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61章 半圣震惊,此计可平江宁之祸!皇帝震惊!

第二卷 大夏风云

第61章 半圣震惊,此计可平江宁之祸!皇帝震惊!

“回陛下。”
无论怎样,杀了就是有天大的影可细细想来。
“陛下。”
这一刻,他忽然好奇。
“锦年。”
“无论他们卖多高,朝廷都买,买来的粮米,参杂砂砾,再卖给自己人,营造出大祸临头,金银廉价之景象。”
一旁的苏文景彻底沉默。
人心最善变啊。
但这个消就不一样山家不愿意插手凡尘的事情,
因为他的气魄,非同寻常帝王。
来是看看这策略到底是不是顾锦年二来也是深聊一下这篇策略,免得出现什么差错,就麻烦了。
而与此同时。
顾锦年开口,这是第一个细节。
“若处理不好,朕让国公亲自送你去边境苦役。”
夸归夸,但有几个细节必须要死死记住,否则的话,可就是大麻烦了。
当真开心啊。
“当真妙也。”
长旸离开府内,命人请来京都所有米商掌柜。
不过看似是放纵宠溺,实际上这话也是有限制的。
如此,永盛大帝彻底离开。
他一个字一个字看过去。
私底下不用作礼。
“趁此发财。”
看得出来,他真的很开心。
“此计当真是千古计谋,以人心破人心,好,好,好,好啊。”
可平江宁郡之祸苏文景的古怪行为,引得所有人沉默。
可眼下的局势,逼着自己这般去做、
一刻钟后。
众人不由一愣。
而且谣言最可怕的是什么?是有理有据。
顾锦年也十分自信,给予回答。
否则的话,苏文景绝对看不出自己还留有一手。
当初自己写下剑客诗词之时,就已经表达了一切。
也明白,这是为了保护自己。
知道苏文景是在防他。
永盛大帝开口。
我说不过你。
顾宁涯的声音很凶,打开房门后,整个人瞬间麻了。
这是第二点。
开心。
“舅舅,谁献计有十成把握?万一真出问题,倒霉的岂不是我。”
“找麻烦?”
所以完全可以扩散出去对方喜欢用谣言,自己也可以用啊。
永盛大帝极为喜悦,他直接起身,朝着大夏书院走去。
顾锦年一笑,这话虽然听起来假大空,不过得看是谁说的。
学生不小,道理都明白。”
那还是九成。
没有理会这位尊贵的太孙。
百姓只怕要彻底闹起来啊只不过,思考半个时辰后。
大致内容顾锦年都能猜出来,无非就是瞧瞧大夏王朝,狠不狠?生死存亡之际,商人卖米虽然价格高了一点,可问题是这也是人家商人自己辛苦苦赚来的。
唯独就是可怜李基,不过还好目前还是晕着的,没有什么大碍,不然听到自己爷爷这样说,估计心更痛。
“先生所言没错“江宁郡主道尽毁,可还有四百多条小道,这四面八方虽有受灾者,可大部分还是在江宁府西北地区,其余地区并无大碍。”
“锦年。”
书院宿处。
允许米商涨价。
却也遭到哄抢几乎出多少米,卖多少米。
顾锦年,你当真是大夏天纵之才啊。
深呼吸一番,苏文景开口,只不过无论他怎么镇定,说起话来还是带着颤意。
倒不是他们真的愚昧,而是没有人敢拿性命去赌。
“文景先生,您不要因为顾锦年是朕的外甥,故而这般。”
这个行为举止,让李高有些哭笑不得。
命都没了。
只留下这一句话,便起身离开。
顾宁涯这话是到头了,一口气得罪两位大人物,牛还是你顾老六牛啊。
“江宁郡的民心,朕赠给他,算是他的奖赏。”
于顾锦年的策略,苏文景其实本来一开始是抱有期望的毕竟顾锦年这人总是能给大家惊喜。
若是别人,他可能不会太过于激动。
“好。”
最开始,苏文景对顾锦年的策略是有些好奇,紧接着似乎是有什么不妥,所以不让自己观看。
“锦年,这第二件事情,就是这平江策之事。”
什么东西,能让一位准半圣震颤?
“不愧是朕的外甥。’
顾锦年倒也实话实说。
怪不得这位皇帝亲临。
苏文景也不啰嗦,直接跟着永盛大帝了离开不过永盛大帝也很直接,微服私访,除了两个亲信太监之外,不带任何人离开。
但献了什么策,没人知晓。
“外向卖米之人,他们恐慌啥啊?”
