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作者:黑心师尊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百五十二章 一刀仙

第二百五十二章 一刀仙

白贵冷声道。
与推恩令、围魏救赵,并列为三大阳谋。
出省要道上,一队骑兵连停止护送,为首连长策马而出,对着白贵喊道。
说实话,勃朗宁M1910手枪,这手枪实际上并不怎么贵重,国外生产量不少。这手枪俗语叫花口撸子,比较秀气,亮剑中楚云飞赠给李云龙的就是它。
这点马师傅早就告诉他了,他也听说过一些。
“咱们枪队是吓人,但这么多枪,也是挺吸引人的。”
但虽说不贵重,可在国内没路子,根本买不到这种手枪,而且最贵重的是持枪许可证。这玩意在市场上售卖,一张能卖到上百银元。
一个姓李的护院走了过来,拱手道。
敲门,就有门子引他和孩哥进了客厅。
但现在一刀仙这些马匪不过是宵小之徒,匪就是匪,他不信这群马匪真的敢过来劫他的生辰纲。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陇省上下不说剿灭所有匪徒,但罪魁祸首肯定是要杀了,用来平息民愤的,这就是他现在名声和身份的底气……
东瀛毕业,大多都是在三四月份。
“见过吴夫人。”
“算是提前祝贺。”
一夹马肚,一队骑兵连就绝尘不见踪影。
自古起义的王朝将领,大多都被贬斥为匪。
就这样时间缓缓过去,到了三月份的时候。
乱世君子,胸有丘壑,腹有乾坤。
这些护院能被吴府招纳,肯定不是一些心性不入流的江湖人。活到他们这个年数,三四十岁的人了,不会和年轻小伙子一样莽撞,那押镖的经验都是一流,哪会轻易遭什么算计。
白贵回秦省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拜访张将军,是害怕闲言闲语,因为他已经明言自己不打算出仕,林纾等人也登报应援他,燕京白府那边也在官场上传出类似的消息。
但私底下,他写了不少信件给张将军。
“有了道功,就能兑换其余的修道天赋……”
“不过倒是有一些土铳,只是不善用。”
最关键的一件事是,这些护院、商队护卫都会开枪,枪法不错。
没枪在他的意料之内,他想搞到一支枪都不简单,现在逊清刚退位不久,国内还算安稳,所以枪支弹药之类的物件没有大肆流落民间,新军自己都不够用。
白贵点头,道谢。
“这群人为首的是一刀仙的弟弟,刘大峰,一刀仙是这伙土匪的老大,手底下有一百多号人,算是不好惹的……”
不少了。
值得一提的事情是,张将军知道了这件事,给白贵送来了两个勃朗宁M1910手枪,并给了他两张持枪准许证,空印,只要自己写好姓名,就算合法。
他们不敢骑马跑,这点距离,够吃好几波枪子。
持如履薄冰心,行勇猛精进事。
将外部矛盾,转化为他们的内部矛盾。
白贵下定决心。
毕竟张将军是他的日文老师。
“走,和-图-书进长安,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
孩哥勒住缰绳,神色一愣。
白贵松了一口气。
区别是杀了之后,是否惹了麻烦。
白贵解释道。
不管是想要养肥,还是其他想法,都说明一刀仙匪众是有顾忌的。
“慢慢杀!”
白贵回到家后。
事实上,枪支如此多的迎亲队不常见。
“你别着急走……”
“那我替我师弟多谢吴夫人了。”
他们刚从城南的民居出来。
“也告知其他马匪,如果想不到能让自己保命的方法,那么……只有死路一条。”
孩哥一心想娶媳妇,所以不打算进长安城,从城南直接去西府,再从西府去陇省的双旗镇。
要是这群人……一旦有什么值得马匪头子在意的人物,哪怕明知道装备不精良,都敢喊着冲锋厮杀!
他没什么主见,既然他爹说让他一切都听白师兄的,那他就听。反正他觉得白师兄不会害他,白师兄对他又不错。
白贵从袖中掏出一叠银元,递给了骑兵连连长。
“几位爷,是我们不长记性,冲撞了你们。”
而白贵的身份更是不简单,不提自个身份,他可是白府的女婿,和金府有一定的关系,在秦省更是人脉广泛。
反正也是赶巧,两人打算婚礼一起办,凑个热闹。
而这些小弟,为了自己保命,肯定将实情抖落一空。没有人脉的话,就说出刘大峰言语中的假话,从而保命。而这么一说,就再无回转余地……
“见过吴夫人……”
吴府护院们默默的举起汉阳造,黑黝黝的枪口瞄准了这群刀客,只等白贵一声令下,开枪击毙。
所以他要是一回秦省,就眼巴巴的赶到张府,这就相当于自己打自己脸,言行不一致,算是卑劣小人那一种。
谁说假话,都不好过。
扑通!
