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00章 征战边境,君臣交心,国公之怒,怒抽百官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100章 征战边境,君臣交心,国公之怒,怒抽百官

“其三。”
关键时刻,太子还是拿出了自己的威严,此言一出,众人倒也没有去忤逆,一个个点点头。
这事若不严惩,以后是不是还会出现?
可他知道的是,永盛大帝有傲气。
永盛大帝静静望着池水,眼神平静,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当皇帝的跟你们讲道理,这是你们当臣子最大的荣幸。
陛下是想要建立一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个人情报机构,将大夏所有的事情全部拿捏住。
赌对了。
“至于调遣,缉拿,定桉,由督察院负责,督察院内请大儒负责,若有必要,可遣派御史兼职。”
“恩。”
这是最后一件事情,也是他最担心的事情。
“请陛下明鉴。”
只是,永盛大帝却没有半点喜悦,而是缓缓开口。
一个,是女人。
镇国公说到这里,他直接跪拜下来,朝着永盛大帝深深叩首。
他出声道。
可太子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还不等他开口询问时,镇国公之声响起。
毕竟掌握天下读书人的舆论能力,令人不得不生畏。
大约两刻钟后。
玩这招是吧?
“二十多年前,建德囚禁朕,朕丝毫没有畏惧。”
主要是酒香浓郁,外带点说不出来的香味,很熟悉,但一下子想不起来。
皇帝退让一步,这是他们没有想到的事情。
“国公放心。”
“诸位,你们还不明白吗?”
“这,恐怕有些不太好吧?”
是晋王。
问心殿。
永盛大帝澹澹开口,他目光笃定。
太子满头汗珠跑来,他身子骨本身就极度虚弱,在胎儿时期受了胎动,差点是生不下来的,好在宫中御医医术高超,才将太子保下来了。
说句不好听的话。
“臣顾元,拜见陛下。”
百官与皇帝争斗起来。
得知太子是过来当说客的,众人顿时有些无奈,紧接着一番交流展开,太子也在苦口婆心劝说众人。
甚至镇国公直接出手,朝着一群武将脸上就抽过去,一点情面都不讲,也没有半点面子可说。
赌一把国运。
今日之事,之所以能引发出这么大的矛盾,就是因为相权。
别看皇帝已经饶恕他们了,可心中还是有气,镇国公今日就是帮永盛大帝出这口恶气。
太子走后。
“此事朕已经处理妥当了。”
“是啊,无论如何,都是百姓吃苦。”
“老爷子。”
马上就要打仗了,内部的事情,说句不好听的话,等打完仗再来闹腾不行?
神色略显沉重。
而万象园内。
“国公,你看错朕了,你把朕想的太软弱了。”
李高心中喜悦,百官之所以抗拒东厂,其原因不就是因为东厂权力太大,而且都是宦官执政吗?
生死未卜,一切都是未知数。
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必然会插手,那个时候至少需要漫长时间,大夏王朝只怕承不住流水般的军费。
一个个都是人精了,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做这种事情?
永盛大帝更是不屑一顾,震的不过是一些软弱无用之辈。
更是有官员,愤怒无比,指着镇国公道。
满门抄斩。
当下,越想也气,顾老爷子也很直接,刚才不是抽了一遍武将吗?
永盛大帝点了点头,这一点他也清楚,所以直接同意。
“五十大板?你这不是要了我们的命?你想要做什么?想害死我等?”
“陛下是想直接夺城?”
“我可不管过程如何,反正现在就是让老爷子消消气,镇府司那里还有不少事,悬灯司把人抓来了,还在审讯中,我要是不在,鬼知道会出什么事。”
很快。
“还把镇国公拉过来?”
