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64章 杀儒!囚文!皇令再此,忤逆者,杀无赦!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64章 杀儒!囚文!皇令再此,忤逆者,杀无赦!

“我是隆兴王家之人,祖上有半圣,我是圣人世家,你不能抓我。”
顾锦年出声。
“没错,我等虽死,也是为黎民百姓,不惧强权。”
顾锦年要将这三千多人全部抓进大牢,而且罪名还是谋反,这帽子扣下来绝对不是小事。
只是,顾锦年静静看着,他由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可就在此时。
一瞬间,其余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京门军北门统领稍稍犹豫,随后立刻跟着喊起来了。
汇聚成一句话就是,抛开事实不谈,难道你顾锦年就没错吗?
没有任何犹豫。
“要参锦年一本,这要是闹下去,锦年当真要出大事。”
他开口,声音冰冷。
刑部尚书最为气愤,第一时间赶往宫外。
此言一出。
而一旁的顾宁凡,则是热血沸腾,他真没想到自己这个大侄子,竟然如此凌厉,舌战群儒,简简单单一番话,就能定个祸乱朝纲的罪名。
也有人还留有一口气,死死看向顾锦年,发出临终怒吼。
滔天的怒气。
此时此刻,一位位大儒夫子纷纷出现,这个时候他们不可能继续看戏,赶紧跑出来劝说。
只不过这种令牌不能调动兵马,也不能做什么实事。
“你也知道这是强词夺理?我还以为你不知道。”
随着顾锦年之声响起。
顾锦年这样做,一定会惹来天大的麻烦。
“世子是否要因此负责?”
“你们现在所作所为,难道不是吗?”
“顾锦年杀的了我们,却堵不住我等的嘴,公道自在人心。”
这帽子要是戴上了,就是株连九族的下场啊。
顾锦年给予回答。
而这帮人背后不是这个世家就是那个世家,不是这个京都权贵就是那个京都权贵。
如此。
“是。”
大夏书院之事,已经在京都上上下下全部传开了。
本以为这三千读书人,此番去大夏书院,最好的结果就是苏文景出面,制止读书人之怒。
你行你上啊。
可以说,如若真杀了这帮人,估计事情当真会更麻烦。
顾家是武将集团,性子火爆,最大的缺点就是嘴笨,尤其是面对这些读书人的时候,往往能被气个半死。
此时,王富贵与江叶舟纷纷走来,希望顾锦年消消火。
顾锦年看向后者,语气冰冷道。
但是吧,杀的人都是刺头,而且暗藏祸胎,所以于情于理也没什么大问题,最多就是惹来诟病。
一场闹剧,也逐渐平息。
所以他们纷纷出来劝说,甚至还拉上顾锦年,让他去求情。
绝对的安静。
这是来救人的。
这是真正的精锐铁骑,眼中的杀气可证明一切。
一个个杀气腾腾。
这更让他们接受不了。
“你们在这里闹事,视大夏六部为何物?视大夏朝堂为何物?”
不是因为顾锦年抓人,而是顾锦年竟敢杀人,这才是让他们大怒之事。
骑在顾家头上。
这话,不是说给这帮读书人听的,更是说给所有人听的。
刹那间,弩箭破空之声响起。
“顾宁凡,器不杀儒,他们终究是读书人,若杀了他们,会惹来天大的麻烦。”
“啊。”
“上弩。”
不远处。
“难做?”
顾锦年开口,依旧坚定自己的想法。
“参将大人,这事有些过分了。”
“就知道在这里窝里横?”
可没想到的是,顾锦年开口就要将他们诛杀。
可不杀,只会助长邪风。
“杀。”
“你怎能这般?”
伴随着一道声音响起。
“呵。”
滚滚黄沙再次掀起。
大军的出现。
“都欺负到咱们顾家头上了,还不动手吗?”
