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作者:黑心师尊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二十七章 残酷

第一百二十七章 残酷

因此熏子也是只上了六年学,就出来被迫谋生了。
荣吉一家千恩万谢。
等走出主卧,千代子也准备好了早餐。
荣吉在看到熏子换了发髻之后,眼底闪过一丝欣喜,他是比较疼爱他妹妹的,以艺伎的职业是很难寻觅到上好夫婿,所以待看到白贵前来的时候,就定了心计。
熏子垂首不语,也是早有预料。
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大英帝国的繁荣不是伦敦纺织厂加工加点劳累的女工和童工能享受到的。
艺伎学校的学费是比初等学校贵的,也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咬咬牙,还能坚持,学成后,也更容易谋生,再说熏子也有了一定的功底,学期是不会太长的……
白贵放下了竹筷,沉吟道。
吃了一会饭,
“那个小女佣,你见过面的,她叫小千代,是个孤儿,很可怜的,姐姐也抛弃她了……”
白贵一字一顿,道出了冷硬而又残酷的真相。
只不过这话实在太过凡尔赛,他也说不出口。
和*图*书坏话说完,也该说好话了。
荣吉神色一喜。
或许……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但是这就是高攀!
“是的,我会承担她上学的费用。”
穷学文,富学武!
荣吉和千代子点头,他们虽然不怎么认识字,但报纸上的内容也看到了,清国现在虽然对东瀛吃了不少败仗,可与普通百姓有什么关系?
初等学校有补贴。
白贵点了点头。
这和在甘味茶屋那时不一样。
“熏子有念书的可能?”
穷人,也只有身体可以值得典当,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现在看来,荣吉也是个识趣的人,至于钱财的话,他不缺那么一点。花钱可以,但最好别给他惹出祸事,这也是警告。
他请假只有五天,来回耽搁功夫,真正空闲的时间没有多少。而请假也不好一直请,即使成绩再优秀,这点也可能成为他是否顺利毕业攻讦的借口。
当然,他对荣吉的所作所为也是能理解的。
而东瀛人取艺伎和和-图-书女郎并不难为,一些帮助明治的维新志士娶女郎的比比皆是,当然,那也不是低档的女郎,而是“太夫”、“花魁”……
能求学,比当一个艺伎好多了。
早餐的饭菜也很简单,没了牛肉,仍和昨日的一样。
“而你们……,做些小生意吧,钱算我借你的。”
要是真的迟疑不决,犹犹豫豫,那才是对谁都不好。
白贵沉吟了一会,对着荣吉说道。
另外他妹妹也是愿意的。
一个大棒,一个甜枣。
如果有做生意的可能,他们也不会想着做艺伎来勉强谋生。被人冷眼相待都是小事,重要的是自己也觉得挺没本事……
白贵吃完早餐之后,就打算一刻也不停息,前去福井县。
寻常中学和高等中学的学费一年还好,两年也罢,但两者加起来,寻常中学五年,高等中学两年,总共七年,卖了他也上不起!
“熏子的话,我会带到东京念书,她是不可能再为艺伎了……”
荣吉才是和*图*书家中做主的人。
他提前说出来,也能避免一定的麻烦。
这句话看似有些难以令人置信,但做小生意确实如此,起步太过困难。胥吏吃拿卡要等等事情,本钱多也能度过,可本钱不足,那就是投一行亏一行。
白贵摇了摇头,事情已经发生,这种事情是很难避免的,尤其是知道一二的人,谁不会憧憬一下女色,只不过有时能忍住,有时不能忍住。
这个字眼有些刺目,然而就是现实。
是怎么处置余尾?
“这也是清国的妇道……”
成或不成,他都是不怎么吃亏的。再说,以这位先生的人品和阔绰,显然是不会让他失望的。
普通人练武一身内伤,那是穷病!
他是不可能娶熏子为妻的,妾室还行,但妻室那是不可能的,以清国的风俗一点也没可能。
见到白贵还没有开口,荣吉和千代子两人有些忐忑不安。
再说,熏子也是十分喜欢这位先生……
荣吉和千代子点了点头,心里有些失和图书落,但也不是那么的失落,这种事情本就是不太可能企及的。
他本想说,自己写一篇稿子,就够熏子从中学到大学的所有学费。毕竟此时东大的学费也才五十日円,而他一篇稿子,比这学费只多不少。
不管是上私塾,还是中学,花费的钱财比随意给些钱财,只多不少!
但东瀛财政有限,八年义务教育实施不了,改为六年,
“没事,我对熏子也是有几分喜爱的。”
当然还有一点,他也不太想睡在荣吉一家。睡的姑且不论,可吃的……难免有些差了,他练武,每天必须补充足够的营养,吃的也比常人多。
而做生意不仅是需要本钱,也需要一定的人脉。
“那我去艺伎学校告告别吧……”
白贵说道。
荣吉和千代子的神色立刻表现的很高兴。虽说卖妹求荣有些难听,可……这些大人物随意从指缝里流露出来的钱财,就是他们千辛万苦也难积攒得来的,谁不会动心?!
他不吝惜一点钱财,但是hetushu.com•com就怕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要是荣吉一家真的好逸恶劳的话,这借钱就是真的借钱。
路上,熏子说道。
“先生,招待不周,还请多多宽待。”
“真的?”
清国的少爷到了东瀛,仍旧是少爷!
红颜就挺好,不错了。
等着他们入座。
明治维新时大办小学教育,实施八年义务教育制。在一九零零年时,小学总共分为寻常小学和高等小学两个阶段,各为四年。
“我是留日生!”
坏话说完了,见到荣吉等人没有露出不满的神色,白贵也是轻轻点头,事后,他也对荣吉的做法有些猜测,又有熏子的真诚相告,所以对荣吉也就提了一丝提防。
见到白贵入座,荣吉立马表达歉意。好似再说,昨日发生的事情,是特意招待他而作的节目和流程。
送上门了,他还不动,那……不可能!
“虽然东瀛的风俗取艺伎不是多么难为的事情,可在清国,一介艺伎是不能为妻室的,希望你们能明白这个道理,同时……”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