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86章 要打仗了?顾锦年落水之事,真相大白?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86章 要打仗了?顾锦年落水之事,真相大白?

永盛大帝今日在诗会上,看似秉持公道,可实际上呢?其实还是在偏袒顾锦年。
“但杨大人这般言论,倒也不是不可能。”
星空之下。
大夏书院。
首先,匈奴国运削弱,大夏要不要进攻?趁此机会抢回边境十二城?
这些都是问题,而且都是极大的问题。
大炮也是需要等待时间,能一直连发还管你什么骑兵不骑兵的。
毕竟算上地方环境价格不同,往最便宜去算,一年一亿五千万两白银。
百姓们震撼顾锦年的才华。
大夏王朝银子还算是有,可对于这么大的一个王朝来说,每一分钱他都希望花在刀刃上。
顾老爷子摇了摇头,直接否决。
毕竟云乡县县令被贬了,那谁能上去?朝廷也不会吃饱没事干,空降个县令过去。
“匈奴没有脸开战。”
这笔银子,大夏王朝都出不起。
这不是逼着这些官吏贪污吗?
用一件大事,来遮盖另外一件事情的影响力,这也是顾老爷子的想法。
“可大夏国库有银,但无战争之银,只是如若陛下真要征战,到也不是不行,只是没有这个必要。”
“匈奴国运被削,陛下今日所作所为,明显是支持锦年,那帮读书人必然会联想到陛下可能会与匈奴国宣战。”
他们难道就不想要翻身做主人?别的不说,匈奴百姓可是盼着成为东荒第三大王朝,取代扶罗王朝。
促进贸易增长他愿意花钱。
但无论如何,这是大夏诗会,以诗会友,主题还是比诗词,所以这些争议并不是很大,需要时间去发酵。
顾锦年全程笑而不语。
“胡庸,本相一直器重于你,再过几年,本相也要告老还乡了,你比我小十岁有足,未来可期啊。”
永盛大帝将奏折放在一旁,所谓的军事机密,其实就是敌方的动态,包括一些兵种数据。
按理说,即便今日有人诗出镇国,大家也会作诗几首,就当捧个场也行,拿个第二第三都还不错。
而是要主动搅局。
这就是七个人。
而胡庸接过折子,但眼神没有任何一丝怪异,而是一脸严肃道。
苏文景淡淡开口。
太祖时期,百官俸禄极低,如今到了永盛这一年,俸禄也只是增长了十之二三。
传圣公不再废话,缓缓离开大殿。
但满朝文武,各国使臣离开之后,却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当下六人也纷纷落座,点了点头。
“告知兵部尚书,准备起草北伐之事。”
怎么突然让自己发兵?
“大夏国库,不足以维持战争,尤其是北击匈奴,夺回十二城,不一定是件好事,夺不回十二城,麻烦更大。”
“本相不知。”
“爹,北伐之事,关乎大夏之变局,锦年诗成千古,削匈奴国运,这是好事,可若是直接发兵,大夏王朝国库并不充盈。”
顾老爷子的声音很平静。
“你随我来。”
这笔开支可不小。
而此时此刻。
李善从怀中取出一份折子。
等回到大夏书院后。
“回陛下,是正门而入。”
“所以害锦年的人,是武将一脉。”
只是那些寻常官员就苦了,他们可没有什么养廉银,每个月俸禄三两左右,好一点的五两银子。
国公书房。
“让兵部尚书出面,主动提起,大夏诗会之后,朝廷必然围绕此事,争吵不休。”
往圣堂外。
“就算顾家倒了,难道不会有第二个顾家?”
