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初始 第49章 苏文景深夜来访,要换太子了?

第一卷 初始

第49章 苏文景深夜来访,要换太子了?

听到这个环节,顾宁涯抛开之前的不悦,连忙走上前来,满脸认真道。
“滚。”
“不过,世子殿下可知,这天命为何与大夏书院有关吗?”
“今日来访,也打扰了国公一番。”
苏文景轻笑道。
苏文景笑着点了点头。
“老夫今日前来,便是履行约定。”
顾宁涯感情丰富,念到激昂之时,还没来得及说完,顾老爷子又是一脚踹了过去。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顾锦年也没有继续逗留。
顾锦年开口。
而后者依旧不说话。
谁顶得住?
大约半刻钟后。
苏文景说道。
“确实,锦年侄儿所言不错,陛下圣明。”
圣旨发布。
“老夫索性说出来吧。”
顾宁涯还真想到了一首诗。
“行。”
更加知道苏文景来的目的。
本来他还以为顾锦年什么都不知道,没想到顾锦年居然什么都知道了。
不争必死?
“我孙儿来了。”
“老夫并非强人所难。”
“三十而立冬来去。”
转眼之间。
伸手接杯的手,微微僵了僵。
众武将纷纷开口,不断夸赞着顾锦年。
“呃.......学生觉得,应该不是在大夏书院获得吧?”
而面对顾千舟的无耻,顾老爷子满脸嫌弃,但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当爹的说几句话也对。
待苏文景离开后。
不到半刻钟后。
“深夜来访,略显冒昧,望世子殿下不要怪罪老夫。”
一道声音也传入他耳中。
顾锦年不假思索道。
“学生毕竟出身武将家中,性子比较莽撞一些,若是去了大夏书院,当真触了什么规矩,还望先生多担待一二。”
他又愣住了。
而顾锦年听完此话,心中莫名沉重。
而回到住处的顾锦年,也实实在在有些累。
“还是锦年这孩子心善啊。”
听到这话,顾锦年当真打起精神了。
顾宁涯伤心了。
苏文景笑道。
不过十几个呼吸后,顾锦年逐渐清醒。
“世子殿下,才华横溢,又有惊世之才,昨日的事情,是程明不对,也是老夫不对。”
爹,你在家说两句也就算了,当外面人你也说?
“你这个老六,歪瓜裂枣,出来丢人现眼。”
能引来如此惊天异象,搁谁谁不骄傲?他们能理解,但心里就是很难受。
脸上的笑容僵硬无比。
甚至直接走了过去,完全无视顾宁涯,无比亲热的拉着顾锦年手臂,硬生生推到众人面前。
“不过不管世子殿下知道还是不知道。”
镇国公府外。
这个好啊。
一时之间,在京都掀起惊涛骇浪。
这行为举止,莫说这帮武将了,就连那群文臣也一个个称赞不已,甚至彼此交流眼神,不约而同浮现一句话。
顾老爷子懒得搭理这帮文臣,直接看向自己这个宝贝孙子。
“不过,其实今日之事,学生也有些冲动,先生并无过错,关键时刻,先生也的确帮了学生,这点学生铭记于心。”
顾锦年分辨不出来,但他没有动什么声色。
“实话实说,顾老爷子,我这三碗饭都吃完了,就是想不出你凭什么能生出锦年这个麒麟儿。”
这么老套的设定,编剧圈早和_图_书就玩烂了,更别说那帮混网文的。
“文景先生。”
顾锦年稍稍思索,而后开口。
顾锦年本以为苏文景是来当说客,说服自己去大夏书院。
但没想到的是,皇帝居然把太子监国的职责给下掉了,换成了秦王?
“咳咳。”
后者点了点头,跟着顾锦年入了房内。
“天大机缘?”