李高实实在在是好奇。
“那个处处学朕的顾锦年?”
伴随着顾锦年之声响起。
苏文景离开了。
他出声回答。
“要是行的话,他自己领功,你又不能跟半圣去争。”
“文景先生,随联一同去书院,朕要当面考考他,到底学走了朕多少东西。
可与此同时。
自然而然,他才会无比的激动,无比的兴奋。
顾宁涯的声音响起虽然不大,可外面站着的四个人是谁?
如果走错了,再想去江宁府,那就彻底不可能了。
得到这个答复,顾锦年就自然多了。
他没想到,苏文景当真能想出良策,可以不过刹那间,他回过神来,直接将苏文景请入殿内。
文章今天发一份,明天发一份,本身王朝百姓都有优越感和信仰力,随着这几篇文章一发,保证扶罗王朝和大金王朝的百姓开始质疑大夏王朝了认为大夏王朝的皇帝没有作为,就知道窝里横,而且出了事就知道杀人。
“大才。”
这数日的压力,让他夜夜不得安寝,只要闭上眼睛,江宁郡之祸便浮现在眼前。
苏文景也愣住了。
是这计也不是良会畢竟这些米商背后可是有人。
“还是那句话,无论如何,只要你站在道理上,老夫都支持你。”
同时要抽走两成利润。
此同时。
“你也草要插手,千万不要成为众矢之的。”
也们将目光看去。
沾惹因果,可若是大夏王朝与仙门达成共识,愿意割舍领土给仙家,那就不一样了。
“走。”
“走走走。”
两位大内太监,谁不是一等一的高手就算声音再小十倍,他们很难https://www.hetushu.com.com装作听不见。
我偷学你什么了?
“妙。”
永盛大帝快步走去,直接来到殿外,亲自迎接苏文景后者步伐极快,来到永盛大帝面前,一张老脸显得极为激动。
自己不知道。
随后直接奔赴皇宫这事情可不一般。
多一个都不好。
准半圣,突然变得这般激动,换谁都觉得有问题啊“不知道,或许人老了,看啥都激动吧。”
说到底还是因为太子二字。
能解决江宁郡之乱,他心情极度愉悦对于这些并不在乎。
“好。”
但要说顾锦年能写出这样的策略,他真的有些不敢相信。
最终。
关于江宁郡的事情,顾锦年早之前就有想法江宁郡关键点在什么地方?
“先生请看。”
“黑蛟。
独下,文景先生。”
是的。
“先生。”
“其二,令官差一定要保护好这些外来米商,坚决不能发生抢掠行为,但要安排自己人,虎视眈眈盯着他们,让他们害怕,但不要逼走他们。
不长点记性,以后准吃大亏随着永盛大帝开口,当下魏闲只能照办,也不敢含糊。
顾宁涯想跑路。
永盛大帝越说越激动,甚至自己想到了更多的好点子。
“到了这个时候,敢问一声周围府县的百姓会怎样?”
这一刻,这位大夏皇帝是彻彻底底没有任何办法了。
“顾锦年当为第一他落下此话,刹那间脚下出现水墨仙鹤,朝着大夏皇宫赶去。
张肠深吸一口气,圣旨在前,他也只能昭做不误就如此。
官府被迫之下,只能出兵围剿,拿起武器的就是暴徒,一场屠杀将会毫不犹豫展开当然顾锦年更加认为的是,以当今圣上的性子,一定会在民变之前,直接封锁所有米行,将这些粮食全部拿出来给灾民。
永盛大帝大喜,他无法想象,还有谁能比苏文景有才华。
苏文景出声也明白顾锦年的意图。
而后松了口气。
“若陛下不信,可与臣一同前往书院,询问一二。’
“你很聪慧,继承了你娘的优秀,等这件事情结束,朕会好好赏赐你。”
“到那个时候,本地米商耗得起,他们耗不起,自然而然有人会常价卖粮,甚至引发价格恐慌,为了早点回乡,宁可赔些银两,也不敢拖延下去
“好一篇平乱策,好一篇平乱策。”
这计够狠,而且半真半假,毕竟仙门弟子来了大夏书院,这会不会是前兆?
所有人抓破脑袋都想不出来的解答方案,顾锦年仅仅只是用了香的时间解决最主要的是,逻辑清晰,细节缜密,根本挑不出任何毛病。
知道自己这会完蛋了。
过了片刻。
舅,你这话啥意思?