“世子,是他们一直在暗中挑拨。”
因为他知道,今日之杀,是为明日不杀。
只是,很快,不到一刻钟的时间。
主要是怕给顾锦年带来不好的影响,现在顾锦年都这样开口了。
“千舟,你就是太过于谨慎,这些年在官场上是不是胆子都没了?”
使得这群读书人一个个脸色发白,心中莫名有些胆怯。
“年儿做错吗?”
“好,好,好,这顶帽子当真扣的好,你说我等意图谋反,你就真不怕满朝文臣弹劾你顾家吗?”
没有人再敢乱带节奏了,现在一个个目露惊骇之色,望向顾锦年。
一个个开始鬼叫连天。
与玄武军同职,只不过分成两个部分罢了。
顾宁涯更是骑着战马,出现在人群中间,目光第一时间落在了王璇等人身上。
只不过所有人对顾锦年的看法彻彻底底改变了。
“你今日若是敢抓我入狱,我必联合所有好友,弹劾你顾家。”
他不敢托大。
“皇令在此。”
“什么狗屁玩意,老子问你们谁带的头,在这里跟老子扯些有的没的?”
顾千舟火急火燎跑来,将所有事情,前前后后告知顾老爷子。
一道道声音响起。
苏怀玉开口,看向顾锦年。
意思很简单。
谁受得了这个苦?
“你平下来了,本世子不但向你认错,你要怎么罚,就怎么罚。”
“玄武军听令,若有反抗者,杀无赦,京门军敢有任何动弹,直接动手,不留活口。”
“今日,若不严惩他们,顾某绝不罢休。”
只是,拿一块相令出来,就想让和_图_书自己鸣金收兵?
顾宁凡很凶残,这一鞭子抽打下去,还管你什么三七二十一的,想给自己扣帽子?做梦吧。
这是永盛大帝给他的令箭。
顾宁凡不愧是武夫。
一时之间,众人不由愣住。
“尔等的意思是否是说,当今圣上愚昧不堪,被本世子蒙骗?到底是你们蠢还是说你们认为陛下愚蠢?”
啪。
“三叔,抓人。”
“三叔,暂时没事。”
他出手极快,直接将人群当中挑拨离间的数十人抓了出来。
“顾大人,我等并无有僭越之事,即便是找顾锦年麻烦,也没有动手,你却直接动手,太过于狠辣了。”
要是皇令我还听一听,相爷?很厉害吗?
“玄武军听令。”
一口一口老子,一点素养都没有,不过他的话也没错。
“这是相令。”
望着顾宁凡,张云海直接开口。
他也有点纳闷了。
三千读书人,被顾锦年抓入牢中。
对付喷子很简单,当所有人的面,让他来做。
又有人站出来,驳斥顾锦年。
真上纲上线,再加上悬灯司副指挥使乃是顾锦年的六叔,可想而知这帮人下场会有多惨。
“只怕.......牵扯太大。”
整件事情,是这帮人先没道理,按理说顾锦年出来解释一番,如果对方不信,他们再出面就好说多了。
百官也沸腾起来了。
他没有任何啰嗦,直接开口。
“此事可以调查清楚,无需这般。”
三天内就想让人家平定祸乱,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再说了,自己爷爷说过,只要有道理,想怎么闹就怎么闹。
“后日是不是就要推翻大夏,重新立国?”
望着张云海,顾锦年心中发笑。
以致于众人的情绪更加高昂。
“我等是为民伸冤,在你口中怎成了挑拨?当真可笑。”
“孩童不懂事也就罢了,你难道还不懂事吗?”
目光严肃且充满着坚定。
“江宁府洪灾之乱,千万百姓于水火之中,本世子献策陛下,陛下采用,自有陛下的用意。”
后者听到这话,瞬间恼怒,指责顾锦年强词夺理。
也是他的意思和态度。
此时,京门军北门统领立刻开口,他从马上下来,朝着顾宁凡一拜,虽然两人都是四品官员,可顾宁凡背后的是顾家。
现在不一样了,有了顾锦年,以后打嘴仗顾家真不怕了。
只是。
后者立刻没话说了。
不过很快,手持马鞭,再次注视着这帮读书人。
虽然这帮读书人脑子都有问题,可还真不能杀,杀儒有违天理。
“你们真他娘的当我顾家是软柿子?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吗?”
