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75章 扶罗使臣,羞辱大夏?快去大夏书院传朕外甥来!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75章 扶罗使臣,羞辱大夏?快去大夏书院传朕外甥来!

后者没有废话,直接去安排。
而一旁的玉辇,却没有再说什么了。
后者澹澹回答,从玉辇当中传来声音。
“其实非要说的话,有个人或许有办法。”
神罗三皇子笑了笑。
?太多,先去皇宫再说。
按照礼部计划的时间,差不多七天后,扶罗王朝和大金王朝的人都会来。
永盛大帝笑着开口,没有任何一丝不妥。
今日居然敢送这样的礼物?
他们很高傲,高傲的原因,是觉得大夏儒道无清流之辈,认为正统在他们扶罗王朝。
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只不过这个羞辱太大了。
“陛下,太子,秦王,李相求见。”
哗啦啦。
这种感觉的确很爽。
“就来了?不是预计七日后到吗?”
当个摆设?
而一旁的李善,看着这一切,神色沉默。
三皇子又补充了一句。
李善出声,提醒了一句。
“扶罗王朝,在天地初开之时,诞生两位神灵,一位名为日昭大神,一位为月华大神。”
“臣,见过陛下。”
虽说物件极大,可在一位准武王面前,算不得什么。
而玉辇之后,则是一辆辆马车,马车当中是扶罗王朝的才子。
而此时此刻。
“原来如此。”
“不,与他们无关,天命之说,应该是与国运有关,大夏王朝毕竟一统十国,还是沾了大夏太祖的光罢了。”
“哎,想不明白,为何天命为何选择他们,大夏王朝得九道天命,实属不该。”
茶杯破碎之声响起。
杨开第一时间开口。
封锁着大夏,稳固月华权杖,也就是扶罗皇权。
李善低着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的确。
永盛大帝满脸冷意,气得难受。
留下满朝文武。
永盛大帝则不由哈哈大笑,看着对方道。
听到李遂的声音,天穹上,顾锦年御书桌前来。
这些永盛皇帝心中明白。
当下马车周围的仆人,将巨布扯下。
一路上,李遂也将来龙去脉,一点点告知顾锦年。
一时之间,引来百姓猜测。
“诸位爱卿,可有人愿为神罗王解惑?”
“这是无灵石?”
“一个绝世大才,来证明在他的统治之下,天命认可他,只不过这个人,不能是别人,必须是皇室的人。”
众人议论,顺便把苏文景抨击了一番。
“三皇子所言,的确无错。”
“臣认为,此事应当暂时压下,等到大夏诗会结束后,再来解决。”
“恩,上梁不正下梁歪,大夏皇帝篡位登基,大夏所有儒者清流,早就死了,非要说也就是苏文景稍稍还行。”
“诸位,此番大夏诗会,我父皇对诸位给予厚望,还望诸位能够摘得头筹,也好让本皇子交差。”
“尔等万里迢迢,不辞辛苦,赶往朕大夏,参加诗会,其心可坚,朕实感欣慰。”
提到三份厚礼时,眼中更是充满着笑意。
百官入朝。
“而顾锦年呢?既是千古文章,又是千古诗词?他今年十六,一直待在京都国公府内,体验过民间疾苦吗?”
大夏王朝也绝对不能说什么,甚至还要赠回相同的礼物,当然让大夏去制造这样的东西肯定不现实。
下一刻,礼部尚书杨开之声响起。
想不出,就是无能。
“多谢圣上恩赐。”
“好。”
这是扶罗王朝的使臣。
“对了,你怎么御桌飞行啊?怎么不用飞剑?回头哥给你整一把飞剑。”
“传扶罗使臣入殿面圣。”
两人骑上战马,一路朝着皇宫走去。
“朕这个侄儿,有朕风采,朕能从他身上看到朕年少时的影子。”
“锦年,这帮狗东西,就是想要来找咱们麻烦的,你要是有办法,破局之后,给我狠狠的羞辱回去。”
神罗三皇子开口,介绍着这根权杖。
而听到厚礼二字,满朝文武不由好奇。
正好,借助这次机会,也可以敲打敲打文武百官。
“又懂得什么道理?”
秦王开口。
“行。”
太子开口,劝说了一句。
李善继续开口,请求永盛大帝三思。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将大夏贬的一文不值。
“尤其是这下面的宝石,更是大夏最为珍贵的红血宝石。”
“大夏诗会后再来?”
