发,一直朝西北方向,到达青州,青州与江陵郡相隔一条大江。
“是,老爷。”
是传音。
但这个问题不大,自己本身就是要走孤臣之道,没有就没有吧。
顾锦年点头道。
“此番前去,一来是为了调查案件,完成课业,二来是解救顾某好友,还请云柔仙子竭尽全力,协助顾某。”
“这件事情你不需要知道,涉及到太祖了,总而言之,锦年你得记住,不要跟仙道佛门走的太近,包括中洲王朝的人。”
顾锦年皱着眉头,他望着老爷子,实在是想不明白。
说不好听的话,皇帝没事都要去外面走一走逛一逛,真有本事杀自己,为什么不去杀皇帝啊?
不过能理解,顾家家大业大,不搞点敌人出来,皇帝也不安心,合情合理。
可下一代皇帝,真说不准,譬如说太子,与自己无仇,而且太子也明事理。
“战争之事,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你怎么突然说这些啊?”
将毛笔放下,老爷子没有回答顾锦年的事情,而是提起另外一件事情。
看谁怕谁?
但顾家到底有多少敌人,顾锦年真不清楚。
“行。”
希望顾锦年不要以身试险,就待在京都。
老爷子淡淡开口,四个字让顾锦年直接沉默了。
顾锦年说的话,其实他觉得没啥问题。
他也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老爷子要这样做了。
只不过。
五人消失在书院当中,书院下已经备好了三匹战马,这是李基弄来的,算他有点本事。
皇帝和镇国公不说,真是这两派的人,不会找自己麻烦,不过皇帝最忠心的手下,其实就只剩下宦官了。
“锦年叔,我保证我去了以后,一定老老实实跟在你身后。”
“太孙,世子已经入了江陵郡,正在赶往白鹭府。”
老爷子很严肃,不希望顾锦年去乱猜一些事情,天塌下来了有他们这种高个子的顶,也轮不到顾锦年来掺和。
“是。”
“这件事情不同寻常,孙儿好友可能遇险,孙儿不可不去。”
随着这道声音落下。
“锦年,你可别说六叔不帮你啊。”
顾锦年说了几句。
不过两人关系很好,或许是因为都被永盛大帝坑了,故而这两人的确挺不安分,朝廷不少官员也说过,削两人的权力。
“不过爷爷,我们顾家到底有多少敌人啊?”
一句话,得不偿失。
“只是简单交锋,为何要两三年的时间?”
“那武将呢?”
李基有些郁闷了。
“云柔仙子。”
后者也不啰嗦,直接起身离开。
江陵郡。
连后顾之忧都想好了。
就好像刚入大夏书院时,一个小小的测试,居然成真。
“有玩的不带我,没必要啊。”
“你们不是说要去白鹭府玩吗?”
调查案子为主,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暴露身份。
老爷子给予回答,说出这件事情。
一心向民者,无需担心皇权。
五道身影缓缓踏入城内。
这奔波大半天,要是不带自己,那岂不是血亏?
如此。
“难不成陛下让您夺取十二城?”
“可他们做不到,选择投靠这些文人也是合情合理。”
“放心,你要我怎么协助都行。”
有这么夸张吗?
