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77章 犯贱是吧?那就打?给本世子打,往死里打!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77章 犯贱是吧?那就打?给本世子打,往死里打!

顾锦年拿出来反驳,顿时得到满堂喝彩。
声音当中充满着愤怒,也充满着压抑。
紧接着看向众人。
顾锦年没有纠结荒废不荒废了。
丹药入体,运转盘武至尊功,将一切杂质全部剔除,换来最精纯的能量,没入古树之中。
“这就是礼仪之邦吗?这就是礼仪之邦吗?”
“先忍再说。”
众人目光充血,直接涌上去了。
来者是客。
“大夏之礼仪,大夏是怎么对待外邦使臣,是怎么对待我等读书人的。”
复圣当年,就是在一处废弃的书院顿悟成圣,这是天下共知的事情。
顾锦年,王富贵,苏怀玉,江叶舟,安然,瑶池仙子,杨寒柔几人坐在一起。
瑶池仙子询问道。
道理上站不住脚。
“防身。”
秦王监国,权力极大,自然可以调遣天羽军。
“有人想动手,但天羽军护送他们过来的,打不过啊。”
王富贵有些难受。
真遇到危险的时候,指不定就能救命。
将房门打开,迎面而来的便是王富贵。
一个看似人畜无害的仙子,居然没事带这么多药?
“而且礼部没有通知你们,那是礼部的事情,与我等何干?”
感受着众人的目光。
琳琅满目的灵丹,让顾锦年等人彻底是大开眼界啊。
“世子,您得来评评理,这帮人当真是可恶。”
“我等敬遵世子之言。”
是啊,早晚会被恶心,那不如就恶心给他们看,反正做什么你都觉得不对,那索性摆烂呗。
“这是秦王令,你们现在去书院巡逻,加强防范,免得有贼子闯入,伤了这些使臣来客。”
而亭中。
“有任何情况跟我说,我会来解决,如果是我们先动手,恕顾某帮不了。”
就一定要赶别人走?
显然,这不是称赞,而是捧杀。
“不要不要。”
这东西谁顶得住啊,他们别说王境了,除了苏怀玉不知道以外,境界最高的也不过就是顾锦年。
之前教修仙,结果顾锦年身怀仙灵根,现在教佛法,他们还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还愣着干嘛?”
“嘶。”
“他娘的,按我的意思,直接把这群人宰了不就够了?看的都烦。”
苏怀玉倒显得很平静。
“......”
一瞬间。
“各国来使,牵扯很大,真下毒出了事,苏某担不起这个责任。”
“不要想的太差,来了就来了,要找麻烦,我等奉陪到底,难不成真怕他们吗?”
然而,就在众人稍稍叹了口气时。
也就在此时,有人发现顾锦年来了,当下大吼一声,让众人安静下来。
这里是终究是大夏王朝,是大夏书院。
智题恶心人,能接受。
都要求这些天羽军加强防范,保护他们。
“你们没出去过,外面的世界的确很危险。”
“世子殿下若是需要的话,我再找找。”
此言一出,顿时群情激奋起来了。
不但牙尖嘴利,而且一个个聪明,死抓住一个点进攻,有组织有纪律,不是那种脑瘫反派,脏话一通其实一点效果都没有。
“给本世子打,往死里打。”
这还不是致死的毒药?
顾锦年也有些咂舌,忍不住问道。
也就在此时,苏怀玉,江叶舟,王富贵等人也齐齐出现,站在顾锦年身旁。
“说外面人心复杂,我修为尚浅,会经常遇到麻烦,故而给我准备这些东西。”
知道他们下贱,但没想到对方这么下贱。
一般来说通知一声,找个书童打扫一下,一下子就干净了。
“世子殿下,您有所不知,我等来自一处,平日里喜欢互相讨论四书五经,再者这当中也有不少人不懂大夏语。”
“别吵了,世子来了。”
“小友,西苑并非是荒废之地,每隔七日会有人打扫,老夫已经派人前去再度打扫,其实半个时辰都不需要,便可入住,请小友放心。”
“行。”
其余人也纷纷一拜。
“不了不了。”
“不过我可以想办法帮你们弄点,但事先说明,这件事情我不参合。”
“不过没有香味的,都是一些功能性的丹药。”
“这是替身丹,灌输一缕法力,便可出现一个假人,不遭重击之下,会存在两个时辰。”
“出了事,我顶着,谁不动手,以后别想在书院混。”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之前不给你安排了西苑?你们自己不住,非要住我们这里?”