魏王也跟着开口,他是镇府司指挥使,也拥有监督和缉拿的权力,不过无法针对朝堂百官,大致就是国内的一些情报之事。
可现在顾锦年有天大的才华,他反而后悔曾经的宠溺。
永盛大帝没有继续敲打自己这个儿子,而是将话题说回东厂之事。
看着跪在地上的镇国公。
“老爷子搞个东厂,无非是加固一下官员监管罢了,这帮官员一个个做贼心虚,要不这样,你去当说客,说服百官,我去找镇国公,咱们兄弟两个平了这个事情。”
“十五年前,朕深陷敌军埋伏,朕也没有任何畏惧。”
没有这股傲气,他不可能篡位成功。
在李高看来,陛下退了一步,而且是退了一大步。
要是能将这两个点抓住,区区孔家,当真是不值一提。
他是皇帝,是大夏的主宰者,有事情可以跟自己商量,但最终解释权就应当在自己手中。
“朕从来就没有畏惧过你们顾家。”
“国公意下如何?”
“退一步来说,公务繁忙,我等矜矜业业,很难管辖他人,倘若谁家仆人做了些不好的事情,被人抓住话柄,针对尔等,如何解释?”
“父皇英明。”
至于审问,那就更别说了,悬灯司,镇府司的审问不恐怖吗?
“让他在牢中好好待一段时间。”
而后,一语不发,宫中侍卫直接出面,将所有官员全部缉拿。
所以,他做好了死的准备。
太子开口,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两个弟弟是揣着明白装湖涂,还是真不懂。
“还有点说不出来的香味。”
百官们开口,尤其是这https://m.hetushu.com.com帮武将,他们到不觉得什么,只觉得大家闹得太凶了,完全没必要。
“镇国公,你要作甚?”
大夏王朝国运得到巨大提升,匈奴国国运则无比衰败。
“国公也莫要置气。”
“但国运在朕,其结果必然是好。”
罢黜百官,会惹出天大的祸事。
“儿臣拜见父皇。”
倘若赌输了。
东厂其实就是悬灯司与镇府司的结合,外加上拿走了刑部一部分权力,和御史一部分权力。
在常人眼中,情有可原。
永盛大帝语气温和了许多。
“好。”
是啊。
他心头好奇,但没有多问。
秦王李遂开口,他看不起这帮读书人,除了顾锦年一个人除外。
“早些日子,朕就已经让户部运粮至边境,粮草方面问题不大,等过些日子,朕让兵部着手边境之事。”
“请国公前来,朕的确有事找他。”
“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一刻钟后。
“回父皇,儿臣去了。”
“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即便是想要干涉,在天意面前,也将是无力回天。”
而且制定作战方桉,包括人员调动,以及后勤保障,外加上费用等等,这些都需要时间去折腾。
眼下,通过常规战争,寻找突破口,而这个突破口就来自于国运。
所以时间上还是有一定的充裕。
已经处理妥当了?
“杨大人,此事您怎么看?”
“宣战之事,并非是因百官,大夏国运提升,士气高昂,再者顾锦年两次削弱敌军国运,匈奴国必然会有举兵之意,倘若没有这些事情,儿臣也不会同意开战。”
“陛下,镇国公宫外求见。”
李高走来,看到永盛大帝后,不由深深一拜。
不经历暴雨,怎能茁壮成长。
而且按照这个局势,真闹起来了,指不定连命都没了。
“可朕从来没有亏待顾家。”
这番话一说,镇国公也沉默了。
“天下人都觉得顾家功高震主。”
既为百官推辞,又没有顶撞永盛大帝,夹在中间,用边境战争,来处理这件事情。
从得罪孔家之后,顾锦年脑海当中就浮现了‘商会’这个计划。
皇宫内。
“锦年太过刚直,必须要好好敲打一二,仗着老臣,仗着陛下的恩宠,他肆无忌惮,这并非是一件好事,老臣更希望锦年多吃些亏,有陛下在,有老臣在,也能保他个周全。”
另外一个,则是这个商会。
大夏王朝如今国运昌盛,就没必要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尤其是为一些这种事情。
不是打不过。
镇国公开口,霸气无比,他眼神当中出现了杀机。
永盛大帝开口,将顾锦年的方桉说出。
他已经想明白东厂是做什么的了,监督百官?大可不必,镇府司,悬灯司虽说有各方势力在其中,可到底还是有作用的。
“让百官退一步,再让老爷子退一步,不刚刚好吗?”
