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作者:黑心师尊
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十五章 策试试题

第六十五章 策试试题

“快沾沾喜气……”
这名老年儒生涕泗横流,被人从考场拖走。
“来人,将他抓了,先扔进大牢,等府尊听候发落。”
人脉和实力,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反唇相讥,是他失了颜面。
龙门缓缓打开。
搜子们也不管这些老年儒生的凄凉求饶声,一个个动作麻利,一左一右将其架走,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率先进场的自然是每县的县前十,这些都是提坐堂号。
他正待算解开衣裳,将发辫松开,随知搜子笑了笑,随意搜查几下,就让他过去了。
再说府衙前争吵,也是违例,说不定会禁止应考。
第三道:“阿妹肯国禁制华工,久成苛例,今届十年期满,函宜援引公法,驳正原约,以期保护侨民策。”
但是相较于其他的地界,此处略显空阔。虽然都是应考的考生,但还未开考,地位待遇就已经有了差别。
当下,就有不少后面的考生暗地里将准备好的小抄偷偷扔到地面上。
排队和*图*书等候也是有次序的,滋水县在府上算不上大县,所以白贵排名靠后,等检查了七八十人之后,这才轮到他入场。
坐在座位上,白贵偷偷打量了尹府尊一眼,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盯着堂下的考生,似乎看到白贵望向的目光,又朝着他望去,白贵立马低头,将目光放在试卷上。
反正案首身份是府试必当录取的,看他起高楼,看他宴宾客,看他楼塌了,这县前十指不定能通过府试的有几人,犯不着动怒。
“这是白雉祥瑞?”
人脉是一回事,但没有匹配的实力,也不会让别人高看一眼。同样有实力,但没有人脉,这次搜检也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
清代西安府下辖十五县、一个散州、两个厅,每个县通过县试的只有五十人,这就是接近千人了,再加上府内的一些高等学堂,应试的考生还真的是不少。
考篮中的笔墨纸砚一一摆放整齐,等候开考。
第二道:“周礼和_图_书言农政最详,诸子有农家之学。近时各国研究农务,多以人事转移气候,其要曰土地,曰资本,曰劳力,能善用此三者,实资智识。方今修明学制,列为专科,冀存要术之遗。试陈教农之策。”
他去府衙多次,可是从未见过尹府尊,这还是头一次见。
搜子也是手段专业,待排查了十几人后,轮到一个老年儒生的时候,他打散了老年儒生的发辫,待看到里面夹杂着一叠细密小抄时,脸色徒然一冷,“真有你的,将发辫掏空,小抄夹杂在里面……”
随着衙役走到考场的另外一角,这里已经有不少的考生在候着了,都是各县的县试的前十名,也乌泱泱的占了一片。
白贵走了过来,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冷淡了少许,随意拱了拱手,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这是在取笑他因为祥瑞获得了案首。
紧接着,尹府尊命令衙役将这些作弊者押解到考棚附近,四处展览巡视,然后惊堂木一拍https://www.hetushu.com.com,几名官差就立刻举着牌灯走了过来。
虽然人数少了一些,可也足有一二百人,还需要慢慢等候排查。对待他们这些县前十,搜检的力度也是丝毫不差,十分严格。
滋水县虽然是文教不盛,可省城这可是故都所在地,文教在全国也不算差了。哪怕落寞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也不是一般的城市所能比拟的。
比县试还要严厉一些。
第一道:‘泰西外交政策往往借保全土地之名而收利益之实。盍缕举近百年来历史以证明其事策。’
他的试卷内容纵使不错,但文无第一,居于他后面十几名的县试考生或许不会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反正和他们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但对于同榜前十来说,他们可不会认为自己差了白贵一筹,虽不认为白贵的才学是虚的,但也认为他们自己和白贵不相上下……
原本有机会获得县案首,但因为祥瑞缘故,失之交臂,又怎么可能看白贵顺眼。
被衙hetushu.com.com役领到公堂上的桌案,白贵也拿上了自己的卷子,卷子上除了写明自己的座号之外,在卷首位置也盖了一个堂字的红戳。
很快又查抄了几名考生,大多都是年龄稍大一些的,有的将纸藏到了谷道里,被搜子往裤裆里面一扣弄,就弄了出来。
又经过廪保问人的程序,府试的廪保需要两名廪生,不过他认识的人着实不算少,廪保也是不缺,这次是王儒钦师兄和另一名师兄赶来,特意为他作保。
白贵瞧见了,他眼睛比一般人锐利许多,看到上面写的是英吉利文,这老年儒生应该是年纪大了,学不了西文,所以冒险入考场夹带,不然一般人也不会在这节骨眼上夹带。
“求求你们,饶了我吧,老朽十一岁过县试,府试考来考去考了二十多回,每一次都被罢落,好不容易看到点希望,府试内容又变了……”
古代科举考试中,对待作弊考生,就属清代最为严苛。一是枷号,凡临场枪手、冒籍、顶替、夹带、抄www.hetushu.com.com袭、传递、不坐本号者立即由监考官吏带上枷锁在考棚外公示。二是革除功名,这是针对有功名的儒生。三是刑责,严重者是会充军,流放到宁古塔这种地方的……
这时候只有公堂县前十的考生入座,其余的考生还在龙门处等候。随着考生依次入座完毕,带着枷号、镣铐的作弊考生也披头散发被衙役押解过来,被尹府尊狠狠训斥。
所谓的提坐堂号,就是在府尊眼皮底子下作答。
众人吓得有如鹌鹑一样,不敢抬头多看。
几名滋水县的考生见到白贵走了过来,也打趣道。
同时,他也清楚,这或许也是这些衙役知道他的真才实学,他现在日文水平不算差了,又有县案首的身份,怎么也不算有作弊的动机……
卯时一刻,府衙的几条街道,已经陆陆续续汇聚了近一千五百多人。
白贵稍稍一愣,想起刚才衙役说的张缮写让他们照顾自己,这应该就是对他的优待了,朝中有人好做官,换到地方上,也是这么一回事。
三道策论题。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