人家觉得西苑有些荒废,不想住。
大夏王朝也安排的明明白白,绝对没有一点怠慢之地。
“许涯施主他们最近有些不舒服,已经向院长申请了,所以改成觉明师父。”
“却不曾想到,尔等连住宿之地都不愿意腾给我等。”
顾锦年摇了摇头。
顾锦年也回之以礼。
大夏书院突然来了一位瑶池仙子,她也感到莫大的压力,所以为了彰显自己的能力,她这段时间还是比较活跃。
“动手啊。”
“其实之前是刻了字的。”
不得不说,有血性是一件好事,武将世家培养出来的人,终究有血性啊。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叫,继续叫,再大点声音叫。”
就非要找麻烦是吧?
“再说了,堂堂大夏书院,难道就没有可以住人的地方?端是可笑。”
都强行腾出空房间给你们,还不行?
顾锦年再度开口。
“毕竟我等只是短住,又不是长住。”
“来就https://www.hetushu•com•com来了,又出什么事了?”
房内。
顾锦年动身,速度快了几步,便来到了院内。
得继续搞丹药,不过找家里明显不太好,倒不是没有,主要是老爷子肯定要注意。
白面书生继续说道。
这段时间,自己这个老舅一直在白嫖自己,要是不找机会拿点东西回来,顾锦年心里不平衡。
“要冷静啊。”
此话一说,众人不由纷纷看向顾锦年。
如果可以揍,轮得到他们揍?大夏王朝就没有武将吗?
西苑压根就不是什么荒废之地,只不过就是没人住,而且西苑本来就是给客人住的。
苏怀玉一本正经出声。
一道道声音响起。
“两国之交,礼道之说,并非是小事。”
“不愧是大夏第一才子,我等敬佩,有名流之风。”
大半夜的跑过来也就算了,给你们安排住处,你们不乐意?非要说是猪圈?
人群直接暴乱了。
“阴人的手段没有,我之前还有一些毒药,不过都被刑部收走了。”
“诸位稍安勿躁。”
借此机会,肯定要抨击大夏王朝。
感受到顾锦年的目光,瑶池仙子缓缓开口道。
别到时候好心办坏事。
各国使臣真要出了什么事,的确很头疼,哪怕是顾锦年,估计也少不了一顿严罚。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留下些什么东西。”
“多谢世子殿下为我等考虑。”
再者他们找的理由也很尖锐。
保不准扶罗王朝会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回头你打伤了人,他们马上又要说,哎呀你们大夏比不过诗词,把我们最好的才子打伤,害得我们拿不到第一。
“恩,世子殿下,真要动手,你只要招呼一声,我们一个都不会怂。”
“就是,为什么不让他们去西苑住,有这样对待客人的?”
“诸位不辞万里,赴我大夏,这份情谊,我等自然明了。”
吞噬过后,顾锦年心中也有一个概念,想要彻底圆满,差不多一百零八颗左右。
王富贵问道,他盯着这些瓶瓶罐罐满是好奇。
“几日时间,算得了什么?”
“这瓶益智丹就是。”
统领开口,给予回答。
顾锦年继续问道。
摆明了就是要恶心你。
“这就是大夏儒生?果然,外面传闻没有一点错,大夏的读书人,十二年前全部都死光了。”
“不可。”
此时此刻,院内早已经聚满学子,一个个面露愤色。
可没想到的是,扶罗王朝居然如此恶心人,拿边境十二城画卷当做大礼,这件事情现在整个大夏京都,已经闹起来了。
一阵脚步声快速走来。
“什么功能?”
