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大夏文圣

作者:七月未时
大夏文圣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卷 初始 第8章 好家伙,送上门挨骂?

第一卷 初始

第8章 好家伙,送上门挨骂?

“回夫子,学生认为,国运之提升,在于根基。”
刘夫子眉头皱紧,对于顾锦年这般要求,他自然不会答应,即便顾锦年是国公之孙也没用。
“只是这张口百姓,闭口百姓。”
书香门第出身,父亲更是当代大儒,按理说应当修身养性,却没想到因这种事情就失态。
他莫名发现,一段时间不见,顾锦年的嘴皮子比以往要利索多了啊。
那是因为自己不占理,但倘若顾家占理,京都能这般安稳?
这让他极其失望,故此才会训斥。
刹那间,一道黑气自张赟体内涌出,虽然依旧比不过周宁那么大,但已经很不错了。
“放肆。”
学堂众人也不由投来各种目光。
很显然被发现上课开小差了。
这个杨寒柔的确长得漂亮,粉雕玉琢,容貌俊美,略带着几分清冷,墨发流云,尤其是皮肤,细嫩如玉雪,更是彰显豆蔻之美。
“坐下。”
“不觉得可笑吗?”
恶心人也只是为了自己脑海当中的古树,顺带报复报复一下两人。
“那尔认为,如何才能增强国运?”
所以这就是杨寒柔的软肋,好好拿捏一番,一切就好说了。
行啊行。
不适当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刘夫子接下来的夸赞。
主要还是这个张赟,通过刚才的情况,顾锦年发现张赟给予自己的怨气更多一些。
杨寒柔不可能不知道。
“吴安,李平,给我去堂外罚站。”
声音响起,一时之间,所有人不由将目光看向顾锦年。
只是有刘夫子在,他也不好发作,只能攥紧拳头,沉默不语。
“夫子。”
倒不是不想回答,而是真的不知道。
和图书国运昌盛,则王朝欣欣向荣,若国运衰败,则事半功倍,显天灾人祸。”
首座上。
可话音刚落,吴安与李平的声音顿时响起了。
此话一说,满堂学生皆然好奇,在低头沉思。
最终略显无奈道。
随着刘夫子答应下来,杨寒柔与张赟顿时出声,尤其是张赟更是直接站起身来拒绝。
“有什么脸皮将百姓挂在口中?”
“古树吸收怨气便会结果。”
“不错,张赟你年纪轻轻,却能懂得百姓之道,极好,极好。”
也就意味着,逮住他一个薅就行。
顾锦年无视众人满脸怨念,自顾自的看向刘夫子。
这是张赟的回答,比较中规中矩。
“若夫子觉得我不安好心,那我也没必要待在书斋,只是等我回去后,家人若是问起缘由,我只能实话实说了。”
想到这里,顾锦年不由将目光看向杨寒柔与张赟。
这下子张赟眉头更加紧蹙了。
我在这里说民生大计,你在这里跟我扯些有的没的?
顾家为什么沉默不语?
然而此话一说,众人不由发笑。
“你什么心思,老夫心里清楚,你那是学习吗?回自己位上,莫要胡闹。”
“王朝之气运,是为国运也。”
刘夫子满是恼怒,在他看来,这帮人都是一群顽童,平日打打闹闹也就算了,可小小年纪却藏着这么多古怪思想,让他有些愤怒。
“夫子这番话有些偏见了。”
“那一斤粗米多少文,你总该知道吧?”
此话一说,杨寒柔瞬间有些耳红,也有些愤怒,她年龄又不大,才十六岁,听到这样的言论,自然忍受不了,可又不和_图_书知如何反驳,只能低着头不语,感到无比尴尬,甚至希望张赟别说了。
背景人脉这些东西自己暂时用不上,顾家也不是想象中那般美好。
只是顾锦年浑然不觉,望着刘夫子道。
“而国家之根基,则是百姓,故此让百姓富裕,吃饱穿暖,便可提升国运。”
刘夫子出声妥协。
好家伙,还真是好家伙啊。
“敢问张兄一句,你可知一斤盐需要多少文钱吗?”
张赟略显有些失态,在他眼里,杨寒柔就是她的青梅竹马,两人都是书香门第出身,金童玉女,若是不出意外,杨寒柔未来就是他张赟的妻子。
张赟出声回答。
他继续问道。
首座上。
“你张口百姓,闭口百姓,却连百姓基本的食盐,穿衣,粗米都不知晓。”
顾锦年平静开口。
他肯定不能让顾锦年跟杨寒柔坐一起啊,整个京都都在讨论顾锦年的事情。
听到张赟回答,顾锦年不由冷声笑道。
“夫子。”
“张赟,我知晓你与杨寒柔关系甚好,但君子不忌,再者,本夫子在此,还会视而不见?”
张赟有些恼怒。
他倒不是非要坐在杨寒柔身旁,只是单纯想多获得点怨气,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情。
只不过,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顾锦年,拿好东西,快点换位,不要耽误早课。”
“还有呢?”
学堂内一切显得很安静。
因为连他也只是坐在右边,中间还有过道,可顾锦年直接坐在一旁,他怎能忍受?
感受到张赟的目光,顾锦年也就不客气了。
