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初始 第39章 发挥失常,他邻舍家的狗也要一起走

第一卷 初始

第39章 发挥失常,他邻舍家的狗也要一起走

“我道是谁,原来是堂堂镇国公之孙,顾家世子啊。”
这两人随便一个都是能在京都横着走的大人物啊。
“无妨,无妨,也是他们主动挑衅在先,说起来是王某的错,遇人不淑,顾兄来来来,快快入座。”
一种是儒道身份,一种是朝廷身份。
真要折腾,诛九族有点夸张,可把自己搞个家破人亡应当是没什么大问题。
“我在这里向两位赔个不是。”
“他邻舍家的狗也要一起走。”
传统爽文没人看了啊。
然而苏怀玉摇了摇头,他看向徐新云,神色平静道。
“过分?”
顾锦年开口。
随着顾锦年与苏怀玉到来。
顾锦年更是不知该说什么了。
顾锦年神色温和,点了点头。
“你居然凝气了?”
反正在这帮人眼里自己是纨绔,那就纨绔给他们看看呗。
感受到顾锦年疑惑的目光,后者也不畏惧,直截了当道。
“怪不得在这里犬吠。”
“世子可以斩草除根,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世子殿下。”
苏怀玉的声音立刻响起。
刹那间,小二立刻跑来,面露难色,委婉拒绝二人入店。
“诸位,咱们可是迎来贵客。”
“徐某已经知错了。”
得到确切的回答,王富贵整个人不由激动起来了。
朝廷身份便是读书考取功名,即便是没有凝气都无所谓,有才华就行,以后慢慢提升。
光是这一番话,顾锦年都沉默了。
“无需如此。”
“我说你在狗叫。”
听到对方道歉。
苏怀玉才是重点,大夏王朝九道天命之一的得主。
“世子殿下果然与这帮寻常人不一般。”
苏怀玉面无表情。
可让自己离开小溪村,他不甘心啊。
“见过二位兄台。”
众人惊愕。
但并没有拒绝。
可顾锦年直接就是指着鼻子骂,让他极为不悦。
物以类聚嘛。
原来是张赟的朋友啊。
又不是小瘪三,这种阿猫阿狗都敢喷自己,为什么不直接骂?
读书人之间不就是你喷我,我喷你,那里有这样的,动辄就全家灭门?
看样子是真的难受。
就因为阴阳怪气一声,苏怀玉直接把人家全家安排的明明白白。
王富贵一张胖脸瞬间显得无比惊和*图*书愕,似乎不敢相信自己随便一喊,就能喊来这两位。
不但将徐新云的家底说出来,而且还将大夏律法背了出来。
“两位公子。”
还有什么叫做发挥正常送徐家集体上刑场?
不是他蠢,非要挑战顾锦年,而是觉得顾锦年身为世子,再加上如今要报考大夏书院,按理说应该跟大家伙一样,都是读书人。
他转过身来,望着顾锦年,眼神当中是惊讶,似乎没想到顾锦年会这般回答,亦或者是他没想到顾锦年回答对了。
还跟对方你好我好?
“王兄言重。”
刹那间体内浩然正气涌动,形成一股气势,让雅间内更加压抑。
“只可惜,在下寒门污秽,世子贵气无比,满身的权贵气息,既让我难受,也玷了世子之辉。”
苏怀玉的声音响起。
对方回答,道出身份,也让顾锦年明白怎么回事了。
“天命得主,苏怀玉?”
那没事了。
“正是。”
王富贵在后面开口,满脸笑容,向众人介绍着顾锦年与苏怀玉。
顾锦年想了想,给予了这个回答。
而王富贵也亲自过来迎接,不得不说这王富贵在人情方面做的极好,没有一丝怠慢。
“白嫖的?”
不过顾锦年与苏怀玉不觉得什么,直接跟着王富贵入座进去。
顾锦年皱了皱眉,他脸上的温和也逐渐收敛。
其余三人没有说话,可也没有半点笑容,他们不敢得罪顾锦年,但一语不发也代表着一种态度。
对方害怕,不是认识到错误,而是被权力吓到了。
“好。”
“早就听闻过世子殿下的丰功伟绩了。”
看到这一幕,徐新云压根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滚出小溪村,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否则别怪本世子下狠手。”
尤其是最左边的男子,身穿儒袍,脸色直接变了。
好家伙。
已有几人早就落座,一个个文质彬彬,穿者打扮也不差,应当是王富贵之前请来之人。
顾锦年无法让对方真正认识错误,但可以让他懊悔不已。
读书人有两重身份。
苏怀玉的声音却再度响起。
不知道是在跟顾锦年说还是自言自语。
“他身上的锦衣,是锦绣坊特制,光是这https://m.hetushu•com•com一件衣服,不少于三百两白银。”
能进小溪村的人,都不是等闲之辈,再加上顾锦年与苏怀玉长相不凡,器宇轩昂,自然有人想结识一番。
“世子殿下,这未免有些过分吧?”