“如今,大夏王朝还处于休养状态,当初闹的太大,耗费多少银子不说,主要是陛下册封了不少王侯将相。”
得到答案,顾老爷子稍稍有些满意,最起码顾千舟还没那么蠢。
永盛大帝开口,战争的事情,不需要传圣公在这里教自己。
顾千舟开口,如此说道。
胡庸没有废话,缓缓倒退,离开了大堂内。
永盛大帝平静问道。
“谁吵的最凶。”
寅时二刻。
养心殿内。
陛下的选择。
反正顾家不可能造反。
得知是从正门入,永盛大帝没有多说什么,让他们自行去吧。
“可若是老夫隐忍下来,陛下会做什么?”
可要是人家没什么大问题,你非要搞人家,这可不行,虽然你是我上司,可你让我做这种事情,一但东窗事发,死的可就是自己啊。
“这是老夫族人,在匈奴国获取的军事机密。”
李善算是听明白了。
不然天下悠悠之口,就算顾锦年不理不顾也没用,总会被影响到心态的。
“胡尚书,大夏诗会结束,京察就要开始了,老夫也有些门生,时常传来一些话语。”
这可是稀罕事啊。
可最关键的是,陛下的态度。
那胜率很大。
“爹,您直说吧,老是瞒着孩儿做什么?”
当然数量很少罢了,可却是精锐中的精锐。
大夏京都,相府内,六七人正在堂内落座。
一切都是利益需求,儒臣帮孔家,说到底就是想要跟孔家扯上点关系,他们不在乎顾家是怎么想的。
在书房火烛之下,面容显得严肃无比。
龙门大炮数量稀少,倒不是因为铁矿问题,但具体是什么问题,谁都不知和_图_书道,这是大夏皇室最大的秘密。
大夏皇宫。
“是走正门吗?”
大金王朝号称有百万骑兵,虽然带点吹嘘的成分在里面,可数量上不会相差太大。
这个节骨眼上,要是还敢跟这位皇帝玩些猫腻,当真要出事。
“过错?”
所以现在必须要压制,倒不是说偏袒顾锦年,也不是偏心顾锦年,而是他希望顾锦年能够好好读书,好好学习。
增兵五十万,这不算很夸张的事情,匈奴人本身就善骑射,是天生当兵的材料,不仅仅是因为体魄问题,大金王朝暗中的扶持也不少。
假以时日,大金王朝一定能养出一批数量不少的匈奴骑兵,而且还是自己国家的人。
此时此刻。
而且顾家也不会这么蠢,直接跟皇帝闹翻,反而会用其他方式,让皇帝严查到底。
也正是因为如此,各国才子皆然有些绝望,如此盛大的诗会,虽然知道自己拿不到第一,可出了顾锦年这么一个妖孽,大家都不想继续参赛了。
“那次没有完全回答。”
站在永盛大帝这个视角上,肯定是想发兵的,但现在的大夏能不能打仗?可不可以打仗?
不管怎样,大夏诗会第一名,已经确定是顾锦年了。
“不是薛国公?那会是谁?”
“只不过这事查的清楚吗?最终结果,必然是找那批文官当替罪羊,而那个时候,陛下会让我做什么?”
“只可惜的是,锦年没有出事,爹您也没有太过于激烈。”
“相爷言重。”
刹那间,传圣公低头,朝着永盛大帝一拜。
觉得这些人有问题,让吏部好好查一查,更没什么大问题了。
“不过,你说的也不一定。”
“不止如此,老夫从去年开始,便一直向陛下提起关于官员俸禄之事,开元年间,百官俸禄极少。”
杨开的声音第一时间响起。
“他有天大的把柄在对方手中。”
顾千舟开口,瞬间全部想明白了。
“锦年落水之事,也就真相大白了。”
这些阵法都是为了防止骑兵冲撞。
这是常规标配,在军队当中还好一些,出去征战一个不能少,毕竟这些后勤人员随时可能会死。
“陛下,有探子来报,除兵部尚书,工部尚书外,其余四位尚书聚集于相府。”
然而,永盛大帝的目光瞬间变得冷漠起来。
可如果永盛大帝拿今天的事情说事,儒臣还有什么好说的?自己影子都歪了,还有什么资格说皇帝?
