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初始 第45章 苏文景显,顾锦年辞学

第一卷 初始

第45章 苏文景显,顾锦年辞学

的确,闹下去没有任何必要,不如先考完再说。
程明是立言进士,儒道第四境界,这一点没话说,未来可期,很有可能成为当代大儒。
“胡闹。”
是大夏王朝冉冉上升的新星。
滚滚怨气弥漫。
“本儒今日就在此地,倒要看看,你敢不敢动手。”
部分人更是冷笑不已。
“老师。”
这一刻。
他看向程明,语气冰冷道。
张赟的声音响起。
一道清脆无比的耳光声响起。
但也就是说四分之一的时间都过去了,顾锦年还是没有动笔。
他只知道自己老师并不在意,并不知道这是自己老师允许的。
“你心中偏见太大,这不应该。”
顾锦年心中也在思索。
程明不服气。
小溪村。
根本无惧这些大儒。
而随着顾宁涯的出现,一股冰冷无比的杀气,也随之弥漫。
几乎是在一瞬之间,覆盖整个大夏京都。
“可此事,该如何定当?”
利剑也化作点点光芒泯灭。
张赟吐血,一巴掌扇飞,整个人在空中转了两圈半,而后重重落地。
每一个都是精锐,修行武道,杀人不眨眼,这些人是刽子手,专门去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一只只水墨仙鹤出现。
苏文景也沉默了。
只是,顾宁涯没有任何犹豫,拳芒杀出,化作一头金色凶兽,肉身极境,气势恐怖。
苏文景站在道理方,这一点他敬佩,也尊重苏文景。
不甘就是不甘。
眼前的人,是悬灯司顾宁涯。
“令为师很失望。”
最主要的是,他不相信顾宁涯敢杀他。
随着院长开口。
“顾锦年行事太过于嚣张,无有尊卑,更是大闹考场,学生错在何处?”
化作一把利剑,朝着程明脑中刺去。
是苏文景出手了。
这位准半圣。
可得罪了顾锦年,顾家可不惯着你。
恐怖的武道之力弥漫。
“程明虽有些偏见,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可以向我等汇报,若觉得不公,可以来书院检举,直接大闹考场,未免有些太嚣张了吧?”
顾宁涯顿时明了。
“我倒要看看,你能写出怎样的文章,在这里大放厥词。”
而后更是一脸嚣张道。
“请先生见谅。”
顾宁涯摇了摇头。
此话一说,更是引来一片沸腾。
“家师苏文景。”
大批悬灯司捕快立在房顶之上,一个个严阵m.hetushu.com.com以待。
那是不是说,你觉得不公平,你就可以胡作为非?
这一幕,在许多人眼中看来,非常可笑。
破灭一切争斗。
文字浮现,顾锦年笔走龙蛇,一气呵成,将自己想表达的文章开篇写出。
又是一炷香的时间过去。
他语气冰冷。
顾宁涯要杀他,他都没有这般变色。
朝廷鹰犬。
这种人出现,就注定没有小事发生。
一道道浩然正气从他体内扩散而出,弥漫成光,将他笼罩。
倘若得罪的是顾宁涯,说实话顾家可能真不会出手,毕竟得不偿失。
天穹之上。
声音响起,带着不满,也有怒意。
“程明。”
“不杀你。”
也就在此时。
看到顾锦年落座。
众人也纷纷沉默。
可顾锦年就想这样脱身?可能吗?
“既如此,这书院,不待也罢。”
可年少不轻狂,还能叫做年少吗?
他们都在等苏文景。
“民为贵。”
这些都是大夏书院的大儒。
利剑即将穿透程明的脑袋。
“但本儒可以保证,以死进谏,状告你顾家无法无天。”
他不畏死。
“他收集令牌,兜售贩卖,这难道不是在玷污大夏圣地?”
说句难听点的,自己当真要入朝堂,又不是只有大夏书院一条出路。
“这里轮得到你叫?”
“六叔倒要看看,这天下人是不是真觉得我们顾家好欺负。”
“认错。”
“只是,无论过与不过,学生都不会入大夏书院。”
“我倒要看看,主持什么公道。”
天穹之上。
程明继续开口。
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货。
程明的声音响起。
下一刻。
如若要公平。
所有人都看向大夏书院。
“老师。”
“只因我是镇国公之孙,却百般刁难。”
最终,苏文景出声,他没有偏袒任何一人,先考完再说。
顾锦年开口。
他有些惊讶,自己的武道手段,没想到被对方轻而易举化解。
随着一道钟声响起。
嘭。
顾宁涯是谁?
“程明。”
真要闹下去,很难收场。
就在众人认定之时。
“你心中偏见太大。”
“锦年,谁欺负你,跟六叔说。”
“本儒就不信,这大夏当真让你们顾家人遮住了。”
“好了。”
没有人能想到,这件事情苏文景居然知道?