“遵令。”
所有人眼中都带着怒火,不过不是对顾锦年的。
王富贵询问。
“说白了,就是让其他学堂的人搬走,给他们连着住一块。”
可不能说因为担心人家找麻烦,就处处忍让,处处提防?
一旁的杨寒柔忍不住出声,笑容略微僵硬。
“我从未入世,听宗门师叔师姐们说,外面很危险,所以做事谨慎一些。”
所有人愣住了。
瑶池仙子认真科普。
“不,吃一枚这样的丹药,的确记忆超群,但只要你睡一觉,你便会时常失忆,而且人也会变得呆滞。”
顾锦年摇了摇头。
“若世子这般认为,那是世子自己觉得,与某无关。”
不过,也只是收敛一二。
难不成让外来人作威作福?
“方才听你们说,需要毒药,我就拿出来了。”
整件事情的确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一件小事。
“唉。”
“算了。”
瑶池仙子一如既往,她对很多事情感到新鲜,但没有表露出来,也很沉默,跟安然性子很相似。
瑶池仙子继续拿出一大堆瓶瓶罐罐,如数家珍一般的介绍。
听到功能二字,顾锦年有些来精神了。
这是顾家让人送来的,顾锦年昨日修书一封,让家里送些丹药,秦王殿下也送了不少。
“或者下毒,他们不是喜欢来大夏书院吗?就让他们好好尝尝滋味,除了那个三皇子不弄死,其他的看着来。”
江叶舟倒不是怂,主要是拿事实说话。
听着顾锦年开口,白面书生立刻开口,笑呵呵出声。
亭内。
“江兄所言不错。”
“反正早晚要被恶心,倒不如提前解决,还不会被这种小人恶心到。”
想到这里,顾锦年心头也有一团怒火。
“打打杀杀就算了,我等都是读书人,这里毕竟是大夏书院,儒道圣地。”
“你再说什么?”
“扶罗王朝的人,已经入了书院。”
瑶池仙子很认真道。
这帮人还真是不知死活啊。
顾锦年拿出秦王令,调遣众人。
“牢饭不好吃,没油。”
但凡有点血性,都咽不下这口气。
“不会说话就别说话,我等于你们夫子交流,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们插嘴?”
也全部被顾锦年直接吞下。
但脸上的得意,是真的贱。
“见过大夏第一才子。”
安然开口,告知大家一声。
直接骑脸输出,这已经不是稳重不稳重,大局不大局的事情了,是个男人都忍不了。
“只不过我担心这些丹药被贼人盗走。”
“看着我干嘛?”
“不过觉明师父不会教佛法,佛法不同修仙,讲究的是悟性,因果功德,很复杂,只是传授一些佛理。”
江叶舟www•hetushu•com.com有些忧心忡忡,倒不是害怕对方,而是怕对方用下三滥的手段。
按理说已经算是最高标准了。
“对,等他们来,咱们出手,你们到时候看着就行,回头要帮我们解释。”
王富贵开口,说话之间不由看了一眼顾锦年。
“记忆超群?那不是好东西吗?”
“大夏王朝就是厉害啊,我等远道而来,万里迢迢,既送厚礼,又送名画,只为来参加大夏诗会。”
“世子殿下。”
王富贵惊讶了。
“阁下是否是说,平阳书院,是污秽之地?”
“世子殿下,我等从宫中前来大夏书院居住,却不曾想到书院夫子,给我等安排一些破旧之地。”
很显然,苏怀玉不敢做的事情,是真的很麻烦。
“所以我将字全部抹平,然后加了一些香料进去。”
大夏诗会在即。
是瑶池仙子。
顾锦年也不废话,直接朝着院内走去,同时让王富贵摇人。
“我扶罗王朝可绝对不会这般,倘若有客人要来,提前一月,每日都会去打扫清理,绝不会有半点怠慢,尔等就是瞧不起我等。”
“凶,继续凶,大夏儒生,就是这副模样?厉害厉害,见识到了,当真是见识到了。”
“这摆明了就是挑事啊。”
“我有个师叔,他钻研丹道,炼制了很多丹药给我。”
可能这就是内卷吧。
“脏乱不说,而且还有霉气,我扶罗王朝的读书人,不像其他读书人,可在污浊之地读书,我等读书,不得染一丝灰尘。”
西苑不行。
安然如此回答。
顾锦年问道。
“顾兄,他们刚来就闹事。”
“世子应当不会生气吧?”