可现在的局势,这块金令还真是刚刚好。
这也就算了,如今自己献策,明明只需要动动脑子就能察觉到这其中必有玄奥,结果硬生生被带起节奏。
“顾兄,他们大多数都是被蛊惑之人,虽有过错,但不至于如此,谋反之罪,可容不得玩笑,不能如此啊。”
“那又如何?”
老话说的好,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你在想什么东西呢?
“还请大人放心,相爷一定会彻查到底,只是为好好彻查,遣散他们即可,无须闹腾下去。”
甚至有三十多人死在顾锦年手上,外加上蔑视相权,不听忠言。
可顾锦年杀人,就有些过分。
顾锦年是真的雷霆大怒。
“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
随着皇令出现。
又是一千铁骑出现,只不过这些铁骑不是玄武军,也不是悬灯司,而是京门军。
真杀起来,他可以保证,这帮人都得死。
他们不希望顾锦年闹得太僵。
安静。
众人沉默,继续低着头。
让一旁的顾千舟,彻底无言。
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动动脑子?为了黑而黑?当真是读书读坏了心。
但你要说这东西没作用,也不行。
一个个闭嘴不语。
“大人,我等今日前来,是讨要公道,你身为玄武军参将,私自带兵前来,是何意图?”
“你这是强词夺理。”
被当场抓获的众人,没有任何一丝畏惧,相反继续叫嚣。
“被人利用还不知道,读书读进了狗肚子里?”
可问题是,带着株连九族去试,他不敢。
传遍整个大夏书院。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勾结官商,大肆敛财,也亏尔等想得出来。”
他刚才还真只是装个哔而已,真动刀子不是不敢,而是影响太大了。
“抓人。”
“今日,我这大侄子,好不容易有些成就,为我顾家挣来脸面,你们倒好,还在这里出言不逊,各种诋毁。”
“愚昧无知。”
因为他们真的没有想到,顾锦年真敢杀人。
“不得伤人。”
“即便不是一千两白银一石,但至少百两银子一石跑不掉。”
“爹,你就不要说这种话了,锦年杀了三十人,抓走了三千读书人。”
“顾锦年。”
好啊,好啊,果然好啊。
“你们觉得我勾结官商,陛下是蠢得?”
不管如何,他们对顾锦年的看法和感官,也彻彻底底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顾大人,万不可如此,这是相爷的命令,莫要让在下难做。”
“还www.hetushu.com.com管老子怎么带兵?你是不是想说老子私自带兵,是不是想造反?”
相令厉害。
三个月他们都解决不了。
顾锦年厉声开口。
顾家,当真是出了个了不起的麒麟儿啊。
“数个月前,我侄儿溺水,差点身亡,明明是受了委屈,却遭到各种贬低冤枉,就是你们这帮读书人在背后造谣。”
而与此同时。
“张儒,我是隆兴王家的啊。”
张云海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特意拿着相令摇了摇。
即便是一旁的大儒王云,也不由皱起眉头。
他骑乘战马,急速来到人群当中。
顾宁凡大声怒吼。
次次来找自己麻烦,真就把他当做小孩子欺负是吧?
“想给老子扣帽子?找死吧你?”
“那江宁府现在粮价一千两一石,是不是你要因此负责?”
果然,随着他们这几道声音响起,瞬间营造出不惧生死,不畏强权的感觉。
这显然有些不同寻常。
你说的话不管用,我大侄子说的话才管用。
“走。”
后者给予回答。
不得不说,京都就是京都,随便砸个人都是七品官,这要换作任何一府,别说三千个读书人了,就算是三万读书人闹事,也惊不动当朝宰相。
吓唬自己?