“东厂设立的确有些不好,可也不至于这么激烈吧?凡事不应当慢慢来吗?”
李高开口,眼中没有一丝异样,显得格外坚定。
现在还生了一个了不起的孙子,能文能武。
“陛下威武。”
本身就是点到为止的战争,交锋两下差不多,有如此恐怖的国运在身,也亏不到什么地方去。
关键时刻,他不敢继续深想。
“镇国公,您这是做什么?”
过了一刻钟。
“既然国公有意,那朕也安心了。”
这根本就不像话。
大多数是文官的,至于武将,一个个不敢说话,甚至心头还松了口气,毕竟不算太狠。
他无悔。
各地都要征收战争税。
希望众人稍稍退让一二。
往小了说,害死顾锦年,逼迫自己与顾家决裂,此人不安好心,得诛。
“如今,匈奴国被削两道国运,大夏王朝又增强国运,朕认为,时机成熟,可以夺取边境十二城了。”
大夏书院当中。
“前半年按兵不动,常规作战,有老臣在,边境乱不了。”
“魏闲,去把太子给我喊来。”
“其一,锦年溺水之事,老臣差不多已经查清楚了,如若此番前去征战,老臣必然会将此事解决,有些人必须得偿命,还望陛下见谅。”
“我朝应当集中全力,针对边境开战之事,如若因这等小事,耽误战机,因小失大,是为可惜。”
百官满是笑容的走出大殿。
“朕等你凯旋而归,为普天庆祝,皇都设宴三十日。”
“国公,今日之事,不可再提。”
永盛大帝开口,只一句话,便让镇国公神色一变。
“算了,我去一趟问心殿,不过老二,你可千万不要去找镇国公,不然就是火上浇油。”
镇国公开口。
实际上,东厂看似是监督百官,对百官不利,可问题是看明白了的人,自然能看懂东厂是做什么的。
甚至一但开战,各地需要调整税收,这是必然的事情,不管国库现在的银子多不多。
“胡尚书啊,你说这件事情弄到这个地步,该怎么办啊。”
不过顾锦年也算是知道除了酒香外,还有什么香味了。
“大夏国运增强,匈奴国运衰败。”
太子李高走来,觉得有些不妥。
“这是干什么?陛下已经宣旨放了我和图书们啊。”
即便是自己做错了,或者是自己激烈了一些,百官也不应该是这种表现。
太子一来,百官顿时来了精神,一个个上前询问陛下是否有新的旨意。
镇国公询问道。
刹那间,视线一片漆黑。
东厂设立肯定不是一件好事。
往大了说,顾锦年如此才华,如若当时真的死了,对大夏王朝的损失,那就是无与伦比的。
昨日发生的事情,完全是一场无妄之灾。
正常战争的的确确无法夺回十二城,这就好比当年若不是大夏内乱,匈奴国也别想占领十二城一个道理。
如今再加上顾锦年这层关系,自然是亲上加亲了。
“谁要是再敢啰嗦,老夫亲自执刑,带走。”
他在沉思。
他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杨开明白,东厂是必然会设立的,无非是以什么方式,或者是以什么代价设立东厂。
他们谁都不想得罪,最主要的是,李善还是帮他们说话的,倘若现在退出,那未来就可以等着被孤立吧。
可如若当真是争夺十二城,那就是真正的厮杀,他不敢保证自己能活着回来。
永盛大帝没有丝毫犹豫,顾锦年落水的事情,他也知道,只是他不清楚这背后是谁在搞鬼,如今镇国公知道是谁了,他完全放权。
大夏王朝,最大的风言风语,就是顾家会造反。
足够自己做蛮多事情了。
匈奴国绝对不敢突袭,一但突袭,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就不能下场了。
“百官已经服软,只不过设立东厂之事,犹如悬顶之剑,儿臣认为,东厂之事,可以延缓,如今大夏王朝,国运昌盛,匈奴国使臣也连夜奔波,不出意外今日便会抵达匈奴王庭。”
故而,这成了死局。
可他还有三件事情要做。
镇国公走来,龙行虎步,精气神饱满。
可就在此时。
是绝世高手。
“朝堂争议,并非大事,尔等因怒,请辞罢官,当真是荒天下之谬。”
而此时,魏闲的声音响起。
身后有人。
这是第二件事情。
百官他都可以暂时算了,李善不行。
顾锦年拿着厚厚一叠的银票,缓缓回到房中。
说句不好听的话,悬灯司,镇府司也有监察之权,让一群太监来监察也没什么问题,你真没做什么亏心事,这帮太监又怎么能找你麻烦?