真有这种人行凶,那他付出的代价,一定会极其惨痛。
听着老爷子的话。
顾锦年洗耳恭听着。
“爷爷马上要出征了。”
太子就是大部分文官。
他喃喃自语。
这饼一画,顾宁涯瞬间眉开眼笑了。
有这位在,危险性小了很多,而且不管做什么事情,有他在轻松一些。
“只是爷爷有感而说。”
顾老爷子开口,话语之间,又道出一些其他信息。
“但偏偏你是我们顾家的人,是爷爷的孙儿,所以你的未来,注定布满荆棘。”
“周王。”
顾锦年开口,他知道姚云柔性格奔放,但这么大的事情,还是希望对方能严肃认真对待。
今日的话题,格外沉重。
确实。
“明白。”
“按我说,这件事情你就别掺和了,老老实实待在京都多好啊,犯不着冒险。”
李基哭丧着脸开口。
卷宗内容很简单。
老爷子道出三个办法。
或者直接一点,杀太子啊。
似乎这趟出去,会有很大的麻烦。
苏文景的声音喃喃响起,他注视着离去的顾锦年,眼神当中也闪过一丝担忧。
“其三,苦修仙武之道,唯有自身强大,才可无惧一切厄运。”
他要出征了。
“爷爷跟你说这么多,你也莫要心生畏惧,敌人再多,你只要做到这三件事情,便无须担心。”
一直到了丑时。
他知道顾锦年很聪慧,但很多事情顾锦年都不知道,今日他需要交代一些了。
书房内。
白鹭府充其量在大夏王朝仅仅只是属于寻常m.hetushu.com.com的府城,都不要说对比京都了,连京都周边几个府城都比不过。
姚云柔笑着回答。
“通知孔先生。”
若是去了江陵郡,只怕会惹来一些麻烦。
顾锦年也牢牢记住,他看得出,老爷子今天很认真,看来是有些什么事情,让他变得如此严肃,正是因为如此,顾锦年也不敢嬉皮笑脸。
“孙儿明白。”
谁也说不准。
一直到亥时。
苏怀玉,李基,瑶池仙子,还有姚云柔。
反正下场不怎么好。
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顾锦年已经不在乎了。
苏怀玉外面,没有选择进来,而是通过传音告知。
顾锦年开口询问。
基本上就没有什么盟友。
“但还是看你自己考虑。”
出狱之后,偷溜进王家,失手杀害王家仆人。
顾锦年继续问道。
自己派出去的人,居然失联,这才是顾锦年现在关心的事情。
但如顾锦年猜想一般,瑶池仙子和云柔仙子的的确确吸引不少目光。
数千份卷宗被顾锦年强行看完了,好在修行儒道,能够做到过目不忘,不然的话,想要在短短两个时辰内记住这么多东西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此时此刻,苏怀玉的声音,也缓缓在耳边响起。
江宁府都比白鹭府好上不止十倍。
待顾宁涯走后,顾锦年望着这些卷宗,开始快速翻阅。
老爷子状态有些不对劲啊。
“是爷爷我提的。”
是的。
这个李基作用性很大。
“还是那句话,只要咱们顾家人占理,大夏境内,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带上自己也就算了,还强行把太孙带过去。
“选择站队,站好了,可保你无难。”
眼下细细一算,皇权是潜在的敌人,不过可以拿捏,主要还是看政治形态。
“爷爷。”
永盛大帝不怕顾家,毕竟从龙之臣,外加上自己毕竟是皇帝的外甥,而且一心一意为大夏,自然而然没什么问题。
顾锦年点头,他知道人怕出名猪怕壮这个道理,大夏第一权贵,听起来很光彩,可实际上面临的压力也会是巨大。
“陛下难不成?”
“还有中洲王朝。”
而顾锦年等人神色则微微一变。
再配上斗笠,问题就没什么了。
烈日当空。
很显然,这件事情老爷子估计也有些消息,文景先生从来不做无缘无故的事情。
只不过老爷子明显不想继续说下去,而是将目光看向顾锦年道。
拥兵自重。
“陛下不是你的敌人,但皇权是你的敌人,顾家势力太大,一门两侯爵,外加一个国公,尤其是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未来成就绝对不比爷爷差,你说是不是敌人?”
顾锦年开口,答应李基一同去了。
“已经核实完。”
真要说,京都肯定要更安全一点,但问题是,就因为身份问题,连个城都不敢出?
但架得住百官要求吗?太子自幼便被儒道名流指点,尊师重道是刻在骨子里,倘若未来百官文臣纷纷请求太子削弱顾家呢?
“仙道佛门,还有中洲王朝呢?老爷子,这又是怎么回事?”
“孙儿明白了。”
渡江需要一天半的时间。
如此。
几道身影出现在江陵郡郡守面前。
“不过锦年,这是六叔的令牌,你收好来,江陵郡也有悬灯司的人,真需要帮助拿我的令牌去就行。”
顾锦年询问道。
“若这件事情你能做好。”
“锦年。”
紫衣的江陵郡郡守,得知这个消息后,当下缓缓开口。
“毕竟顾家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一个这样的地方,能让王富贵失联?你要说这里面没点猫腻,顾锦年死活都不信。
顾锦年有些皱眉,老爷子说的这话,他心里清楚,盛文衰武,只是他没想到事态已经到这个地步了。
顾锦年来到书房,也没有耽误什么,将事情来龙去脉告知老爷子后。
“谁也不许帮,让他一个人处理。”
五个人三匹战马。
但若是得到顾家的支持,那就不一样了,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代皇帝。
老爷子出声。
一旁的瑶池仙子轻哼一声,只是也没有多说什么。
也就是说,带上太孙,只要遇到的人不是祁林王亦或者是周王的势力,基本上都好说。
对于这件事情,瑶池仙子还好,就是云柔仙子有些不乐意了。
看完卷宗后,顾锦年心里也有数了。
“行了,今日寅时一刻出发,车马备好,便装出行,你带点银子在身上。”
再说了,这里是大夏王朝,又不是出国,在自己地盘还怕遇到什么危险?