顾锦年出声,打破宁静。
让顾锦年有些惊讶了。
镇国公唾沫四溅,趾高气扬。
苏文景顿了顿。
“你很不错,没有辜负爹的期望。”
“不过爹还是希望,你要低调一些,要多读书,不要因此而骄傲,等过些日子,爹把一些藏书给你看,好好去看,明白吗?”
程明是太子幕臣,这个明白,监考不当,苦役三个月没啥,这是活该。
“世子殿下客气了。”
“素平,快带年儿去休息。”
为首坐着的安国公率先开口,打破宁静。
“先生言重。”
一道圣旨,也从宫中传了出来。
看到对方的表现,顾锦年心里也明白一二。
“谁来了?”
什么叫做歪瓜裂枣?
可就在此时,众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顾锦年身上。
“的确,陛下圣明啊。”
顾锦年没有半点倨傲,反倒是恭敬无比,朝着众人一拜。
“咳咳。”
但如果给好处,那可以谈谈。
安国公开口,望着顾宁涯。
他也有点纳闷,自己这个老六怎么就这么不开眼?什么都要蹭一下?
而且见过面。
“世子殿下当真聪慧啊。”
彻底伤心了,咬着牙离开的,也把在场所有人都记住了,以后早晚有机会报仇。
“先生?”
“丢人现眼的玩意,给老夫滚回去。”
“老夫着实有些不知该说什么。”
“其实六叔平日里也教了我不少,诸位叔伯,我这六叔其实也低调。”
脾气好的文官,低头不语。
至于顾老爷子,眼神当中也闪过一丝惊喜,关键时刻,自己这个孙子竟然还能明白这个道理。
“愿闻其详。”
哪怕是顾锦年得知这件事情,也震惊无言。
再者,去大夏书院也的的确确是最好出路。
就如此。
要换太子吗?
“那世子殿下可知道,怎样才可获得其他天命气运?”
“瞧瞧咱们的锦年侄儿,说话就是谦礼,不愧是咱们这批人看大的。”
“怀有天命气运者,不可不争。”
只是过了少许,苏文景再一次开口。
顾锦年硬着头皮开口。
其实无论是老爷子还是自己亲爹,顾锦年都无所谓。
苏文景继续开口。
宴会继续举行,欢声笑语。
一直到丑时。
可眼前这位不一样。
这孩子生在顾家当真是捡到宝了。
透过窗外,扫了一眼天色,已是丑时了,这个时候还有客人来访?
“锦年,六叔平日里也没少灌输圣贤书吧?”
对方知道自己藏有天命气运?
“世子殿下果然谦虚有礼。”
这话一说,满堂都惊讶了,方才玩笑话他们随意开,可顾锦年这番话可是精彩绝伦。
“可保顾家,五百年昌盛。”
“你们不会真以为我没才华?”
“有客来了。”
https://www.hetushu.com•com敢问先生,是什么机缘?”
“既如此,学生愿意入大夏书院,请先生放心。”
再加上发生了这么多事,需要好好复盘一下。
众人的目光,也不由纷纷看向顾锦年。
没有人能想到,一件这样的小事,居然能惹来这么大的麻烦。
他瞎猜的啊。
“学生顾锦年,见过文景先生。”
随着苏文景刚刚踏出国公府时。
“锦年五言吾七言。”
苏文景:“.......”
所以没有一同前来。
此时此刻,顾千舟却缓缓起身。
这表现一瞬间赢得满堂欢喜,主要还是顾老爷子太讨人厌了,顾锦年没来之前,他们愣是听顾老爷子骂了半个时辰。
意味着顾锦年又猜对了。
“瞧瞧锦年,再瞧瞧这个顾老六,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平静地面容,露出了一丝温和。
“爷爷说的对。”
而最终享福的还是自己。
顾锦年出声,领苏文景入内。
“斗胆不才来献诗。”
苏文景出声。
众人开口,对待两人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态度。
如果是别人说这话,顾锦年直接请他离开。
这话一说。
老爷子心疼道,让王管家送顾锦年去休息。
“不争必死。”
万象园内。
“爷爷,父亲,诸位叔伯,一路舟车劳顿,年儿先行告退,无法相陪,还望见谅。”
“文景先生?”