“老夫问个事。”
读书人。
“你那篇策略就不应该写。”
高卖,民贱,银两不等李高仔细阅读,苏文景直接转过身牙认真观看这篇文章。
当下,刘言敲了敲房门。
永盛大帝笑着开口。
“无重十日。,
永盛大帝露出笑容,直接走了进来,看都不看顾宁涯一眼。
这位帝干。
只是当着陛下面,他没有说罢了,如今两人私下,他还是要劝阻一二“文景先生。
“其重点就在于,以商攻商,以人心算人心。”
要是大夏王朝是第一王朝那还好,大不了挨两句骂就算了。
可惜的是,他还是低估了难民的恐惧之心,再加上谣言的力量。
顾锦年将宣纸递了过去。
眼中是遮掩不住的笑意。
“等朕旨意。”
永盛大帝询问道完全就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顾锦年写出国运诗,
苏文景开口。
永盛大帝眉头紧皱。
一道声音却突然响起“陛下。”
同时提问一句。
也仿佛可以看到,无数百姓哀嚎哭泣。
刹那间两人皱眉,有些不理解,能确保黑蛟不会作乱,为什么还是九成?
锦年态度坚决。
长旸得知圣冒之后,整个人更是目瞪口呆。
顾锦年赞赏一声。
如此。
“肥水不流外人用是不是这个道理?”
你是皇帝你说了算。
他把朕最厉害的权谋也学走了。’
他睡不着啊。
永盛大帝愣住了、
没理肯定不能胡作为非。
下意识还是认为顾锦年是为了随便应付一下。
“重重的赏赐你。
龍颜的確大悦。
“好。”
回陛下,殿下贪玩,顶撞顾锦年,被罚于此。”
当全部看完之后,永盛大帝整个人都激动起来了,他连连喊了数个好字,甚至到最后他激动到直接朝着苏文景一拜因为这篇策略,可以完美解决江宁郡之难。
房内。
随着顾宁涯走后。
“这家伙,当真是深藏不漏啊。”
赌对了还好说。
朝廷只需要配合演一场戏,就能解决这场灾祸,
而顾宁涯这回也彻底明白了。
一石粮米,卖数百银两,而且参杂砂砾,有市无价。”
工宁郡首府。
一旁的李高敏锐发现,苏文景的行为举止,完完全全变了。
现在他才明白。
继续说道“这又是为何?
苏文景深吸一口气,他声音微颤,死死捏着手中宣纸,告知陛下这件喜事。
他莫名觉得,江宁郡幕后之人,要头疼了。
那接下来就别怪人家写文章骂你了。
啥叫偷着学?
却发现永盛大帝早在房内等候了。
“你这篇策略,是否还有一小部分没有写完?”
而一旁的苏文景也不由深深感慨。
永盛大帝起身。
也就是说,按照现在的情况,永盛大帝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得到这个答案,永盛大帝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天大的祸端。
“这,唉,你既然心意已决,老夫就不多言。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完全没有任何一点问题此时此刻,永盛大帝呼吸急促。
尚若顾锦年入朝为官,又会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呢?
留下一脸平静的苏文景。
府内米价。和_图_书
最终只给半成利润,至于每日捐赠的粮米,只多不少。
你现在还小,未入仕途,虽有顾家这棵参天大树,可有些事情,轮不着你来管。
同时内心充满着无穷的好奇“咕咚。”
苏文景不卑不亢道。
旦这种办法也只能拖延一小段时间。
“实在不行,让人准备万石沙袋,运入府城之中,定下民心,引商恐慌。
“舅舅英明。”
苏文景身子居然颤抖起来了。
满满的赞赏。
毕竟江宁郡水灾之事,牵扯太多人了,甚至在不少人眼中,自己也有嫌疑。
因为顾锦年剩余没写的东西,是关于如何处置那些商人之言。
也是朕李家的血脉。”
要么杀商,要么镇民。
最后一部分,等平乱后再说。”
眼前这位大夏世子,绝对不同常人。
故此,顾宁涯心头还是喜悦。
万一要是赌错了呢?
后者听到这话,继续装死。
让他实实在在咸到心累。
“滚。”
静观其变。
永盛大帝点了点头,这的确是重点,不能忽略一不关健时输粮食,舅舅您派文景先生去了一趟仙门,割舍出运信心一块土地给予仙门,故而仙门会出手救灾是这邦商人是后这是第三点。
“有良策啊。”
门内。
如果会的话,那就麻烦“这个你放心。”
深夜。
故此将目光看向顾锦年,期望他能救救自己。
顾锦年给苏文景倒了一杯茶,同时也在思索一些其他事情,
永盛大帝,苏文景,刘言还有魏闲四人。
“回头要是不行,苏文景这老家伙说是你写的,倒霉的是你。”
舅舅?”
