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作者:黑心师尊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八十五章 易安居士、唐婉

第三百八十五章 易安居士、唐婉

谁都想沾沾喜气。
白李氏亦是附和道。
男的这一方,乏善可陈。
白贵随意一指,指着亭内气质最好、容貌最美的少女。
张第现在赠他这一张请柬。
瞎眼的、貌丑的,这也就罢了,反正是自己儿子的妻室,与他无关。
“我儿不必担心,爹没有着急答应下来。”
“呼!”
园内亭台楼阁、小桥流水。
她膝下无子女,到老了格外喜欢幼童,现在见到白贵这唇红齿白的小童,哪里能抑制住心中的怜爱。
女的这一方,最引人瞩目的是倚在栏杆上的一个中年妇人,鬓间银丝暗生,钗容朴素,面容稍显憔悴、清瘦,浅黄色的直领对襟一体褙子,翠绿抹胸于外,很简朴的打扮。
“对了,今日张第,是翰林待诏的那个张第,送了你一张请柬,让你前往沈园游玩。”
白贵接过请柬,打开一看,见上面写着易安居士四个大字,先是讶然,可下一刻后,遂即明了。
少倾。
……
李清照存着逗弄白贵这个小娃娃的心思,指着亭内的几个少女,轻笑道。
回到家中后,他听到前庭一些媒人和他父母的交谈之声后,想法有了些许改变。
李清照宠溺的看着白贵。
沿着抄手游廊。
晚餐时间。
“这些媒人一个个是惯会说的,娘听说,以前有个瞎眼https://m.hetushu.com.com的,这些媒人都能说一眼相中,等娶回家才知道是个瞎子,尽整些个好听话说……”
“和在仙剑大唐不同,那一世我父母早亡,虽有长兄白皇,但白皇那时进士及第不久,游宦在外,所以没来得及给我安排婚事……,后面我进士及第,成了文武双状元,长兄白皇毕竟不是父母,没有插手我的私事……”
白贵点头,没有多嘴。
可若是性格刁蛮……,那他可就有罪受了。
最后一点,神童是祥瑞。
纵然有了官身之后,有了这么多的烦恼。
“见过……易安居士。”
他没想到,随便一指,就指到了陆游的青梅竹马唐婉。
这般才女,气质还很好认的。
所以父母之命下,妻贤是头一个要求。
老、中、少皆有。
“先不着急决定,看事态发展如何……”
其余女者,则二三十岁有之,十三四岁有之,皆仙姿佚貌。
“这里面的哪个女儿家你喜欢,只要合适,我就亲自给你提亲。”
白贵轻咳一声,脸色复而正常,对李清照见礼道。
大谈今日前来求取婚事的都有哪家府邸。什么亲王府、郡王府的郡主、县主想要和白家联姻,招他为婿,还有例如朝廷大员,二府六部、三司使的https://www.hetushu•com•com高官,亦有意收他为婿。
一者,是看重他这个神童,前途可期,二者,不乏有想在这一次游园的途中,观摩他的性情和才学,以此决定要不要再进行结亲,三者,他现在被赵构赐了同进士出身,已经有资格挤入这个文学圈子了。
这时, 又与当年在白鹿村求科举不同,他爹白友德看到白贵成了事, 有中秀才的潜力,就会只口不提和王寡妇女儿刘宝儿的婚事,因为刘宝儿已经配不上了。
银丝暗生的中|年|美|妇见到白贵提着外裳,颠着小脚走在接通亭中的浮桥时,倦容生笑,放下右手执着的书册,走到亭外,趁白贵刚停步,一个不注意,立即将其揽在了怀里。
一会,又放了下来。
李清照蹲了下来,逗笑道。
一等一的好婚事!
“好个小郎君。”
柔柔弱弱,惹人怜爱。
仆役点头,驾驶马车绕到了清河街白氏布庄的后院,从后门入内。
“走后门。”
“我听张正道说,看上了你这个小女婿,不知你可否想娶我那侄女?”