江陵郡郡守面容不由露出冷意。
同一时刻。
提到玩,李基脑袋瓜子变得很灵活。
“你明白吗?”
出征边境,对于老将来说问题不大,而且这一次宣战,应当不至于是夺取十二城啊。
“两三年?”
“锦年,这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苏怀玉则显得很平静,很正常。
基本上是孔家的势力地盘。
但永盛大帝不希望有内乱发生,故而迟迟没有动手。
不过这些顾和_图_书锦年心中并没有畏惧。
时间上来得及。
敢得罪你,肯定是有后台的。
“不过,这趟若是去了,还是要多加注意,这外面毕竟不是大夏京都,有你叔叔帮着,做你能做的事情,做你能及之事。”
当初建德皇帝第一个开刀的人,本来就是想找周王,后来觉得找周王动手实在是有些风险,所以才找其他几个藩王动手。
战场瞬息万变,绝对没有什么稳胜之说,没有结束之前,谁也不知道最终结果是什么。
“当年建德之难,对方前前后后一百二十万人,咱们这里五万人都没有,看似是一场不可战胜,可最终笑到最后的是爷爷。”
“说句不好听的话,真要有人敢这样,那我这辈子就待在京都,什么地方都不去?”
顾家也没做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吧?
富家公子俊男子这种他们看多了,甚至顾锦年,李基,苏怀玉还不算什么,有些富家翁更是穿金戴银,十个手指十枚宝石戒指。
而且秦王李遂的的确确是一个最好选择,他是皇位的有力竞争者,只不过如果太子不犯大错的话,秦王就没有太大可能性了。
原因无他。
或许是快要出征,有些话老爷子必须要说。
老爷子开口。
“涉及南北贸易。”
“孔家。”
顾锦年去了一趟悬灯司,让自己六叔准备些东西,关于白鹭府和江陵郡大大小小所有官员的卷宗资料。
看起来要多浮夸就有多浮夸。
等人离开后。
国公府。
大夏京都。
听到这话,顾锦年不由皱眉。
老爷子终于写完了字,这有些反常,以往自己过来,老爷子都很激动,不管自己说什么,也都会第一时间给予回答。
顾锦年想不明白了,孔家也是摆在明面上的敌人,其余三股势力,他是真心想不明白。
“言而无信,可这跟咱们顾家有什么关系啊?”
“那倒不是。”
“眼下朝堂要商议发兵之事,我爹忙得很,应该不会注意到我,而且咱们去白鹭府,也是为了完成课业,又不是跑去玩,你说是不是锦年叔?”
率领三十万大军,镇压南方四年时间,周王顾锦年有点了解,太祖第七个儿子,也是第一个就藩的儿子。
“其他不需要准备什么。”
老爷子这番话,让顾锦年心情略有一二说不出话的感觉。
顾锦年点了点头,此时此刻,他也算是明白顾家有多少敌人了。
这天下早就掀起血雨腥风了。
“锦年叔。”
其余官员也是满脸笑容。
顾老爷子开口,一口气说出四个不同的势力,让顾锦年整个人沉默了。
结果有人喝醉了,迷迷糊糊来了一句,大致意思就是老爷子别的不说,写的字真够丑。
“你现在还不能牵扯到这件事情,不然会有大麻烦。”
一来是借助秦王的势力,终究有些不妥。
恳请顾锦年带他一起出去。
老爷子语气很平静,简简单单一句话,却显得霸气十足。
一行人也算是来到江陵郡。
“爷爷出征还需要一点时间,去之前会处理些事情,为你扫荡一些威胁。”
因为就在前边。
“周王怀恨在心,必然会对大夏有怨。”
大夏王朝运输粮食到边境,必须要经过这条路,南边和北边商人贸易,这里很重要。
“这次爷爷出征,安危你不用担心,只是此次前去,可能至少要两三年,甚至更长时间。”
就是姚云柔时不时投来一个含笑的眼神,让顾锦年有些郁闷。
却没想到,这个周王与顾家也有渊源,老爷子不愧是老爷子啊,树立这么多敌人。
顾锦年回到了书院之中。
五人一路奔袭来到青州,根本没有任何停息,直接坐上准备好的船渡江。
白鹭府。
“哈?叔,不是你让苏怀玉找我的吗?”