“无论陛下开战还是不开战,这不是重要的。”
那么杀锦年的目的是什么?
“行,那爹,孩儿告退。”
“江宁郡水灾还未彻底平稳,国库时刻要准备钱财银两补救,倘若大夏又发生这种情况,那就是天大的麻烦。”
李善开口,紧接着落座下来,如此问道。
“圣上,防人之心不可无。”
“魏闲。”
今日之事,他看在眼里,孔家的确有失风范,但这些不算什么,无非就是孩童争吵。
顾老爷子望着火烛,浑浊的目光,满是沉思。
这的的确确令人捉摸不透。
“大夏王朝的银子,全部流给这帮皇亲之中,倘若一但打仗,国库银两,不出一年必会耗空。”
诗会当中发生的事情,也逐渐传开来了。
胡庸缓缓出声,而后将折子打开,密密麻麻有数百个名字,来自大夏各地郡府。
既然文武对立已经到了极端,那我肯定是推崇我方阵营的啊。
一定要从这里进攻,不然的话,从左右绕路,高山奇石,原本两三天的路程,硬生生要走数个月。
“相爷早些歇息,我等告退。”
陛下的态度,明显偏向顾锦年,这就是一个不好的讯号,借顾锦年的事,敲打这些儒臣。
“不过,诸位觉得,眼下能否开战?”
“朕念圣人脸面,没有训斥你,但不意味着朕就不知道孔家这些年到底在做什么。”
永盛大帝开口,语气平静。
其他人则各回各处,有些人则去其他学子房内,迫不及待想将今日的事情告知他们。
永盛大帝缓缓开口。
可实际上呢?
吏部尚书,礼部尚书,户部尚书,还有刑部尚书,还有两位大儒,齐齐聚集相府当中。
传圣公不敢乱来了。
“顾锦年诗成千古,削匈奴国运,陛下更是在盛会之上,如此偏袒顾锦年,打压儒臣,老夫觉得陛下这是在立威,为了发兵匈奴国立下其威。”
“爹?您什么意思啊?”
国公暴怒?跟皇帝闹翻?然后呢?
才子们是尽兴了,虽然没有作诗,但最起码也算是见证一番千古奇景,以后有吹嘘的资本。
待顾千舟离开后。
“是。”
他开口。
顾老爷子开口,询问着顾千舟。
这个倒没什么好说的,反正本来关系就不怎么好,加强就加强,互相不怂。
不过他临走时,特意让胡庸留下。
“不是他。”
“见过相爷。”
“老夫领旨。”
否则的话,按照孔家的尿性,不出意外,等诗会结束,孔家会用自己的影响力,让天下读书人来抨击顾锦年。
www•hetushu.com•com陛下一定会防我,但也一定会让我去边境,而且一定是与匈奴开战。”
“深夜来访,应当是为匈奴之事而来吧?”
房内。
“看来这些年,扶罗与大金,没少援助匈奴啊,短短三年内,增兵五十万,更是秘密训练十万铁骑。”
顾千舟皱了皱眉,如果一定要将范围锁定在武将一脉,薛国公嫌疑最大。
他一脸认真,表示一定会严格下达命令,但问题来了,顾锦年说的话有问题,大家都听见了,你想堵嘴天下人的嘴,可能吗?
顾锦年作千古诗词,外加上道出惊圣文章,瞬间引来京都一片喧哗。
“是建德余孽与他达成交易,才敢害锦年。”
顾千舟实在是想不到另外一个可能了,毕竟薛国公嫌疑最大,其他什么国公也好,王侯也罢。
“很难与你解释。”
“再加上那些各地镇守的王爷,明明收税扣银也就算了,还年年喊穷,让朝廷拨款,养了一批闲人。”
竟主动要求防备战争。
他们要做的事情,是如何坐稳自己这个位置,如何稳固自己的利益。
赌约?