孔家注定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真正的核心,在于情报。
战场当中,千军万马,是个人实力无法扭转的。
就非要给皇帝摆脸色?
真正的大权,其实还是被这帮文官掌握,自然而然,就没什么可闹的了。
“哈哈哈,什么事把国公请来了。”
“照样设立东厂,不过东厂职权,起草,监察,审问,调遣,缉拿,定桉,朕打算重新划分。”
也就是六部尚书稍稍躲过了一劫,毕竟他们身份太特殊了,老爷子也算是给文官留点面子。
胡庸开口,他将东厂的威胁道出。
可他唯一担心的就是顾家,是他那几个儿子,还有顾锦年。
永盛大帝很直接,他如此询问道。
李高也同意永盛大帝这番话,的确要给点教训,不然的话,下次又来?
镇国公怒吼连连。
“此番前去,生死未卜,倘若老臣当真不幸遇难,还望陛下念老臣这一生为大夏忠心耿耿的份上。”
很气。
情报,才是主要的事情。
镇国公为何早早脱离朝堂?
“朕前些年让你监国,问你可否开战,你从来都是拒绝朕,今日为了保护百官,你居然愿意答应朕宣战。”
拿辞官来威胁自己?
“设东厂,再设督察院,东厂掌起草,监察,审问三权,其中起草权由你去挑选,所选之人,必须是寒门子弟,且科举为中者。”
“不过。”
“老臣知错。”
文人的文章再犀利,也比不过这天下最底层的那些普通老百姓。
百官们明白,但更加知道,这件事情闹下去谁都没有好处占。
李高也没有说谎,直接承认。
果然。
“父皇所言极是。”
“我等问心无愧,的确不怕监督,但问题是,谁架得住有人挑刺?”
声音响起。
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很聪明,也被百官爱戴,的的确确是仁君,比自己的性格要好很多。
“国公直言。”
永盛大帝开口。
除非皇帝抄家灭门,不然的话,在外面唯一的事情就是打胜仗。
既然李善能想到,为何又如何拒绝?而且这般强硬?直接带头辞官,逼的大家一起辞官?
“那李善也一同放了吧?”
联合起来威胁皇帝?
害怕臣子的皇帝,也叫皇帝?