超出自己的势力外就不行。
紧接着也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告退了。
可偏偏自己不是纨绔,而且也瞒不住别人,之前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暴露出自己的才华与能力,遭人嫉妒很正常。
有近百位穿着官服男子,一脸笑呵呵地看着自己五人。
一时之间,敲锣打鼓之声跟着响起。
丑时四刻。
“通知那几个没出息的家伙,锦年这趟出去,无论遇到任何事相求,让他们全部拒绝。”
“连武将都是我们的敌人?”
只不过顾锦年还是在犹豫。
夜色正浓。
再说了,自己也仅仅只是一个大夏第一权贵啊,又不是中洲王朝第一权贵。
这就意味着,这件事情的的确确没有表面如此简单。
“任何事情,结果没出现之前,都不要抱着必胜的心态,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就如此。
“其一,为民做事,只要你一心为民,民意便是你最大的武器,执掌民心之剑,上可剑指皇权,下可斩一切魑魅。”
后者没有废话,立刻离开。
“该你做的,你想怎么做都可以,不该做的,一切后果,你也要自己承担,明白吗?”
顾锦年开口,让李基准备点银两。
江陵郡去白鹭府的官道都显得破破烂烂,对比京都亦或者对比江和*图*书陵郡其他几个重地。
李基还好,看起来就是个富家公子罢了,这个问题不大。
好在的是李基也有点能力,搞来一条单独的船,也免得和其他人在一起,五人登船后。
这话一说,老爷子生气了。
“这是六叔最后能帮你的了。”
“换句话来说,以后你行事,要小心一些了,不能像现在这样,咋咋呼呼,无法无天。”
管家在外点了点头。
眼神有些疑惑,顾锦年不解。
“溺水之事,爷爷也有了眉目。”
白鹭府有十七个县,人口过百万是有,但不会太多。
解决了文官,武将势力就跟容易去对付了。
像老爷子的可能性不大,像陛下的可能性很大。
眼神复杂。
该低调低调。
顾锦年笑了笑,同时给顾宁涯画了个饼。
顾锦年没有多说什么,找完六叔顾宁涯后,顾锦年没有急着回学府,而是在思考要不要找另外一个人帮自己。
引得周围百姓好奇观望。
皇权这个点,顾锦年明白,如老爷子说的一般,不在乎谁当皇帝,而是皇权本身。
可江陵郡的南边,便是云贵郡,紧靠大夏最繁华的江南郡不说,而且云贵郡就是周王就藩之地。
动辄几百上千赤地。
老爷子如此说道,显得有些语重心长。
王富贵好说歹说也是一甲富商之子吧?
“你放心去吧。”
“你怎么来了?”
顾锦年皱着眉头问道,这是爷孙两个人的交流,倒也不担心传出去。
白鹭府位居于江陵郡偏西北的地方,南北贸易主道在隔壁天云府当中,所以白鹭府显得一般,勉勉强强能喝到点汤,但也仅仅只是一点汤。
好家伙,知道顾家树立的敌人不少,但还真没想到,什么敌人都有。
“这一大叠是跟咱们顾家有仇,准确点来说,是他们身后的人,跟咱们顾家有仇。”
“其二,懂得进退,该进之时,绝不退缩,该退之时,也要懂得隐忍,以命为主,只要人活下来了,一切都有机会。”
“叔,你放心,这趟出去你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
“盛文衰武,大夏王朝如今国运昌盛,要不了多长时间,便会迎来盛世。”
论皇权,顾锦年无惧,他有办法解决,这个办法就是民心。
“大人。”
而后被判斩立决。
“一切按计划行事。”
苏文景早已经将这一切收进眼中。
“说句不好听的话,倘若你没有展现出这般的才华,只怕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爷爷我都会找个尚书,与他们家联姻。”
【张明杀人案】
老爷子的意思很简单,这件事情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只不过只能依靠自己的势力。
“错也好,对也罢,他需要成长了。”
大夏太孙,谁敢动他?