伴随着响亮之声,龙椅上,永盛大帝面色平静。
对于顾锦年,其实在座众人或多或少还是有印象的,千古文章,镇国诗,千古之诗,为民伸冤,这些事情,是他们梦寐以求想做到的。
毕竟下次扶罗王朝的人过来,发现没了,回头说你大夏毫无礼道,你冤不冤枉?
他脚下依旧是踩着书桌,玩了快一天了。
不过当巨布彻底落下后,众人再度惊讶。
既然扶罗王朝可以解答出来。
神罗三皇子不由继续开口。
此时,已是寅时三刻。
“这顾锦年,我倒是有些了解,他是镇国公之孙,年幼时纨绔无比,做事嚣张跋扈,若不是世子之位,不过芸芸众生罢了。”
后者微微一笑,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扶罗王朝所有人,也齐齐看了过去。
“这些都是猜测,没有https://www.hetushu.com.com任何证据,也不能完全笃定。”
但这话不能说出来。
“只是,侄儿不能待太久,诗会结束后,最多再延迟几日,所以还望圣上海涵。”
永盛大帝开口。
“不过,这一次大夏诗会,可以见一见真章,大夏诗会,由九位考官各自出题。”
永盛大帝又回到了大殿之外。
文武百官也是如此。
所以肯定要折换一些等价之物,譬如大夏最珍贵的粮米,还有一定的白银。
便是可以阻绝一切武道真气,仙道灵气的灵物。
永盛大帝笑了笑。
一个时辰后。
“平身。”
“他得位不正,受世人质疑,当初更是屠戮不少儒道学子,深知民间读书人对他有怨言,所以他必须要制造出一个读书人。”
但对于后半句话,却不以为然。
就意味着有办法。
提前七天,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边境十二城,还有一些都护府都被北方匈奴占领,扶罗王朝的影子,从来没有少过。
但随着当初东荒中原十国乱战之时,两国达成一致目的,想要窃取中原土地,故而融为一国,名为扶罗王朝。
至于太子,到不觉得什么。
当下,太监的声音响起。
有七八道人影浮现,一名阴柔俊美男子,穿着金色四爪龙袍,端坐在玉辇当中,他一袭紫发,满脸的玩世不恭。
他稍稍思考一番,随后开口。
说完此话,他转身离开,留下文武百官。
“今日献给圣上,还望两国之友好,能如这权杖一般,”
大殿之外,一辆马车出现在众人眼中。
声音响起,八人皆然露出喜色,但很快声音跟着响起。
满朝震撼。
是李遂的声音。
“故而,还望诸位这次要好好准备啊。”
“前前后后,动用三千工匠,历经十年才制造而出。”
而其余人也跟着开口了。
扶罗王朝,原本有两个国家,一个叫做扶桑国,一个叫做神罗国,原本水火不容。
看着满朝文武惊讶。
“圣上。”
三人沉默。
李善出声,将自己的话说出。
扶罗王朝,帮助匈奴抢占边境十二城,而且经常指使那帮匈奴,在边境烧伤抢掠,这些账还没算。
“否则的话,大夏也配九道天命?”
“先跟我去皇宫。”
“若其为民,则福泽苍生,明悟世间道理,为世间消除灾难。”
看到自己老爹这么开心,李遂立刻起身,朝着殿外跑去。
原本大夏王朝稳定下来,是想要抢回领地,但因为大金王朝的参与,导致大夏王朝寸步难行。
“圣上。”
三皇子也跟着分析,而且说的头头是道。
此话一说,顿时引来众人好奇。
“免礼。”
“若其为臣,则为千古名臣,辅左明君。”
“呵,公主殿下有些多虑了,这个顾锦年,本皇子并不认为他有什么绝世大才。”
“你不懂朕这个侄儿。”
神罗三皇子笑着开口,显得十分激动。
一时之间,永盛大帝起身,朝着外面走去,而其余百官,也纷纷跟了过去。
故而,红血宝石,在大夏代表着一种象征。
“好。”
“这是何物?”
“诸位想想。”
“而且再请外人来,成功还好,若是失败,岂不是让人看了笑话?”
“陛下。”
“倘若真能解开,价值万金,父皇承诺,将此物真正馈赠于大夏王朝,不求大夏王朝给予任何回礼。”
神罗三皇子开口,眼中含笑,看向这八人。
“提前出发?三皇子?十公主?排场还真够大的啊。”
而此时此刻。
必须要到现场再说。
然而永盛大帝没有搭理,只是微微叹了口气。
“什么事?”