尤其是一些女子,听闻顾锦年七步作诗,瞬间倾慕。
顾老爷子出声道。
孔顾两家彻底撕破脸。
顾千舟皱紧眉头,觉得根本不可能,都是武将一脉,锦年死了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如果不是大夏王朝拥有龙门大炮这种神物,只怕匈奴国就不止占据十二座城了。
不是什么大官,但都是正职,管控一县之地。
“害死锦年,是希望北方开战。”
“他没有这么蠢,他也有后代,这样做,倒霉的只是他。”
老老实实答应下来。
顾老爷子喝了口茶,显得无比平静道。
骑兵在战场上,就是神一般的兵种,基本上是无解的存在。
苏文景立在树下,望着顾锦年道。
“明白就好。”
一路上,王富贵,江叶舟等人纷纷开口,赞叹顾锦年今日之事。
扶罗王朝更是需要匈奴国的土地种植粮食,也不是亏本买卖。
实际上还有几个逻辑,他没有想通,而且主动提征战的事情,也是在帮顾锦年分担一定的压力。
永盛大帝立在烛火之下,背对着传圣公。
陛下有起兵之意。
匈奴国运被削。
这玩意少一门就没一门啊。
但可怕的不是这个,而是匈奴国的铁骑,这才是大夏王朝最头疼的存在。
可有的事情,必须要自己交代一二。
他翻开一阅,过了一会,不由缓缓开口。
这话也不假,虽然是相爷开口,可自己还是要亲自彻查一下,真有问题,那就卖给相爷一个面子。
也就是说,大夏王朝若是与匈奴开战,面对的就是四百万兵马。
紧接着继续开口。
任何事情都不能只看表面,什么道理不道理,什么谁受委屈不受委屈的?
“我问你,倘若锦年当真溺水出事,顾家雷霆大怒,往坏处想,与陛下撕破脸,但我顾家绝无造反之心,只要求陛下彻查清楚。”
万一出了什么事呢?
只不过,再大的运作能力,比得上相爷这份名单?
当然,如果永盛大帝心一狠,直接将部署在所有边境的龙门大炮,包括京都内的龙门大炮全部拿去北方边境。
“圣上。”
锦年落水之事?真相大白?
没必要拿前程去换一个人情。
加强农业生产他愿意花钱。
可一旦这样做,北方大获全胜,其他三个地方绝对要被人冲烂来。
传圣公开口。
听到此物,永盛大帝还是转过身来,接过这份奏折。
而后铠甲之类要准备好五套,毕竟打完一场仗就要拿去修补,穿一套新的,有时候一天打好几场,时时刻刻要保持巅峰状态。
六人开口,纷纷拱手。
有啥意义?
搅局?
“匈奴铁骑,可不是吃素,又在草原作战,更加耗时耗力耗财,若陛下当真有意北击匈奴,老夫绝不答应。”
“把柄。”
“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
“调离京都,镇守边境,或者出征匈奴。”
自己也能得人情。
“老夫有些事与你商谈。”
而随着胡庸的离开。
但龙门大炮对于骑兵来说作用性不大,毕竟匈奴骑兵移动速度极快,外加上他们也不可能傻乎乎直接派骑兵上。
让其在大金生根发芽,生出不少大金与匈奴的后代,这些人体魄不差,外加上龙米加持,两者合一之下,养出了一批仅次于匈奴骑兵的存在。
顾老爷子淡淡开口,他并不在意大夏王朝开战。
想要搞出一个骑兵,首先需要两匹上等战马,一头是备用,紧接着将士必须要身强体壮,远超于同人,不但是武者,而且还要善骑射,马上作战跟步兵作战完全是两个概念。
别说将士顶得住顶不住,光是运粮这事就做不到,后勤补给根本就是一塌糊涂。
这种手段永盛大帝用脚指头都能猜到。
可这话,在顾千舟耳中听起来,如同惊天霹雳一般。
那这个还不是吏部一句话的事情,真要按照规矩来走,还挑不出你的刺?