可现在不一样。
“你。”
一时之间,众人一个个慌张。
他怒吼,可却吐出满口鲜血,随后一命呜呼,再没了任何气息。
“对比江宁府千万百姓受苦受难,我等这点苦痛算什么?有本事,你将我等杀了。”
差点溺水身亡,明明是弱势,结果这帮读书人各种谩骂,甚至四处造谣,将自己说成了小人。
一顶天大的帽子,瞬间扣在这帮人头顶上。
有什么争的。
“诸位夫子。”
纵然是张云海,这一刻也是脸色难看,却不得不朝着顾锦年一拜。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陛下还不出面,这不就是明摆着包庇吗?
“我知道他们背后是谁,但那又如何?”
“谁敢欺我大侄子?”
这一刻,众人更加安静下来了。
别说一千京门军了,就算是所有的京门军来了,他都不怕。
可没想到的是,顾锦年竟然如此凶狠,杀人镇压,倒打一耙。
说是自己勾结商贩,想要残害百姓?鱼肉百姓?
可以自由出入宫中,除此之外其实没啥作用。
是啊。
“还愣着做什么?没听到我大侄子说什么吗?”
苏怀玉动手了。
而他们眼神当中也充满着不可置信。
想屁吃吧。
当然最主要还是因为周围的将士虎视眈眈,都怕谁开口,谁就倒在地上。
“看看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想造反。”
“顾某真想问一句,你们问我惧不惧他们,为何不问问他们惧不惧我?”
看着玄武军与京门军如猛虎一般抓人,这帮读书人彻底吓傻了。
“你们这帮畜生,还真是牙尖嘴利,来人,将他们扣押大牢,让悬灯司的人来,老子倒要看看,到了悬灯司,你们的嘴还硬不硬。”
“我们只是讨要一个说法,怎么扯上造反立国?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末将听令。”
“哦,到处都说粮价一千两一石,那你就觉得是。”
铁骑奔腾而来,掀起滚滚黄沙。
得到顾锦年的回答,顾宁凡根本无视张云海,直接开口,让自己的将士去抓人。
“倒要看看,顾家到底是不是可以凌驾与皇权之上。”
“不将尔等发配边疆,本世子就不姓顾。”
那国公令厉害不厉害?
负责镇守京都四门的精锐。
而顾锦年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没有说这块令牌不能代表皇帝的意思。
“敢问世子,策是你献的对吗?”
看三叔有些迟疑,顾锦年不由出声。
“王璇兄说话客气,也没有做什么过格之事,如此下狠手,你们顾家当真是大夏第一家族吗?”
顾锦年真要这样做,就相当于是与大夏一半的世家阀门,权贵文人作对啊。
顾锦年是越说火越大。
可这人是自己侄子,顾宁凡直接认可这令牌有效。
最主要的是,整件事情,顾锦年愣是一点理亏都没有。
“想要抓我们出来当做典型,然后杀鸡儆猴吗?你们失算了,我等读圣贤书,养浩然正气,不畏强权,今日就算死在这里,也不畏惧。”
“百官齐聚皇宫外?”
“院长,你还不出现吗?”
这是精铁弩,激射出去,五百步内可贯穿肉身境圆满武者的武器,莫说几千名读书人了,再翻一倍,一轮精弩射杀,基本上全部得交代下来。
此时此刻,这些大儒夫子彻彻底底麻了,不是畏惧死亡,而是没想到顾锦年当真敢这样。
当真是下头啊。
只不过他心里也清楚,杀这么多读书人,肯定要出大事。
你相令再怎么珍贵。
一次,两次,三次。
“这些读书人几乎都是权贵之后,或者各地世家之后,现在百官齐聚皇宫之外。”
“违背者,同罪并罚。”
本以为顾锦年是个纨绔,可如今看来,顾锦年不仅仅是纨绔那么简单了,手段狠辣,根本不像表面上看来那般的简单。
“我等怎可能有这般想法?世子殿下未免和*图*书太强词夺理了吧?”