顾锦年出声。
有人开口,看着顾锦年。
“那按照阁下之意,当年复圣平阳悟道,似乎也是在一处废弃书院当中顿悟成圣吧?”
毕竟这玩意好啊。
只不过,瑶池仙子执意要来,来这里也没有什么目的,就是在顾锦年周围,应该是玲珑宫主交代过什么。
“世子殿下不可曲解在下之意,某只是觉得西苑荒废已久,满是污浊,从来没有说过,大夏书院是污浊之地,更何况大夏王朝。”
其他扶罗才子更是哈哈大笑,很显然是嘲笑。
大夏诗会在即,各国使臣前来,才子云聚,本来是一件挺好的事情。
后者略显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道。
“当然了。”
毕竟朝廷的命令是让他们保护这些读书人。
好家伙。
否则的话,扶罗王朝算什么东西?要没有大金王朝,今日那个什么神罗三皇子所作所为,顾锦年当场嘎了他都不会有什么问题。
瑶池仙子点了点头。
如今全部堆积在房内。
“最厉害的是这瓶丹,叫成仙丹。”
顾锦年则是微微皱眉。
“觉明?怎么不是许涯他们?”
徐夫子也跟着开口。
当下,众人不由眼神古怪。
“而且他们必然会大肆宣传,说我大夏儒生,动手打人,于理上我们要吃大亏,到时候礼部根本不好交代。”
“只是诸位临时而来,礼部并无任何通知,住处之事,有些难以调整,还望诸位见谅啊。”
“可若是他们当真做了什么事,顾某也绝对不会沉默。”
“也不要把我们忘记,虽说我等是文臣之后,但家国仇恨,我等也不会忘记。”
顾锦年即便是想要找麻烦,也没用啊。
“妹妹觉得,这帮人只怕是来者不善啊。”
高呼第一才子。
随着顾锦年开口,大家心头的郁闷也逐渐消散。
“他们还不愿意,说他们远道而来,想要一起读书钻研,就非要住在一块。”
“记住,如果诸位认我这个世子,不管发生任何事情,忍为主。”
人群当中,有一百多人,这些都是扶罗王朝的读书人。
但顾锦年的声音。
都踏马飞龙骑脸了,还愣在这里?
尤其是这白面书生还满脸得意。
瑶池仙子很认真的回答。
“怎么了?”
刹那间,一道身影飞过,横空一脚,直接将白面书生踹飞几米开外。
整个大夏书院,现在顾锦年成了众人的主心骨,先不说顾锦年的身份,就光说顾锦年这段时间所作所为,也让他们敬佩。
“死了,不就是成仙了吗?”
一群人万里迢迢赶来,有些不会说大夏语,住在一起互相帮衬。
“免得传了出去。”
“世子殿下,如果真要动手,你直接喊我们来,你放心,出了事我们自己扛着,绝对不会牵扯到你们。”
不过安然的意思,是想带她在周围转一转。
顾锦年点了点头,如此反问道。
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这些人跟自己不一样,自己闯祸了,舅舅不会太过于责罚,老爷子更会护犊子。
顾锦年继续询问道。
此时。
顾锦年微微皱眉。
而后众人逐渐散去,该做什么做什么了,看书交流,大夏诗会在即,他们也想要趁此机会露个脸。
“行事极为不方便,自然希望住在一处,也免得麻烦。”
文臣之后,一个个闭目不语,但认可这句话。
瑶池仙子取出一个药瓶,里面只有一枚龙眼大小的丹药。
书院学生们一个个开口,气的双眼瞪圆,面色涨红。
“你们是不是贱啊?”
还是有点远。
这不出手?
随着此话落下。
顾锦年问道。
“诸位,大夏岂有这般之意。”
“为何?”
hetushu.com.com怀玉给予回答。
“瑶池仙子,那是不是说,没有香味的,就没毒?”