得了便宜就不要卖乖。
你有病吧你?
有些郁闷,但他已经六十岁,也不和图书至于跟顾锦年置气,而是看了看杨寒柔,又看了看顾锦年。
“张赟,你又在放什么屁?”
想要稳住脚跟,还是得靠自己啊。
顾锦年第三次问道。
张赟皱了皱眉,但还是给予回答。
大部分女子是露出赞色,尤其是杨寒柔,眼神当中是一种敬佩,其余男子们也纷纷点头,唯独一小批武将之后,却显得有些轻蔑。
顾锦年深深思索着这个问题。
“那你知一匹粗麻多少文吗?”
此时,就在顾锦年各种思索时,突兀之间,刘夫子的声音响起,比方才要大一些。
声音响起,顾锦年不由从思考中醒来,他抬头看向刘夫子,后者面容平静,但目光也看了自己一眼。
看来还需要再加把劲啊。
张赟看了一眼顾锦年,他本想不回答,但看了看刘夫子,还是淡淡回了一句。
“你能说出这般圣言,也算是用了点功夫读书,既然如此,你就坐在杨寒柔身旁。”
刘夫子将一切看在眼里,他没有说什么,而是翻开书籍,开始日复一日的授课。
将自己推下湖后,为了逃脱责任,诬陷自己,这事可不是什么小事。
而顾锦年却喜闻乐见,直接将自己的东西搬到杨寒柔身旁。
但就是差那么一点点。
张赟出声,态度坚决。
这两人对自己本身就有怨念,好好折磨折磨,估计怨念会更多。
“我需要知道这些做什么?”
尤其是刘夫子。
但顾锦年清楚的很,这冷意之下,还藏着惧意。
一番回答,也算是说到点子上了,使得刘夫子连连点头,苍老的面容上更是露出一些笑容。
感受到刘夫子的目光,张赟面露自信,不由和_图_书出声回答。
尤其是刘夫子,眼中更是露出惊讶之色。
如今顾锦年强行要与杨寒柔坐一块,他怎能忍?
学堂内。
原本对于顾锦年的要求,他的确感到不妥,可现在他觉得没什么妥不妥的。
刘夫子没有回答,也没有否决,因为这的确可以提升国运。
年老的刘夫子,注视着众人,眼神内满是怒意。
不过,刘夫子倒不是询问顾锦年,而是将目光看向张赟等人。
“不知。”
“而且此等国运,是千千万万世。”
“庄言,圣见人心是圣,兽见人心是兽。”
感受到张赟的目光,顾锦年微微一笑,这让张赟更加怒了。
当下,学堂再一次安静下来。
首座上的刘夫子神色平静,看向张赟继续问道。
顾锦年出声。
“年纪轻轻,一个个胡言乱语,你们连及冠都没有,却满脑胡思乱想。”
“好一个以民为主。”
至于张赟,更是满脸笑容,显得春风得意,末了还不忘瞥一眼顾锦年,似乎在彰显什么。
“不过老夫丑话说在前,若是再惹出什么是非,可不要怪老夫亲自去国公府走一趟。”
一本正经地摆放着书籍和宣纸。
脑海当中的古树,基本上是目前唯一能仰仗的东西了。
“以战养运,收复失地,开拓疆土,方可增强国运。”
“就不知道这个果实是什么东西。”
“何谓国运也。”
唯一的缺点就是,这个杨寒柔对自己充满着冷意。
顾锦年也不敢乱来什么,刘夫子坐在前面,真敢有什么小动作,估计得挨揍。
一瞬间,顾锦年有些懵了。
“希望是好东西,不然以后平白无故树敌也没有任何意义。”
https://m.hetushu.com.com学生开口,是武将之后,道出这个方法。
看向张赟,后者脸色阴沉,尤其是眼中更是透露出浓浓冷意。
经常能看到两人并肩而行。
“大儒之后不愧是大儒之后,一番话令人敬佩不已。”
“不知。”
没办法顾锦年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要是还不让,那就是自己的问题。
查看了一下古树情况,果实如同拳头大小,似乎马上就要成熟。
这一番话说出,令学堂彻底安静。
两人出声,引来不少人起哄。
当然杨寒柔不算什么。
“行兵打仗,终究是一时提升,长久不得。”
“笑话,众目睽睽之下,锦年哥能做什么?你以为都像你这般?没事就跟杨寒柔密会?”
尤其是张赟。
“夫子,不可。”
这点,全天下人都知道。
顾锦年继续问道。
刘夫子出声,几乎是一锤定音,让张赟脸色更加难看。
想到这里,张赟继续开口道。
“还望夫子明鉴。”
故此,刘夫子轻斥道。
只是这话一说,刘夫子脸色变了。
刹那间,刘夫子的怒斥声响起。
不过他没有打断什么,而是耐心听着。
好家伙,我还在寻思要不要找你麻烦,你居然还敢看我?
“顾锦年为人孟浪,不安好心,若是让他坐了过去,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无论是真是假,都不能让顾锦年和杨寒柔在一起,不然又惹出什么麻烦,他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当然,这是酸。
他还真没想到,顾锦年能拿出圣贤之言来反驳自己?
刘夫子出声,继续询问道。
只不过,近距离看去。
的确,张赟与杨寒柔关系甚好,无论是长辈关系还是他们之间的关系,算是不错。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