而两旁各自跪坐四人,皆是读书人。
然而,李善却不由出声。
“恩,不过诸位兄台,此番入大夏,还是要小心一点,一些东西不可乱吃,万一他们使些下三滥的手段,那就遭了。”
他们好奇。
然而永盛大帝直接起身。
而后督促着李遂去摇人。
认可这番话。
听到这话,永盛大帝收敛怒火,缓缓开口道。
在这里等候顾锦年。
秦王府。
是顾锦年的身影。
“你的意思是说,大夏王朝,就没有能人异士,就一定比扶罗差?”
看得出来,他们是真的很得意。
倘若发飙起来,人家解答,又是一番打脸,还要落个自己不行怪人家出题难的骂名。
“何出此言?”
“是。”
“莫要伤了龙体。”
这一刻,众人有些恍然大悟。
很快,两道身影出现。
两人齐齐开口。
“倘若今日想不出办法,全部给朕禁足反省。”
“立在神罗古都之中,只要谁能将权杖取出,便为神选之子,若其为王,则会成为不朽帝王。”
“大夏智者如云,我父皇的意思,最多半年便应当能破解。”
永盛大帝一愣。
用这种办法来羞辱大夏王朝?
“行。”
“朕就不信,区区此物,就没有破解之法。”
今日朝会也刚好来临,得知扶罗使臣入京,百官也有和图书些好奇。
“然而,自他溺水之后,顾锦年便一发不可收拾,突兀之间,写出名诗,而后着千古文章,再写镇国诗,千古诗,为民伸冤。”
“此物按理说不能用常理衡量,但非要估价,八千万两白银,也打造不出这样的奇观。”
也就在此时。
李遂大声骂着,骑着马如此说道。
在长达接近百年的磨合下,两国也逐渐融洽,并且的的确确占领了中原部分领地,不过借助的是北方匈奴之手。
众人开口,抨击大夏皇帝。
永盛大帝出声。
“一个武将世家,能培养出读书人吗?”
“父皇无须生气,满朝文武,必然有人才,无非时间问题。”
是一柄足足两丈高的权杖,权杖之上,有一颗紫宝石,宝石璀璨,在金阳之下,闪烁发光,而权杖则是由黄金灌注而成,上面镶满了各类宝石,珍珠,玛瑙,等等之物。
“可诸位难道忘记,一个月前,天命显世吗?”
听到这话,顾锦年点了点头。
“当时天下纷争,百姓受苦,郡王暴政,礼乐崩坏,导致生灵涂炭,苍生泯灭。”
可问题就出在最后一句话,最下面的宝石,是红血宝石,这东西可是被誉为大夏国石啊。
要知道,八千万两白银都打造不出来的东西,送到大夏王朝来,这是一件好事。
“哦?什么传闻?朕颇感兴趣。”
“是啊,大夏才子也不少,为何不选择其他人,诸如传圣公后代?”
“快来。”
使臣到来,朝着永盛大帝深深一拜,以示尊重。
的确,众人也十分好奇,望着对方。
“不要小看大夏。”
“大夏圣上。”
砰。
“再者,文章诗词,需有阅历才可着写,敢问诸位一句,自古以来的千古文章,千古诗词,哪一个不是名家所着?”
看着外邦使臣,永盛大帝语气温和,而后直接开口。
“御桌多难看啊。”
“这个神罗三皇子必然有破解之法,否则不敢如此嚣张。”
答桉是不缺的。
大夏王朝缺这种奇珍异宝吗?
“大夏与扶罗自古以来,便是友邦之交,我父皇甚是想念圣上,所以特意给圣上准备了三份厚礼。”
“那么思来想去,顾锦年刚刚好。”
“行,爹,儿臣去去就回。”
免得一个个觉得自己了不起。
望着自己老爷子。
这还真是够高明的啊。
礼部也派人等候,没有任何怠慢,带众人前往皇宫。
有人出声,点评顾锦年。
“月华大神心念天下,但却也知人性之恶,故而创造出月华神杖,将其丢入凡俗。”
“今日前来,我父皇特意叮嘱,让侄儿向圣上问好。”
“公主殿下所言之人,是最近风头极盛的顾锦年吗?”
李遂开口,不想解?
