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作者:黑心师尊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百一十三章 天下一统,禅位,登临地仙

第四百一十三章 天下一统,禅位,登临地仙

“此生朕见金国社稷覆灭,已经了解了一件憾事。”
如此三辞三请之后。
这一界,只是小界,没有高人,也是无主之物。
白贵勒令江南国主赵构一同出兵攻打中原,还于旧都,并且明令此次统帅北伐军的统帅必须是韩世忠、刘锜。
最多……只是一个幽禁的下场!
这皇位得来容易,失去了……亦不可惜。
萧裕入宫面见完颜亨,阐明了白贵的要求。
与秦地交接的晋南,被白贵十余天内迅速攻下。
如果他现在是金国将领,必定不会同意这个方法。但他现在为皇帝,一些取舍就不会那般果断。
金国边将因为害怕完颜亨秋后算账,所以在白贵大军压境之后,竟有不少州郡直接投了秦军,剩下的一些州郡,也因金国朝政未稳,中枢失灵,所以虽然难以攻打,但苦无援军,遂坚持了一段时间,就被攻破。
让韩世忠、刘锜统帅北伐军,这就相当于将江南的兵马送到了白贵的手中。毕竟自从白贵“叛离”之后,他和金国议和,罢免了韩世忠、刘锜的兵权,尽管没做出太出格的处置,但这幅不信任的姿态谁都能看出来。
醮法完毕。
一金臣进言道。
“秦王于社稷有大功,朕自知失德于天下,这皇位……若不是秦王拥立,朕现在还在五帝城中遭金人欺辱。”
他明白,自己负隅顽抗,这江山守不住,他原先已经数次给白贵献媚,且他和白贵之间并无什么深仇大恨。
“白郎……”
萧裕脸色微变,忙道。
白贵分给诸将和士兵。
攻灭金国、中都后。
赵桓见此,脸色不变,心中却突然大喜。
尽管只是微型界面,但也不错了。
“莫非是……宋德未衰。”
他是真想禅位。
“此界虽是无主,但……”
时间一晃,来www.hetushu.com.com到了建熙三年的秋季。
故此他借乾国国号,顺应天命,以此达成统领此界的目的。
白贵褪去一层羽衣,已经登临地仙,他再轻语道:“我为帝,建国号为乾,此界当以乾元洞天为名。”
却不料金国皇后出行前一刻,饮鸠酒而死。
赵桓感慨道。
完颜亨仍旧同意,但金国接连大战,现在困守上京府后,早就国库不丰,只能搜刮上京城民财,以补足赔偿宋军的钱财。
与此同时,在天坛观摩此礼的秦王妃唐婉、侧妃白素贞亦是神色浮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之所以亲自领兵,是因为他麾下虽然有不少将领,但这些将领还没成长出来,最多领兵作战,还没到统帅全军的地步。
“奴家以为自己是修道士,却不料……你也是修道士。”
金国朝政不稳,这正是白贵出兵的好时间。
不过他登临地仙之后,已经是仙神了,一点小麻烦,对他这等大派弟子,嫡系传承来说,并不算是太大的麻烦。
……
白贵走上天坛的石阶,准备从宋废帝赵桓的手上接过冕冠。
“我为人皇,亦……为地仙也!”
金国朝政未稳,“主少国疑”。能驻守边疆重地的将领,基本上都是完颜亶的亲信。
她这时也看出来了一些端倪之处。白贵是以先成人皇,再借成就地仙之时能进出洞天的本事,一举掌控这个界面。
宋军暂退,金军押送出了此次给宋军的犒赏,牛羊、金银等物。
白贵引军南下。
白贵终于打算接受皇位。
他就是人皇,就是宇内的天子。
自此,江山一统。
当然,也是因为白贵此刻勒索不严重。
白素贞的担忧,白贵也早就考虑过。
“本王千里迢迢从长安而来,麾下将士亦是m.hetushu.com.com,何也?金人不以仁道,欲伐于宋,本王被迫亲征前来金国上京……”
然后他再盘膝坐地,以天坛为醮坛,开坛设法,请诸天仙祖。
此界之中,并无西域,仅有宋、金、西夏、西辽,西辽之西,是无垠沙漠,东瀛之东,是碧波海浪。
天坛上。
而金国朝廷因为重组,只能咽下这苦果,等来年再战。
他话音一落,天崩止,地裂终。
晋中、晋北,则开始了鏖战。
她立刻施法走出皇宫,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于是完颜亨在众臣的拥护下,登基为帝。
“罢了。罢了,我这就前去骊山,找师父给你撑腰……”
白素贞作为修道士,感知到了白贵的动静,连忙上前劝道。
白贵立刻上表,不肯接受皇位。
“今已惩治金国,理应休兵。”
可就在他接手的这一刹那,天雷乍响,地龙翻滚。
但金兵初战即败, 再战再败。
取得晋地之后,白贵息兵。
皇帝,皇后,是一国之主。
这次犒赏过后,白贵又狮子大开口,让萧裕再去和完颜亨商谈赔偿此次宋军损失之事。
白贵修的终究是仙道,而不是人道,所以他成为人皇只是手段。在历史上,不管是宋、金,还是西夏,都被元所灭。
只要戴上这冕冠。
同时,他亦暗自庆幸自己不是女真人。
白贵接过冕冠,淡然说道。
金人残存势力在内外交困之中,很快便被扑灭。
终于,金国贵族受不了完颜亨的昏庸,再次弑帝。
宋军士气大振,而在上京城的金军见此,士气低落。
“我为帝,天当降五彩,此天子气也。”
“你隐瞒了多少。”