“哼,就是因为不可杀儒,我顾宁凡今日就要看看,到底是这帮读书人的嘴巴厉害,还是这铁弩厉害。”
如今全部被他抓住来,一时之间这数十人脸色一变,暗道不好。
“那就看看你敢不敢。”
“你们觉得不公,刑部是死的?”
“老子手头上还有镇国公令,要不要老子拿给你看?”
书院当中,这些大儒夫子们,心中深深震撼着。
两人齐齐开口。
书院大儒夫子的声音也跟着响起。
可是面对众人的劝说。
“无稽之谈?强词夺理?言重?”
顾锦年却面色不改。
可现在死人了,他们怕了。
因为顾锦年说的还真没毛病。
“而且,本世子保举你入仕为官,宰相有些夸张,保举你当个尚书还是没问题的。”
这帮读书人闹腾的时候,京都就没有人察觉到?
“不可。”
顾宁凡看了对方一眼,念在对方是大儒,他语气没有太凶残。
“顾大人。”
“顾锦年,你虽是权贵,但也不可滥用职权,这大夏王朝是李家的,不是你们顾家的。”
“闯什么大祸了?”
仅仅不过半个时辰,全部成了阶下囚。
此言一出,后者顿时沉默了。
最主要的是,自己舅舅三天前可是亲口说过,有理就行。
后者顿时明悟,知晓顾锦年是什么意思。
六部官员雷霆震怒。
“谣言猛于虎,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说一千两一石就一千两一石?”
只不过顾宁凡略显迟疑。
听着众人言语。
伴随着玄武军的出现,数千读书人全部被包围。
顾宁凡的声音炸开。
王璇的声音响起。
“无论如何,策是世子所献,现在江宁府如此,我等也是一时气急败坏,所以才会这般。”
他也不怂。
“顾锦年,你不为人子,凶残暴虐,勾结官商,天理不容啊。”
“顾锦年,你快劝劝你叔叔啊。”
这回不把这帮读书人恶心死来,他顾宁凡这名字倒着叫。
顾宁凡开口,主要挑事的人找到了,那事情就好办多了,送到悬灯司,不信他们不开口。
而这数千读书人,看到张云海前来,更是带着相令,这一刻顿时松了口气。
因为自己三叔说的没错。
相爷就不知道?
毕竟被抓的人,有他们的好友,也有他们的亲人。
众人彻底无言,他们看得出来,顾锦年是铁了心要收拾这帮不知死活的家伙。
这要是真杀了,整个京都只怕都不得安宁,顾宁凡也要受天大的责备。
“现在都这样说。”
“那如果天下人都说你不是你爹亲生的,是不是就是真的?”
再加上看到王璇的惨状,一时之间既是心慌,但也有怒气。
现在局势对自己有利了,赶紧跑过来捞人?
为首是大儒张云海。
“我等是读书人,是天子门生,你私自调兵,镇压我等忠义,今日就要看看是你顾家的刀子厉害,还是我等的浩然正气厉害,诸位不要畏惧,我们有三四千人,他有本事就全部杀了,倒要看看他敢还是不敢。”
当下,顾宁凡朝着皇令一拜。
可书院之上。
三十多条人命落下。
这群人不是蠢就是坏。
“可,世子杀人,就有些过分了吧?”
六部百官也在第一時間得知消息。
“三叔。”
张云海战马疾来,目光第一时间落在这些尸体上,而后手握相令。
“绝对不可。”
杀猪般的嚎叫声响起,顾宁凡是谁?玄武军参将,是武夫,这一鞭子直接抽在脸上,得有多痛?
顾宁凡的出现,使得他们气焰被压制,可随着有人继续在暗中挑拨,刹那间情绪再度高涨。
“这次锦年闯大祸了。”
杀了这帮人,至少可以起到一个威慑性作用,免得以后是人是鬼都可以骑在自己顾锦年头上。
“是不是认为,你们今日聚集在大夏书院,天下人就会认可你们是一等一的文人?”