王富贵解释道,说话之间也有些怒火。
有人出声,是一名白面儒生,他手握一柄折扇,望着徐夫子言辞犀利道。
后者一直弯腰,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后,这才逐渐起身。
“苏兄可有手段?”
只是这一番话,阴阳怪气至极。
此话一说,在场众人脸色纷纷有些难看。
随后,众人也各自离开,自己去看书了。
顾锦年有些好奇。
苏怀玉淡淡开口。
谁顶得住这玩意。
“行走江湖,总要有点东西防身。”
这帮人嚣张,就让他们先嚣张,大夏诗会之日,再慢慢收拾,不急,就十来天的时间。
“我体弱多病,打是打不了,帮你们望风绝对没问题,或者到时候我带点人,去找那些大儒夫子,拖住他们。”
也就在此时,亭中,坐在顾锦年身旁的江叶舟站起身来了。
可这话一说,众人不由冷哼起来。
憋了一肚子的气。
白面书生很厉害,一句话反驳回去。
苏怀玉虽然脑子有问题,但的确是人间清醒,说不定真有什么办法。
顾锦年长长叹了口气。
有血性是好事,但要做对的事情,倘若当真凭借一腔怒火,很容易惹来是非。
一道道声音响起。
“世子殿下说笑了,我等怎可能有资格评价圣人,只不过世子也知道,那是圣人所为,我等又不是圣人,还没有那么高的境界。”
一道轻微的声音响起。
“各位还是冷静下来,再有十来天大夏诗会就开始了,等到诗会之日,再好好羞辱他们一番即可。”
“瑶池仙子,这些都是毒药?”
“只要吃一枚,整个人便会精气神爽,记忆超群。”
“走,先过去看看,把苏怀玉他们喊上。”
“大不了就退出书院。”
“世子言重,到没有什么不满,就是觉得大夏书院不待见我等,寒了我等的心,所以才会说上一二。”
可问题是,这帮人真是这样吗?
自然而然顾锦年说的话,有信服力。
“礼部这里本来是安排同文馆给他们住,都已经快谈好了,可他们死活不同意。”
谩骂最凶的便是神罗人。
“若是世子殿下,也同他们一般,瞧不起我们扶罗儒生,那我们也无话可说,现在离开,睡大街之上,也绝对不会打扰诸位。”
刹那间,所有人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白面书生等人也愣住了。
那你到底藏了多少啊。
这种话,听起来是可笑,但作用性很大。
上啊。
王富贵也显得有些担心。
她摸索着一个香袋,从里面取出一个个瓶子,瓶子晶莹剔透,里面有一些药丸。
顾锦年都开口要了,众人也不含糊,纷纷厚着脸皮讨要了点。
“几个夫子都腾出房间,勉勉强强够他们住,你知道他们做什么吗?”
顾锦年回到宿内,便发现已经屋内堆积大量丹药。
听到这话,顾锦年脸色逐渐不太好看。
“简单。”
许涯四人组不知道去了何处,反正回来后就没看到过。
“其实这件事情,某看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世子殿下,让他们腾出房间,让我等入住,就没事了。”
顾锦年开口,引经据典。
“回世子殿下,是礼部左侍郎让我等前来护守扶罗使臣。”
“这不是毒丹吗?怎么取个成仙丹的名字啊?”
这家伙是得多怕死啊,这么多丹药,又是引爆丹,又是迷雾丹,还有替身丹。
众人各自离去。
“敢问一声,那里招待不周了?”