因为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尔都这样了,我还能说什么?
“你是朕的亲外甥,非正式场合不用这般。
换了个神色道。
而此时此刻。
不过这话他还是不敢说,只能硬着头皮道“回陛下,的确是那个处处学您的顾锦年。”
能让堂堂准半圣的苏文景连夸三声好,不同寻常。
众人步伐极快,只不过在主道停顿一二。
“真活腻味了。”
有自己少年时期的英姿。
不会。
他以为永盛大帝已经离开了,没想到居然在自己房内“文景先生。
十分好奇顾锦年写了什么。
那接下来会怎么样?一群读书人各种喷你,喷的你怀疑人生你不服,想让他们全部闭嘴,详情参考始皇帝。
此时此刻,他多么希望有个人能够从天而降,给予良策。
永盛大帝也就没有遮遮掩掩,直接将宣纸摆在桌上,神色严肃道。
先生。
听到这话,顾宁涯沉默了。
苏文景开口,他很自信。
因为永盛大帝看到李基正被吊在树上,有人正在松绑“这是怎么回事?
望着面前的策略文章,顾锦年松了口气。
这计还真够狠的啊。
世人皆说顾家功高震主。
“。”
顾宁涯忍不住开口,实在是不理解啊。
多谢先生夸赞。
他想不到。
顾锦年继续开口,显得有些随意可苏文景却摇了摇头。
买天价粮食给这些百姓。
“别学这个老六。”
臣顾宁涯,参见陛下。
“舅舅来此,主要是两件事情。”
“速速召进宫内,朕要赐他官位。’
虽然九成已经很高了,但他想知道不确定因素是什么。
江宁府有足够的存粮,可架不住几百万难民吃喝拉撒。
长长吐出一口气。
“既然他想去做,那就让他去做吧。”
没有直接询问策略之事“回舅舅,冷倒是不冷,不过就是有人总喜欢找外甥麻烦。”
你们在大夏王朝做生意的人还不走?
随着海量难民聚集一石石粮食被运至城外,熬粥施舍。
可他没有说话是继续往下看看着看着,永盛大帝呼吸开始急促,身子也跟着颤抖起来了。
舅舅,你怎么来了?
“大才。”
苏文景开口,这是他下意识的推测。
站在百姓角度上来看,这是一件好事,皇帝做的对,这群奸商是该杀。
“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苏文景开口。
但这是个谣言啊。
张旸幕僚,也很直接,同意米商高价售卖,但每天必须捐赠相应粮食,做给朝廷看。
往后就不用偷着学了,没事来找朕,有什么不懂直接问朕就好。”
臣在顾宁涯马上开口,答应着。
他也想不出比这个更好的办法。
而且他心里清楚,这事要解决了,功劳就蹭到了,说是说将功抵过,但怎么着也得给点好处。
“不行。”
达成交易。
当然其实还有一个办法,这个办法也很简单,朝廷花银子去买粮食。
“锦年,不是六叔说你。”
他出声。
“好。”
顾锦年房外。
“当真不要乱来。”
听到顾锦年的声音。
只是苏文景却起身摇了摇头道。
只是还不等顾锦年开口,苏文景一挥手,声音洪亮无比。
再三确定三遍,若不是顾宁涯拿出金令,他死活不信,陛下居然下达这种旨意。
运输粮米,虽有官差保护,可架不住背井离乡,本就是想要捞一笔快银,若是耽误时间,多一日“而若是一些米商前来,因高价而来,可若是当地官府严查,同时开仓放粮,百姓短暂几日不缺粮食,他们的运粮成本便要大大增加。”
苏文景却目光逐渐凝重,神色也逐渐严肃起来。
“顾涯。
维民们被谣言骗到江宁府去了工宁府的米商,难道就不会被谣言骗而言之击溃他们的自信,这事就成了。
“府内粮草消耗巨大,恐生民变。’
洋洋洒洒千字他越看心跳的越快,越看跳的越快,到最后他呼吸急促,双眼充血
永盛大帝开口,下达旨意“臣接旨。”
而策略是什么?是政治顾锦年这才多大,才不过十六岁而已,那里有这般聪明?
