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作者:黑心师尊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百六十七章 长孙皇后的气疾,治疗法子

第四百六十七章 长孙皇后的气疾,治疗法子

片刻后。
座下的白贵,亦是心思浮动。
“陛下,族兄棺椁乃是臣发丧,臣虽听闻族兄有此宝镜,但此镜在族兄去世的一月前,便从镜匣中消匿不见了。”
里见菜穗子的肺结核病,未成仙的他都能治。更何况区区的哮喘。
白贵的射艺如此精通,让李泰亦是大感吃惊,但他想到了白贵那个能祈雨的师父郑道士,对此事,也就见怪不怪了。道法,听起来,就比武艺高上一筹。有个会道法的师父,会点武艺,算不上什么令人惊讶的大事。
这件事,只能暗中去查。
若说他对这宝镜,没有丝毫贪恋之心,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大禹治水的神兵铁,都成了孙悟空手中的如意金箍棒。那么黄帝造就的宝镜,即使位阶不如定海神针,但定然也相差不远,一等一的宝物。
一者,他现在隐藏了自己的修为,不好开口。二者,长孙皇后是皇后,法不加贵人,给长孙皇后治理哮喘,远比替普通人治理哮喘废的心力更大。三者,修士不是凡人,并不对李世民的赏赐感兴趣。
众人正吃喝着。
李世民眯了眯眼睛,狐疑道。
相比其他望族,李唐皇室和晋阳王氏的联系最紧密。
他自忖要是他得到了这宝镜,绝对会守口如瓶,不让人知晓。现在www•hetushu.com•com王绩如此,在他看来,极有可能是故意欺君。
御医随营。
李唐在未曾建立唐朝之前,和晋阳王氏联姻不断。譬如唐高祖李渊唯一的亲妹妹,同安特进大长公主就嫁给了太原王氏的王仁佑为妻。而建立唐朝之后,李世民的三女儿南平公主,就许给王氏的王敬直……。
“臣听说,昔者黄帝铸十五镜,其第一镜横径一尺五寸,法满月之数。以其相差各校一寸,依次而列。”
气疾,也就是后世所说的哮喘。
赏赐并不丰厚, 此次打猎,只是君臣之间增进感情的一种游戏。
“此镜相传有数种法用,其中一法。就是以金膏涂之,珠粉拭之,可照彻人之肺腑。”
李世民和众勋贵亦兴尽而归, 各自的马鞍上,都挂满了獐子、野兔、野鹜等猎物。
空气静谧了一会。
虽看似两者一字之差,但代表含义并不同。。
不然李唐也不会在晋地起家了。
晋阳王氏非是小族,不提和他李唐皇室的关系,单是晋阳王氏的家世,就不容他抄家寻觅这宝镜。因一件“子虚乌有”的事情,而施暴政,和他仁君的身份亦不符。
这病,白贵能治。
营内,御厨烹饪了这些猎物,做成了一盘盘珍馐和-图-书美食。
随行魏王李泰的众人, 听到此话,遂即了然。
“王爱卿暂且退下。”
在朝堂上的百官,都知道长孙皇后身患气疾。如今这一幕,只要是个有心人, 都知道应是长孙皇后不慎气疾又犯了。
禁苑设在长安北方, 内里包含一個小猎场。并不广大, 只是帝王和一些贵族偶尔起兴, 前来打猎的场所。真正的大型猎场, 并不在此处。
“没想到老师的射艺也是如此了得。”
王绩号称东皋子,和王度是同房兄弟,都是文中子王通的弟弟,现在担任大唐的太乐丞。
不少修炼有成的修道士亦能治。
文士虽懂射艺之道,毕竟是儒家六艺之一。但设在学泮的射圃,练习的多是步射。此刻白贵显露的射艺,可是马射。
“何法?”