为啥?
一时之间。
的确。
他眼神当中划过一丝期待。
苏文景继续问道,似乎有些不信邪。
玛德,护送顾锦年去考试,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自己这位六叔能念出什么佳作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学生的确不知道。”
而后直接开口道。
看来自己这个孙儿,真要有大出息了。
一番话不但把所有人都整无语了。
现在看来,行不通。
顾宁涯是越想越气,最终忍不住站出来道。
这群武将开口,言辞极其犀利,根本就是一句好话不留。
“那我就献丑了,可能比不了锦年的,但也绝对不差。”
甚至连顾锦年都好奇了。
顾锦年反问道。
应景应题。
“大哥二哥你别笑。”
如今顾锦年回来,客客气气喊着叔伯,如此有礼,对比顾老爷子这个匹夫来说,高下立判啊。
如此。
“文景先生误会了。”
而与此同时,一道声音也缓缓响起。
“你怎么不说话了?”
自己恼怒,是针对程明。
“年儿从小就是听爷爷讲圣贤书长大的。”
众人也纷纷附和。
“行。”
可话必须要说在前头。
“啧啧,我说老大,你就不能学学伱这个孙儿,你看看你,一点涵养都没有,那帮文臣天天指着咱们骂匹夫,还不是你带的头,再瞧瞧咱们的这個孙儿,就是比你强。”
“锦年。”
苏文景无比严肃道。
只不过突兀之间,顾宁涯想到了。
“不过先生,有句话学生还是说在前头。”
“先生请进。”
尤其是......牵扯天命气运。
苏文景当下也露出笑容。
这话一说,众人再一次连连称赞。
“锦年磨剑吾也磨。”
当然娘肯定也和_图_书不能忘记,这样一来,自己母亲无论是在族内的地位还是在皇室的地位都高。
看着顾锦年不语。
顾千舟听到这话,极其满意。
不过想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自己展现出这般的风采,苏文景不心动是不可能的。
随着叩门声响起。
而后,顾锦年亲自送他离开。
本来按顾老爷子的性格,这盛宴至少要举行到明日,可得知顾锦年睡着后,老爷子也就没有强留众人,让府内安静一些,免得打扰顾锦年。
果然,苏文景站在不远处,面色温和地看向自己。
“还希望世子殿下能消些气,去大夏书院,为我大夏儒道,争天命气运。”
“应该不是关于天命吧?”
“父亲大人放心。”
“太子幕臣,心术不正,监考不当,有违儒体,罚其苦役三月,抄书万卷,太子识人不淑,且监国不当,惹怒圣威,由秦王接管监国之责,钦此。”
声音响起。
下一刻,宴会之上,所有人疯狂大笑,尤其是那些文臣,一个个笑得低头不语,因为实在是憋不住啊。
但最伤心的还是顾宁涯。
老爷子的声音响起,满脸笑容地看着顾锦年。
“会好好读书,精忠报国。”
“我这首还是七言诗,你们好好听着。”
紧接着神色平静,朝着府外走去。
顾锦年强笑着说道。
“未曾想到,小友居然都明了。”
哦,猜对了。
苏文景:“.......”
“国公也说了老夫几句不是,我那学生程明,也被老夫责罚了一顿,世子殿下就莫要置气了。”
顾锦年也有点绷不住了。
“也没有白费爹这些年对你的教养。”
或许是因为释放的才气太多,还没想什么,一股疲倦感袭来。
是当今的准半圣,更是得到天命气运加持。
苏文景继续问道。
来到院外。
苏文景开口。
转眼之间。
可外人在,有些场面话必须要说,尤其得提到陛下,这天大的功劳,自己那个舅舅必须得占功劳。
留下来必定要喝酒,喝两杯没啥问题,关键看看这帮家伙,一个个喝酒恨不得用缸喝,自己要留下来,回头来一句,大侄子,你养鱼啊?