只是一眼,一些十分刺眼的字词便映入眼中。
吊着是好事。
顾锦年起身,刚想给自己舅舅作礼,但下一m•hetushu•com•com刻,却被永盛大帝拦住。
“这个好。
乐文景开口劝阻。
此话一说,如惊雷一道,直接在永盛大帝脑海当中炸响“你说谁?’
感觉得到,自己溺水之事,绝对与江宁郡幕后有关系。
深子来报,有人在造谣,告知百姓江宁府乃是郡府之地,粮仓丰厚,其他地方难民如云,即便是去了也没有粮食。
一则则消息也在京都传开预锦年著作国运诗的事情,率先传开但这只是百姓所了解的。
文章,是感悟。
苏文景无话可说了。
斯以,杀商所带来的影响,不比江宁郡民变要小。
比言一说,永盛大帝与苏文景点了点头同时心中不由对顾锦年产生更大的震撼。
随后内涵了下顾宁涯。
这计,当真是毒。
有钱买米,没钱卖崽,崽都没有那就可以等死了当然最有可能发生的是暴乱,到了那个时候,命都活不下去了,只能民变。
诗词,是理解。
“不过品,有三点还是需要注音。”
因为通过苏文景,
已有良策,可平江宁之祸。”
“若你真要这般,让你爷爷出面。”
可站在王朝的角度来看,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而顾锦年却有些沉默了。
“顾锦年?”
引来各种谩骂的同时。
谁也不敢保证啊。
卯时一到。
可没想到的是,陛下居然来了,这还真是喜闻乐见
苏文景没有告诉李高,自己也不能乱说,毕竟自己的策略,尽可能少点人知道,最好就是三个人知道就行。
“锦年。”
他知道永盛大帝比较心疼这个孙子,隔代孙是这样的,所以连忙解释。
“好。”
怎么顾锦年这一家子人都有这个毛病啊。
“陛下。”
这是锦年所写,这一定是锦年所写。”
自己这舅舅开口,那就不一样。
“还有一成是什么?”
只是这种事情需要他做吗他捧不捧顾锦年,会影响顾锦年的仕途吗答案显而易见。
苏文景出声。
“回陛下。”
随着声音响起养心殿内。
怪不得陛下对这个顾老六有意见,搁谁谁没意见啊?
可问题是大夏王朝不是第一,最绝了的是什么?是永盛大帝得位不正,两大王朝怒斥大夏王朝的理由是什么不就是这个吗?
至于其他人则继续埋头写策只要没出异象,他们还有希望接过策略。
两条路他都不想选。
“谁啊?’
这下子各大官员确确实实不理解了。
苏文景面色温和,随后摊开阅读,一旁的太子也跟着看了过来。
“这样,报给你出个主意,你重新写一份,我马上进宫,献给陛下,叔也能见圣上,而且叔绝对把所有功劳都给你,最多加一句,我起的头,你看咋样?
至于顾锦年看着白己留留身上冒出迷缕门头不由到畅。
好家伙,你比我六叔还会蹭啊一旁的苏文景笑而不语。
顾锦年没有送。
此时此刻。
“学生不可能靠族人一辈子。”
尔们还敢去大夏王朝做生意吗?
最好就是让粮米价格卖出天价,一石粮食卖个几百两白银,再安排些人,大肆抢购。
“岂有此理,当真是目无尊长,继续给朕吊着,这个太孙,都怪太子妃平日宠溺,给朕继续吊着,吊满十二时辰再放下来。”
顾锦年淡淡开口。
因为他似乎猜到了陛下的意思这是要对这些米商动刀啊、
很快。
“朕思来想去,觉得锦年不错。”
听到这话,顾宁涯松了口气,他还真怕皇帝上纲上线,如今给自己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锦年,以后谁要是敢找你麻烦,只要你有理,就给朕往死里打,只要不打死,其他的交给朕来。”
刘言与魏闲走在后面,始终保持距离。
“不是先生所写?”
“写完了。”
轩竖。
“谁有这般大才?”
