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皎如心尖月

作者:翘摇
皎如心尖月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五章 灯火阑珊处 (一)

第五章 灯火阑珊处

(一)

林小圆的姐姐结婚,鉴于大三下学期几乎没有什么重要的课,所以辅导员给她批了一个星期的假。
“救、救命,救命……”
定了定心神,姜思思缓缓松开叶盛,回头看去。
姜思思记得那天晚上她跑到喉咙冒泛腥味,两眼昏花也不敢停下来,直到警车来了,她才两眼一黑,倒在警察面前。
“只要你不跑。”邢意北顿了顿,“跑了也把你抓回来。”
姜思思抬头看着邢意北,眼眶还是红的,眼神却有一股韧劲。
姜思思洗完澡出来,看见梁婉像一只猴子似的蹲在凳子上。
姜思思反握住邢意北的手,“永远不会抛下我吗?”
她想要一个让她安心的眼神。
在这之前,群里已经有了几百条聊天记录,姜思思许久没看手机错过了,翻了半天也没看懂来龙去脉,“什么违法乱纪份子?”
几个女孩子吓得用“屁滚尿流”来形容一点不为过,没有人顾及什么形象,只知道疯一般地逃。
梁婉:“别胡说!你不知道你每天去上班后我就起床了!”
邢意北眯着眼睛,从远方看向近处,只看到一个领着菜篮子的老婆婆。
到了宿舍楼下,姜思思一步三回头地走上台阶,犹豫了许久,终于开口:“明天早上我上班,你能不能来送我?我怕。”
不管遇到多少同学,她都没有松开。
“吵架了?”老板一边捏包子,一边说,“大清早的吵什么架嘛,来两碗豆浆暖暖?”
“啊啊啊啊啊啊啊!”梁婉跳起来冲向林小圆挂在她身上,紧闭着眼睛不敢看,“哪里!在哪里!走了没有!”
夜深人静,路边连个住家户都没有。
“最近天气有些潮湿。”林小圆递来吹风机,“梁婉,你明天去潮湿买一点除湿剂吧。”
天已经彻底亮了,即将有许多行人经过这里,邢意北把姜思思抱了起来,四处张望了一番,往一家早餐店走去。
“我要是知道我现在就回南方发家致富了还读什么书。”姜思思擦着头发,不可思议地说,“我以为你们这里是不会有蟑螂的。”
“咦……思思小圆你们快来看。”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姜思思开始觉得身后有一阵若有若无的脚步声。
邢意北:“你和图书回头看看再说!”
噩梦一般的记忆铺天盖地般袭来,脑子里的意识也像被抽空了一样,姜思思双腿也开始发抖,踉踉跄跄地跑了起来。
从地铁站到学校的路说长不长,但也要步行个七八分钟。
“唉,没意思,别的女生都在群里艾特自己男朋友,而我们却要成立女子护卫队,真真是没意思啊。”她慢悠悠地走进姜思思的桌边,随手拿起一本书,“咦,这是什么书?”
但是她却一直紧紧抱着邢意北的手臂。
林小圆:“嗯。”
姜思思根本没有注意身后的人有没有跟上,只顾着拼命跑。
林小圆突然站起来,急促地说,“别动!”
邢意北让姜思思坐在椅子上,一松手,她立刻捂着脸趴在桌子上。
姜思思猛抽了几口气,松开邢意北,抽了几张纸,递给邢意北,却不敢看他。
邢意北:“……”
姜思思:“……”
末了,她赌气地把书扔到桌上,“吓死我了!我就拿一本书嘛!”
“人已经走了,你误会了,别怕。”
心跳一下子蹦到了嗓子眼儿。
“很安全。”邢意北再一次开口,“去吗?”
“我、我发誓,我跟学姐什么关系都没有!”
姜思思:“真爽啊,你回家好好玩,记得带点好吃的回来。”
“谢谢你。”
姜思思顾不得其他,死死抱住对方的腰,“有人跟踪我……救救我……”
“各位同学!最近学校附近有违法乱纪份子出入,大家出行一定要注意安全!尽量避免单独出门,如果发现可疑份子一定要及时通知保安甚至报警!切记!注意安全!”