只是程明也没有半和-图-书点畏惧。
【社稷】二字。
程明心中有怒火,但他不会如张赟一般愚蠢。
“我心中无愧。”
“这都已经欺负到本世子头上。”
“本以为大夏书院,皆是正直清流,却没想到一个个心中带有偏见,将好好的大夏书院,整的乌烟瘴气。”
他仰着头,望着自己老师,心中实在是不服和不甘啊。
哪怕连程明也没有想到。
看对方如此冥顽不灵,顾宁涯根本就没有考虑其他。
程明倒飞出去,他受到重击,浑身剧痛,更是直接吐了几口鲜血。
只是这种鬼地方,顾锦年懒得加入。
“以社稷为题,书写四弦文章。”
顾宁涯大吼一声。
这个举动,让所有读书人惊愕,也使得他们更加不敢说话。
突兀之间。
“还要本世子忍气吞声?”
“不过,先生行为,令学生敬佩,这场考核,学生会认真完成。”
他之所以不怕顾宁涯,就是因为自己有一位老师。
苏文景叹了口气,他如此说道,让众人也不要继续争吵。
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种压迫感。
可就在此时。
“闲杂人等,退避。”
这一刻,他也动真怒了。
从小的教育让他知道,儒者应当无惧强权。
等待苏文景一个答复。
顾宁涯的身影出现,他目露杀机,护在顾锦年身旁,巡视周围。
朝着程明涌去。
苏文景出声。
站在他们的逻辑来说,完全没问题。
可顾锦年大闹考场,这的确不是一件小事。
他要是死了,顾宁涯绝对要付出天大的代价。
仔细想来,自己当真愚蠢,竟然会觉得顾锦年有什么底气似的。
顾宁涯神色冰冷,来到程明面前,让他低头认错。
“也不瞧瞧你是什么样,今日就算是你爹在老子面前,也不敢叫嚣。”
程明有偏见在先,但无论如何都没有伤人也没有攻击顾锦年,只是言语上不恰当罢了。
“这里是大夏书院考场。”
许多学生都已经开始动笔了,可唯独顾锦年迟迟没有动笔。
可没想到,苏文景还真这样做。
他也是个狠茬子,一点都不退让,根本无惧。
啪。
“主持公道?”
“不可。”
这一刻,程明开口。
然而。
可一炷香时间过去了,顾锦年都没有动笔。
甚至极有可能三十岁之前成为大儒。
“莫要耽误考核。”和-图-书
他拜师苏文景,二十八岁,便已经抵达儒道第四境,外加上是太子幕臣,有这般能力的人,还真不怕顾宁涯。
“不过,学生也看明白了。”
不远处,顾锦年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可自己老师这番话,让他神色惨白,眼中更是有些愤怒。
砰砰砰。
顾锦年安然平静地坐在一处案桌面前。
这是武道之力。
“学生的错,学生认。”
“你不敢杀我。”
“顾锦年,你觉得如何?”
考场当中,顾宁涯微微皱眉。
雄厚如山岳的浩然正气凝聚而出,弥漫在小溪村内,想要制止顾宁涯。
悬灯司的人,也一个个撤离。
“肃静。”
轰。
刹那间,一张张案桌爆裂,化作一根根木屑,朝着四周散去。
“你不会当真认为,我不敢杀你?”
村口考场。
“顾宁涯,你太放肆了。”
今日这件事情若是不做绝一点,往后麻烦更多。
抄家抓人这些在悬灯司内都算文职。
“不入大夏书院?呵,那也要考进再说。”
“你若是敢,直接来吧。”
而后,在纸上缓缓落字。
也没有任何劝说。
他们联袂而来,阻止顾宁涯。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刹那间所有的浩然正气与武道真气全部溃散。
“可你错就错在,得罪的人,是锦年。”
“那你就去死吧。”
“请院长主持公道。”
这更让不少人认为,顾锦年没有任何实力。
如此恐怖的拳芒杀来。
“你想太多了。”
“你大可对我动粗。”
时间流逝。
这属于地图炮了。
他们一开始还真以为顾锦年能写出什么文章。
第三关考试正式开始。
他们并非是带有偏见,而是就事论事。
“顾锦年无错。”
罚禁足三月,抄录圣人经文三千遍,差不多也行。
“谁敢欺负我侄儿?”
也很难听,一时之间,引来更多人不满。
并且,顾锦年凝聚体内的浩然正气,注入自己的精气神。
尤其是现在,顾宁涯发飙,他不会那么愚蠢,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这不划算。
顾锦年拿起笔了。
这件事情,毕竟涉及到国公之孙。
“可学生让他在前列考核,这并无过错。”
他不信自己老师会让自己死在这里。
“副指挥使大人,您是否有些过了?”
“当真是狂妄。”
此话一说。
一切更加安静。
https://www.hetushu.com.com“顾指挥使,你不觉得这很过分吗?”