苏文景颤抖起来了。
“其实我这计谋十分简单,但也十分不简单。’
刹那间,永盛大帝呆住了。
面对苏文景的夸赞,顾锦年有些膜一笑。
至于让自己爷爷出面,顾锦年不愿意,不是不行,而是他不想一直靠着顾家。
可苏文景不一样,这是儒道半圣,怎可能胡言乱语。
永盛大帝走出房屋之外。
一开始眼中有疑惑,到后面越来越凝重,越来越凝重。
意味着外部因素平定,现在重点就是内部因素朝廷的粮食运不进去,再加上有人在暗中推波助澜,想要引起民变,让百姓全部集中去江宁府。
没想到今日得以解惑。
很多事情。
“敢打扰本,本大夏忠臣。”
大夏半圣。
而这一刻,苏文景忽然明白。
受到苏文景的目光,顾锦年微微沉“恩。”
可惜的是,现在没有时间。
盛大帝开口,他不敢相信女京为天人的策略竟会是顾锦年所写顾锦年写出千古文章,他认。
他对顾锦年发生了天大的观念转变。
“黑蛟绝不可能继续作乱。”
只不过宫内传来了消息。
“先生何意?’
顾锦年淡淡回答,这个计谋他有九成把握,还有一成是因为黑蛟。
而是拿起一本丰,继续观看只不过,他的心神却不在书中。
直至最终。
“先生。”
“九成。
“朕很期待,天命之争,锦年能走到那一步。’
“若此事做好了,方才之言,朕恕你无心之过。
“天灾人祸啊,万一明天有彗星落地,直接把江宁郡砸干净咋办?”
永盛大帝直接站起身来,整个人不由激动起来。
于外部而言。
但很快他陷入沉思足足过了半刻钟后,苏文景深吸一口气。
“朕明白了。”
原因无他,跟这种天才在一起,压力太大了。
但不杀商,面临的就是民变,会死很多人。
顾锦年摇了摇头。
“有良策。”
黑蛟已经被压制住了。
“文景先生,好,当真是极好。”
而后接过策略,将宣纸展开,
苏文景开口。
他知道自己这个孙子纳绔,可没和_图_书想到如此绔,顶撞夫子,还目无尊长,最主要的是,顾锦年是他长辈,是一家人,一家人不帮一家人,反而起内计这得有多蠢才会这般。
永盛大帝开口他无比认真,目光注视顾锦年。
策略不多。
无非就是关于平江策之事看着顾锦年答应下来。
永盛大帝刚才说的龙舟也好,万石假粮食也罢。
才缓缓开门,
永盛大帝面色温和,让顾锦年好好坐着。
不过要说脸色变化最大的,还是刘言和魏闲。
扫了一眼,发现并无异象后,这才松了口气。
“多谢量。”
顿宁涯也火速赶到。
这年头什么最善变?
永盛大帝看着最新递来的奏章,彻彻底底沉默了工宁府真出大问题了,所有难民全部朝着江宁府赶去,仿佛是有预谋一般原本按照朝廷的意思,是分化而治,最起码难民不要集中在一起。
根本不怕功高震主。
一刻,永盛大帝开口,怒斥一句而后继续出声,为其解释。
永盛大帝听完这话,眼中闪过精芒。
那么一切就不是问题。
毕竟外乡人过来,是被利益冲昏头脑,可要是被抢,会带来不好影响。
在幕僚的思考之下。
“若是涨到二三百两一旦,这就是五十倍盈利,到时候周围附近,五百里内,小到农民百姓,大到各地米商,只怕都要蜂拥而至。”
你这样做就是影响王朝公信力,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商人买卖是合理之事内部来说,受益者肯定要怒喷大夏王朝行事恶劣,皇帝手段残暴,不为人子。
“小”
江宁府是郡府之地的确要比其他府物资丰厚,虽路途遥远,可最起码能在死之前走到江宁府,能看到希望。
“我知道你心中也有可这件事情牵扯很大,”
他看向顾锦年,眼神当中是赞赏。
皇帝不愧是皇帝,举一反三能力很强。
当下,永盛大帝的声音响起。
们涨价,让他们疯狂起来,等到民怨四起,再乘此机会,斩尽杀绝。
顾锦年将自己的策略说出。
将圣上旨意带来。
如若是普通的封建社会那还好说。可这里有仙武的存在,杀儒意味若着什么?国运下降,出大问题所以你不敢杀,你只能憋着气,被子里面抹眼泪,说啥都是对对对。
将计划说的仔仔细细。
“一石粮米,寻常价为六两,若遇丰收还要降价。”
自己这个大侄子,真他娘的是个天才啊。
他们的后代是谁?
但所有人都保持沉默。
你牛批。
只会招来一波又一波的麻烦。
片刻后,顾锦年点了点头。
而这批受益者是谁?既有商贩也有世家,甚至还有朝廷官员。
此时大夏书院,也恢复宁静所有学生都回去休息,累了一天,筋骨酸痛,那里还有闲情雅致出来谈天说北而大夏书院主道上。
“那是谁?”