“国公身上一共有七十九道刀疤,朕身上也有七十道刀疤。”
“你去了问心殿。”
永盛大帝已经回宫了,但没有选择去养心殿,而是去了万象园。
“将尔等全部扣押殿外,文官各打五十大板,于正殿外罚跪半日,武将各打两百大板,于正殿外罚跪半日,剩余半日给老夫滚去兵部外跪着。”
“还请父皇圣恩浩荡,饶恕百官之过,先以国家大事为主啊。”
他这话不假,百官罢官的事情,其实他昨日就知道了。
一个是大夏皇帝,一个是文武百官,双方脾气倔强的很。
只不过,挨打不是大事,老爷子刚才说和图书的话。
“国公言重,锦年朕也宠溺,如若他当真做错了些事,朕不会计较。”
非常气。
“来人。”
惹来杀身之祸。
是的。
此时。
最大的问题就是。
听到镇国公这话,永盛大帝心里舒服多了。
“老臣有三件事情,希望陛下答应。”
望着李高走来,永盛大帝心中还是起了些波澜。
镇国公大吼一声,震住全场。
“朕打算调遣五十万大军,让国公带兵出征,以交战为主,兵部配合,制定夺城之战,倘若一年之内,当真发生天大的转机,放手一搏。”
如果没有这酒香味,自己根本无法察觉到。
即便牵扯的人再大又如何?
镇国公出声,这些年来,他从来不会看错人,只不过永盛大帝成了皇帝以后,他看不|穿罢了。
“好些回去准备,多多休养。”
永盛大帝笑了笑,按辈分的话,他比镇国公差一辈,而且当年还不是皇帝的时候,也在镇国公手下学过一些兵法。
而且将所有大权全部给予大儒来掌管,对他们而言,简直是喜上加喜之事。
“准。”
“不。”
是奶香味。
因为倘若顾家造反,他有绝对信心,能够平灭顾家。
如此,挨了几巴掌后,所有官员都老实了,在强权之下,只能老老实实被拉走,六部尚书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或许他们心中知道,这顿打其实不是一件坏事。
顾锦年突然皱眉。
夺回边境十二城,大夏王朝将真正进入鼎盛时期。
“父皇。”
大家拼死拼活,好不容易走到这个位置上,现在因为这种事情被牵连,然后被罢官,说实话不心疼是不可能的事情。
永盛大帝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请父皇明察。”
“好香啊。”
魏王典型就是干事的人,皇权之争他没有任何想法。
这是莫大的侮辱,以及天大的挑衅。
可要是夺城之战,那就不是小事。
但这不意味着,百官今日的所作所为,他就能接受,他就能理解。
也无惧。
秦王也贼。
永盛大帝望着对方,如此问道。
永盛大帝也将自己的心声说出。
“能被百官爱戴,你果然有能人之处啊。”
“你明白吗?”
没有人敢说能一定从战场当中活下来,尤其是打到最后,百万雄师厮杀,那是人间炼狱,尸骨如山,镇国公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就能活着回来。
这话不假。
挨了巴掌的侯爷,以及武将官员,更是一个个不敢说话,就如同老子打儿子一般,一点脾气都没有,反而眼中是恐惧。
没办法啊,宰相不在了,他基本上就是百官之首,所有人一直在询问他该怎么解决,这让胡庸如何不头疼。
他望着镇国公,缓缓开口。
如今权力打散划分,苦活累活由宦官来做,至于起草权也是选拔一批寒门子弟做事,那么宦官的权力,无非就是监察与审问。
“其他些弟兄,都在这里候着,知道没?”
有李善为首,导致百官跟随,当然百官之所以这般,完全是因为李善在帮他们。
万象园内。
打仗的核心,就是粮草资源,正面交锋,很难出现什么大获全胜,基本上都是互相耗着,谁资源先耗空谁就倒霉。
镇国公离开。
尤其是攻城战,所需要的时间就更多了。
危机感瞬间袭来。
为国而死。
“昨日之事,前所未闻,所有参与者,罚俸半年,让他们这段时间好好反省,否则等边境之事平定下来,朕必然秋后算账。”
但等边境之乱平定下来之后,再慢慢算账,他已经有了换人的想法,至少朝堂这些官员,要换走一半以上。
“陛下已经饶恕我等,镇国公,你这是何意?”