他感慨一声。
现在再出一个, 也非不可思议的事情。
学过马射,而且如此精通,可见对武事绝对了然于胸。文武双全的人才,到哪都会让人高看一眼。
李世民微微颔首,像是信了王绩这一番话。
李世民眼底闪过一丝惊喜之色,忙道。
白贵策马而行,顺口解释道。
他这一世, 是在凉州武威城长大。凉州,素来是边疆地。武威, 实则就是武威郡www•hetushu•com.com。是当年汉武帝为了纪念骠骑将军霍去病远征河西, 击败匈奴, 同时也是煊赫汉帝国的强盛,所以将武威城命为武威, 寓意“武功军威”。
但白贵却不愿意出头。
“此镜一照,病气自觅。陛下派遣御医拔除病气即可,皇后亦可借此痊愈。且此镜光也有化解病气之效。”
李世民声音低沉,“诸位爱卿, 朕虽广有四海,九州在握,可……对皇后气疾之症,朕却束手无策,羞为人夫也。”
只见, 在上首的长孙皇后忽然气喘吁吁, 用宽袖掩着口鼻。
因白贵所获猎物不少,尽管在众多勋贵中排不上等次, 但在一众文官中,亦算出列, 所以李世民这个皇帝借此赏赐了他一匹绢和两坛酒水。
说完话,他的目光看向了在座的大臣,在白贵身上也停留了一会。
“爱卿此言当真?”
宫婢扶长孙皇后到别营就诊。
他只是循例说出此事,长孙皇后的气疾犯病也不是一时一刻了。早就已经问病于天下。但没想到,今日竟然有人给了他一个好消息。
营中,出列一绯袍文官,拱手道。
李世民点头,赏赐了这绯袍文官,然后命太乐丞王绩出列。
他脸上流出一丝失意。
王绩苦笑一声,摇头道。
和-图-书众人不敢再食,也不敢抬头去看帝后。
崩!
“可惜只闻其名,不见……其踪……”
绯袍文官缓缓说道。
一只只野物被禁军捡拾,挂在了白贵马鞍的得胜钩上。
皆有所获后,就出了猎场。
李世民皱眉,他沉吟稍许,“王度,朕曾见过此人。不过此人在大业十三年已经病亡,收敛其尸骨的是晋阳王氏,他也是晋阳王氏之人……”
后来晋王李治最早的妻室,就是晋王王氏的嫡女当太子妃。
崩!
他不说自家有没有这宝镜,只说若是有这宝镜,那么王氏不可能最近几年病亡这么多人。若说普通的王氏子弟也就罢了,但因病故的,可不仅仅普通族人,还有一些有威望的长辈。
大唐文武全才的人并不少,几年前的渭水之盟,李世民率六骑出长安和颉利可汗盟约,这六骑包括房玄龄、高士廉等文官。
“老师……”
皇家纵使无情,可他对长孙皇后这个妻子却是真心的。自长孙皇后十三岁嫁入李家开始,这么多年与他相濡以沫,两人之间感情比任何人都要深厚。甚至爱屋及乌,其他皇子的待遇,明显都不如长孙皇后的亲子。
“臣所知者,仅限于此,陛下可遣人去问晋阳王氏……”
“王度?”
故此,一行人并未在猎场中久驻。
封侯,和-图-书 万金,不过是凡间俗物。
长孙皇后患哮喘,是在历史上出了名的。
不过他心中也大半信了王绩这句话。真有这宝镜,晋阳王氏再死守,也不可能没有丝毫音信传了出来。
“贵生长在凉州,凉州多兵事,遂多练习马射。”
“若王氏有此镜,我王氏最近数年病故之人已累达三十四人,其中不乏德高望重的长辈,陛下若是不信,可亲自去看我王氏的族谱。”
沉寂了多时的大帐,终于有人开口了。
绯袍文官拱了拱手,回道。
骑在马背上的李泰,眼里露出一丝喜色,夹紧马腹,凑到白贵边上,脸上堆满了笑意、
崩!
王绩叹了一口气,诚恳道。
禁苑内,数声弦响。
“启禀陛下, 皇后之病, 药石之所以难医,是因难以看到皇后身上的病气……,臣有一法,或可解决此事。”
在边地,稍微富裕一点的富户,都会让子弟练习骑射。
“千年以来,这十五宝镜难觅其踪。但在大业年间,御史王度曾获第八镜,此镜横径八寸,鼻作麒麟蹲伏之象,绕鼻列四方,龟龙凤虎,依方陈布。四方外又设八卦,卦外置十二辰位,各刻祥兽。”
定了定神,他又道:“不知诸位爱卿,有何方法可缓解、根治皇后的气疾,若可,朕不惜封侯之赏,万金之赐。”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