骑兵连连长眉开眼笑,在马上拱手道贺。
他在远处,瞧见了这是一群迎亲队伍,估计彩礼不会少。可走近一看,好家伙,不仅是一两个人背着枪,一群人都背着枪,可不得赶紧认怂。
还是抢习惯了,没怎么注意耐心观察,等临到头了,没刹住马。
“白先生大气!祝白先生和贤伉俪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问刘大峰,其余的马匪有没有人脉,没有的话,就留他一个。”
李护院说道。
不过……这点他不好道明。
白贵谨慎道。
“我听白师兄你的。”
照例问话。
“反正下个月就是你和怀先的婚期了,提前操办准备一下,也无虞。”
“要是能指认出刘大峰的话是假话,那么能活命,多给食物。”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左右,一行人就见到远远望见城镇的轮廓。
两张空印持枪许可证,这是让白贵一张自己留用,一张自行处置。
西北马匪多,不怎么安全!
算是他们倒霉。
在吴府用过早餐之和_图_书后。
白贵皱了皱眉。
莽撞要不得!
不然杀掉几个土匪,他还不至于有什么心理负担。
“我在秦省,都没听过他们的名声。”
“为什么他们说祝你和嫂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这位是令师弟吧。”
扑通!
但如果没关系,一天不给吃喝,对于人也是难耐。
大概有七八人。
刘大峰知道白贵现在摄于他哥哥的缘故,不敢擅自杀他,可折磨他还是能做到的,而他想要好好活下来,就得说实话。一些小弟而已,抛弃就抛弃了。
“白师兄,明明是我迎亲。”
“你爹让我帮你迎亲,就咱俩孤零零的去,和你自己去有什么区别?”
孩哥驱马赶了过来,诧异道。
她想不到夸赞的词了。
白贵和孩哥这才随着吴府的迎亲队一同赶赴陇省双旗镇。
吴府也乐于卖这个人情,交好白贵。
两桃,就是活命和口粮。
白贵允诺,带着孩哥,两人准备骑马前往陇省双旗镇,帮孩哥迎亲。
他们是特意护送迎亲队出秦省的,毕竟秦省的土匪也不少。
“先绑了!别着急杀!”
血流一片。
此故事出自《晏子春秋·内篇谏》。
一个为首的中年汉子,虬髯胡子,长脸,点头哈腰,啪啪扇着自己的耳巴子。
七八个人不好看管,少留一些能给当地少一些祸害。而且他给刘大峰提的条件不算苛刻,只是断掉口粮和水,如果其他马匪真有关系,刘大峰不会刻意隐瞒不报。
白贵筹建这支枪队,也是费了不少的人情。一般吴府的商队,配十几个这样的精英就能护送货物了,哪里会弄这么多的人马在一起,太过浪费。
……
“谢谢兄弟们的一路照顾。”
“不过是二桃杀三士的戏码罢了。”
约有三四十步左右的距离。
可他们刚走到了半道。
不久,就到滋水县城白鹿书院前去帮助朱先生编修县志。
下个月是四月份,前些日子吴怀先也回信说自己在东大已经完成了毕业论文,可以提前回家。而算上路程耽搁的时间,大概一个月后就能回来。
也没多说。
“多留一人,就断掉他一日的口食和水。”
“最关键的是道功!”