“没问题,那晚点我来找你,锦年叔。”
“锦年叔,实话实说,我这段时间没闯什么祸吧?”
李基满脸兴奋,第一次离开京都,自然开心的不行。
“这一叠跟咱们顾家没有任何关系。”
不等反应。
自己与苏怀玉也还行,别穿的太招摇问题都不大,毕竟江陵郡是南北贸易重地。
但这一次明显有些不一样。
声音响起,是一些捕快。
“行,六叔,等我回来,给你准备首诗。”
“秦王殿下与顾家关系不错。”
“不要乱猜想。”
离开书房后。
这些顾锦年都感受的到。
所以永盛大帝能篡位成功,看似是一场奇迹,可背后不知道有多少势力参与。
真不愧是苟王。
一直到午时。
“锦年。”
大夏王朝的后台无非就是四股势力,皇帝,镇国公,太子,藩王。
举世为敌有些夸张吧?
“再通知白鹭府府君。”
但周王性子比较谨慎,还是没有选择造反,这才给了四皇子也就是永盛大帝机会。
老爷子负手而立,望着顾锦年,如此问道。
而且还以顾家功高震主为理由呢?或者顾家当真犯了个不算特别大的错误呢?
为首老者的声音便直接响起。
“到了那个时候,文官势力将会越来越大,你那帮叔叔伯伯们,看似现在与文官们水火不融,可实际上暗中早就跟文官打好关系。”
他今天刚来书院,苏怀玉就告诉他要去白鹭府了,让他准备车船。
“那行,你心里有分寸就好。”
不过苏怀玉说的没错。
这一刻,顾锦年明白老爷子的意思了。
算不上是个什么好地方,也没有什么特色。
二来是自己外出的事情最好是不要让太多人知道,尤其是这背后会不会有秦王的影子?
“为你稳固天命根基。”
舞龙鞭炮,显得十分喜庆。
也就在此时。
顾宁涯取出一块令牌交给顾锦年。
如此,两天过去。
好家伙。
整件事情就是如此简单,只不过因为从立案到执行,仅仅花费了十几天的时间,这才引起大家的怀疑。
顾锦年点了点头,对于这件事情他倒是不惊讶,毕竟老爷子目前还是大夏第一战神。
李基出现在房内,同时出声好奇道。
“爷爷您放心。”
老爷子出声,如此说道。
如今王富贵前往白鹭府,暗中hetushu.com.com调查这件事情,居然遭遇失联。
虽然江陵郡是孔家人的地盘,不过顾锦年不打算招摇撞市的过去。
“你将真正得到大夏民意。”
六叔总算是将厚厚一叠的卷宗送来,这卷宗上是江陵郡大大小小所有官员的信息。
顾锦年开口,没什么好说的了。
“好。”
周王解释清楚了,没关系,怎么顾家又招惹到仙道佛门,以及中洲王朝?
“六叔大致看了一遍,帮你划分整理好了,这一叠跟咱们顾家有点关系。”
一个退伍兵卒,回到家中,嗜赌成性,变卖儿女,而后因为拆迁补银之事,大闹县衙,最终被扣押三月。
“叔,有什么危险不危险的,大夏境内,还怕有人光天化日之下对我行凶?”
这一切,顾锦年都不知道。
“爷爷,周王,仙道佛门,还有中洲王朝是怎么回事?”
天高皇帝远。
“你舅舅当时的确想要分一半江山给周王,爷爷我率领三十万铁骑,在南边压制周王四年,大夏王朝彻底稳定后,这件事情不了了之。”
府城之外。
倒不如是说自己不如太孙,而是顾家的敌人太多了,真到了外面去,说句不太好听的话。
顾锦年点了点头,他将心中的好奇全部压住,认认真真的点头。
“锦年,你这趟来,是想告诉爷爷,你要去白鹭府对吗?”
但顾锦年内心也明白,老爷子马上要出征了,自然牵挂自己,希望自己能够成长。
如此,房内便只剩下顾锦年一人了。
一瞬间,李基十分喜悦。
在京都也能扎稳脚,去一个白鹭府失联?