不过从这件事情可以得知,瑶池仙子这人,行事很谨慎,而且.......莫名有些腹黑啊。
有些没好气的了。
“再者,到时候来的肯定不止扶罗王朝儒生,大金王朝的人也会来,还有各国才俊,若我等这般无礼,院长也不会轻饶各位。”
“各位,不要继续说了。”
“扶罗王朝当真是太瞧不起人了,送我大夏十二边境图,这是赤果果的羞辱啊。”
“既然你们确定扶罗王朝的人会来找麻烦,与其忍气吞声,倒不如把他们打一顿。”
这就是纯粹找麻烦。
“吃了这枚丹药,周身会散发光芒,然后消融于世,世间再无痕迹。”
白面书生开口。
他安抚众人的情绪,同时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顾兄,顾兄,出事了。”
不过顾锦年心头也明白,说来说去还是国家不强啊。
说实话态度上已经很好了,压根就不敢有半点怒气。
不得不说,杨寒柔在两人当中,略显一些逊色,长相差一点,外加上气质也有些跟不上。
顾锦年苦笑一声,这些东西有些吓人,主要是吧,他不太相信瑶池仙子能分辨出丹药。
几乎所有学子全部聚集在此,一道道声音响起,充满着愤怒。
“无妨。”
“这大夏王朝也是污浊之地。”
“不是说七日后吗?”
只是,就在顾锦年准备休息时。
“这是引爆丹,灌输一缕法力,便会产生巨大的爆炸,十丈内,三境之下粉身碎骨。”
一群武将之后开口,他们性格冲动,已经想到了解决办法,直接上手。
“教我们修行佛法吗?”
瑶池仙子回答道。
而后看向这帮天羽军道。
“我等不辞辛苦,万里而来,就是遭这般待遇吗?若尔等这般针对,诸位,我们就去大和-图-书街上睡,让各国使臣看一看。”
“明日是觉明师父上课,各位不要忘了,觉明师父佛法精通,或许对诸位有些帮助。”
就怕发生冲突。
“没人动手?”
“而且........”
“西苑若荒废,夫子也已经为尔等安排此处,无非是位置零散,这也不行?”
“功能性?”
众人不禁看向他,眼中露出好奇之色。
这才是主要原因。
“是啊,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扶罗王朝的读书人先来了,那个三皇子没来。”
不然的话,即便是有大金王朝压着,你这样羞辱一个王朝,不嘎你完全不符合常理。
众人脸色略微一变。
大金王朝肯定会力挺,而同文盟与书圣会绝对不会坐视不管,尤其是书圣会,本身就是大金王朝的势力。
十二枚武道果实摘取,取而代之是十二枚蛟龙宝丹。
苏怀玉说到这里,稍稍停顿一二。
“多谢诸位。”
“这种贱人不打,留着过年?”
一瞬间,众人沉默。
骑在脸上了,肯定有人想动手啊,问题是朝廷估计也感觉得出来,礼部特意派了数百精锐,保护这帮学子。
可他们若是闯祸了,不见得他们父母能扛下来,所以不要以身试险。
顾锦年毕竟是国公之孙,外加上昨日之事,让他们对顾锦年还是有点敬畏。
的确。
倘若真是这样,顾锦年绝对一句话不说,甚至主动安排好来。
说实话,大夏王朝是真的礼仪之邦,规规矩矩,绝对做到你舒服我舒服。
“我们这里基本上已经住满了,徐夫子好声好气跟他们说,这帮人非要说我们不尊重他们,说大夏书院瞧不起人,给他们安排猪圈,反正话语很难听。”
看傻一圈人。
而他们周围,站着数百名精锐,是天羽军,身披铠甲,守在左右,望着大夏学子,随时准备出手。
“再说了,此事说破天,我等也不过分,一个住处都舍不得给?不是小气是什么?”
此话一说。
他们穿着分青绿二色,青色为神罗,绿色为扶桑。
“锦年哥哥,妹妹觉得,扶罗王朝此番前来,如此不敬我大夏,而且听我家仆人说,扶罗王朝的人,指名点姓要来大夏书院。”
而武将之后,却显得十分郁闷憋屈。
很憋屈。
“是啊,尤其是顾兄之前还得罪了这帮人,他们指名点姓要来,肯定要找麻烦。”
“苏兄,你有什么看法?”
顾锦年开口,让众人安静下来。
而是憋着一口气。
如此。
“尔等的意思是说,大夏书院是污浊之地?”