所以,扶罗王朝有两位皇帝,美称双圣临朝。
国礼互换亏一波。
他开口,缓缓出声,阐述着这番道理。
也的确是世间珍品。
“这件奇宝其实还蕴藏一个智慧一个我扶罗王朝的传说。”
“苏文景?呵,也不过尔尔,他不是已经被朝廷诏安了吗?以前某还敬重他,现在,名利缠身,不为儒道。”
说出来岂不是显得大夏王朝没有气魄没有格局?
“倘若大夏诗会结束之后,还无法破解,那岂不是更加丢人?”
“这是算计。”
“可为什么会选择顾锦年啊?”
但很快,神罗三皇子继续开口。
“如果这样说的话,还真有可能,毕竟我等也不知道天命到底有什么作用。”
“还望圣上见谅。”
“圣上果然心胸宽广,侄儿佩服。”
“让礼部先去招待一二,本王入宫。”
“如此要求,并非是好事。”
李善率先开口,太子与秦王随后出声。
这权杖光是看体积,便知道大约有数万斤之重。
如今听到有人抨击顾锦年,表面上他们很好奇,心里则是极其舒爽。
而且还用十二匹马拉车,更是引来百姓惊讶。
“你是说,那个处处学朕的外甥?顾锦年?”
可他们这辈子难以完成其中一件,如今顾锦年横空出世,让他们既是震撼,又是发自内心的嫉妒。
只不过为了不伤面子,才会说自己也不知道。
自然要由大夏帝王接见。
“此物名为太阴神杖,乃是我父皇按照神罗祖先,月华神灵手中权杖打造而出。”
永盛大帝开口。
一时之间,满朝文武惊讶。
众人听后,更是愈发肯定,顾锦年有问题。
两人来到宫外,直接下马,朝着宫内走去。
“恩。”
“是的,大夏皇帝得位不正,品行恶劣,整个大夏风气不正,我等千万要小心一些。”
“当时苏文景在。”
声音悦耳,传入玉辇当中,众人不由沉默。
“倘若谁能拿下第一,将大夏儒者踩在脚下,本皇子必会向父皇请命,将我四妹许配给其。”
此时此刻,发挥满朝文武作用的时候到了。
紧接着看向满朝文武。
顾锦年出声,他大致听懂了是什么意思,但权杖什么的,他不太理解,可能是李遂表达能力有问题。
m.hetushu.com.com如此。
很快。
“出大事了。”
“如方才兄台所言,异象需得天意认可,可前段时间,镇国公可是获得了一道天命。”
“儿臣参见父皇。”
答不出来,以后就别在这里叫这叫那。
“而且,还有一点,顾锦年第一次引来恐怖天象,是什么时候?是着写文章,那个时候谁在?”
“快点去大夏书院传朕外甥来,哈哈哈哈哈。”
“他娘的,一群蛮夷。”
真是一群废物。
平日百姓吃的都是一些果菜,肉价昂贵,还有厚礼相送?
“扶罗使臣已入京中,神罗三皇子备上奇珍异宝,欲求觐见陛下,促两国之友好。”
“爹。”
刘言开口,在一旁劝道永盛大帝。
当年太祖,穷困潦倒,差点饿死之时,就是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枚红血宝石,变卖之后,不但熬过困境,还招兵买马,开始一步一步平定天下之乱。
“不对啊,按照兄台的意思,顾锦年所着文章,不是自己的?那为何有异象?”
“世子固然聪慧,可也只是诗词文章,不见地能解决这次麻烦。”
按照礼部之前所说,应当是七日后再来。
“当然了。”
“容他们再想想,朕也回殿好好想想。”
“好。”
“那敢情好。”
“即便是请来大儒亲传,那又如何?”
“王爷。”
他出声道,对自己的理论,显得自信无比。
在场众人都听得明白,只是都不说穿,神罗三皇子也听懂这是什么意思,但明面上依旧笑呵呵道。
东西到手,而且蕴藏坏心,谁看了会开心?
到底怎么样,还是要见到再说。
“这些礼物送往大夏书院。”
三道身影走进殿内,看着地上破碎的茶杯,一瞬间心知肚明。
为首是神罗三皇子,旁边则是扶桑十公主,身穿公主服,看不出身段,而且蒙着青纱,但从轮廓上看起来,绝对不差。
看着李遂,顾锦年满是好奇。
他继续开口,请皇帝出去。
“居然是无灵石。”
果然是带着其他目的,够狠,真的够狠。
“老哥,你怎么来了?”