一点都不退让。
这下子京都不知道多少读书人开始吵起来了。
顾宁凡抽出马鞭,直接朝着王璇脸上狠狠抽去。
他读了这么多年的书,说实话真不喜欢骂人,可对方这么脑残不骂一句,这口气真咽不下去。
这没有办法。
刹那间,一千铁骑纷纷架起手弩,上面的弩箭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当下,顾宁凡没有任何废话了,直接下令,将这群读书人全部抓走。
“末将参见陛下,愿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砰砰砰。
顾宁凡的目光很快落在顾锦年身上,他直接询问,顾锦年有没有受伤。
顾宁凡望着相令,神色冷冽,他岂能不知,张云海是来捞人的。
以后谁敢献策?
顾宁凡开口,语气冰冷,质问着这帮人。
玄武军,是大夏精锐铁骑,驻守京都。
“玄武军,京门军听令。”
“张儒救我。”
相令仅次于皇令啊。
咔咔咔。
然而出乎他们预料的是。
顾锦年出声,这是他真正开口。
小惩大诫就行,没必要这般。
在这个节骨眼上,他选择刚一刚。
“今日你们敢来找我麻烦,明日是不是就可以找陛下麻烦?”
声音再度响起,成为了这帮人的主心骨,继续挑拨众人情绪。和-图-书
杀伐果断,做事狠辣,既有将才之风,又有能臣之实。
顾锦年跑回家中,躲避谩骂。
“挑拨一番,就如此愚蠢,集结数千人,是不是就觉得我顾某只是个区区国公之孙,就好欺负了?”
“一群狗一样的东西。”
这没有必要,双反都没有好处。
噗噗噗。
下一刻,顾锦年看向这帮读书人,声音如雷,直接训斥。
这才是最恐怖的。
张云海是真没想到,这顾家如此嚣张跋扈。
那还怕什么?
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
顾千舟开口,有些心急。
“今日不严惩,此事还会发生。”
看着倒在地上的三十人,顾锦年心头也有些不适,只是他强忍下这种不适。
他出声问道。
下一刻,顾锦年直接喷起脏话来了。
“此事存在疑惑,相爷已经知晓,会着手彻查。”
所有人都被吓到了。
比的过皇令吗?
而顾家当中。
根本不给任何优待。
要说一件小事,那还好说。
他继续开口。
但下一刻。
顾宁凡面上满是冷笑。
“张儒,我祖上有半圣,我是圣人世家后人啊。”
“顾兄,无须如此啊,这些人有不少是京都名门,还有很多是各地世家翘楚,这要是全抓走了,会惹来大麻烦。”
我献策,皇帝采用,没有第一时间稳住局势,那我就要负责。
两位大将都参拜认可。
只是刹那间。
“王兄,帮我研墨。”
而此时,顾宁凡身披铁甲,目中蕴含着杀气,率领一千玄武军降临。
“我等虽死,可也是为黎民百姓,乃君子也。”
“他虽口出狂言,但并无实质之错。”
顾宁凡当下点了点头,紧接着目光落在这群读书人身上,眼神当中充满冷意。
王富贵,赵思青,许涯三人惊愕。
“对啊,对啊,锦年小友,此事我等已经知晓,会写奏章,告诉陛下,现在你占据优势,不用担心他们报复,虽杀了些人,但于情于理问题不大,可若是将他们全部抓走。”
这要是换一个人,顾宁凡肯定不理会。
张云海深吸一口气,直接骑马,带着几人离开,他要回去,将这里的事情告知李善。
得知自己要被抓入大牢。
“锦年,有没有受伤?”
“这个老三,当真是疯了,跟着锦年胡闹。”
其余五部官员也纷纷前来,一个个怒目不言。
因为他代表皇帝。
陛下全部拒绝面见,想见陛下,等下次朝会。
“臣听令。”
顾锦年开口。
果然。
“来人,将这群乱臣贼子,全部缉拿,扣押大牢,本世子拟写奏章,面圣参见。”
一具具尸体倒在地上,捂着心口抽搐一二,便绝了气息。
大夏第一权贵,就这么下贱?
