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作者:黑心师尊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百七十二章 拔刀斋护卫

第二百七十二章 拔刀斋护卫

不管是长州藩,还是萨摩藩,之所以掀起倒幕运动,跟阿妹肯国脱不了关系,正是因为阿妹肯国的黑船事件,才导致东瀛如此局面。而他……绯村剑心尽管有着拔刀斋、刽子手的名称,但亦只是历史大势所趋,微不足道的一个卒子而已,作为长州藩奇兵队的一员,去刺杀幕府要员。
他此刻吐露话语,真有了几分拔刀斋的模样,杀意凛然,似从血海中杀出来的修罗般。
就像他后世看的动画片《猫和老鼠》是由一九三九年米高梅公司制作发布。在清末的时候,李中堂受邀前往阿妹肯国参观,到处都是高楼大厦。
他说话间,气势徒增,就如同屠夫宰杀牲畜久了,走路就会有人避着走,他练武久了,又练了道功,体质已不同以往,目力精深,寻常人被他看上这一眼,都先要怯上三分。
“到了异国,难免不安全。”
“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我比武。”
“白君,绯村前辈年龄大了和*图*书,没有了以前的体力,不如往昔,你要让这绯村前辈一点。”
绯村剑心仍是那副模样,抱着剑说道。
白贵亦是默然。
白贵轻咳一声,表情复而恢复正常。
同理,只要山田光子想学武,一点剑道知识,还不至于敝帚自珍。
山田光子劝道。
此时的东瀛,虽然比国内要好得多,工业化开始,可要是与现在的阿妹肯国相比,那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压根比不上。
东瀛的剑道他还是了解一些的,虽然说习练后能够强身健体,但往往剑走偏锋,比如柳生一旦,离了剑什么也不是。练剑的人多数容易伤身,和华夏的一些没有传承的武师差不多,往往到了一定年龄,身体暗伤不少,难以寿终正寝。
“光子现在年龄不小了,学武……有些来不及了吧。”
这一拖,就到了今年。
“基础还是有的……”
有身穿燕尾服的钢琴师正在角落处弹奏着钢琴。
“至于拔刀斋https://www.hetushu.com.com,你刚才说了,只是顺带护送光子。”
就像东瀛文坛上,八九成都是东大毕业,川端康成、芥川龙之介、森鸥外、夏目漱石一群人都是东大的校友。
不过凑巧绯村剑心来山田家拜访。
白贵恍然了。
“这小子的战帖,我接下来了,本来近藤勋让我前来,就是和你比武的,只不过我年老,两年前听到近藤勋请我出山,没搭理,如今在海上有时间……”
“光子,你不必多说。”
山田光子在一旁小声说道。
“传说中的拔刀斋?”
这是开设在轮船三层的高档餐厅,意式风格,典雅优美。
“拔刀斋,只是一个名称而已。”
绯村剑心眯了眯眼睛,看了一眼白贵,冷声道。
最开始寻找数月,没见到,后来拜托友人,前去寻找。
确实如他所想,山田光男不允许山田光子再次和他交往,只不过在山田光子的‘据理力争’之下,再加上东和*图*书大那边,白石教授已经也为山田光子申请好了耶鲁大学名额,山田光男无奈只能应允。
“用作防身!”
只不过他和山田光子独处的时间不长,只了解一些大概。
“我这里有一些练武的秘药,待会给你一些。”
“光子学姐练武也有好处,能够用作防身。”
“五天后,我就能修养到最佳巅峰。”
“近藤勋说你剑道超绝,远远胜过了他。”
刚才检票的时候,他偷偷询问过山田光子了,大致了解到了一些事情的始末。
“咳咳……”
拔刀斋认真道。
唯一的解释是,山田家也如孟尝君田文那般喜欢广罗宾客,礼贤下士。
“阿妹肯国确实发达……”
白秀珠抿了抿嘴,轻描淡写道。
“我都这么大年龄了。”
船越文夫虽然地位不错,能够结交公卿,但要说能与山田家交情这么好,山田光子更是称呼船越文夫为叔叔,就有些不应该了。
新选组的近藤勋一直在找绯村剑心,就是想让绯村剑和图书心替东瀛剑道出手,击败白贵,重新挽回东瀛剑道的名声。虽然白贵是私底下比武打败了近藤勋,一般人不知道东瀛剑道已经被一个少年横压当世,但近藤勋难免心底不是滋味。
剑道虽然说珍贵,不能乱传人。可这种东西,实际上是看人的。就像他去拜马师傅为师、学寇四的猴拳、霍元甲的迷踪拳,都很简单,没什么刁难的地方。
山田光子补充道。
而今,临老了,他这一个人,也想去阿妹肯国看看。
“你是……绯村剑心,哦,不,应该称呼你为绯村前辈?”
“主要是我老了,亦想去一趟阿妹肯国。”
“他那个废物,代表不了东瀛剑道,而我……作为飞天御剑流的十四代传人,才有资格代表东瀛剑道。”
女大不中留。
“和他比试一次,亦能了结我的一番心愿。”
“嗯,谢谢白君。”
白贵用刀叉切下一块牛排,望着对坐的左颊有十字刀疤的矮小武士,问道。
白贵无奈道。
“不过……和图书光子是我从小看到大的,我在这段旅途上,不介意教她一些剑道手段。”
“原来如此。”
他叹惋道,言语尽是唏嘘。
白贵冷眸看了一眼绯村剑心,说道。
“你正值壮年,和我比武,按照你们中原人说的话,是不是有些胜之不武?”
山田光子道谢道。
“美和,你阻止光子学姐干什么,她又不像我,有你保护。”
如果能与白贵这种武学高深的后辈比试一番,他也乐意至极。
他可不想被山田光子柴刀。
白贵力争道。
蒸汽轮船上,餐厅。
“白君,我小时候被船越叔叔教导过一些武道知识……”
“绯村前辈和我爸爸有旧,我爸爸……嗯,从小就喜欢练剑道,所以才结识了船越叔叔、绯村前辈等人……”
音符美妙。
“那好!”
毕竟……东瀛又不怎么大。
绯村剑心摸了摸自己逆刃的武士刀,忍不住看了一眼山田光子,这才说道:“护送光子前往阿妹肯国只是顺带的。”
绯村剑心沉吟了一会,说道。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