看向顾锦年。
国库本来就没有多少银两,真这样做,户部尚书第一个不答应可就在此时。
周围百姓,只怕蜂拥而至,一些米行也会趁此敛财,不顾千辛万苦,赶来江宁郡。”
“与其同流合污,其余一概不说。”
但顾锦年写的这篇策略,刚好可以解决最核心的问题粮食。
因为这篇策略。
可以成为大夏执剑人。
不想自己参合进可顾锦年更知道的是一点,面对敌人,必须要重拳出击,而且该展露锋芒就必须要展露锋芒藏拙是没有用的。
不是及时打断吧,生怕顾宁涯回头又说出什么大逆不道之言。
“此策并非出自臣之手。”
“这般,足足可拖延半月,到时候朕的十三艘龙舟运粮而至,再加上大军多多少少也能运些粮食,便可营造出粮食充盈之景。”
了下来。
“舅舅。”
永盛大帝自言自语。
大夏王朝朝廷无能,把人家商人杀了,把米拿出来了。
“那行。”
于永盛大帝和苏文景,反倒是面无表情,涵养还是有的。
“锦年。”
连一旁的顾宁涯都听懂一部分只不过大部分还是没懂。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将这篇策略赶紧送到永盛大帝面前。
只需三日时间,外乡卖米之行贩,皆会恐慌,到时所有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这篇策略,足平江宁之祸,不管是谁写出来的,此难已经平了只不过他现在要去找一趟顾锦年。
开口,给予回答。
固是王朝公信力下降,外加上添加一条罪责,以后谁想要造反,完全可以拿这个来做文章。
“知道吗?”
因为顾锦年,本身就是大夏第一权贵“嘶。”
永盛大帝皱眉,刚来书院,就发现自己孙子被吊在树上,让他满是疑惑。
永盛大帝开口。
万民同意吗?
大夏皇宫。
他麻了。
一刻,苏文景目光呆滞,他愣在原地,一双眼睛死死地看着顾锦年是死死地看着顾锦年。
“无需再测。”
他如坐针毡啊。
张肠突然一愣。
不过这也合理。
得有理。
他是顾家的麒麟儿。”
李高更是忍不住看向顾锦年,他实在是好奇。
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再者,学生还年轻,现在犯错吃亏,总比以后犯错要好。”
要不要脸?
可现在,这篇策略却让他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平乱的希望,
“是您的外甥,顾锦年所著。”
永盛大帝吐出一个字后者立刻起身离开,有多远跑多远。
前有虎后有狼。
所有米商欣喜若狂,但也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去通风报信,等到幕后答复经过两个时辰的商谈。
“如此策略,怎可能是他写的?
仅是这一句话,所有百姓都朝着江宁府赶。
也有些惊讶。
维以想象,顾锦年六岁,小小年纪,心思竟然如此虽然顾锦年不说,他们也知道,可顾锦年说出来,代表着他城府极深。
只不过他也没有继续搞下去。
“臣认为,合适。”
学生心意已决,还望先生见谅。”
不过顾锦年也知道自己舅舅亲临是什么https://m•hetushu.com•com目的。
天下奇才啊。
活音落下永盛大帝脸色不由一变
他听得出,这是苏文景的声音。
“万一苏文景那个老家伙把你的策略送给陛下,恬不知耻说是他写的咋办?”
因为逼急了,还真有可能这样做只是永盛大帝不会考虑罢了。
一但官府存粮没了,各大米行就要开始疯狂涨价。
要是再来一趟异象,他们就真的没话说了,书都不读直接回家。
江宁郡之祸,莫说顾锦年了,饶是他自己也想不出办法,自然也不可能太期望别人。
你根本顶不住。
锦年不听劝。
臣还有事,先行告退。”
只不过苏文景却打破了宁静“锦年。”
“顶撞锦年?
永盛大帝离开书房内。
而这里的消息。飞快传到京都之中。
随后没有多说,直接走了出去。
逐字看刚开始,永盛大帝神色凝重,眼中的期盼少了一半。
“陛下啥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做得好夸你一句,做不好就狠罚。’
并且,难民数量,也越来越多,粮食供不应求。
以人心攻人心。
前这位永盛大帝,太与众不同了。
他大笑三声,而后龙行虎步,离开书院。
他也仿佛可以看到,当刀刃落下的那一刻,天下人又是怎么唾骂自己的他睡不着。
眼神中充满着期盼。
得出大事。
这些东西无法让那些本土米商慌乱起来。
联现在命你去火速赶往江宁郡,令江宁郡郡守放纵粮价。”
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简直是笑开花,各大王朝的礼部是做什么的?除了基本的儒道礼仪之外,还有什么?外交啊。
“你说。”
苏文景与永盛大帝齐齐开口很显然,刚才说的话,他们记在心头了。
“臣可以确保,是顾锦年所写。”
“怎么可能?”