忽然,戴上冕冠,着天子服的白贵又道,他释放法力,在黄庭中的九转金丹烨烨生辉,无漏仙躯临近完美。
这次和-图-书是换了个理由。
“臣明白。”
一个金国降臣大肆对白贵吹捧道。
……
赵桓准备在长安禅位于白贵。
似乎下一刻,就会天崩地裂。
“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周易》
完颜亨作为金兀术的儿子, 少有勇力, 长于兵事,所以这次亲临中都(燕京),准备伐秦, 夺回晋地。
次年,亦是建熙六年春。
修道士为人皇,必会为天所忌,所以天崩地裂。但他乃是大富大贵之人,又有不少功德在身,所以以此功德,就可抵消天意惩罚。
同时, 随着众战皆败, 女真已经抽不出多余的壮丁用来应战, 被迫居于守势。
少倾。
不仅赵桓如此想,在天坛下的文武百官亦是骇然,心思浮动。
毕竟晋地在他手中丢失,相当于是他的罪责。
他的神识开始随着人皇之位,从长安蔓延到宇内各地。
若说完颜亨真的是志大才疏, 这也不见得。只不过完颜亨这个潜在的明君碰上了他,而成王败寇,完颜亨再厉害,也难以挽就国事, 所以在众人的眼中,完颜亨就是金国灭亡的罪人。
然而白贵再进行勒索,言亲自入宋营见他的官员官职不够,不足以证明金国的诚意,必须让完颜亨或者皇后前来,如此才能证明诚意。
他从白贵这句话听明白了白贵的想法,是想要重复汴京事。
赵构出城,献上降表,将江山拱手让于秦军。
毕竟……只是一个小世界的人皇罢了。
一年后,金国上京,白贵兵临城下。
白素贞喃喃自语。
不过此时他并未领军东征洛邑,而是选择北上,攻打晋地。
而就在这一夜,趁此大乱,金国降臣开门迎宋军入城,宋军一战而定上京城。
这次是算是彻底撕开脸皮。
白贵冷声和-图-书道。
白素贞无奈,咬牙道。
半年后, 中都城破。
上京城垂下吊篮,萧裕一跃而入。
不过这些州郡亦只是支撑了数天,就被秦军所破,大同、晋阳等府被白贵悉数纳入麾下,很快金国便晋地已失。
毕竟女真只有十五万户左右的人口, 以小族凌大族,成材率即使再高, 但受限于基数,没有完颜阿骨打那代人的磨炼,想找出一个适合的统帅都是难事。总不能信任契丹人和燕云汉人等其他异族。
长安,天坛。
匾额之上,为乾元洞天二字。
他本以为宋德已衰,所以禅位没有心理负担,但现在天生异象,岂不是证明白贵不能为帝。
此人是萧裕, 为兵部侍郎,亦是同知中京事, 算得上是大官。历史上,完颜亮谋逆, 就是和萧裕一起谋事的。
金熙宗完颜亶越发昏庸、暴虐,金国朝廷早就对完颜亶不满,于是在完颜亶的一次出行中,完颜宗弼(金兀术)之子完颜亨率众作乱,围杀金熙宗完颜亶,完颜亶众叛亲离,遂驾崩在辽阳府。
“我女真妇孺还可组织十万大军……”
只不过随着完颜亮被白贵所杀,萧裕这个完颜亮亲臣在金国中,渐渐被人遗忘在角落。待白贵攻下燕京后,此人立刻率先投降了白贵。
“本王驱除鞑虏,恢复中原,天下终于一统,此乃大功德之事。”
还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
但白素贞却从此看出来了不一样的东西。
毕竟他崛起的时间太短了。。
诸天仙祖赐福,他手上的微型洞天,有了门户,有了匾额。
云生虹彩,垂下祥瑞之气,降临在他身上。
白贵继续索要钱粮。
禅位大典。
但完颜亨被数次勒索之后,早就没有心中血勇之气,只得命金国皇后出城前往宋营,面见白贵。
这是和图书宋军前来雪耻!
此时随着金兀术等金国二代的名将死去, 金国国内名将青黄不接。
那么相反……宋室仍旧可为帝。
白贵笑了笑,没说话。
临安,赵构长长叹息一声。
“陛下万不可答应此贼要求。”
赵桓诧异了一下,也就明白了意思,这是篡位前的三辞三请,于是他又开始下旨请秦王继承皇位。
“金银之物,于我等无用,先给宋军,看能否退军……”
完颜亨揉了揉眉心,说道。
“白郎……,你贸然炼化此界,会有后患的。”
建熙五年, 白贵发兵十万,准备一举灭金。
他亲自领兵。
在中原的金国残存势力,因白贵的“残暴”,只能负隅顽抗。
唐婉也就罢了,只是一个凡人。
“待会,你入城,问完颜亨要我宋军的犒饷。”
自从白贵吓了他一次后,他也规规矩矩的做起了傀儡君王。不过白贵对他还不错。当然,让他最开怀的事情莫过于白贵灭了金国,那群曾在他头上耀武扬威的女真贵族,现在……死的死,沦为奴隶的沦为奴隶,早没有了往日的风光。
“但犒饷……”
一界,为他的洞府。
白素贞请黎山老母,只是第二手准备罢了。
白贵兵贵神速,没给完颜亨重理朝政的机会。
他一挥袖,在他手上有一微缩洞天浮于掌面。
当然萧裕这个萧,不是契丹萧姓的那个萧,他是奚人。
可背后利益,哪会如此简单。
“金帝完颜亨志大才疏, 妄想与秦王您争锋,此乃必败之局。”
建熙四年, 春。
而白贵和韩世忠、刘锜本就亲厚,现在大势所趋之下,哪怕几人之间的情意不多,韩世忠和刘锜亦不会对他选择忠诚,毕竟他已经自降为江南国主,效忠赵桓,也是效忠大宋,没什么两样。
“秦王毒计阴狠如斯啊。”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