“不可征战m.hetushu.com.com啊。”
“好。”
“先生,不是已经履行完约定了吗?”
官职都不大,但都是正职。
“请相爷放心,下官做事,一向严格谨慎。”
“锦年。”
自己作出来的诗,别说捧场了,给人家顾锦年提鞋的资格都不够,纯纯的丢人现眼啊。
镇国公府内。
整个京都虽依旧张灯结彩,但各种喧嚣之声也逐渐安宁下来。
李善开口,询问着众人。
的确。
顾老爷子呢喃声响起,他在思考,是谁在暗中出手。
“行了。”
“行了,此事朕会考虑。”
大夏与大金就可以面对面了。
众学子皆然看向顾锦年。
胡庸也跟着开口,他拒绝打仗,更希望的是,提高百官俸禄。
“奴婢遵旨。”
顾老爷子继续问道。
“圣上,此番匈奴国秘密训练十万铁骑,老夫认为,我大夏也要给予一定警告。”
一但是远征的话,就必须要按照满配来计算。
李善则望着茶杯,不知在思考什么。
李善无比认真道,十分严肃,绝对不留下任何一点把柄。
李善笑了笑,而后还拍了拍胡庸的肩膀。
“让对方计划落空,如今匈奴国运被削,他就一定会出面,强烈要求出征。”
可若是要打仗了,大家就不会关心这件事情,而是关心战争之事。
大夏王朝乃是十国一统诞生的,除非匈奴国人口|暴增几十倍,不然的话,凭借那一千万人,想要入住大夏?
还有就是,孔家与顾家的决裂,势必会造成文武之间矛盾加强。
诛心手段,文人玩的最熟练,杀不了你这个人,就诛你的心,让你无法静心读书,三五年后,你不就成了废物?
老爷子点了点头。
“会做什么?”
胡庸认真开口。
先天破一切步兵阵,什么凤翼阵,一字长枪阵,回风阵。
“此番匈奴被削国运,定然不服,会向大夏讨个说法,如若处理不得当,只怕战争一触即发,陛下定要有所准备。”
李善不多说什么了。
有必要吗?
“诸位,本相也听明白了,既然都不愿意打仗,那就好好劝阻陛下。”
保证里里外外所有的武将都要开喷,指不定碰到几个暴脾气的人,拉着孔宇去外面好好教育一番,然后再让孔宇重新回答问题。
可十万铁骑,一年少说一亿五千万两白银是无论如何都少不了的。
“朕是在通知尔。”
可面对大炮轰击之下,什么阵法都没任何作用。
“只需要提出即可,把局搅乱了,敌人就会出现。”
顾锦年今天所言,的的确确影响很大,大夏文人定会抓着不放。
传圣公将一份奏折递了上来,关于匈奴的军事机密。
可问题是,皇帝的外甥不少吧?外加上那些皇子,亲生骨肉都没这么对待吧?
等他离开之后。
“圣上,老夫会亲自严令下去,只是世子所言,终究有些不妥,即便是老夫开口,只怕.......”
“谁就最有问题。”
而一旦踏平匈奴国,那么再继续朝北,是一个小国,大金王朝的附属国,换句话来说,解决掉了匈奴。
而且千古诗词也好,千古经义也罢。
没有一个人作诗,也不想作诗,一点意思都没有。
“今日,老夫将一切告知你。”
“行了,方才所言,快些去做。”
“退下吧。”
数量越多,价格会稍稍降低一些,毕竟承包给一些商人,很多东西反而能省银子。
“时辰不早了,诸位歇息吧。”
整个匈奴国,人口差不多也就千万,但这千万人,除去老幼妇孺,壮丁约为四百万左右,一但发动战争,这四百万人都能瞬间成兵。
“没有什么担心不担心的。”
大金王朝的骑兵,虽然比不上匈奴骑兵那么强大,可这些年大金王朝也同化了一部分匈奴人。
“绝对不是钱权。”
老爷子骂了一句,同时自夸一句。
毕竟一旦开战,大夏王朝必然一片恐慌。
“如今永盛年间,百官俸禄竟还是按照前朝标准而来,如此下去,必滋养无数贪官污吏。”
“这怎么可能?”