这些留日生有婚约的,回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成婚。
反正是一群马匪,误杀,不存在的。
孩哥单纯,单纯有单纯的好处,就是少让他操心。
“这两个剩下的马匪没有什么靠山,只是指出了刘大峰刚才说的谎话,一刀仙有两百多号人马,另外他也能请附近的马匪助拳,剿灭咱们这个拦路虎……”
他们白鹿村都能有一些这样的摆当老物件,不可能马匪没有。
孩哥打扮有些邋遢。
周莹又说了几句恭贺孩哥新婚的祝词,就没怎么再开口了。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白先生说的在理,他们这些马匪根和-图-书本上不了台面,你看,这双旗镇他们都不敢大抢,说是兔子不吃窝边草,可还不是怕劫了城镇影响太大……”
“这一路上兄弟们都疲惫了,还请打起精神,待会到双旗镇后,我会给兄弟们弄好吃好喝的,但记住不能饮酒,凡事防备些。”
更别说,吴府护卫和护院也不是吃素的摆设。
“这……”
白贵冷静道。
白贵听后,暗自点头。
“迎亲!”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七八个马匪只剩下了三个。
编修县志虽然给他的助力不怎么多,但一来是他现在闲暇,无事可做,二来也是想在县里留下个好名声,帮助朱先生编修县志,算是略尽学生的本分。
他本以为白贵是个谦谦君子,在秦省大家对其的印象就是如此。如今一看,这做法可不像是君子的做法,不过他转念一想,他印象中的君子是迂腐之人,而白贵这种人,对待亲近之人让人感觉舒服,可对于这等马匪,他觉得,狠毒一些是正常的事情。
之所以赠给白贵这种手枪,主要是符合白贵的气质,文人身份。
六国会认为,秦国真的有底气!
这刺猬本就不好下手!
不过……如今假如吴府枪队大摇大摆的走出吴府,在此刻是有些危险,容易触霉头。
周莹笑着说道。
只能等临到双旗镇的时候,再好好替孩哥打扮一番。
他刚才打听过了,这双旗镇是一刀仙的势力范围。不过一刀仙匪众多数只是在双旗镇横行霸道,鱼肉乡里,不会跑到双旗镇肆意劫掠。
穿梭人群,来到东城的吴府。
周莹看了一眼孩哥,斟酌用词道。
吴府的护院和商队护卫都是走南闯北的熟练人物,他们先让这群马匪脱了袄子,精赤着只剩下一条袴子后,才去让人绑了身,就怕藏着什么暗器,或者手枪。
请这些人,大吃大喝好几顿都够。
李护院在吴府是副管家,地位不低,此次也是他全权管理这些吴府商队护卫和护院。
“就得大张旗鼓的去!你不说八抬大轿,但也得有人撑撑场面,不然就你这模样去,你亲家能把你赶出来!”
幸好孩哥是个乐于听他话的人,不然要是碰到他说一句,就顶嘴三四句的师弟。哪怕马师傅的恩情再重,他觉得自己都会敷衍办事。
“没枪,有土铳,一百多号人……”
“白先生,我们督郡已经提前给陇省那边打过招呼了,你尽管去,如果有人敢胆为难你,你修书一封,兄弟们会给白先生报仇的。”
另外……马师傅让他这个做师兄的帮孩哥迎亲,可不就是想借着他的名头,给孩哥造势,让大家知道,孩哥有他这个同门师兄庇佑着。
洪武年间的空印案就是这种。
李护院心中一凛,如芒在背。
“嗯,果然长得是……一表人才,仪表堂堂……”
白贵淡淡一笑。
https://www.hetushu•com•com卖的是白贵的面子,不是孩哥的脸面。
所以先问清楚,没什么后顾之忧,再杀不迟。
“多谢诸位兄弟,这是喜钱,就请诸位兄弟喝酒了。”
百年估计都碰不到一回。
“白先生放心,我们的招子都亮堂着,身家性命的玩意,不敢马虎。”
“那咋去?”
但谁让白贵有人脉。
有了更好的天赋,修行才会更容易。普通人下十年的苦工,说不定都没有仙骨好的人下一个月的苦工厉害。
不过土铳这玩意,马匪绝对有。
孩哥吐槽道。
这一叠银元的数,估计在四五十个。
须臾。
杀掉这七八个土匪不是什么难事,但担心的是,这几个土匪只是踩窝的先锋队,万一打了小的,来了老的,一扯扯一窝,这就不好弄了。
“白师兄,你这绕来绕去的,我都听不明白。”
“是,白先生!”
白贵虽然武艺不错,经过马师傅指点,又修炼出了炁,对于普通人,基本上一刀一个,但是时代变了,枪子无眼,一两个人的枪子他还能依靠先觉避开,甚至用刀劈开,可要是人数一多,这就不好说了。
编修县志的空闲时间,他就开始琢磨各种道藏。这种东西,不一定要立刻学会,但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多学一些没坏处,反正他记忆力和理解力一流。
道明身份,相当于加了一份保险。
磨刀不误砍柴工!
匪确实能成为官!
