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作者:黑心师尊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百一十一章 贬秦桧,江南国主

第四百一十一章 贬秦桧,江南国主

自此,秦王府每年收到的投诚信如雪花般涌入。
……
他不免想起了自己为康王时,汴京的繁华。又想起了被他处死的岳飞。
他不说话。
可……只要有这层关系,赵构为了自己今后着想,舍车保帅实则是必然。
“皇帝自古圣明,代天牧民。”
另外……,如果这三名宗室郡主拴住了白贵的心,对于赵宋宗室的好处不言而喻。
投诚,才是应有之理。
居高临下,俯视站在殿中的秦侩。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赵构退了这一步,已经让不少忠心于他的臣子失望。这样的君王不值得效忠。
若是他不冤杀害岳飞,继续支持北伐,说不定现在已经直搞黄龙府,他亦为下一个汉光武帝刘秀。可惜,这大好机会,被他硬生生的从手中沦丧了。
同样,这两条罪状,也是他的心腹王俊指认岳飞的。
赵构的眼睛微眯了一下。
“还请陛下治……治臣构陷岳飞m.hetushu.com•com之罪。”
不认罪,那么他一家老小都要死。
而白贵是韩世忠的弟子。尽管白贵在拜师韩世忠的时候,岳飞就已经入狱,白贵甚至没见过岳飞。
经不起一点推敲。
“宣朕旨意,追封岳飞为鄂王,谥……武穆。”
“岳飞指斥乘舆、抗拒诏命,此乃谋反之嫌,为欺君之罪。若陛下宽赦岳飞……,今可辱于君上,明日亦可,此天家威严之不复也。”
只要他南下,这南宋小朝廷就会入他囊中。
“臣听闻秦王曾拜了易安居士为干娘,现在易安居士尚在临安,陛下可命易安居士主持此事。”
那么就是废相!
只不过白贵没料到,赵构这么决然。
心中悲痛万分。
“臣罪自然当诛。”
如今赵构想追封岳飞为鄂王,同时封谥号为武穆,那将他至于何地?
这句诗流传很广,一看就知道在影射谁。
但朝臣却闻弦琴而知雅意。
他和李清照还是认识的和-图-书,关系以前还算不错。靖康之变后,李清照和赵明诚躲避战乱南下,追着他的行迹整整两年,并且将不少金石古物贩卖给了他。
而赵构第一步都迈了出去,这第二步、第三步对他来说,并不难。
他顿了一会,说道。
而白贵认李清照为干娘的这件事,他也听闻过。
“夺秦桧魏国公之爵,革进士出身……,流放秦桧一家于琼州。”
“陛下,此事不可。”
此刻赵构若欲为岳飞翻案,那么暗地里的意思很明显,他秦侩是奸臣,并且此事将会成为下一个政治风向。
临安朝廷的变故和震动。
李清照骂他的诗,他也看过。
而这一句江南国主,彻底击碎了还对赵构抱有期望的臣僚、士人。
手捧弧板,一副板荡忠臣模样的秦桧,亦感到了此中的不妙,他还以为这是赵构的一时后悔,劝谏一次,就会让赵构收回旨意,但现在看来,可能与他想的不一样。
亦在同一时间。
一大臣https://m.hetushu.com.com出列,建议道。
赵构摆了摆手,说道。
宿雨的冷风吹来。
“贬杀于我,献媚于那白氏子。”
“若岳鹏举今安在,朕……何复于此!”
仅是民间所传的“莫须有”罪名还无法将岳飞这一个枢密副使杀害。而岳飞确确实实有着罪状,这罪责最关键的两条就是“指斥乘舆”、“抗拒诏命”。
“真有你的。”
秦桧领命。
秦桧这个棋子,说扔了就扔了。
相比于金国金熙宗完颜亶的昏庸,此刻的“新宋”一番欣欣向荣的模样。结合他的善战,赵构要是不恐惧,那才是不正常。
认了罪,赵构还会感念他此时的功劳,纵使处决,最多只死他一人罢了。
赵构八百里加急,回复文书,愿意废帝号,称自己为江南国主,并且文书为首第一句话就是“臣弟构言”。
殿外,汉白石栏杆。
秦侩站了出来,劝谏道。
赵构再次品味这句诗。
赵构皱眉。
白贵和白素贞大婚的日子到了。
www.hetushu.com.com能让一个政治生物悲鸣,并且承认过错的时候,那么一定是这个政治生物受挫了,这个挫折促使他幡然醒悟。
然而……此时此景,他心中的想法和以前却是大不相同了。
“陛下……”
金人太过暴烈,又是异族,所以促使南宋这一盘散沙的势力杂糅在了一起,抗金。但白贵和金人不同,他挽天倾,从各个方面瓦解了南宋小朝廷抗争的意志,做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
秦侩走下石阶,喃喃自语道。
在白贵的计算之内。
不出所料。
“康王僭越称帝,去除帝号,以江南国主称之。不允许再用龙袍。”
他放下了幞头(乌纱帽),脱下了官服,只剩下了素白的内服,走出了垂拱殿。
甚至可能以罪名构陷于他。
若没赵构的暗中授意,这两条罪责说是大罪,欺君之罪,可实际上,这种罪可大可小,完全凭赵构这皇帝的心意……。
只不过他不屑于和一介女子计较。
赵构闭眸。
“易安居士?”
从临安送来https://m.hetushu.com.com的从媵,以及江南国主赵构备下的彩金,在易安居士李清照的带领下,来到了长安。
“欺君……”
枕头风的威力不容小觑。。。
秦侩见赵构还没有回话,脸色惨白了一刹那,瞬间明白了一些事情。于是嘴唇哆嗦,磕磕绊绊的将这些话说完。
“我大宋素来仁善,不杀士大夫。”
至少在这短短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白贵已经收到不少临安朝廷官员的投诚信。
白贵思索片刻,就借赵桓的手,颁布圣旨。
垂拱殿内,寂静万分。
谁也没想到,刚刚明明是在商量让易安居士李清照主持从媵的这件事,怎么赵构突然说起岳飞了,岳飞这已经死了多少年。
岳飞和韩世忠交好。
让南宋小朝廷的其他人,认清楚形势。
他不是为岳飞而悲痛,而是为自己而悲痛。
而他这一手,是再逼迫赵构一把。
直接认怂了。
尽管秦桧说“罪不在天子”,而在他。但实际上,赵构这种杀害自己心腹大臣媚和的举动,对自己君权的弊处后患极为明显。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