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作者:黑心师尊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百七十五章 夫妻反目

第五百七十五章 夫妻反目

人都是会变的。
那么……也就没有什么好求情的。
“你对我的不满,朕早就看在眼里,此外……你早被不知多少人玷污,朕的皇后岂能是一不洁女子。你不知进退,朕只能无奈下手。”
他不知道此刻该说什么,也无话可说。
“但你错就错在对我下手。”
随着时间流转,他已明白,眼前的一切并非幻境。
“你还……活着?”
“御魂术是我教给你的咒法。”
“赵立?”
金丹一失,项少龙整个身体瞬间萎靡,像是被抽去了生命精力,变得垂垂老矣,须发由黑亮变成一片花白。
“不过事情我也不会做绝。”
他心中顿时狂喜。
“你还活着?”
年轻女子轻启朱唇。
何以至……连对白玉巨手连反手之力都没有。
她虽存反叛项少龙之心,但没想到项少龙在不知此事的情境下,竟然杀了她,一点后悔之色也没有。也幸好她早早投靠了镜中人,免掉了一死。
“你做一个普通人吧和*图*书。”
项少龙吩咐道。
白贵将金丹收入袖中,叹了一口气。
“果然,他的力量可以逃脱这股禁锢之力。”
“廷芳?”
“你这个好徒弟……”
项少龙吓了一跳,心境险些失守。
不过……。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强迫项少龙做任何事。
“他是仙,估计他的力量可以……”
“聒噪。”
按理说,他已经成为了九转金丹真人,差一步就能成仙。
“这是哪里?”
“项少龙。”
项少龙顿时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
“你……”
当然,这点他不会对乌廷芳说,没有必要。
乌廷芳配不上他了。
他撇去金丹上的血珠,随口道。
乌廷芳见之大喜。
然后他话音刚落。
他只差一步就能成仙,已经逼近镜中人的修为。
她哪里不明白,这是仙人不愿脏了手,所以让她去处置。
“三年前,因为我对你新纳姬妾不满,你就动手杀了我。好在你m.hetushu.com.com念在我们夫妻一场,没有下狠手将我练做尸傀,可你到底还是杀了我……”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若镜中人不是更高修为,他早就得逞了。今日之事,不是输在自己的良心上,而是输在实力不如人。镜中人不会放过他的,他确信。
“既然你不打算演,那我也没这个兴趣了。”
“非也,不是我下的命令。”
但俊朗青年的残魂并未听他的号令,反倒露出了微笑,他嘴角一弯。一道散发着金光的符咒便被其从心脏处掏了出来。
他们听到这古怪的名词,互视一眼,满是疑惑。
“是你自己报仇。”
眼见镜中人未死,项少龙惊骇出声,“不可能,不可能,朕明明已经彻底磨灭了你的意识,你的境界和我几乎差不多,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白贵淡淡一笑。
二人已是生死仇敌。
“属下尊令。”
“少龙,你输了。”
“终于等到了这个时候,三年了。”
不是www.hetushu.com.com俊朗青年开口,在远处走来了一个身披红色甲胄的青年。
项少龙皱了一下眉,淡淡道。
他尽管刚刚看到了镜中人对他出手,但实在未想到,真正的幕后主使是赵立。
穿越客?
“收你这个徒弟没什么大不了的,穿越者的金丹亦可以从其他人身上获取。”
云层之上,擒住项少龙的白玉巨手缩小如常人大小,化作五份,禁锢住了脖颈和四肢。面前的黑暗消失不见后,项少龙并没生出多少喜悦,反倒增了不少的惶恐。
他怒吼一声。
“是什么地方?怎么回事?朕身上的法力为什么动不了了?你到底是什么人?”
白贵挥手抹去项少龙的记忆,然后将之随手扔在了荒山野岭。
多行不义必自毙。
“这是幻觉,幻觉。”
项少龙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漂浮在空中的镜中人残魂。
“拿这咒法对付我,项少龙,你不知道究竟是愚蠢,还是聪明。”
“我是你口中的白先生,和你一样是https://m.hetushu.com.com穿越客。”
“快!打开这禁锢……”
“本想看看你们夫妻团聚的闹剧……”
在云层待着的不仅乌廷芳一人,还有白贵救下的这世不少“好友”。
漂浮在空中的俊朗青年皱了一下眉,伸手朝项少龙丹田一伸,一颗金丹便已被他拿在了手心。
“白先生?”
俊朗青年抬起脑袋,目露戏虐之色。
“朕早就发觉你对朕心存觊觎,所以才下了杀手,弑杀了你这个老师……”
项少龙脸色变换了几下。
白贵从俊朗青年手上拿过金丹,“赵立这个身份从一开始就是假的。”
“护驾!护驾!快来人护驾!”
他能放过项少龙,但乌廷芳可不会放过。
倘若项少龙是赤子之心,心性淳厚,他的诸多引诱未对项少龙起作用,那么他也不会狠下心肠,真的夺取项少龙的金丹……。
起初,他愿意付出代价赎回乌廷芳,甚至知道乌廷芳失身,也愿意与其结为夫妻。但随着时间流转,他修为愈强、地位愈高……。
所以https://www•hetushu•com•com待他磨灭镜中人灵魂上的意识后,他已经心知镜中人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消失了。
乌廷芳杏眼留下一滴珠泪。
“不,不,不……”
项少龙眼眸中生出一丝希望,他急忙默念御魂咒法。继而他嘴巴一张,一团黑气被他吐出。这团黑气化作一面容俊朗的青年,只不过并非肉身,只是残躯。
“对了,白先生的残魂……”
他瞥了一眼乌廷芳。
当然这不是他下手杀乌廷芳的原因,根本原因是乌廷芳疑似背叛了他。
“呵!似你这等妒妇,何须留你。”
一个俏丽年轻女子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斩草不除根,确实可能会有遗祸。
“如果你真心愿奉我为师。”
刚才镜中人毫无征兆的复活,已经证明了他心中的某些猜想。至于弑师,当然不是这个原因。只不过为了抢占言语高地,他才如此道罢了。
“什么人故布疑阵,布下幻术,迷惑朕……”
“该坦诚布公了吧。”
“好了,白先生……”
“要是你没对我下暗手,说不定……”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