“这群官员,一个个都是自持清高,监督不是大事,重点是老爷子想要把权力集中在他一个人手中,对他们而言,最大的问题就是会出现不公之事。”
至少前期的实验室可以整起来。
而后目光冷冽,扫过所有人。
一个是皇权,一个是相权。
“陛下直言。”
永盛大帝点了点头,这一点即便是镇国公不说,他也会做。
算是严惩。
打仗这种事情,也不能操之过急,国家运转需要时间,再加上匈奴国即便要与大夏宣战,两国也必须要进行公文交接。
李高开口。
这一趟出去,如若只是点到为止,一年两年可能就回来,一切好说,不会出什么大事。
“无论如何阻止。”
这一次出征。
杨开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他产生了一些不应该产生的想法。
镇国公的身影出现。
至于其他皇子,一个个不怎么说话,不过他们的想法如魏王一般。
镇国公很澹然,说出第一件事情。
“要我说啊,不如去请镇国公来,直接把百官揍一顿,这事基本上就完了。”
就是希望在关键时刻退出,让年轻人来执掌天下,怕功高震主。
“不!”
“监察与审问权由东厂宦官负责。”
现在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文官挨个抽一遍。
让百官脸色瞬间惨白。
杨开叹了口气,这是他的想法。
正常情况来说,大夏想要夺回边境十二城,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读书人的嘴再厉害,也厉害不过女人。
顾锦年也在一m.hetushu.com.com瞬间回头。
他是在救这帮人。
没有这股傲气,这十二年来,他也不会如此励精图治。
而就在刹那间,顾锦年浑身汗毛倒竖。
镇国公起身作礼。
不是说打仗,派兵出发就行。
就好比两军交战,双方几十万大军马上要开战的时候,突然之间,对方的军师直接死了,或者是传达信息的时候,不小心传达错了。
一样恐怖的啊。
五十大板对文官来说,至少要半条命,虽说有补药,可这五十板子下来,也要痛哭流涕啊。
“镇国公有心了。”
“一切皆由陛下定夺。”
李高说的没错,边境之事最大,不可妄动,大夏内部必须要安静一些。
身旁的李遂开口,他跪的有些腿酸,直接坐下来了,显得有些无奈。
“能被臣子震住的皇帝,都是软弱无用的皇帝。”
“朕没有半点喜悦,反而有怒。”
相权。
镇国公也没有多说什么,选择告退。
“镇国公,十年前你从朝堂退出,朕知道你的意思,也明白你的心意。”
可在他眼中,这可没有半点情有可原。
镇国公开口。
毕竟终究是自家人的东西,反而打心底是支持的。
意气之争,意义不大。
“住嘴。”
“老臣认为,还是有些冒险,但,可以一试。”
也就在同一时刻。
没有证据和前兆,继续深想,反而会惹来麻烦。
关他一阵子,让他反省反省,要不服,直接换一个宰相,又能如何?
“不过,此番出征,快则一二年,慢则四五年。”
永盛大帝的神色很平静。
所谓的功高震主。
镇国公开口,出征打仗没有任何一点问题,为国效力,为昔日兄弟报仇,无论是那个原因,他都会前往边境。
“国公这段时间养精蓄锐,再去整顿军营,万事俱备后,朕为国公送行。”
此时此刻,百官聚集殿内,一个个神色古怪,但最头疼的还是吏部尚书胡庸。
实验室。
声音响起,满是惊慌与愤怒。
“陛下,只要不涉及到锦年的性命安全,其他的事情,还望陛下旁观即可。”
“朕也从来没有畏惧过任何一个世家。”
他才不管太子说的这些事,直接起身离开,去找顾老爷子。
永盛大帝开口,这是他的想法。
“这场战争必然会发生诸多无法预算之事。”
“国公,朕有其他事情找你,刚好国公也来了。”
将百官拦下。
镇国公也很动心,虽然有些冒险,可战争这种事情,本身危险性极高。
永盛大帝赌的就是这个。
“我觉得这方法不错。”
是太子的身影。
他从头到尾就没有害怕过顾家,也从来不担心顾家会造反。
“太子爷,这是怎么回事?”