卯时一刻。
提前七天,有些古怪啊。
打造此物,让大夏王朝破解,若破解的了,不需要回礼,相当于白嫖走。
左边玉辇当中。
一个时辰后。
随着声音响起,很快,一行人缓缓走进大殿当中。
永盛大帝点了点头,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送了一份厚礼。
永盛大帝开口,出手也极其阔绰,黄金万两不算什么,重点是灵玉百枚,外加上大夏宝丹,这些东西格外珍贵。
太子直接询问。
“苏文景。”
没那个时间。
神罗三皇子继续阴阳怪气。
“至于这些黄金,也是提纯百次,锤炼千次的赤金之精铸造而成。”
扶罗王朝的车队,入京了。
他也想瞧一瞧,一件这样的东西,到底有什么能耐?
因为权杖之下,有一块巨大的红宝石,宝石上有一根根黄金铁索,直接缠绕在这根权杖上,死死固定着。
“准。”
“小事而已,朕怎会生气?”
永盛大帝大喜过望。
他很激动。
“可否请圣上移驾,这份厚礼体型过大,无法放入殿中。”
众人逐渐明悟,只不过有些好奇的是,为什么会选择顾锦年。
刹那间。
没必要吧?
永盛大帝澹澹开口,不过对这个神罗三皇子,是打心底的厌恶。
“谁?”
神罗三皇子开口,直接询问道。
“臣,并非此意。”
身旁的扶罗才子,也一个个眼中露出笑意。
“可我父皇认为,诚心之说,有些牵强,神罗第一圣上,肯定是以其他智慧,获得权杖。”
扶罗王朝能有什么好东西?
三皇子开口。
他开口,紧接着拍了拍手。
一道身影在天穹之上翱翔。
“去把那些大儒全部给朕喊过来。”
随后显得格外激动道。
当下,永盛皇帝回养心殿了。
“怪不得这么自信,原来是无灵石。”
顾锦年也没啰嗦,跟着李遂离开。
“好啊,朕居然把他给忘记了,哈哈哈哈。”
永盛大帝缓缓出声。
“老二,快,去把锦年喊过来。”
就在此时。
虽然知道对方是刻意刁难,但可以确保的是,神罗三皇子敢拿这个东西出来考核大家,肯定是有办法的。
秦王开口。
“以往还好说,如今的大夏,可多了一个绝世大才。”
有人咂舌不已,但也有些人却微微皱眉,神色有些不太好看。
算上底盘的宝石,外加上这一根根粗如人大的黄金,此物至少价值两千万两白银啊。
神罗三皇子开口,笑着说道。
永盛大帝冷笑道。
肯定是有什么目的。
答出来有赏。
“不过,此物之迷,困扰我扶罗数千年之久。”
还是大夏王朝。
待巨布落下后,一时之间,引来所有人惊讶。
李遂点了点头,同时询问顾锦年这事。
“.......”
但满朝大臣却的确没什么好说。
而且更主要的是,十二根黄金铁索,不得不让人联想一件事情。
“当真客气。hetushu•com•com
“再看看他们年龄,皆已至花甲方能写出,纵观历史,的确也有惊为天人者,但往往都是昙花一现,一首诗名流千古。”
如果大夏王朝解答不出来,那就老老实实吃下这个亏。
“而且扶罗王朝的神罗三皇子,与扶桑十公主一并前来,为使臣代表。”
“不过具体还是要看,我暂时没什么把握。”
道出了真正的目的。
如此。
后者没有废话,直接一个腾空,出现在权杖上面,而后手握权杖,运转武道之力,想要硬拔|出|来。
“吾,神罗三皇子,拜见大夏圣上,愿圣上万寿无疆。”
听到这话,神罗三皇子继续开口。
此话一说,众人点了点头。
或者是说,要这玩意没用啊。
“吾,扶桑十公主,拜见大夏圣上,愿圣上万寿无疆。”
宫外百官,也深感疑惑。
而永盛大帝面色平静,可内心也有些厌恶。
众人思索,很快给出答桉。
“陛下,三思啊。”
“他在儒道上毫无建树,突然一下一飞冲天,虽然第一时间给人不可置信,但更主要的是震撼。”
长长的车队缓缓出现,一匹匹战马守在两旁,两辆玉辇并行在大夏京都官道上。
尤其是户部尚书何言,他稍稍一算,大致便能算出这东西的价值。
后者回答。
养心殿内。
“如此一来,前前后后有半月时间,可供臣等思考破解之法,否则一直放在殿外,拖一个时辰,便让他们得意一个时辰。”
可就在此时,一旁的玉辇当中,也传来了声音。
两刻钟后。
神罗三皇子开口。
仇视自傲很正常,教育问题。
人家送个礼过来,你非要往这方面想?那是不是以后给你送东西,还要考虑一二?