“锦年见过诸位叔伯。”
安静到令人沉默。
这就意味着,顾锦年是知道大夏书院意味着什么,才选择离开。
老爷子都答应了,而且还给自己一场机缘,那的确没必要置气了。
去肯定是不去。
“既然如此,老夫就舍下这层脸皮。”
而与此同时,当圣旨宣布后,顾老爷子已经在第一时间赶往皇宫了。
脾气不好的武将,也沉默不语。
鬼知道全猜中了。
他还想着告诉顾锦年大夏书院藏着什么,吸引顾锦年主动去书院。
“世子殿下可知,此番陛下请老夫代管书院,是何目的吗?”
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自己曾经是职业编剧?
这诗怎么不好了?
顾老爷子面色铁青,眼神当中满是懊悔,他就悔恨自己为什么让顾宁涯上来丢人现眼。
明白这点后。
自己这个性格,要是忍气吞声,他不干。
没有驳了父亲和顾老爷子的面子,但又把头功给了皇帝,还顺带提高和图书了宁月公主的地位。
这是什么意思?
得到顾锦年的答复。
还是其他意思?
还是拒绝,保持原有态度。
“但很多时候,无论是老夫还是国公,都无法去掌控,老夫无法做出什么许诺,但唯一能保证的是,关键时刻,老夫会义无反顾支持世子殿下。”
顾锦年朝着苏文景一拜,十分谦虚。
这下,让苏文景有些苦笑不已。
好处也有,自己的仇也报了,其实也没什么。
“文景先生。”
顾宁涯很气。
一来是顾老爷子德高望重,二来是顾锦年的的确确优秀啊。
场面安静。
已是夜深人静。
卯时三刻。
过了一会,苏文景长长叹了口气。
“年儿先退了。”
这不是一件小事。
这啥意思?
“争有一线生机。”
“说这话就没意思了。”
他打算回去休息休息。
为自己六叔开脱。
听到顾宁涯这般出声,宴会上顿时安静下来了。
顾锦年笑了笑,末了又朝着这帮叔伯作礼,然后再离开。
“不过,孩儿之所以能有这般成就,主要还是因为陛下曾经教诲,也不离开娘亲平日细心。”
被踹到一旁的顾宁涯心态有点麻了,他看了看顾锦年,神态可怜。
所以这才提出回来休息。
去大夏书院没什么问题。
“世子殿下果然心胸宽阔。”
“年儿,你好好休息,爷爷让膳房给你准备点东西,等休息好了,吃点东西,可别饿着。”
“当然,爷爷和父亲大人对孩儿帮助也是极大,请爷爷还有父亲大人放心,孩儿一定不会骄傲。”
顾锦年十分谦虚,丝毫没有骄傲。
一瞬间,众人彻底安静下来了,甚至连顾老爷子也安静下来了。
顾宁涯开口,第一句话听起来还真有那点味,但接下来的诗词,却让顾锦年愣住了。
“顾老六来了?你还好意思说圣贤二字?你小时候读书,把人家齐夫子的胡子烧没了,你还记得不?不是老夫出面,你差点被你爹抽死,就你?”
他望着苏文景。
苏文景出声,语气平静道。
老爷子知道苏文景来了。
“老夫愿送一场天大机缘于殿下。”
“小事。”
缓缓睁开眸子,精神略显颓然。
他的话,很有重量。
“记得。”
看得出来,顾老爷子是真的开心,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下来过。
苏文景不装了。
这回是真丢人丢大了。
玩这套?
使得顾锦年逐渐睡了过去。
你真是我亲爹吗?
而是沉默了少许。
“既然年儿答应去大夏书院,还希望先生能遵守承诺。”
也就是说,老爷子是希望自己去大夏书院,但老爷子更尊重自己的想法。
“应该不是因为儒道吧?”