几道身影出现。
永盛十二年,十二月二日。
最关键的一场仗,还是祁林王借出红莲铁骑。
就这么直接被发现了。
“到时候你爹会为你及冠,陛下也会为你举行封侯大典。”
而永盛大帝谋反这段时间,屡次找周王借来兵马,如若没有周王的帮助,永盛大帝还真不一定能篡位成功。
只要不是下了死命令,非要夺取十二城,危险性几乎为零。
还是那句话,明面上的敌人,顾锦年的确不怕。
用顾锦年前世划分的话,差不多就是一个准三线城市。
他开口,语气平静。
听到这话,顾锦年察觉一些不对劲了。
刹那间,他脸色微微一变。
“恩,锦年,爷爷这番话也并非是说,让你做事畏首畏尾,让你清楚一些事情。”
永盛大帝不是自己的敌人。
“不过这趟出去,你老老实实待在我身旁,听我指挥,你要是敢乱来,以后就别想跟着我出去了。”
“孙儿一定牢牢记住,请爷爷放心。”
“爷爷出征,必然是旗开得胜。”
文官就更不用担心了,自己若是站在百姓这个阵营,管你世家阀门,文官结党,我以民心之剑,横扫一切。
“你初入朝堂,便是侯爵,古今往来极为罕见,只是欲戴王冠,必受其重。”
“恩。”
“防患于未来。”
“敢伸手到我江陵郡,倒要看看这位世子殿下,究竟有什么本事。”
顾家这般支持,秦王也必然会感恩,至少可保顾锦年无恙。
“锦年,刚才说的你要牢牢记住。”
但武将这个,顾锦年就不清楚了。
顾老爷子给予回答,想要解决皇权这个矛盾,唯一的办法就是站队。
他将卷宗再一次摆放在书桌面前,打算重温这件事情。
同时说出了具体时间。
顾锦年心中自语。
“江陵郡算得上是孔家人的地盘,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老爷子已经发话了,只要你离开京都,不管找我们做什么,都不能出面帮你。”
武官的话,因为形式问题,不得不跟文官结合。
“你放心,我有分寸。”
但这话吧,就是有些古怪。
用六叔的话来说就是,是有一次老爷子邀请武将在家喝酒。
瑶池仙子也显得平静。
问题就是瑶池仙子和姚云柔。
她们二人长相惊为天人,走出去瞬间吸引无数目光,这一路上就惹来了一些注意。
文官就不说了,庞大的利益集团,与世家有着牢不可破的关系。
老爷子开口,提出这件事情。
“仙道佛门。”
不需要战马协助。
如果任何事情都能靠杀来解决,大家何必浪费时间?
顾锦年郑重地点了点头。
而在书院当中。
如此,在江陵郡待了一天后,也没有逗留,继续直奔白鹭府。
老爷子望着顾锦年的背影,眼神当中还是有些感慨,实际上他也不想这样严肃,可为了顾锦年成长,他只能如此。
“你说周王恨不恨咱们顾家?”
悬灯司有权利去吏部和刑部索要卷宗。
故而,如果借助自己这些叔叔的势力,估计会被老爷子制止。
“锦年,再有个大半年左右,你就要从书院离开。”
“并非是他们的错,只是每个人需要选择,顾家可稳定三代不倒。”
“车马已经备好了,从青州到白鹭府的船也备好了,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啊。”
好在两人简单打扮一番,也算是稍稍遮盖了一些光华,二人穿着简单的素衣,云柔仙子传的严实一些,问题就没什么了。
和_图_书爷子一如既往的在练字,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像就是前些日子,顾锦年大夏诗会扬名之后,老爷子便喜欢上了练字。
老爷子开口,望着顾锦年这般道。
再说了,顾锦年也不想通过顾家的势力去做一些事情,反而不如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
她随性惯了,不想搞的太过于复杂。
“好。”
秦王的权势很大,不弱于太子的存在,如今更是执掌监国大权。
如此。
最终几人决定,到了江陵郡后,乔装打扮一番。
当然了,如果皇帝非要玩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这个戏码,顾锦年又不是腐儒,你要这么玩,那我也跟你玩到底。
江陵郡。
顾锦年听到这话,不由往深度猜想。
排了半个时辰的队,这才走了进来。
国公老爷子就是以前带过的将领。
秦王李遂。
老爷子也并非是谜语人,而是有难言之隐,能说的他一定会说。
至于那个喝醉酒的人,好像现在正在守城门,具体是守城门还是去当军营庖厨就不清楚了。
“他们若是接触你,一定还藏着其他事情,看似是因为仙灵根,但绝对不是这么简单,只不过这些事情不能告诉你。”
太子要是死了,秦王马上就能登基,朝堂格局瞬间变化。
“除文武之外,还有吗?”
