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作者:黑心师尊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一十八章 炼丹,汞、砒霜

第三百一十八章 炼丹,汞、砒霜

“嗯,你们两人知道此理就行。”
侯少微叹了口气。
可以着手炼制外丹丹药。
大弟子周文玄道。
“五日为一候,三候为一气,用八气二十四候,一百二十日,则砂伏矣。”
“谢师尊警!”
宗圣观观主侯少微看着眼前的这些各色丹砂,略微惊诧道。
……
他一一说明,极为缜密。
“楼观道就有服饵这一传承……”
剑南道有刺史府长史杨玄琰和司马林天南帮助处置政务,所以白贵得空清闲,在长安能够久留一段时日。
所幸,他如今在朝堂上也有几分薄面,所以吏部对他麾下将领、故旧的封赏,都挺不错,赏赐到位,未曾昧功。
别看只是上品和中品之差,但上品丹砂皆是灵气,没有丝毫杂气,练作外丹之后,修道人服用之后,相当于服用仙丹,说白日飞升不至于,但绝对缩短了不知多少时日。
服饵最常见的有金石药,丹砂、雄黄、云母之类。
他说的内容,每一项都是门派中的不传之秘,亦是门派中的真正传承。
”师弟乃是朝廷权贵,搜罗和-图-书四方,能得到这些上品、中品丹砂,亦是寻常事罢了。”
“如此丹经所言……”
实力加人脉,才能走得更远。只有实力,功高不赏,只有人脉,立步不稳。
“以中品砂所练,就差的不知多少了。”
说到这里,侯少微顿了顿声,又看了周文玄和白贵一眼,”只不过你我楼观道中,鲜少收录资质低劣的弟子,而一般的服饵,相对于我等的采气导引之法,相差甚远,故为师不曾教习过你们如何炼制外药,用作服饵。”
武惠妃想通了。
白贵和周文玄两人异口同声道。
最著名的莫过于徐福给秦始皇嬴政寻找长生不老药。
药丸、食疗,也是常见的服饵。
而这些丹砂,光明砂是从兖州而来,紫灵砂是从代北而来,其他诸砂,也大概类似。
侯少微此刻提起楼观道关于服饵的传承,就是在警告两人,不要妄图走什么捷径。一般的服饵还不如他们导引采气,与其将心思放在外物,还不如好好勤修内功。
白贵摇了摇头,说道。
https://www.hetushu.com•com余摄养舛和,服饵寡术,自春徂夏,三婴凑集。”——《魏书·文苑·裴伯茂》。
服饵派是早期的一种道家流派。
“此皆是两位公主的功劳,我虽执掌剑南疆域,稍有权势,能从蜀中各地采得丹砂,但想要汇集这么多的丹砂,品类如此之全,仅凭我一个人难以办到……”
而中品丹砂用之炼丹,即使炼丹极意精湛,但丹成之后,和上品丹砂所练的丹药,也是相差甚远。
长安,保宁坊。
比如练外丹所用的鼎,有五种区分,炼丹的火候亦是有各种卦位,在炼丹的途中,遇到什么突发状况,如何进行处理。
“霜……,也就是砒霜……”
“每一座中有一大者,可为主君,重十余两。四面小者,七八两……”
“伏练服饵所用,如得座生最上品。座中心主君砂一枚,伏练食之,可轻举成上仙者也。”
“炼制此丹砂,需用三鼎,一曰金鼎、二曰银鼎,三曰铜鼎、四曰铁鼎、五曰土鼎,土鼎者,瓷器是也。”
“上品光明砂,m.hetushu.com.com出辰、锦山石之中,白交石床之上,十二枚为一座,生色如未开红莲花,光明曜日。亦有九枚一座生者。十二枚、九枚最灵,其余者次之。”
有人刻意跟踪他,跟踪的人只是普通的女婢。
这个三婴所指就是人体的精气神。
就例如白贵自己,若是没有金仙公主帮忙入宫求情,李隆基念及兄妹之情,给他的赏赐尽量往高了封赏,拔擢肯定是会的,但有没有爵位封赏,和如此信任……将整个剑南道和靖南都护府都交给他执掌,那就不一定了。
昊天观。
“金鼎者,取黄金八两,打作圆鼎……,又用金二两作鼎盖子……”
虽说唐玄宗李隆基已经确定了他的赏赐,封爵、任职等等,但剑南道的一众人此次立下的战功,朝廷还没有定夺而下,所以白贵也需要留在长安督促此事。
目的绝不仅是给他们两人介绍服饵派,或者楼观道的一些秘事。
以白贵的武学修为,在主世界的时候,就能做到秋风未动蝉先觉。
“此丹经大有来头,所载服饵非比寻常,故此可用之。”www•hetushu•com•com
他在剑南道还算有些威望,能够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帮助他采砂。但出了属地,到了外面,就难以施为了。
“紫灵砂、朱砂、马牙砂……,此虽非上品者,但也为中品之列。”
“汞、丹砂……”
“光明砂,这是上品之色……”
悄悄和心腹宫女来到白贵先前暂歇的厢房。
论功封赏,按理来说轮不到他插手,但有人插手,和没人插手后的封赏,绝对相差甚远。
白贵又无炼制外丹的经验,所以此事只好求助于师门。
等白贵离开后,半刻钟头。
“入丹砂于鼎中,用火候飞伏……”
两个弟子不骄不躁、举止从容,都是上好的修道苗子。
侯少微缓缓说道。
侯少微大感欣慰。
隋人京里先生著作的《神仙服饵丹石行药法》就载有丹砂、雄黄、石钟乳、石脂等单方的制法和服法,其中饵服丹砂二十一方,饵服雄黄十一方。
“每一飞伏是五日,内四日用坎卦,一日用离卦。坎卦者水煮,四日离卦者,阳火飞之……,若有汞及霜气出,即和砂于钵中,以玉锤轻手研……”
hetushu.com•com惠妃虽然貌美,但白贵却避之如蝎,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不缺红颜知己,而武惠妃这种目的性极强的后宫妃嫔,他是万不敢触碰丝毫。
日后定有所成。
却已是人去楼空。
二人都是千挑百选出的入室弟子,所以很快就领会到了侯少微的教诲之意。
白贵眼底闪过一丝古怪之色。
”此丹经所载的正是金石药中的丹砂服饵……”
他哪能没有丝毫的察觉。
而在此期间,白贵和金仙公主两人也收集到了炼制外丹的药物。
“既然你带来了这卷丹经,还有这些丹砂……”
按照主世界的科学,他们这是在炼制毒药,服用下去是会死人的。不过他这古怪之色一闪即逝,不能用一个世界的经验取衡量另一个世界,这不叫讲科学,叫反了经验主义的错误。
比如丹砂,在主世界绝对没有这种形色各异的上品丹砂,他能够从那粒光明砂中感受到充沛的灵机。
正在武惠妃犹豫的当途中,白贵则早早的从芙蓉苑中离开,避开了和武惠妃见面的机会。
不谈李隆基对他的赏识和信任,单说碰了其人的后果,百害而无一利。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