大夏书院。
“也给我一点吧。”
“其实这个还好。”
顾锦年出声。
而扶罗才子等人,看到顾锦年后,莫名之间有些收敛一二。
看着群情激奋的众人,顾锦年再度开口,他压制众人的怒火。
就是要找你麻烦。
所以他们不怪顾锦年,只是很气。
随着她一瓶瓶摆放,很快整张桌子全部放满了药瓶。
看到秦王令,统领立刻弯腰。
“徐夫子在帮他们安排住处,可这帮人蛮不讲理,非要住我们这里。”
可没想到顾锦年就干晾着他们,让他们莫名有些异样。
“各位,千万不要有这种想法,扶罗王朝一向喜欢夸大事实,倘若各位率先动手的话,朝廷只怕会震怒。”
“七日一扫,还不算荒废?”
有人出声,十分愤然。
“毕竟这里是大夏,别说我们动手,就算我们不动手,他们自己不小心受伤,估计还要怪我们。”
正常来说,这边行礼,那边也会回礼,然后大家一起起身。
说来说去,还是得位不正害的。
“真是一群畜生,某现在想想,简直是浑身发抖啊。”
“换做以前,我身上的毒药不比这些少。”
得找自己舅舅了。
这番话是真的刺耳啊。
“敢问阁下,有什么不满的?”
顾锦年有些惊讶。
逻辑很清晰。
随着徐夫子声音落下,这帮扶罗才子又一次开始叫起来了。
这话一说,顾锦年也不由开口了。
“还愣着?”
一道道怒斥声响起。
甚至有人直接看向顾锦年道。
可也没你想象中这么危险吧。
“徐夫子也不好招惹他们,就给他们安排到咱们这里,顾兄,你也知道,咱们这里快住满了,天地玄黄基本上没什么空房。”
后者淡淡回答。
“瑶池仙子,这是何物?”
听到这话,众人齐齐摇头,毒杀王境之下的丹药?
对比寻常武者来说,嗑了这么多药,基本上也离升仙不远了,而对顾锦年来说,却毫无影响。
腾出几个夫子房间,再零散安排下还不乐意?
儒者重礼,的的确确应当是让客人满意。
“多谢世子殿下。”
准备点毒药防身他们可以理解,你准备这么多?
“这是迷雾丹,只要捏碎,方圆数里会产生大雾,三境之下都看不清,还可以控制范围大小。”
外面的确危险。
这帮人还真是厉害,活脱脱的喷子啊。
“否则心不正,也无法理解圣贤之意,更觉得有辱圣人。”
“是谁让你们过来的?”
“这位夫子,你不要避重就轻啊,什么叫做临时通知,我们昨日就来了,那个顾锦年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如今询问到自己头上,顾锦年不由叹了口气。
而众人也在这一刻沉默了。
瑶池仙子很慷慨,每人一份毒药大礼包。
“瑶池仙子,和-图-书我看这些丹药好像都没有刻字,如果万一有一天你分辨不出来该怎么办?”
看着琳琅满目的丹药,顾锦年也没废话,把门关上,开始嗑药。
看到有人动手,这下子谁还忍得了啊。
有个大金压在上面。
知道扶罗王朝的人要来找麻烦,但还真不知道这帮人上来就针对。
众人纷纷出声。
众人听的浑身发麻。
“好在朝廷也懂,故意留他们在皇宫待七天,减少时间,不然真起了什么冲突,那就不好了。”
“瑶池仙子,你还是将这些东西收着吧。”
好。
背负了很多东西。
“不过这些都不会致死。”
对昨日发生的事情,实实在在感到愤怒。
是真的很憋屈。
观景亭内。
数千枚丹药,被顾锦年全部嗑完,速度不算快,但也绝对不慢了。
杨寒柔开口。
“还有,这件事情暂时不要管,有任何情况,我会让王兄通知你们。”
顾锦年有些好奇,望着对方。
虽然他们也觉得扶罗读书人有些贱,可没有办法,他们只听军令。
“宰了有些过分,他们不是要来咱们书院吗?咱们搞一手?不说打残,让他们长点记性如何?”