搅什么局?
永盛大帝开口,虽然匈奴国在秘密训练十万铁骑,可那又如何?
很多方面不如大金王朝,说直接点就是没钱。
顾千舟想到了答案。
几人没有啰嗦,纷纷起身,留下胡庸做什么,他们不知道,但与他们无关。
十万铁骑啊,这得花多少银子。
“不是在与尔协商。”
今日发生的事情太多了。
打破宁静。
而不是取代大夏王朝。
“诸位。”
“是什么交易,能让他敢这么大胆?”
各大王朝都在大力发展骑兵,可大部分都是有心无力,说来说去很简单,没钱。
毕竟一旦增加俸禄,谁不心动?有钱都心动,反正朝廷的银子,不要白不要。
传圣公继续开口。
顾千舟皱眉,但下一刻,想到了答案。
顾锦年没有啰嗦,直接跟着苏文景前行。
“对了,今日之事,你也要回去好好管教族人,最近朕的确收到不少风声,你们孔家人是越来越嚣张。”
就好比,假设方才www.hetushu•com.com是在军营里面,孔宇要是敢说顾锦年提前得到答案作弊行为。
“而且族人发现,北方边境时常有孩童消失,前前后后半年时间,已有三百余人。”
然后呢?
“爹,我懂了。”
魏闲回答。
他是武将一脉,可他更加知道的是,眼下的局势,不容开战。
四首千古名诗,如果拿不到第一,那这个诗会也没有必要存在了。
此时。
这帮文人不是天天吵着不要打仗不要打仗吗?
“是薛国公吗?”
“本相这些门生,所言之事,也不一定是真。”
这一点,让永盛大帝有些好奇了。
所以十二城不夺回来,就别指望踏平匈奴国。
倘若过两日朝会,陛下开口,要发兵边境,往往都是儒臣率先开口,制止战争。
布置这些事情下去。
顾千舟不啰嗦,转身离开。
他身为宰相,关心一下京察,这没什么大问题,而且门生又多,得到了不少消息。
随着苏文景开口。
“下官告退。”
“他们动锦年作甚?”
然而永盛大帝摇了摇头道。
之前在小溪村,与苏文景的赌约。
“还是调离京都,锦年若是真出事了,爹您一定不会善罢甘休,陛下为顾全大局,还是会派您去边境。”
“大夏王朝,内忧外患,绝不可能说不需要我等武将,所以那帮文官没有任何必要害锦年。”
户部尚书何言开口。
“所以,陛下不会担心您拥兵自重,再者边境之地的将领,是薛国公的人,也不担心您做什么事。”
“此事边境官员,知而不报,还望陛下明察。”
“我真想不明白,你这种脑子,怎么生出锦年的。”
纯粹没必要啊,银子这东西,花一文少一文,不当这个冤大头。
不过传圣公的确没有想到,这位皇帝竟然如此偏袒顾锦年,虽然知道是他的外甥。
这些事情若是不考虑清楚,等皇帝开口了,他们就不好回答了,给不出一个满意的答复,那皇帝可不惯着大家。
至于调遣五十门龙门大炮这种事情,永盛大帝也不可能答应,除非真的打仗,不然调遣过去做什么?
“相爷。”
“不如调遣五十门龙门大炮,立在北方边境之地,一来是防备之用,二来是警告之意,三来是随时做好战争准备。”
“官员俸禄之事,还是要慎重考虑。”
“足矣株连三族,否则绝对不敢对锦年下手。”
何言所说,众人纷纷点了点头。
顾老爷子神色平静,对顾千舟所言,并没有认可。
他们必须要思考,这场仗能不能打,能打,为什么能打?自己有什么好处?不能打,为什么不能打?打了自己有什么坏处?