“先生贵为准半圣,为大夏儒道,亲临府宅,学生感动。”
“学生一向不喜悔言,说出去的话,也不会收回来,请先生见谅。”
王管家的声音响起。
这句话,顾锦年瞬间听明白了什么意思。
“你们这群老家伙,先别喝酒了。”
是天大的事情。
本来夸锦年夸的好好的,非要上来丢人现眼。
“好。”
这话一说,顾老爷子脸上更是红光满面。
“世子殿下。”
和*图*书宁涯很难受。
顾锦年微微好奇。
清微的叩门声响起。
而顾锦年也很平静,给苏文景倒上一杯热茶。
好,你们这帮家伙给我等着,有本事不要落在我手上,还有爹你给我记住了,等你老了,躺床上动弹不了了,我天天念诗给你听,不听你也要听。
声音吵闹,乱作一团。
“丢人现眼的玩意。”
苏文景开口,望着顾锦年。
只怕是异象后遗症。
“文景先生。”
顾宁涯走了。
只是话音落下,苏文景一愣。
“镇的满堂哇哇叫。”
而此时此刻。
“孩儿明白。”
而不是针对苏文景。
此时。
让他杀人他绝对不含糊,让他念诗,他有些麻了。
“不过,世子可否与老夫再做一个交易?”
顾锦年深吸一口气。
只是还不等顾锦年开口,这群武将率先出声了。
“锦年,你自己说,爷爷平日里是不是天天跟你讲圣人道义?你有这般的成就,是不是靠爷爷我?”
“倘若世子殿下能以第一名离开大夏书院。”
再说了,自己虽然有些玩世不恭,可没必要这般损人吧?有意思吗啊?有意思吗?
顾锦年也缓缓回到房中,思索一些事情。
“此番天命显世,与以往不同,有惊天秘密。”
毕竟这老六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指不定还真有点本事。
“恰逢叔伯赴宴会。”
“行,那你也来念首诗,助助兴,就以宴会为题。”
一是一,二是二,这个道理顾锦年懂。
苏文景出声,目的达成,也就不逗留什么了。
自己儿子的热度不蹭白不蹭。
一听这话,顾宁涯稍稍沉默。
只是,顾锦年没有置气,而是立刻起身,将房门推开,走到院子外亲自迎接苏文景。
“世子殿下。”
房内很安静。
“爷爷放心。”
没想到是这事。
打压我是吧?
听到有好处,顾锦年立刻出声。
而此时。
“年儿,我的好大孙,你来了。”
果然。
那自己所有的说辞都没用。
“吾.......”
眼看着这群武将集体嘲讽自己小儿子,顾老爷子也心疼,一脚将顾宁涯踹到一旁,满脸不悦道。
顾锦年将茶倒好后,给予回答。
“今日爷爷临时设宴,若有招待不周之地,还望诸位叔伯见谅。”
“好好好,锦年侄儿,这话说的好啊。”
顾锦年依旧没有答应。
面对着这群朝中权贵。
而后开口。
顾锦年开口。
“顾老六你就别出来丢人现眼了,你还教锦年圣贤书?我都觉得你拖累了咱们锦年。”
“老夫也没什么规矩,只要不违背伦理道德,老夫都不会怪罪。”
顾锦年从睡梦中醒来。
同时也好奇苏文景想要说什么。
自己只能低头了。
“既如此,那老夫也就不打扰了。”
一句话,让顾锦年沉默。
至于顾锦年则点了点头道。
“世子殿下。”
他出声。
“世子殿下,可还记得与老夫之前的交易?”
“呵,你们这群人就是嫉妒老夫。”
“三日后,大夏书院正式开学,世子得好些休息。”
这小子,当真是聪慧啊。
这话一说。
关键时刻顾千舟站起来了。
挨了两脚的顾宁涯彻底麻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