“不放。”
一时之间,他脑海当中浮现一个想法。
审查,缉拿,定桉为一体,权力是大无边,加强皇权,对于皇子们来说,这不是什么坏事啊。
永盛大帝可不打算就这么算了,他必须要严惩一批人。
只要开战了。
顾老爷子出现。
所以他信。
“还有,别的囚犯是什么待遇,他就什么待遇,谁若是敢额外照顾,朕决不轻饶,无论是谁,明白吗?”
顾锦年给予出一个完美的解决办法,这是好事。
永盛大帝开口,他望着池水,难以揣摩其心。
大夏皇宫。
自己能想到,李善应该也能想到吧?
看着太子与秦王纷纷离开,魏王显得很平静,就干跪在这里,数着时辰。
但永盛大帝的想法也很简单。
一时之间,百官皆然好奇,不明白发生了何事。
但这些都不是大问题。
很快,问心殿外。
“当然,一切还是要看具体情况。”
“可这样闹下去,何时才是个头啊,无论谁赢谁输,到头来都是百姓倒霉啊。”
“老大,你说老爷子都走了,咱们一直跪在这里有用没啊?”
“陛下,臣听闻百官请辞,此乃前所未闻之事,百官恃宠而骄,竟敢做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臣深感愤怒,今日前来,是要为陛下出一口恶气。”
他必须要杀鸡儆猴。
“功高震主?”
“天下人都说朕打不赢这场仗,可朕打赢了。”
“这东厂若是设立,以后还有我们好日子过吗?”
当下,李高离开,朝着问心殿走去。
到时候还要平息百姓的怨气,总而言之,一大堆事需要处理。
“大哥,二哥,你们两个去,我在这里请求,等老爷子回来了,我去说点好话,你们觉得咋样?”
“是酒香。”
“这半年内若有天赐良机,则可全军出击,直接宣战,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有常人没有的傲气。
又有人开口,询问杨开。
“倘若无有任何转机,点到为止,国公班师回朝,也可提高大夏国运。”
“请陛下莫听谗言,老臣这一生,行事光明磊落,我这些儿子虽然一个个没什么大出息,但也懂得忠君报国,绝无谋逆叛乱之心。”
“这事你们两个哥哥商量好来,只要能让老爷子消气,一切好说。”
对于今日的事情。
太子静静跪在养心殿下。
“多谢陛下,老臣先行告退。”
朝堂内事已经解决完了,现在的确要处理边境之事了。
“你们就别胡闹了。”
一时之间,众人也纷和_图_书纷沉默。
“老臣是在救他们。”
官员只是其中一环,再者只要不犯真正原则性的大错,有些事情皇帝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人不在京都,很多事情有心无力,在外征战,即便是听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也不能乱来。
实际上百官岂能不知道东厂是针对他们的机构?可问题是,如果因为这种事情,而被罢官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该有的惩罚还是要有。
打的这帮人不敢说话了,一个个惨痛不已。
永盛大帝没有丝毫惊讶,只是点了点头道。
只是莫名之间。
“其二,老臣此番边境出战,只怕有宵小之辈,会去招惹锦年,锦年这孩子时常意气用事,还望陛下看在老臣在外征战之苦劳,多多提点锦年。”
所有皇子也是如此。
大约一炷香后,镇国公缓缓开口道。
“他们怎么说的?”
“是。”
这里面就有一些大学问了。
可唯独一位皇子,却神色无比平静。
他反而不希望永盛大帝宠溺顾锦年。
“说实话,设立东厂,最难受的还是悬灯司和镇府司,这帮文官怕什么东西啊。”
秦王左看右看,末了直接起身,看着魏王道。
发生这种极小概率的事情,这就是突破口。
“老大,你就是从小被这帮读书人骗了,这帮读书人,就没几个好东西,当然了,除了我兄弟锦年以外。”
听到这话,一直沉默的杨开,只是摇了摇头。
一股说不出来的香味弥漫。
“怪不得这满朝文武都说朕生了个好太子。”
古今往来,这种事情不多,但也绝对不少。
听着这些言论。
想要对抗,就必须要从两个角度来破解。
这帮武将,当真是活腻了。
“可你认为朕当真喜悦吗?”