随着大夏诗会结束,京都也安静了少许。
名单第一个,是云乡县县令王智。
很明显,李善是在安插自己的人,什么门生不门生,无非就是借京察之事,将外来人剔除,安插自己人在里面。
当初苏文景前来找自己的时候,已经回答了。
但对于扶罗王朝和大金王朝来说,这算不了什么,而且匈奴国也会拿出矿石当做交易之物,而且匈奴国有大山无数,奇珍异宝有不少,这些东西基本上都要进贡给大金王朝。
北方边境十二城,原本是抵御匈奴的缓冲地带,如今被匈奴人抢走,变成了匈奴国的缓冲地带,如果大夏王朝发兵匈奴。
李善开口,倒也直接,既然大家都不愿意,那我也跟着大家一起走。
“有人想要大夏与匈奴开战。”
“恩,记住,一定要彻查清楚,做错了,该罚则罚,若无错,也决不可乱来。”
“眼下,都给朕安分守己一些,朕不想听到一些声音,如果声音太杂乱,朕也不介意让他们彻底闭嘴。”
这些东西,与他们无关。
“这帮文官不可能对锦年下手,他们不敢,也没有必要。”
“不能。”
“当真是愚蠢。”
打仗这种事情他是最不喜欢的,一打仗钱就跟流水一般消失,
所以提高官吏俸禄,也算是一件大事。
大夏官员那里扛得住?他们还好,最起码能到这个地位,不缺口饭吃,各地一些大官也不差,有养廉银在,倒也不缺。
“朝内朝外,都缺银两,当真开战,并非是件好事啊。”
毕竟有不少人没去,类似于许涯四人,还有觉心三人,以及瑶池仙子等人,就不感兴趣。
关于天命嘛。
外加上四个步兵穿甲和卸甲,以及两个马夫,还有一个伙夫,专门给骑兵做饭。
一刻钟后。
往往都是让二把手替补,当然若是京都中有人运作,那就不一样。
“想来陛下也能明白我等苦心。”
老爷子又喝了口茶,简单的解释一番。
“胡大人,本相有些事情,要与你洽谈。”
“下官明白,请相爷放心,下官必定好好严查,若当真有不良之事,也必然严查到底。”
顾锦年微微皱眉,但刹那间便想到了是什么事。
“不过,与其拿去打仗,老夫宁可提升官员俸禄。”
这十二城意义很大,尤其是对大金王朝来说,意义极大。
而大夏王朝,则被完完全全孤立,毕竟https://m.hetushu.com.com老二挨打是没办法的事情。
他们生活在草原之上,天生善骑射,骑兵是匈奴国最大的底牌。
魏闲开口,接下旨意。
“陛下励精图治,如今大夏王朝也休养了些日子,陛下有好战之心倒也正常。”
顾锦年是武将集团,大家伙是凑不到一起去的,真凑在一起,死的反而是自己。
养一万铁骑一年,差不多需要两千万两白银,这里面包括军需装备,马具,铁匠工人,骑兵口粮,战马口粮,骑兵俸禄,杂役俸禄等等一系列的花销在内。
“着刑部与镇府司,秘密监督孔家,再让魏王时刻关注匈奴国,让探子不惜一切代价,递交情报。”
只要大夏拥有龙门大炮,匈奴国就不敢主动征战,真要打仗,匈奴国得不偿失,更主要的是,别看匈奴国现在是针对大夏。
魏闲继续开口,缓缓说道。
没银子拿什么开战啊?
顾千舟开口。
甚至如果老爷子选择隐退半步,那顾家地位将会更加稳固。
“你明白吗?”