也就在此时,苏怀玉突然开口,向瑶池仙子讨要一些丹药。
很显然,顾锦年认怂了。
当然,也正常来说绝对不差,只是有对比罢了。
他第一时间制止,有些无奈道。
白面书生满脸笑容道,语气倒是比之前温和了许多。
“再者,我等万里迢迢而来,安排荒废之院,终究有些说不过去吧?”
白面书生笑着开口。
王富贵开口道。
“就是,就是,都说大夏儒生,知书达理,可没想到的是,连区区住处都不愿意腾让?什么礼仪之邦,什么知书达理,是不是大夏没有正儒了?全是一群伪儒?”
伴随着王富贵的声音。
顾锦年一番话说完,众人也就没有说什么了,齐齐开口。
他怎可能不知道顾锦年这是在扣帽子。
他们也知道,对方是使臣,虽然蛮横无理,可还真挑不出刺来。
“一点小事,惊动世子殿下,还望殿下见谅。”
“药效持续一年。”
一直到深夜。
“虽然知道扶罗王朝一向没有品德,可没想到的是,他们居然敢这般挑衅。”
“我等扶罗儒生,最讲究的便是礼道,宁可自己受些委屈,也绝不让他人受苦。”
“可否?”
他们如何不喜?
这要是真的朋友来了,别说让客房了,大家挤一挤也给你让出来。
“有香味的就是毒药,越香毒性越强,我还有一瓶毒丹,只需要一颗,王境之下皆可毒杀。”
“瑶池仙子,能否给我点毒药。”
坚定不移。
非常的气。
本身你也不能完全站在理上。
好家伙。
“羞辱我等可以,但羞辱我大夏王朝,我不答应。”
顾锦年淡淡开口,望着对方。
不过从这一点,顾锦年也能明白,自己舅舅远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哦?堂堂扶罗王朝使臣,我大夏怎可能不待见”
“对付他们,也用不上这个。”
一听这话,顾锦年眉头紧锁了。
当下,众人将目光看向苏怀玉,连顾锦年也看了过去。
白面书生起身,虽然心中很不爽,可明面上还是客客气气笑着。
“打啊。”
“扶罗王朝的人,肯定不安好心,只不过我等也要小心谨慎,大夏诗会在即,若是出了什么差错。”
有些好奇,看着王富贵。
万一给错了,真出了大事,责任担不起啊。
“哦,明白了。”
顾锦年缓缓走去,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这帮人。
很难想像到。
“恩。”
大不了就开战。
此话一说,后者立刻皱眉。
如此。
“那有没有什么,吃了以后,不会致死,不会对身体有很大影响,但一定有副作用的丹药?”
声音刺耳,每一句都让人头皮发麻,当场脑淤血。
“既然诸位非要挑这里,那本世子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世子来了,都安静一点。”
望着顾锦年,白面书生朝着顾锦年一拜。
真没什么毛病。
众人点了点头,大概能理解。
也就在此时,王富贵看着一直沉默不语的苏怀玉,不由出声询问。
要跟书院学子一起住?
手段很低劣。
杨寒柔问道。
“落了话柄,那就麻烦了。”
顾锦年稍稍压着声音,询问对方。
好家伙。
提前来就提前来,之前也不是提前来大夏京都?
随着王富贵开口。
人群当中,徐夫子开口,语气温和,与对方细心解释。
瑶池仙子淡淡回答。
顾锦年一直不语,在这里听大家的意见。
谨慎一点是对的,不要惹什么麻烦也是对的。
书院内。
“你们要看看吗?”
而白面书生却微微一笑,不急不躁道。
两人关系也挺好的。
“有。”
之前给了那么多丹药,又要这么多,怕自己乱吃出事,到时候解释也很麻烦。
不过临走之时,安然的声音响起。
还真别说。
“荒废已久?就是污浊之地?”
望着对方,顾锦年点了点头。
王富贵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有些气喘道。
看到顾锦年来临,众人也纷纷让出一条道,同时七嘴八舌,希望顾锦年给他们出头。
都感觉自己听错了。
“世子殿下,你开口,我不听他的,我就听你的,你说要打,我们来,出了事大不了我们走。”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