顾锦年是真没想到,这个苏怀玉竟然如此恐怖。
只是话音落下。
一瞬间,雅间内的气氛瞬间凝重。
“世子殿下若是不悦此人,回头让悬灯司跑一趟,查一查这位县令有无贪赃枉法,再去查查王氏族内生意,是否有官商勾结,若有此等情况。”
他感觉要是苏怀玉得到古树,这怨气还不得层层往上涨。
“读书凝气。”
虽考核难度极高,但架不住数量多,哪怕是百里挑一,对小溪村来说也是极多。
气氛一瞬间凝重到了极点。
“要是发挥不正常呢?”
他们之前还是满脸笑容,谦谦有礼。
一瞬间,徐新云额头直冒冷汗。
他自然不可能得罪顾锦年。
这个教训足够他铭记一生了。
“徐兄也是一时语快,还望两位莫要怪罪。”
因为天地认可。
自己是堂堂国公之孙,临阳侯之子,大夏的世子。
“很好。”
好家伙。
两人出声,道出姓名。
此话一说,两人互视一眼。
几人纷纷站起身来,面上带着笑容,也有些好奇两人的身份。
实实在在不敢相信顾锦年这种人居然凝气了。
“还有腰系的蟠龙玉佩,若我没看错的话,应当是上等羊玉,不少于一千两白银。”
因为大夏书院的原因,小溪村内也是热闹非凡。
“在下徐云新,张赟是我好友。”
“这位镇国公长孙顾锦年。”
听到这话,徐新云实在是有些不甘。
“这位则是天命之人,苏怀玉。”
他神色憋屈,体内一道道怨气涌来。
说起话来更是阴阳怪气。
四方酒楼乃是小溪村最好的酒楼,自然客满如云。
“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见过徐兄了。”
“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与世子共处一室。”
顾锦年有些郁闷,内心胡乱吐槽起来。
顾锦年微微一笑,直接骂了回去。
“此事与你无关。”
“你还在做什么?”
无论你是谁,不可以下犯上,因为天hetushu.com.com地认可,对方儒道境界比你高,就证明比你才华有能力,得天地认可。
“按大夏刑典,官录篇,第十七例,大夏官员贪赃五百两银,削其官位,发配边疆,三代不可入政,如若贪赃超三千两白银,当街斩首,超一万两白银,全家抄斩。”
徐新云脸色更加惨白。
不过苏怀玉没有多说什么,朝着上面走去。
这太不可思议了。
“苏兄,让他见识见识刑部第一捕快的实力,揍他。”
真他娘的好家伙啊。
圣母一点,这个徐新云也不过仅仅只是阴阳怪气了一声。
顾锦年忍不住好奇问道。
“不服吗?”
两人便来到三楼。
哦。
声音落下。
对方满脸笑容,眼神真挚,请顾锦年与苏怀玉上楼。
有病吗?
莫名其妙阴阳怪气自己一波做什么?
真要乱来,下场很惨,会被所有读书人排挤,说你不敬天地,看看谁还敢与你为伍。
或许是刑部出身,做事严谨,不言苟笑。
“他是苏州王家的长子,若我没记错的话,叫王富贵。”
王富贵:“.......”
自己好像什么事都没做吧?
嫌命长?
“苏兄身为朝廷官员,还缺这点吃饭银两?”
虽然不知道对方说的是真是假。
顾锦年并不解气。
四方酒楼。
“顾锦年。”
王富贵聪明的很,这几个人虽然也是各地俊杰,可对比顾锦年来说,不值一提。
“徐新云,天河县徐家第三代,其父徐新智,任职天河县县令,其母王氏,族内经营私塾布匹生意。”
顾锦年收敛体内浩然正气,而后看向王富贵道。
能不能别这么重的戾气啊。
顾锦年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反派都是一个模板,因为都一样蠢,合情合理了。
几人走后。
他很壮实,不算特别高,但特别胖,不过并不是那种纯胖,看起来比较结识。
“在下苏州王家长子,王富贵,见过两位兄台。”
这简直是魔鬼啊。
而众人却一个个脸色大变。
意图很简单,结交朋友。
随着顾锦年与苏怀玉的到来。
顾锦年:“.......”
“还请两位公子见谅。”
但最主要的还是在读书人当中,儒道境界大于一切。
顾锦年倒无所https://m.hetushu.com.com谓,毕竟酒楼确实人满为患,扫了一眼便发现,强加了不少位置。
“徐兄,还不赶紧向世子殿下道歉。”
至于徐新云,更是脸色惨白。
最好吃的饭?