一个时辰八炷香。
顾宁涯速度极快,一巴掌扇在张赟脸上。
他依旧是不服。
铛。
噗。
王富贵与苏怀玉也纷纷落座下来。
这手段通神。
“等考核结束后,老夫会给你个交代。”
不容任何人反驳。
而苏文景的声音再度响起。
当下,顾宁涯离开考场,不过却在一旁守着。
他没有继续动手,而是看向大夏书院。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闭嘴。”
“并无过错。”
他没有阻拦。
然而。
也就在此时。
后者点了点头。
看着顾锦年的目光。
程明脸色坚毅。
掌中凝聚武道真气。
“顾锦年横行霸道,纨绔嚣张,直接扰乱考场。”
事情可以慢慢协商。
“顾宁涯更是打伤学子。”
“莫要置气。”
顾宁涯目光轻蔑,他根本不把对方看在眼里。
“考核时间,一个时辰。”
悬灯司,可以用一个成语来形容。
他很直接了当,认可顾锦年售卖令牌之事。
顾锦年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看向程明。
考场当中。
“不要再争。”
毕竟顾锦年方才话语太激烈了。
“君为轻。”
此时。
涌入顾锦年体内,这些大儒的怨气,瞬间催熟第二枚怨气果实。
顾宁涯开口。
顾宁涯看了一眼自己的大侄子。
不过总是有头铁的人。
“滚。”
很恐怖。
顾锦年冷笑。
他真的动了杀机。
而后,他不等众人继续开口。
“多谢文景先生主持公道。”
一炷香很快便过去。
“一个连功名都没有的儒生,也敢在我面前叫嚣。”
顾宁涯出声。
“跪下。”
浩然正气与武道之力碰撞,产生巨大的响声。
顾宁涯目露凶光道。
声音响起。
程明十分果断,是个狼灭。
“令牌兜售,是为师允许的。”
没有必要闹得太难看。
这一次。
“是让你认错。”
这道声音响起。
堂堂大夏悬灯司副指挥使,武道境界高深,这一巴掌还是留了力,不然的话足可以碾杀张赟。
可顾锦年却不由笑了。
“罚你入书院,闭足三月,抄录圣人经书三千遍。”
只是,程明神色平静,没有丝毫畏惧。
“镇国公之孙,当真是气焰嚣张,还有顾宁涯,你直接打伤我大夏学子,你好狂妄啊?”
苏文景的声https://m.hetushu.com.com音再度响起。
这是令他意想不到的地方。
也就在这一刻,一道道声音响起。
毕竟所有人都认为,苏文景应当是会去支持自己徒弟的。
“为师额外设立,无令牌者可继续参加考核,也算是平息此事。”
“兜售令牌之事,是学生有偏见。”
他很直接,既然已经撕破脸了,还跟你讲什么情面。
只是,他爹忘记告诉他,不要跟武夫犟。
“社稷次之。”
苏文景再次出声。
“诸位是大儒,心胸宽阔,本世子只是个普通人,还没有这般的气量。”
“好一个虽有偏见?”
“低头。”
嘭。
他们倒要看看,顾锦年有什么自信。
“本儒乃立言进士,更是太子幕臣。”
此时此刻,前来的大儒纷纷开口。
声音响起。
“文景先生,依大夏书院的规矩,扰乱考场者,取消考试资格,永不录入大夏书院。”
在他们看来,有事发生,可以汇报,直接闹是什么意思?
而大部分围观的读书人,包括前来的大儒等人,也纷纷将目光落在顾锦年身上。
忽然之间。
他望着顾宁涯,神色不太好看。
只不过,他的确没有死。
即便是不支持,想要打圆场,也不至于直接训斥自己徒弟。
“你真当你有个大儒之父,就可以无法无天?”
“考核继续。”
令人颤抖。
“不愧是国公之孙,狂是狂,就是不知道文采如何。”
瞬间凝聚恐怖黑云。
程明目光平静,虽然浑身剧痛,可他忍受住了。
顾宁涯出声。
“顾锦年。”
“此事,待考核结束后再定。”
一道平静的声音响起。
“考核规矩之中,也没有说不可以售卖。”
自大夏书院传来,让在场所有人一愣。
“如果你得罪的是我,今日或许能让你逃过这一劫。”
程明眼神当中依旧没有任何一丝惧色。
是不是等到有一天人家骑在自己脸上,自己再来说三道四?
但不服就是不服。
这件事情非要说的话,顾锦年没犯什么错,鸡蛋里挑骨头,也只能说顾锦年有点狂妄。
但凡被他目光扫过,没有人敢直视。
声音冰冷道。
程明脸色煞白。
他话很绝。
一位准半圣的老师。
就在顾锦年写下这十字后。
只是。
一缕缕圣气弥漫于考场。
错他可以认。
“公器私用,悬灯司是陛下让你用来对付这些学生的吗?”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