此刻正在漫无聊赖的看书。
宝马雕车香满路。
而他父母,即使现在一时被他劝阻。可直到他成年, 还有如此漫长长的时间, 心思难免浮动。
白父见到白贵似乎有些www.hetushu•com•com“怏怏不乐”, 笑道。
之所以不是父母等他,是有原因的。一是布庄生意繁忙,抽不开身,皇宫距离清河街又不远,没有刻意去接的必要,二则是白贵不想他此界父母一激动,做出让他这个年龄颇有些难堪的举动,所以随意找了个理由,支开了父母。
易安居士是李清照的号,她自号易安居士。这号取自《归去来兮辞》中“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这一句话。
这只是一桩婚事罢了, 娶的还是名门贵女,这等美事, 一般人想求都求不到。再者说,他又不是什么洁身自好的君子, 一桩婚事罢了,订了也就订了。反正他在此界游历至少百年以上, 白头偕老还是能做到的。
“是易安居士的请柬?”
他可不想和这些过来提亲的媒人、各府的管事碰面。
但这就和富人也有烦恼一个道理。
白贵故作稚子状,摇了摇头,说道。
“要是贸然答应, 给你娶了个瞎了眼的,或者娶了个貌丑、性格刁蛮的,这就不好了。爹已经让家中仆役四处打听各府家千金小姐的长相和品性,绝对会给你觅得一个好妻子。”
而同时李清照的前夫赵明诚和张择端是表兄弟。李清照和张择端的关系亦不错,都是此时有名的大文人,加上原来的亲戚关hetushu•com•com系,交情深厚。
他来的稍微晚些,亭内已有不少人正在吟诗作对,大约三十来许人。这些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男女相隔,虽非泾渭分明,但也避着男女大防。
李清照道。
沈园有名沈氏园,是临安府一名沈姓富商的私家园林。不过这个沈姓富商惯会做人,这沈园一般人进不去,只有一些社会名流、达官贵人,或者名门望族的子弟才能入内观览,借此结交人脉。
不过这也没什么好诧异的。
“那你看……”
“这就是那白氏子了吧?”
“是,小官人。”
白贵就走到了东苑的孤鹤亭。
虽然前院门庭若市,吵嚷声不断,但后院就空旷、安寂了许多。前院用来会客,后院非亲近之人,一般不能入内。
白贵吐出一口浊气, 摇头暗道。
此界他父母想要拒绝这等诱惑, 确实是一件难事。
正说着话,白李氏忽然想起什么,从袖中取出一张烫金的请柬,递给了一旁正在默默吃饭的白贵。
这都要挑的话, 还想迎娶哪家的小姐?!
“现在转生到此世,父母健在,虽神童科中举,有了官身,可父母之命,不能违逆……”
“你表哥家一直和你定下婚事,照我看,你嫁一个比你年岁小的……也未尝不可。”
逾二日。
年龄亦适合。
富人的快乐,穷人想象不到。
和*图*书白贵前去赴宴。
到了布庄门口,车马盈门。
这少女约十二三岁,豆蔻年华,容貌秀美,虽不是那种姿色足以倾城倾国的美,但胜在气质,一副饱读诗书的模样。
“唐婉,白氏子说喜欢你。”
和名门贵女定下婚事,即使成婚,亦得十年后, 这期间, 他可以免除关于婚事的不少麻烦事。
还有一两个女童,正蹲在地面上嬉戏。
白贵立刻下令,说道。
唐婉自幼就是才女,文人圈子很小,谁不是沾亲带故的,唐婉作为大宋才女,李清照的后辈,此次游园有她是极为正常的一件事。
现在是各府提亲的环节,下一环节就是白家挑选几个中意的,然后让他拿主意,所以想要反驳,不欲成婚,不必着急这一时半刻。
白贵:“……”
白父和白李氏回到后院,眉飞色舞。
晚上。
“我娘说了,先看相貌,相貌要是长的像易安居士这般漂亮的,那就能成婚。”
白贵和接自己的仆役回到白家。
有一个中了神童举的神童当女婿还是很香的。
沈园。
白贵坐在书房,撑着下巴,思索其中的得失。
像他这般中了神童科的神童, 本身又非什么官宦人家,一般都是早早订婚,即使现在不订, 外边诸府亦会不断派媒人上前言谈此事。
可现在, 给他订亲的女子, 都是名门大族的贵女。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