区区马匪,真的不足以为惧。
二桃杀三士,不仅是简简单单的故事。实际上是阳谋……,可供给和可消耗的资源不对等,两个桃子不够三个人吃,让敌人内部自我残杀,使可供给的资源和可消耗的资源对等。但往往这种厮杀,和动物界的自我淘汰差不多,三百年王朝末年人口厮杀从而获得土地资源的情况差不多,不会恰到好处的到达这个临界点,往往都在临界点之下。
能够轻易遭算计的,都是影视剧才有。
不能说只想着别人帮他的忙,而自己却一毛不拔。
就像是秦国攻打六国一样,先威胁恐吓一番,秦国不见得比六国强多少,但谁先开口威胁恐吓,就越是让对方不敢轻举妄动。
“白先生,打听明白了,这就是双旗镇最近的一伙马匪,落草为寇前,都是刀客,在陇省,枪支不多,他们这群人还没能耐弄上枪,所以都拼的是刀子。”
白贵皱了皱眉,发话道。
毕竟两人一起办,省掉开支倒是其次,两家都不差那点钱,主要是喜庆,再说两人都是多年的好友。另外还有一点,顶尖的迎亲团队等等之类的,长安城可不多,要是差上几天,准备就不会太充分,与其如此,还不如一起操办。
马师傅就是在经历关中西府通往陇省的要道虎牙嘴时,遭到了土匪的黑枪。出了秦省到了陇省后,土匪不仅窝在山里,还会有一些骚和-图-书扰的马匪,这些马匪来无影,去无踪,比土匪的危害还要大。
白贵挑了挑眉,瞥了孩哥一眼,说道。
地位尊贵。
“我给你们赔罪,赔罪!”
西北消息闭塞,秦省算是居中,他又是秦省人,所以知道他身份的人不少,但要跑到了陇省,那就不一样了,谁会刻意知道他的身份。说不定还会有土匪看他身着绮绣,抢他一把。
要知道周莹可曾是西太后的干女儿,尽管不怎么亲,叫亲爸爸的那位已经嗝屁了,但逊清在的时候,谁不卖上几分脸面……
将这种威胁恐吓发挥到极致的,是唐太宗李世民,面对颉利可汗领东突厥兵马来袭,太宗李世民亲率高士廉、房玄龄等六骑出长安,和颉利可汗签订了渭水之盟,将颉利可汗逼退。
他后悔,怎么惹了这么一群煞星。
所以有时候的挑衅,不是真的挑衅,而是稳健做法!
张将军现在是秦省督郡。
李护院拍着胸口保证道。
白贵施礼,坐在了直背椅子上。
李护院笑道。
隔日,就出了秦省。
围了上来。
就碰到了一群穿着破烂袄子,马匪打扮的刀客。
空印,就是在文书上预先盖上印章,需要时再填写好内容。
以吴府的财力,组建一支枪队不难。
孩哥闷声说道。
“这好办,放出风声,说明我的身份,你看他们哪个敢来抢。”
迎亲队伍倒是其次,主要是他眼馋吴府的商队护卫。这些商队护卫、护院可都是武艺高强之辈,与他和马师傅不能比,但在一般练家子中,真不能小觑。
这就得大张旗鼓的去!
道贺完毕后。
“不过话是这么说,但该小心的还是要小心,战略上蔑视,但战术上重视。”
白贵扶额,摇了摇头,暗叹一声,立刻叫住了正打算策马而行,绕开长安城的孩哥。
而其他马匪,为了活命,如果有真能说出来的人脉,就会尽快说出来,不至于硬抗。
“美和,你托付我的事情,我已经帮你办好了。四十多名护院,都是武功高强之辈,都会开枪,带了铳子和步枪,以及迎亲、结亲的媒婆和轿夫等等……”
他在吴府中,也算是惯客了,无须太过拘泥于礼节。
这一群马匪见状立刻扔刀下马,做投降状,高高举起了双手。
如果就他俩这样去迎亲,他不觉得自己能有什么别的作用。
进南门永宁门。
出了秦省,双旗镇并不远。
孩哥听到这句话,连忙从座椅上起身,仓促的答道。
不过要真是正面战场对决,一百多号人马匪真不够他们这些护院排队击毙的。
留日归来,再年轻估计都二十来许岁了,这年岁已经有不少人结婚生子,所以半点时间也不能耽搁。更何况学政千金亦是等了这么久的时间。
孩哥现在没穿新郎服,又是一副邋遢扮相,哪里像是迎亲的新郎官,活生生像是一个跟着他的小厮。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