“对啊,好端端的非要弄个辞官,当真逼急了陛下,谁都讨不到好果子吃。”
完全相信。
永盛大帝澹澹开口,这一番话却听的一旁太监刘言心惊肉跳。
也就在此时,问心殿大门打开了。
足足良久。
“太子殿下。”
想到这里,顾锦年不由露出笑容。
“呵。”
想要尽快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百官。
“倘若这也不行,就让他们告老回乡去吧。”
下一刻,顾锦年闻出是什么香味。
永盛大帝继续开口。
“可有朝一日,锦年终究要一个人面对一切,若按这个性子,只怕过刚易折,请陛下万不可宠溺锦年,有些事情不让锦年吃点亏,无法成长。”
听到这话,李高也没有继续为李善求情,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皇帝选择主动让步,其实已经是天大的圣恩了,没必要继续求情。
恩。
这样的世家,如何不让人敬畏?又如何不让人猜疑?
“东厂必然会设立。”
但站在他的角度,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自己父皇罢免百官,并非是这些大臣有诸多自己人,更多的是国家稳定为主。
胡庸不由叹了口气。
镇国公澹澹开口,一句话让李高哑口无言。
“有辱国体,更辱帝威,老夫看,这就是太平盛世,让尔等忘记了这江山是谁打下来的。”
这很难不变神色,如果是说与匈奴国打一架,这很简单,他带人杀去,争取一年时间解决,然后让匈奴国赔偿银两,这件事情基本上就到此为止了。
其他都不是自己该考虑的。
永盛大帝开口。
当然,也有自己的私人恩怨在内。
镇国公略显沉默。
同样的,他更加希望顾老爷子活着回来,而且是凯旋归来。
“昨日之事,朕也想明白了。”
“朕明白。”
“还有,事情若是解决了,老三,你招呼下面的人,千万不要对李善用什么过激手段,好生待着。”
永盛大帝开口,让镇国公略显好奇。
就因为设立一个东厂,直接闹罢官?这官是你想罢就罢?
“我去方便一下,老三,你们跪在这里,要是老爷子来了,就说我肚子不舒服。”
曾经他宠溺顾锦年,那是因为顾锦年没有什么能力,未来就当个世子,好吃好喝,荣华富贵享一辈子也就没什么。
而是多方势力参合进来。
真是活腻了?
但自幼体弱多病,用尽一切办法都难以治好这先天之伤,也正是因为如此,永盛大帝对太子也比较仁慈,不让他习武,反倒是让他安安心心从文。
此言一出,李高不由沉默,心中思索片刻后,顿时大喜。
“尤其是这些侯爷,谁给你们的狗胆?不想活了就说,老夫亲自送你上路,明日谁要是敢不跪,就别怪老夫心狠手辣。”
悬灯司主要还是涉及一些妖魔的事情,亦或者皇帝点名指性要查谁,悬灯司才能去查。
想想看,一个武将世家,老爷子是镇国公,国公之首,武将之首,六个儿子,一个个身居高位,都是天大的官。
“再者,这东厂设立,不一定是一件好事,权力太大,落在一群宦官手中,以后大夏要出了个昏君,那就糟了。”
但也在这一刻,杨开想的事情就更多了。
二十万两黄金的银票。
一个足矣颠覆大夏朝堂的想法。
但这件事情是李善带头,如今李善不在,百官即便是有些想服软也不敢啊。
所以他无条件支持,诛九族都行,前提是九族不得有自己。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