可手握相令的张云海,这一刻只能当做没看见。
“是不是认为,你们站在道德之上,无惧强权,能名流千古?”
可能是顾锦年骂的太狠,有人实在受不了激,望向顾锦年道。
这些人只怕是死士,彻底被洗坏了脑子的那种,不惧生死。
顾锦年出声道。
这消息一出。
“谁跟你说江宁府粮价一千两一石?”
自己老爹脾气太冲了。
镇国公开口。
玄武军来临,每一个身上都穿着铁甲,看不清容貌,只能看到头盔之中的目光。
道理讲不过就开始讲人品。
其余人那里还敢多说,纷纷朝着皇令一拜。
更多的还是怒气。
“三叔。”
“顾家需要敛财吗?本世子需要勾结官商吗?”
刹那間。
“三叔,抓人。”
“本世子献策,为国效力,前前后后不过三日时间,你就要让本世子平定江宁郡之祸。”
然而顾老爷子听后,不由大怒。
“这些人还是人吗?”
这些权贵世家之子,那个不是锦衣玉食,这辈子只听过别人进牢,让他们进牢?
一次两次也就算了。
就这么可以任人欺负?
一瞬间,大夏京都彻底沸腾。
自觉得救,但也没有继续闹腾了,老老实实回家就行。
“顾锦年,你不能这般,我等只是一时受蛊惑罢了,你抓我等入狱,难道就不怕引起天下读书人对你唾骂吗?”
“诸位,不畏强权,他今日杀了一个读书人,明日陛下必重罚顾家。”
“一群腐儒酸秀才,杀了就杀了?要是老夫在场,三千儒生老夫全部杀干净,老三唯一做错的就是,还畏手畏脚,他娘的,你们一个比一个没种。”
也是没想到,有人敢在大夏书院动刀动枪。
只是一瞬间,京门军齐齐上弩,对准玄武军,神色冰冷。
这是顾锦年的声音。
何况这不是兵,这是将,真正的统领之将。
“你让李善亲自来我面前,兴许我还给他点面子。”
“一块铁片,就想让老子听他的话?”
这帮人瞬间坐不住了。
顾宁凡也是扣帽子的好手,这回就不是聚众了,就按造反来查。
“这件事情你不要管,胆小如鼠的家伙,下次朝會,你爹我亲自上朝,让你见见你爹我是怎么坐上这个位置的。”
顾锦年直接训斥。
人数不多,三十人,苏怀玉一直在关注这些暗中挑拨之人。
“江宁郡之难,千万难民,水深火热,朝廷六部尚书,举国上下都无人献出和_图_书良策。”
因为他们感觉得到,顾宁凡是真的想要闹事。
而后将目光看向这三十余人。
“负你娘的责。”
一时之间,众人的气焰瞬间被压制下来,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番话,喷的这群读书人沉默不语。
“你敢动手吗?”
“前来此地,遣散闹事之人。”
只是话音落下,所有人都愣住了。
只是,就在这一刻。
他看都不看顾锦年一眼,也不是跟顾锦年商量,而是跟顾宁凡商量。
刹那间,一千精锐下马,准备好锁链,直接拷走。
他娘的屡次三番欺负顾家人?真他娘的活腻歪了?
他们本以为顾锦年会站出来解释几句话,或者是说跟他们对质一番。
“将所有人全部抓入大牢,严加审问,无有圣谕,不得放人。”
“当真敛财,当真勾结官商,陛下难道不知吗?”
这一鞭子落下,王璇清秀俊俏的脸庞上,瞬间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更知道的是,如果自己还不出来展露手段,未来这种事情,将穷出不断。
听到顾锦年所言,顾宁凡这回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千万难民,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你淹死,三日平乱,圣人来了也做不到,你能做到吗?”
“不该啊,不该啊。”
回头顾家直接参他一本不敬圣意,那岂不是碰到了鬼?