“不知道。”
各路富人都会聚集,几个富家公子算不了什么。
“真要有隐藏在暗中的敌人,顾家世子,大夏太孙,他们多多少少会掂量一二。”
可要是王富贵说是自己的人,对方还敢动手,那就别怪顾锦年不客气了。
骑上战马后。
踏入城中。
顾锦年不由长长吐了口气。
原因也很简单,瑶池仙子和云柔仙子是仙家弟子。
顾锦年略显好奇。
他不在乎这个。
“有办法化解吗?”
一直没有动周王,而周王为求自保,更是大力招兵买马。
顾宁涯出现,他不知道顾锦年到底要做什么,但还是劝了一句。
“你这趟出去,太子爷知道没?”
“老夫白鹭府府君,许平,见过太孙殿下,见过世子殿下。”
如果自己真是个纨绔,反倒轻松一点。
确实,男儿大丈夫的,天天躲起来有什么意思?
顾锦年继续问道。
“暗地里接触孔家的人,可不少。”
好家伙,一路奔波,用最快的时间赶到白鹭府。
而随着顾锦年五人离开江陵郡首府后。
但皇权一定是自己的敌人。
要是王富贵没有说是自己的人,那还好说。
五人也没有任何迟疑,直接朝着京都外疾驰而去。
“不过也没关系啊,咱们去半个月就好,我走之前跟我爹说了,最近学业繁忙,估计要半个月才能回去。”
“举世为敌。”
李基的身影出现。
但这可能吗?
“锦年叔,我从小到大就没有离开过京都,甚至连皇宫都没怎么离开过,你就带带我把。”
江陵郡没有什么特殊的人文地理,但却是南北之路的交接点,有一条官道,直通西北境。
“带上太孙要好点。”
“你如此优秀,并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如果你只是一个寒门子弟,这是一件好事,你会被无数势力拉拢,不管你选择谁,你的未来都是一片光明。”
只是还不等顾锦年说话。
顾锦年开口,将这件事情告知老爷子。
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位大人物的身影,那就是祁林王。
兴致来了的时候,吟了一首诗,紧接着吧又开始吹嘘自己像他。
会飞。
就沉默不语了,等老爷子的回答。
那活着有什么意思啊?
大约一刻钟后。
这个案子绝对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顾锦年也逐渐回过味来了。
只不过顾锦年要的信息太多,即便是最快速度,也要等到子时。
虽说白鹭府只是一个寻常府城,可没想到每日进城之人,居然有这么多。
顾锦年制定的第一条计划就是,让众人稍稍打扮一下自己。
人家真不给你脸你又能如何?
但架不住顾锦年认真严肃。
完全是天壤之别。
扶罗王朝,大金王朝,甚至中洲王朝只怕都要偷笑。
老爷子出声,他没有认可顾锦年这句话。
“当年你舅舅发动建德难时,许诺周王共分天下,可但你舅舅坐稳位置之后,只是给予了一定赏赐,并没有共分天下。”
可此话还没说完,便被顾老爷子直接打断。
不过,顾锦年最终还是没有去找秦王。
待顾锦年彻底走后,老爷子的声音继续响起。
周王的势力,要比祁林王大。
郡守府内。
苏文景,老爷子,甚至陛下都参与当中,让自己出面侦查,而且也是对自己的一场考验。
也正是因为如此,依靠南北贸易,江陵郡算得上中上水平,不加上这个优势,那就如陕原,豫府这些地方一样,穷的吓死人。
“陛下是敌人吗?”
看到李基进来,顾锦年不由皱眉。
江陵郡有一半当官的人,都跟孔家有极大的关系,而且江陵郡虽然在大夏王朝属于中上水平。
还是看顾锦年是什么想法。
四人出现在房内。
外加上大夏休养生息十二年,打一场仗问题不大。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