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作者:黑心师尊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八十七章 谈什么情说什么爱,打麻将!

第三百八十七章 谈什么情说什么爱,打麻将!

“不独施之博徒,实足贻诸好事。使千万世后,知命辞打马,始自易安居士也。”——李清照《打马图序》
说罢,就从袖中掏出一枚云凤金簪,钗头之上,垂着金丝流苏。
唐婉咬唇,退出去的步子又缩了回去。
有张择端的打扰,唐婉松了一口气,这小弟弟对他步步紧逼,她答应不是,不答应亦不是。
她现在只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对自己表兄陆游只是比较亲近。在亲上加亲的想法下,所以准备订下婚约。
唐婉怔然。
一群正吟诗作对的人,对此见怪不怪。
李清照倦容不见,精神焕发,立刻说道。
“未嫁者,率为同心髻,高二尺,插银钗六支,后插大象牙梳,如手大。”——陆游《入蜀记》
“好姻缘一件,老夫亦乐于见到。”
与其高攀……,还不如找一个“喜欢”自己的。
而陆家……,陆游其祖陆佃,为王安石的弟子,官至尚书右丞,父陆宰,是京西路转运副使,这个是职官,并无品级,但能任此官职,一般都权势不低,比六品的通判要高上不少。再往上,陆游家中世代m.hetushu.com.com簪缨,每代都是进士,现在陆游更是被恩荫授予了登仕郎官职。
唐婉暗道。
“这是临行之前,我娘交给我的金簪。”
登仕郎虽是小官,正九品的文散官,但可见陆家的权势。
忽然想起陆家对她的百般不屑,犹豫了一下。
“罢了,罢了。”
哪怕……是面对一个童子。
“还差几个人,谁来打马?”
“说要给相中之人……”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唐婉既然这般说了,白贵亦不肯服输,反正他也输不到哪里去。
点鸳鸯谱,是一件乐事。
以金簪当做定情信物,是此时很常见的一种做法。
插到了自己的同心髻上。
“来,来,打马,打马。”
他也看明白了,没他这插嘴,唐婉和白贵未必能成,可他这一插嘴,唐婉小女儿心性,争强好胜,见到有人与她争,她立刻就抢了去。
“你这童子郎,老夫邀你前往沈园, 是想着你和我十八女订亲, 没想到你……”
木已成舟,唐婉插上了金簪,这就算是相中了,虽可以悔婚,可以大家https://www.hetushu.com.com族名声来着想,即使唐婉愿意,唐家也不愿意。说残酷点的,唐家估计也很乐意和白贵这个童子郎结亲。
张择端无奈了。
“无事……”
怔了一下。
可她也不愿就这么匆忙就订下了自己的终身大事。
青梅不敌天降!
这支金簪确实是白李氏交给他的,不过事先叮嘱他的是,如果看中了张第小姐,就将这金簪交给张第小姐,当做定情信物。
孤鹤亭中, 在亭子另一角正在观看此幕的张择端有些坐不住了, 起身故作责问道。
倒也不至于说不屑,有些看不上她家的家境,她爹只是边陲的通判,虽是六品官,可这等家世在门第中只能算是平平。
画人先画骨,他画画这么多年,登峰造极的画艺, 看人亦很准。
打马,和后世的打麻将差不多。
“唐小姐既然依了,那此金簪就给唐小姐吧。”
“只是口头之约罢了,算不得数。”
“还请唐小姐接下此物,我回去之后, 也好有个交待。”
白贵斩钉截铁道。
白贵走近, 双手捧着金簪, https://www.hetushu.com•com 朝唐婉递去,并说道。
棋子铜钱大小,上面篆刻着“赤兔”、“绝影”等标记。在棋盘上则刻画有“陇西监”、“函谷关”等字样。
刚才那个易安居士的才女形象,在他心中迅速崩塌。尽管他饱读史料,在此界临安府居住的时候,就知道李清照喜欢打牌,但真正亲眼看到,这滋味又是不同。
若说和陆游此刻真有山盟海誓的爱卿。
前几日小莲回府之后,对他多次言说神童科中举的童子郎, 相貌、谈吐都不错,再加上已有了官身,他这才派张第管家给白家赠了来沈园游玩的请柬。
那不见得!
表哥陆游,至少是知根知底的人,但白贵呢,只是刚刚碰面,年龄和她亦有些不合适。
来到沈园后, 他自持身份,不好与白贵太过亲近, 于是在一旁观察。但没想到,随着李清照的一句调笑话, 这看中的女婿就要被拐跑了。
现在就连张择端这样的大文人,都要招白贵为婿,白贵是童子郎,而非恩荫得到的官职,前途比她表哥还好。
她年岁小,受到的委屈可不www.hetushu.com.com少。
他刚才在旁观察这么久,对白贵的机敏很满意, 同时,他亦观察白贵的体质,毕竟‘情深不寿,慧极必伤’,神童多早夭。
张择端摇头。
叫作“插钗”定情!
“你……这这……这孩子。”
从浮桥来到孤鹤亭,白贵气息平稳,并不劳累,脸色白里透红, 很健康。而且他能看出白贵筋骨强健,虽不至于说壮成牛犊子,可这体质,比一般的同龄儿童,绝对强壮不少,是个好苗子。
张择端咬牙道。
“若相中媳妇,即男家亲人或婆往女家看中,即以钗子插冠中,谓之“插钗子”,或不中意,即留一两端彩缎。”——《东京梦华录》
李清照边忙边问道。
“一同打马。”
争强好胜之心太强。
比起不知姓名, 未免容貌的张第小姐,和唐婉订婚还算不错。至于唐婉接不接, 也无大碍, 接了, 就算订亲,不接, 只是一时的玩笑话罢了。皇子出宫的年龄尚且还在十四五岁。
这是宋人特有的一种相亲风俗。
既然如此,这女婿,他定不会轻易放手。
她取了白贵手中的金簪。
m•hetushu.com.com,这不是一般的童子,是神童科的童子郎,论学识,还真不见得弱了她,哪怕她年长了几岁。而论出身官位,现在白贵更是赐同进士出身,又是从九品的秘书省校书郎。
这可是他好不容易相中的女婿,手还没捂热乎,就被人抢先了。
“麻将是由明代一种叫马吊的纸牌演变而来的,在明代,士大夫整日整夜沉溺于打马吊,把正事都荒废了。清人吴伟业著有《绥冠纪略》,认为明亡于马吊。”——胡博士《麻将》
据有人考证,麻将起源于明代的打马吊,而打马吊源于宋代的打马,而将打马这一种东西发扬光大的人,就是易安居士李清照。
可就在她退的时候。
打马,更是一件乐事。
“你们俩也别愣着了,谈什么情,说什么爱,凑个场子,打牌。”
他年岁小,这点还不至于会对唐婉产生影响。
白贵愣了一下。
“老夫在情场上输了一筹,在钱场上一定要赢!”
她从随身携带的包裹中取出了一张折叠的玉石棋盘,用丝帛包裹着一些玉石棋子。
这才发觉,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然后自己跳了下去。
他作为天降系,打败陆游很正常。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