“不过,待会直接去大夏皇宫。”
望着三大车的礼物,李遂有些皱眉。
“倘若换任何一人,某一定敬佩,可换这个顾锦年,某只感到恶心。”
可这话里却有一些其他意思。
秦王李遂却不由开口。
可现在,权杖在上,宝石在下,这其中有点不同寻常的意义啊。
一名亲信快速走来,在他耳边低语。
自然而然,这件事情就只能放在一旁,等待合适的时机。
“若顾锦年当真有本事,一眼就能看出,若他没有实力,那么也能看出,到时候可以慢慢清算。”
“这是何意?”
“来人,赐黄金万两,灵玉百枚,礼袍仪仗六套,外加大夏宝丹一百零八枚,由礼部核算。”
“故而,神罗第一代圣上,以诚心感动上苍,获取权杖,开创神罗国。”
此话一说,三皇子不由开口了。
至于神罗三皇子,则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切。
“陛下息怒啊。”
感受到三人目光,秦王有些随意。
“呵,倘若是几个月前,我绝对不会有这种想法。”
他开口。
可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响起。
“我懂了,镇国公拥有天命,苏文景也获得天命,他们这是想要造神。”
而他们心里也知道皇帝的想法,一时之间,压力巨大。
“这个诸位自己注意一些。”
不知道为什么,提到顾锦年,永盛大帝就很有自信很开心。
这是扶桑十公主的声音。
“还请陛下定夺。”
“素闻大夏王朝,历史悠远,有古之先贤之智,又自称儒道起源之地,所以我父皇希望,大夏智者,可为我扶罗王朝,解开此秘。”
“这天命到底有什么作用,我等也不知道,但有没有一种可能,这天命可以影响天象?”
如此大事,自然由尚书级开口。
而当扶罗使臣入京后,果然有不同的消息传来。
“尔等莫要为自己无能找借口。”
不是他强人所难,而是满朝文武,都是大夏顶尖智者,那个不是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
可要是破解不了,老老实实回礼,再老老实实咽下这口气,将这东西摆在显眼之地,好好保护着。
随着百官而行。
“圣上,这便是我父皇给您赠送的第一件厚礼。”
面对众人如此,三皇子很是满意。
毕竟说了这么多,其实还是有些自我安慰。
无灵石。
大夏书院。
“扶罗王朝送来此物,一定深思熟虑极久,一日之内,想出破解之法,这根本就不切实际。”
这如何不让他愤怒?
还真是贵重啊。
而且还有铁链锁住。
他要入宫,将此事告知自己父亲。
“不知圣上愿听否?”
永盛大帝开口,询问着神罗三皇子。
“朕倒要看看,若是锦年能破局,这帮扶罗狗东西,会是如何的表情,哈哈哈哈哈。”
而顾锦年也总算是看到了李遂口中说的权杖了。
不以为然。
“而且,还有一点我想诸位忘记了,顾锦年的舅舅,可是大夏皇帝。”
有人提出质疑,虽然他十分乐意是这个结果,但还是要拿出证据出来,不然全靠自己去猜测,显得有些自欺欺人。
百官入宫。
黄金铁链瞬间震动。
这口气憋的很难受。
“的确,我原来也很敬重这个苏文景,现在再看,也是个伪儒罢了。”
“锦年。”
毕竟这是和*图*书给自己老弟送礼,三大车不知道够不够。
大夏以儒治国,为天国上邦,外使前来都由礼部来接待,扶罗王朝虽与大夏王朝暗中有摩擦,但明面上两者都是大国。
“但可惜的是,扶罗王朝无人可破解,也无人可明悟当中智慧。”
这一招,真够狠。
此时此刻,百官逐渐回味过来,一个个神色不太好看。
随着声音响起。
“即便是有人疑惑,那么第一时间也会询问出这个问题,认为大夏才子那么多,没必要选择顾锦年。”
皇帝每天都看?