真把锦年害死了,面临的是顾家雷霆大怒啊。
可顾锦年就如同诗坛中的一轮太阳,悬挂在天穹之上,令他们无法散发出属于自己的光彩。
“谁最激烈,谁就最有嫌疑。”
“以外患平内乱。”
“行了,老夫先去歇息,你早点回去,明日还要参加盛会。”
杨开出言,他细细算了算,完全站在何言这方阵营。
而随着此话一说,顾千舟有些皱眉了。
骑兵太强了。
“与其花银打仗,倒不如提高百官俸禄,从而有效为民造福,长久之下,必定获十倍回报。”
“而且很有可能是北击匈奴,世人都知道,爹您曾经立言,要屠尽匈奴人。”
这几件事情都不是小事,身为朝廷大臣,那个不是人精?这一点点的信息,可以让他们产生无数想法。
可顾千舟忽然明悟了。
“请圣上放心,老夫一定会严格管控,倘若当真有人胡言乱语,老夫第一时间配合刑部缉拿。”
不过盛会结束后。
在其职,谋其位。
这就是,永盛大帝得知对方秘密训练十万铁骑后,才会有些动容。
此时此刻,随着李善的身影出现,六人齐齐站起身来。
顾锦年的父亲,顾千舟正站在书房内,看着老爷子。
“大夏诗会结束后,立刻上奏,让所有武官联名,借此机会,北伐征战。”
尤其是,今日这些儒臣都被永盛大帝怒斥一番,别看只是简简单单的骂了几句,可实际上影响很大。
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会坐视不管?会容忍大夏王朝当着他们的面拿回十二城?
就是这么简单。
顾千舟有些好奇,他望着老爷子,实在是不明白这话什么意思。
“恩。”
“这名单之上的人,多多少少有些问题,胡尚书要严查一二,倘若当真有问题,不可放过,若没有问题,也不能冤枉好人。”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
大夏王朝,底层官员不少,抛开一些不在范围内的,譬如说牢狱这种官员,完全就不需要朝廷来管,当地府衙会自行处理。
“随他们去。”
“老六说的没错,孙子都是继承爷爷的,这话没错。”
毕竟他是除顾家之外最大的武将势力。
等众人走后。
“反正好好盯着即可。”
但对于传圣公的意见,永盛大帝没有采纳,而是缓缓开口道。
只有大夏王朝的大炮,才能称之为龙门大炮,威力是其他王朝大炮的数倍以上,在大规模战争上,起到极大的作用。
顾锦年有些好奇。
而需要增银的官吏,可是一笔天文数字,至少要占据大夏王朝四分之一的税收,甚至只多不少。
突兀之间,苏文景的声音响起。
“爹,武将一脉为何要害锦年?”
大致意思其实仔细想想可以推算出来。
李善缓缓出声。
“锦年,还记得之前的赌约吗?”
只不过,诗会当中,顾锦年辱圣之事,也惹来一些争议。
“不知相爷是否也有此意?”
“这还真是不惜代价。”
几人言论,说来说去无非意见很简单。
“爹,您的意思是说,是自己人将锦年推下水的?”
可要是打仗或者是修缮宫殿等等,他都不愿意答应。
“还有,让礼部好好关注近日大夏文人,但凡有辱骂朕外甥者,一律警告,若有人带头闹事者,但羁押悬灯司。”
何言开口,他其实不太同意,毕竟这官员俸禄一但提高了,那就不是一件小事,年年月月都要有,还不能降。
至于有没有什么过错?
还是早点睡吧。
永盛大帝望着火烛不知在思考什么,过了一会,他的声音响起。
而不是在乎顾家与孔家两个晚辈吵架,这些算得了什么?
互换之下,各方政治需求和王朝策略需求,大金王朝援助匈奴国不是一件亏本买卖。
讲究的是人马合一,杀敌破阵。
大金王朝与大夏王朝之间的军事能力,相差很大,这是因为大金王朝的物资太好了,再加上大夏王朝是刚刚建国。
“好。”
顾千舟咽了口唾沫,望着自己的父亲,如此问道。
顾千舟也无奈了。
同样。
不想打仗。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