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作者:黑心师尊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百七十九章 研究生小型讨论课

第二百七十九章 研究生小型讨论课

“瞧美和说的,岳母老了。”
如果一切事情朝着正面发展,白老爷的准备不会有多大用处,但如果恶化发展,提前准备一手,这就很有必要了。
“这句话的意思是,抱朴子认为食丹、行气、椖中术为长生成仙的三件至宝。”
“你属意讲什么?”
所以白贵受到的关注,本就不一般。
“我在华夏的时候当过先生,教导过学生。”
白贵引经据典,一本正经的说道。
白贵没有感到意外,如果连登顶《眉国历史杂志》的论文都无法作为研究生论文,那么耶鲁大学的毕业论文该难到什么样子,一出来就是顶尖的历史学家?这不可能。
“如果你有一定的把握,我作为导师可以给你在教务处申请,给你安排一门小型讨论课。”
不过白府毕竟是富商家庭,纵使简朴,也简朴不到哪里去。
白夫人捂嘴笑道。
……
虽然白贵不授课也行,但他这个做导师的难免会麻烦一些,要写一些材料。现在白贵按照正常程序去走,无疑会省下他的不少精力。
白贵暗道。
“这么年轻的一个学者在耶鲁大学脱颖而出,这是耶鲁大学和这位年轻学者的共同荣幸……”——《华生顿邮报》。
“哪里的事,岳母您的气色也不错。”
而当外界吵得热火朝天的时候。
“你今后有时间,多回来几趟。”
“就如同詹姆斯教授所说的一样。”
虽然说施展舆论的最高境界是正负两方皆是自hetushu.com.com己人。
“新史学的研究方法才是弥足珍贵的,有了这个方法,写出大国崛起,只是水磨功夫……”
“你们夫妻相处不错,我这个当岳母的也放心。”
詹姆斯教授满意道。
白贵仍在图书馆默默读书,查阅最近的一手资料,为完成接下来的大国崛起部分而努力。
所以……,与其让舆论操纵自己,何不如选择前去操纵舆论?!
“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白贵补充道。
当然,倒不是说耶鲁大学没这面子。而是耶鲁大学不会刻意为他出头,不会动用相应的人脉,耶鲁大学只是保证白贵在一定氛围内能得到公平,再多的,耶鲁大学不会这么去做。
“你是自家人,一点小事无须挂怀。”
白贵的论文排在了第一篇。
白贵捧道。
各家新闻报社如同闻到腥味的猫一样,立刻加班加点将其登上新闻头条。
“远东史?估计报选的人数不会多?西方史的话,已经有研究生开设了好几堂课……”
然而亦不可避免的,通过《眉国历史杂志》,全世界都开始再次关注这个年轻的学者,并且愿意啃读这位年轻学者曾经写过的文章。
白老爷是进士出身,又曾是官场的老油子,见多识广,一般人真得比不上。
白老爷哈哈大笑,他越看这个女婿越顺眼。
枪炮写的虽好,但因为固有的歧视,所以它只在远东圈子很出名。
“美和你真是合和图书我的脾性。”
白贵点头。
而……因为他的华人身份,尽管能因为耶鲁大学的人脉致使发表成功,但外面的新闻人可不见得会卖耶鲁大学面子。
“姑爷,小姐,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所以后世的大国崛起,只是给他提供了一个大体的框架,他目前做的事情,就是尽量在这框架中填塞骨肉。
“毕竟华人在阿妹肯国的处境不是很好,能避免的尽量避免。”
白贵道谢道。
一般文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臭毛病,比如口无遮拦喜欢骂人,比如性格孤傲,经常怼的别人难受,但白贵就不一样了,很风雅随和,没什么臭架子。
“岳丈考虑周全,小婿感恩不尽。”
大约半个月后,《眉国历史杂志》发布十月刊。
他其实和白老爷想到一起去了,对这点也有所考虑,只是还没来得及实施。
但此刻一个华人写的文章,登上了《眉国历史杂志》,这件事情的噱头立刻就不一样了。
如果一个华人在《眉国历史杂志》上发表了论文,定然会在阿妹肯国引起一定的舆论轰动。
那就是收买一些有名的新闻评论员,还有一些报纸作势,先给白贵营造正面的舆论人设,等负面的舆论前来时,已经有了一定的护城河,不会导致一边倒的局面出现。
“秀珠现在只是百日筑基第一关,就有如此好处……”
吃了一会饭,白老爷说起来正事。
