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作者:黑心师尊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百一十九章 许仙后事

第四百一十九章 许仙后事

很快。
苟富贵,勿相忘。
果不其然,法海为许仙剃度,并且收了许仙为亲传弟子,传授佛法。
临安,官巷口。
尊舅,指的就是许仙这小舅子。
而后,这童子又找过他几次。
至于官职,他没给。官职若是滥用,对许仙和治下百姓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尽管宋朝重嫁奁,轻聘礼,可这也是对门当户对的家庭来说。聘礼还是要出的,尽管嫁奁不会少于聘礼。
李将仕生药铺。
“不过这也正常。官家的年龄和你差不多,清河街和官巷口相距不远,你们以前玩闹过亦在情理之中……”
法海能悟,是他有慧根。。。
一行人游毕。
他尽管知道白贵给临安免税,带来了不少好处。可他受限于见识,没能意料到还有这等好事降到头上。
但此刻的许仙,连聘礼都没发攒够。他姐夫家虽然尚属富裕,可养大他已经花了不少钱财,姐夫姐姐一向争吵此事,他也无颜多问姐夫家要钱。
没有再多www.hetushu.com.com说什么,法海就径自的离开了。
“桐庐县的媒婆来咱们临安了,说要给你说一桩好亲事。那可是财主家的女儿,长的标志窈窕,面如新月,一般人求也求不来的亲事。”
他以前之所以找许仙,完全是对许仙感到有些好奇。后来觉得许仙性格懦弱,不是个能成事的人,再加上他心智成熟,哪会和小屁孩一起玩,就没再去找过许仙。
“乾帝……”
临安城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清河街距离官巷口不远,同龄的孩子肯定会在一起嬉戏玩闹。
许仙想起了他幼时见过的那童子,谈吐惊人,让人望之自惭。
最近西湖船夫获得官家赏赐千金的消息,亦在临安城内不胫而走。船夫尚且和白贵这个官家不熟,而他总算和白贵有一些总角之谊,若能和白贵碰上一面,估计所获,远比那西湖船夫要多的多。
临安本地百姓,立刻载歌载舞,大宴三日,祝贺此和_图_书事。
只不过因为白贵中了童子科后,他自觉高攀不上白贵这童子郎,自发远离。
白贵便下了旨意。
次日,李募事就使了银钱,让县衙的一个小吏帮他运作此事。小吏在县令面前一提,县令觉得此事大有可为,于是又禀告给刺史。
年岁二十有余的许仙作为药铺学徒坐在柜台里面,无精打采的看着街外。
街上是青条石铺就的过道,干净整洁。
他虽给予了指点,但只是随手施为,并未如指点白素贞时那般费心尽力。
“那桐庐县的财主看中了咱们临安的户籍,想要嫁过来。”
姐夫李募事走了过来,提着用油纸包好的熟食,笑道。
第三日,他下旨,免收临安百姓的农税,至于商税,另有减免。
“我这就告之官府,说不清官家一高兴,召见你,还能赏你一个官当当。”
旁人视作这是一场泼天富贵。
可高兴完后。
“不用什么聘礼。”
李募事解释道。
可他呢,虽无嫉妒之心。但https://www•hetushu.com•com一介草民,面见天子,不安、羞耻等等心思在内心徘徊,哪能这般果断。
他已到了弱冠之年,因父母早丧,家贫,所以连一房媳妇还没有订下来。
若说恩,那定然是有的。可未必有多么大。完全看法海自己如何去想这一件事。
“官家免了咱们的临安本地的租税,商税虽然没全免,可却少了至少四成,现在临安附近的财主,可是抢你这种适龄男子。”
许仙拨弄算盘,眼中无神。
这自不是白贵改信佛家,而是因为许仙是累世善人,有成仙成道的可能。
这临安的行宫是赵构留下的皇宫,他并未拆除,毕竟也是民脂民膏,没有什么拆除的必要。
“姐夫你莫要打趣我,我聘金都没有,怎么配得上财主家的女儿。再说,你坏钞作甚,买了这么些鸡鸭鱼肉。”
怎么说,都是相识一场。
白贵就在临安的行宫暂居。
若能见到乾帝,这可是一场泼天的大富贵,哪怕不给大官,m.hetushu.com.com只给个小官,班值吏员,他们都会受益无穷。
李募事想到这好处,立刻难抑兴奋之色。
李募事开始好言好语劝说许仙。
他给李募事说这句话的时候,就是想让李募事这姐夫帮他运作一二,好面圣。但说出口后,他又有些后悔了。
白贵微怔了一下。
赏赐许仙三千金,且赠予十间商铺。
“不行。”
凡俗富贵,对他来说,都已经是浮云了。
如今一者高居庙堂为帝,一者为生药铺的学徒。
两人一人施礼,一人回礼。
许仙将他与白贵相识,告诉了姐夫李募事。
不过许仙想通过他得一场富贵,他还是不介意的。
“许仙?”
不过仙道一途,白贵觉得以许仙的心性难渡,累世善人,只能说明功德修的差不多了,其他的不一定。
“什么?”
许仙若成了,他这个当姐夫的,也能沾沾光。
“我和官家是有旧,但估计官家早就忘了我。”
许仙面露喜色。
“好消息,尊舅,好消息……”
时不时有扮演傩戏https://www.hetushu.com.com的演员路过药铺门口,随行的还有凑热闹的临安百姓,大家都在庆祝此次乾帝免除临安赋税的这条喜讯。
他吃着熟食,暗自叹息道:“想不到昔年那同伴成了官家,仅是随手施为,就解决了我的终身大事,落了不少的好处,要是……”
知恩之人,哪怕是小恩小惠,亦会记在心上。
于是,在第三日,白贵就知道了这个消息。
许仙摇头道。
“想不到你竟然和官家有旧。”
很显然,法海就是这种人。
……
白贵只是给了法海明悟的一根引子。
但佛道上,许仙之善,说不定能有所成就。
同时,他下旨让许仙前往金山寺,面见金山寺主持,并为他求取几卷佛经。
乡梓之地,如果出了皇帝,都会对本乡百姓进行施恩。例如刘邦当了皇帝,就免了丰县、沛县的租税。还有朱元璋,在登基为帝后,就宣布减免凤阳、临淮二县十年赋税,后来觉得自己对家乡人太小气,不如刘邦,于是大笔一挥,永久免除二县的赋税。
李募事点头。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