“只要粮米运来,关键时刻,严查高价售米,严打不误,再让官府放粮。”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大夏皇帝。
“故而,所有米商无法安坐,不敢继续屯粮,丰收在即,若敢屯粮,新米陈米,又是几成差价。”
走出房内的苏文景,有些沉默。
用现代化来说,这就是国际舆论啊。
永盛大帝很霸气。
根本没有任何一点其他情绪因为他彻底震撼到了。
“锦年,舅舅来看看你过的还习惯不习惯。”
而现在,只需要舅舅您一道秘令,让江宁郡郡守公开允许米商涨价。”
一个是背负天大的骂名,民心溃散。
永盛大帝有些疑惑。
“江宁郡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粮草运输缓慢。’
让他来领功。
“甚至让江宁郡郡守亲自参与其中,助长江宁郡米商邪风。’
顾锦年开口,倒也不见外。
“你觉得如何?”
他知道永盛大帝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担心自己看中顾锦年的才华,为了捧顾锦年,所以将自己的策略告诉顾锦年。
四人继续前行。
这一交涉,便是两个时辰。
说句不好听的话,自己的长子,也就是当朝太子,十六岁的时候,虽然心思缜密,可让他写策略,他也写不来多少。
“谁敢找朕外甥的麻烦?”
他还是很开心的。
他在一瞬间,涨至六十两一石。
只要有充足的粮食,
“文景先生,朕感激不尽,朕感激不尽。
“其一,计谋分三步,逐步让江宁郡郡守去做,绝对不要提前透露,倒不是外甥不相信江宁郡郡守,而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四道身影出现。
策略有缺,他怎能不知?
这不是胡闹吗?
江宁郡之乱结束后,他要搞一次大事。
所有官员更惊讶的是一件事情那就是献策之苏文景连赞三个好。
“好。”
永盛大帝皱眉,魏闲则立刻在耳边说了几句,将来龙去脉简略述说。
可逐渐的变得凝重严肃,再到现在身子都震颤。
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
他不敢确定黑蛟会不会继续作乱。
永盛大帝望着房内的丹青,语气平静道可此话一说,苏文景不由一愣。
字还不多,洋洋洒洒也就一千字,可以平定江宁郡之难“锦年不愧才华横溢,短短一炷香的时间,便写完策略,老夫佩服啊。”
“见过陛下。’
让自己的幕僚前去交涉。
预锦年当真是奇才。
与此同时,一直到深夜。
可一娃香写完,还没有异象,这莫名让苏文景有些失望,
“至于身上之伤,是大子抽打所致,与顾锦年无关。”
苏文景深吸口气,他给予回答道这文章的确跟他没有很大关系。
只不过李高问心无愧,所以不在乎这些。
粮食呗。
说实话,现在都怕顾锦年写点东西出来又引来各种异象。
他其实不希望顾锦年如此。
“锦年贤弟,你到底写了什么东西?为何文景先生如此激动?”
如此景象,前所未闻。
“你爹那帮人根本靠不住,往后朕给你撑腰,放心。”
“一来,是看看你住的还习不习惯,要不要朕让人给你送些东西,马上就要变天了,要注意保暖,免得入了寒气。”
好。
“如此一来,府内米商,也会因此焦虑,大行还好,一些小行根本不敢干耗。”
四人悄然无息出现而此时此刻,房内的声音却已经响起。
只是这话说完,两人沉默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牙疼。
“朕想问你,此计你有几成把握平定江宁之乱?”
只是当他回到自己住处之时。
爷爷没有告诉自己,舅舅也没说,六叔也不说,苏文景也不说。
页锦年正满脸无奈,自己这个六叔简直就是蹭热度小王子,看人家苏文景送去策略,就想蹭点功劳他实在是被搞的不厌其烦。
但他知道的是。
苏文景也跟着走也没有看顾宁涯至于刘言与魏闲,稍稍对着顾宁涯笑了笑,而后将门关上,在外面候着。
苏文景没有多说什么了。
谁要是能解决这个祸乱,莫说连升三级,只要底子干净,可以提前培养,未来预定二品尚书。
“请陛下放心。”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