果然,这话一说,众人纷纷点头称赞,即便是三皇子也不由点头。
很快,紫色宝石绽放光芒,将后者的武道真气全部吸走。
“没时间解释了。”
“陛下。”
永盛大帝望着李善,平静问道。
秦王皱眉。
想抽出来,根本不可能。
但更愤怒的还是一点,满朝文武,竟然想不出一个办法。
下一刻,魏闲的声音响起,告知永盛大帝。
“太子,太孙都不行,那样惹来的争议更多,再者他们是要继承皇位,所以也不能走儒道。”
“回王爷,礼部也不清楚,是扶罗王朝提前出发了。”
李遂不由皱眉。
物件很大,足足有两丈之高,看起来极为珍贵,价值不菲。
“圣上,忘了提醒,这上面的宝石,乃是无灵石,所以借助真气是无法撼动此杖。”
“望大夏与扶罗王朝,世世代代,友好共存。”
“无妨。”
十分喜悦。
十二年前,永盛大帝入京后,大肆屠杀了不少人,其中不缺乏满身傲骨的读书人,而有些读书人,跑到了扶罗王朝,传授一些思想。
“如此一来的话,皇室,大夏书院,镇国公,基本上掌握所有的天命,想要营造出这样的异象,可能不会太难。”
很快。
永盛大帝冷冷开口。
永盛大帝很平静。
“异象之说,为天地认可,既天地认可,那就不存在造假啊。”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换句话来说,想要靠蛮力抽出这根权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名中年男子走了出来,这是武官,是位将军,准武王境。
一些声音也逐渐响起,但最终被宰相李善给打住。
李遂皱眉,有些惊讶。
想要打大夏王朝的脸?
此话一说。
这一次,大夏诗会,扶罗王朝格外的上心,不仅仅排出王朝最有文采的读书人,更是派出三皇子与十公主。
永盛大帝笑着开口。
“今日神罗三皇子,送来此番大礼,明显刻意为之,也必然经过深思熟虑,臣仔细研究过月华权杖,至少有五万斤重,而且十二根黄金铁链,更是牢牢固定权杖。”
“圣上。”
可就在此时。
扶罗王朝提前七天过来,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几人十分好奇,不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
光是视觉便给人一种很强的冲击感。
“让他们进来。”
“他们就等着你这句话。”
“还能有谁,你们认识啊。”
“三皇子所言极是。”
是相当狠啊。
提前七天过来。
几人下意识回答。
一名男子开口,对大夏十分仇视。
“这上面的宝石,皆是世间珍品,每一颗都价值不凡,最大的那颗宝石,更是价值连城。”
权杖的确有轻微的松动,但也只是轻微。
“回去告诉你父皇,朕也十分想念他啊,每每夜晚,都想念着啊。”
此物的确是奇观。
“陛下,臣愿意一试。”
是否象征,大夏在下,扶罗在上?
“告知我老弟,说本王有事无法过去,下次再聚。”
边境十二城。
“扶罗王朝的使者,快入京了,在京都五十里外,半个时辰左右,便要入京了。”
“一时之间想要破解,只怕很难。”
此话一说,三人的目光不由齐齐落在他身上,皆有些好奇与古怪。
而只要有办法,就是人的问题。
而且控制的越来越顺畅,越来越随心所欲。
“陛下。”
神罗三皇子开口,在这个时候说出来,无非就是想看大家出丑。
如果这是附属国,永盛大帝直接砍了这家伙的脑袋都没事。
马车上,有一块蓝色巨布,从头到尾遮下,看起来像一柄巨剑。
“想要靠人力拔出,根本不切实际。”
寅时五刻。
可这玩意有什么用?
“选择其他人,反而会引来更多猜忌,但选择顾锦年不一样。”
扶罗王朝使臣,带来了大量奇珍异宝,这是国礼,但有一样东西,却引来京都百姓惊讶。
不过,就在此时,神罗三皇子继续开口。
但你实打实要送东西过去,所以一来二去,亏的是谁?
“我父皇准备了三份厚礼,事情还多了,入了宫,诸位不要乱说话,毕竟不是我扶罗上国,须稍稍收敛一二。”
扶罗使臣前来参加大夏诗会,虽然会带一些礼物,但也不可能带来如此贵重的礼物。
京都,五十里外。
至少一千万两白银。
“三皇子殿下,大夏儒道,不过尔尔,尤其是大夏皇帝,得位不正,下面更是一滩烂泥。”
可问题是,扶罗王朝不是附属国啊。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