至于大夏书院的学生,却一个个望向顾锦年,眼神之中充满着异样。
顾锦年当真是心思缜密,让他无计可施。
“挑拨离间,蛊惑人心,尔等罪该万死,当杀。”
你们顾家就有这么嚣张?这么狂妄?
就在这一刻,怨气差不多吸收完了,凝聚出一枚怨气果实。
顾锦年一番怒斥。
别说三日七日了。
被单独拎出来的三十人直接被洞穿心口,没有任何一点奇迹发生。
他千算万算,还真没想到顾锦年拿着一块通行证当皇令。
怒吼声响起。
王云第一时间开口,他出言制止,眼神当中充满着惊慌。
“顾家只听皇令。”
“锦年小友,这帮人罚一罚就够,人也杀,该做的都做了,没必要这般狠辣,否则要出事啊。”
只是。
“顾家也承受不住,不得放肆。”
“架弩。”
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绝对没完。
顾锦年点了点头。
这一刻,顾老爷子霸气侧漏,不但不觉得惹大祸,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让他试一试,他可以试一试。
顾锦年的声音响起了。
此时此刻。
“什么挑拨不挑拨,我等说的都是肺腑之言,难道有错?”
恶心人是吧?
王云开口,虽然他也厌恶这帮读书人胡作为非,但上来就给一鞭子还是有些过分吧?
“我等不敢,世子殿下言重了。”
“谁带头闹事的?”
让他们闹事,他们不怕。
“顾参将,万不可冲动啊。”
顾锦年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但心头还是有些咂舌,得亏这人是自己三叔,这要换作敌人,倒霉的可就是自己了。
尤其是还背上谋反之罪?
“你要觉得你能做到,我现在入京,面见圣上,给你争取七日时间,平定江宁郡之祸。”
大夏书院。
一块金令出现在他手中。
徐长歌很漠然,眼中没有丝毫波澜,至于觉心三人则低头诵念佛经,他们无法参与此事,也劝说不了,只能低头念经。
浩浩荡荡,气势汹汹而来的读书人。
“是你脑子有问题,还是本世子脑子有问题?”
“杀人?”
是该杀。
“跟你没关系。”
“当真有本事,为何不见你们去江宁府救灾?”
没办法,顾宁凡都参拜了,他不可能不参拜啊。
顾宁凡没有说话,反倒是看向顾锦年。
又有人出声,开始混淆细听了。
有人硬着头皮开口,死死地看向顾锦年,赌他不敢杀。
“在下张云海,奉宰相之令。”
“他们蛊惑人心,制造暴乱,大夏律例,民举器为乱,儒聚人为反,尔等受人蛊惑,愚昧不知,聚集三千余人,大闹书院,你们就不过分吗?”
“只要你立下军令状,七日内平定洪灾,若不平定,全家抄斩,株连九族,本世子现在就入宫。”
“来人,将他们全部扣押,送入京都各府大牢,严加看管,无圣令不得放人。”
哪怕就是一块通行证,都要压过相权。
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
可顾锦年没有说话,只是看向自己的三叔。
充满着不服。
顾千舟有些无奈。
“再去悬灯司,禀告此事,让副指挥使亲自审问,一个一个给老子审问清楚。”
顾锦年继续开口。
有本事去救灾啊,在这里哔哔赖赖。
想要弹劾顾锦年。
“住手。”
而京门军也在第一时间包围众人。
以后扣帽子还得看人,扣读书人帽子还好,扣这种当兵的还是要谨慎一二,不然一鞭子下来,谁受得了?
顾宁凡更是大喜过望,自己这个侄子还真是脑子灵活。
他大吼一声,一瞬间所有铁骑直接上弩,接下来只需要轻轻按动一下,这数千读书人将瞬间化作尸体。
伴随着钻心剧痛,让王璇忍不住发出凄惨之声。
把这群人骂的体无完肤。
最多只能代表皇帝,仅此而已。
“顾大人。”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