自己滚可以。
“我说是谁呢。”
“全家抄斩或许有些过分,判个当街斩首没什么问题。”
可随着王富贵这般介绍过后。
不多时。
“原来是张兄的好友。”
不过对方既然开口了,顾锦年觉得还是有必要回答一句。
并且辱骂这种读书人,属于触犯律法,不是小事。
听到这话,后者直接勃然大怒,他虽然看不起顾锦年,可最起码没有直接骂,而是阴阳怪气。
当下,有人开口连忙拉着徐新云,让他道歉。
“苏兄觉得如何?”
“苏兄。”
离开小溪村,就代表着主动退出,放弃进入大夏书院的资格。
故此大夏律法中明确记载,有儒道境界者,享受同等官职基础特权,官府不得抓捕。
苏怀玉无比认真道。
雅间内。
“王某当真是三生有幸,竟能请来两位。”
好尼玛呢。
“还不知两位兄台尊姓大名。”
“世子殿下可知,这世间上最好吃的饭是什么吗?”
“世子殿下。”
此话一说。
声音响起。
“这不可能。”
顾锦年开口,前半句话温和,这是给王富贵面子。
“我顾某也算是读书人,若有人以礼相待,顾某礼让三分,但若是有人敢折辱顾某,顾某也绝对不怕。”
可就在此时。
他不过是阴阳怪气了一句,没想到惹来这么大的麻烦。
顾锦年可不虚。
此话一说,刹那间王富贵的目光瞬间大变。
只是听到顾锦年的名头,脸色马上就垮下来了。
“两位公子,酒楼已经客满,腾不出位置来了。”
穿上甲胄倒像个冲锋将军,可穿着锦衣,说话文绉绉就有些违和感。
“家境极为富裕,待会点菜不用太过于拮据了。”
“徐某立刻离开小溪村。”
苏怀玉淡然开口,显得有些高冷,没有去刁难小二。
“那你知道你羞辱一名儒道读书人,是什么罪名吗?”
“理论上已经结仇。”
“请世子息怒。”
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样子。
小溪村。
刹那间,几乎所有人脸色都变了,除了苏和图书怀玉之外,所有人色变。
是三楼雅间传来的声音,一名面容憨厚,满脸富贵相的少年,年龄不大,估摸也是十六七岁,只不过脸胖看起来有些年长。
要不要这么夸张?
可仔细想想,顾锦年乃是镇国公长孙,旁边的苏怀玉曾是大夏刑部第一捕快。
但这话让顾锦年有些沉默。
“走。”
其余三人只是犹豫片刻,而后赶紧追了过去,不想待在这里。
但后半句话,顿时冰冷无比。
只是就在二人准备离开时,一道声音忽然从楼上传来。
顾锦年看向苏怀玉询问道。
一瞬间。
听到这话,徐新云没有废话,直接离开雅间。
刹那间,苏怀玉愣住了。
“顾锦年,你说什么?”
顾锦年将目光看去。
“镇国公长孙,顾锦年?世子殿下?”
但回过神来后,徐新云彻底没有勇气与顾锦年对话了。
他开口,平静问道。
“如果世子觉得不解气,苏某可以帮世子跑一趟,正常发挥送徐家集体上刑场没什么大问题。”
他笑容温和,谦谦有礼,方才的凌厉全部内敛。
苏怀玉却略显高冷一点。
此时此刻,王富贵开口了,他声音不大,朝着二人作礼,毕竟局是他组的,出了这事他也有些责任,才会这般。
“请请请。”
苏怀玉认真出声,十分严肃的询问道。
男子开口,没有方才半点温和,取而代之的是厌恶。
“滚吧。”
“苏怀玉。”
而儒道身份则是境界划分,虽然没有官职,可天下读书人都认可。
顾锦年瞬间明白对方的意图。
其余几人:“.......”
苏怀玉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朝着阶梯走了上去。
王富贵朝着二人作礼,同时也询问二人的身份。
“还望世子高抬贵手。”
他是真没想到对方玩这招。
好家伙。
刹那间,四人的脸色瞬间一变。
场面再度安静下来了。
“可否赏脸上楼一见?”
“方才是徐某出言不逊,还望世子殿下恕罪。”
听到有人打圆场,徐新云立刻开口,声音都带着颤意。
顾锦年也懒得理会这种人,看见就不舒服。
“如何?”
顾锦年就不说了,镇国公长孙,临阳侯之子,世子殿下。
“王兄,此事因顾某引起,还望王兄莫要怪罪。”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