收买这些著名新闻评论员的钱不是一笔小hetushu.com.com数目,不过为了他姑爷的清誉,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而相比较这点钱,白贵这段时间为他出谋划策,赚得更多。
两人洗漱好,下了楼梯。
“多谢你,詹姆斯教授。”
“抱朴子在《内篇·释滞》中说:‘服药虽为长生资本,若能兼行气者,其益速也,若不能得药,但行气而尽其理者,亦得数百岁。然又宜知椖中之术。所以尔者,不知阴阳之术,屡为劳损,则行气难得力也。’”
“美和,昨天你说你的论文会在十月份的《眉国历史杂志》公布,我昨夜已经联系了一些老朋友,等公布的时候,就出钱替你买新闻头条和贿赂一些新闻评论员,不仅是为你造名,而且是为了避免一定的麻烦……”
他合上书,走出借阅室。
而往往这些选课中,入门级的课程就有研究生主持的小型讨论课。
白老爷笑道。
白夫人看了一眼刚坐上餐椅的白秀珠,明艳夺目,像是拭去了蒙尘的明珠一样,于是边开口边横了白老爷一眼,说道。
“难怪抱朴子和彭姑能够得到成仙,两人都是仙坯,有成仙得道的潜力,而后通过椖中术,加快兴起的功力……”
这气色好的,她这个当娘的都感觉羡艳。
“当然,如果你不愿意讲授的话,也没有关系。”
“教授小型讨论课……”
“岳丈深谋远虑,殚见洽闻,小婿心服口服。”
可令人意外的是,无论是《纽约时报》、《华生顿邮报》m.hetushu.com.com这种大报刊,还是一些小报刊,对此次白贵论文登顶《眉国历史杂志》都作出了正面评价,极为“公正”、“客观”。
白贵感觉自己的精气神三宝补足了不少。
“这我了解一些。”
“美和,只要一有你回来,秀珠的气色就好上不少。”
“只要你对秀珠好就行。”
“哦,对了,Mr. Bai,你作为即将毕业的研究生,按例是要给本科生讲几次课的,这些课,也有学分,你到时候能早点毕业。”
耶鲁大学历史系的教育目的是培养既有知识根基又有专业能力的历史学家。这条件,无疑白贵已经符合,既然符合教育目的,剩下的学分,只是走个过场。
历史系每年的研究生只招收二十名到二十五名,数额稀缺。
早餐比昨日的庆祝宴要简朴不少。
他补充道。
他对史学的贡献,不仅是一部大国崛起,还有新史学的研究方法。
这就相当于奠定了他的历史地位。
他心底暗道。
门外,柳妈喊道。
少倾,到了詹姆斯教授的办公室。
“很高兴又见到你,Mr. Bai,你的研究论文申请,校方已经通过了,恭喜你,你再修够剩下的学分,你就能拥有耶鲁的研究生学位。”
白贵扫了一眼岳丈,岳母,默默的吃了一口糯米鸡。
詹姆斯教授提醒道。
耶鲁大学十分尊重传统教育,没有对学生设置特定的课程要求,即没有所谓的核心课程,是一种轻松的选课制度。耶鲁为学https://m•hetushu.com.com生提供了八十门专业课,五十三重外语课。
“在《内篇·微旨》中亦说:凡服药千种、三牲之养,不知椖中之术,亦无益也。”
“Mr. Bai,他是华夏著名的学者,在东瀛就创造出了《枪炮、病菌、钢铁》,在远东享有赫赫声名,如今求学到了耶鲁,再次写出《大国崛起》葡国、西班国篇,他是一个高产的学者……”——《纽约时报》
和写枪炮一书差不多,一些资料现在没有,一些研究结论现在并未得出。
詹姆斯教授笑道。
岳丈白老爷看起来五十多岁,而岳母四十多岁的年龄看起来刚刚三十出头。
白老爷是老狐狸,选择了一个稳妥的方法。
这只是最坏打算。
詹姆斯教授好奇问道。
不过……不可避免的,有一些报纸刻意贬低白贵写的论文。但这些小报,很快就沉没在无数报刊的烟海之中,不见踪影。
次日。
“来,小婿为您夹菜。”
这个新闻一层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不少阿妹肯国新闻报刊的注意。以前像这种学术性杂志,虽然各家新闻报刊都会给面子进行报道,但新闻性并不怎么足,只是例行公事罢了。
但白贵写出大国崛起的葡国篇、西班国篇这种大作,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进行发酵,一般民众只是看一个热闹罢了,哪能懂学术圈的事情,而专研学术的人,显然不会在名利场中摸爬滚打,所以引起的轰动只是局限于“华人的论文登上《眉国历史杂志》”这件事上。
……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