在误以为自己被变态跟踪的时候,姜思思实在是害怕到了极点,脑海里总会回想起一年半前的场景。
“你知道什么……”姜思思低垂着脑袋,哽咽着说,“我真的……真的怕死了……”
心里是放松了,浑身的力气也瞬间被抽空。
姜思思进了卫生间,寝室里只剩梁婉跟林小圆两个人。
假装挂了电话,姜思思感觉都身后的人越来越近,就快要追上她了。
对方开口了,声音有点熟悉。
姜思思:“什么?”
就是在那一天,她们遇到了真正的尾随者。
叶盛:“……”
邢意和图书北:“你回头看看。”
“没关系,特殊时期,其他时候你想叫我送你都不可能呢。”
叶盛缓缓抬起双手,转头看向另一个人。
我、我突然被学姐抱住,我也是懵的啊……
“怎么了?”
见邢意北不说话,姜思思垂下了头,“算了,你不方便就算了。”
相对于姜思思的胆小瑟缩,邢意北一路上昂首挺胸,恨不得大家都上前问问,他好名正言顺地说“这是我女朋友”。
姜思思不敢回头,“对,就是他。”
邢意北接过纸,把手伸向姜思思,要给她擦眼泪。
姜思思和林小圆都回头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好像根本没她这个人一样。
“我……我……给你的纸。”
叶盛蹲下来问:“学姐别怕,不是变态,已经走了。”
“你先去忙你的吧。”邢意北对叶盛说,“这里有我。”
邢意北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梁婉可怜巴巴地看着姜思思,“思思,寝室里有蟑螂,你是南方人,知道怎么有效灭绝蟑螂吗?”
她几乎没有思考,立刻点头,“我去。”
她跟几个同学一起去郊外,一不小心玩到了深夜,回去的时候路上一个人影都没有。
“你说的是她?”
姜思思猛地抬头,发现自己抱住的居然是——叶盛?
“你们没看啊?朋友圈好多人在发,有个变态专挑独身女大学生欺负,已经发生两次了!”梁婉说,“昨天有个大二的女生早上出门,在学校门口的车站被变态尾随,她吓死了,那个变态直接扑了过去,幸好有几个大清早去晨练的老大爷老婆婆过来赶走了变态,现在还没抓到呢。”
“砰”得一下,姜思思真的撞进对方怀里。
原来一直在她身后的,只是个提着菜篮子的老婆婆。
梁婉一边应声,一边垫着脚爬上了床。
林小圆笑着说:“我是说你腿上有蟑螂,叫你别动。”
“唉,真的不用送的。”
梁婉吓得手一抖,书差点落到地上。
“看把你吓的。”
姜思思揣在兜里的双手已经紧紧握成拳,手心的汗一阵儿阵儿地冒。
“姜姜。”邢意北往旁边挪了几步,站到宿舍楼大门边上,“上去收拾一下东西,我在这儿等你。”
邢意北越过和_图_书姜思思,朝前几步,确定后面没有其他人了。
先下,“安全”两个字对姜思思具有莫大的吸引力。
姜思思眨了眨眼睛,“什么?”
出了宿舍楼,林小圆拎着行李箱,依然执着于让姜思思回去,“没有多长的路,你回去睡觉吧,一周就这么两天能睡懒觉。”
姜思思埋着头,盯着地面,步子迈得越来越快,双唇止不住地发颤。
邢意北:“我不能保证我每天早上都有空,所以你住我家里吧,离办公大楼近,很安全。”
梁婉捧着手机走进宿舍,一直念叨个没停,“太可怕太可怕了,怎么什么人都有啊。”
姜思思转身,“怎么了?”
看到前方有两个个白色身影出现,她像是濒死的鱼看到了水,恨不得一头栽到对方怀里。
姜思思缓缓抬起头,白皙的脸上泪痕从眼角延绵到下巴。
还是后怕极了。
可惜没有人来问。
“叶盛你他妈怎么不扶一下!”邢意北一个箭步冲过来抱起姜思思,冲着叶盛吼,“你手是废的吗!”
早餐店刚开门,老板端起了蒸笼,一阵阵白烟袅袅升起,看起来让人安心。
邢意北不做声,摸了摸姜思思的头发,将她揽入怀里。
回寝室的路上,姜思思还是一言不发,心情还没有缓过来。
“是啊,所以你早上去上班要注意安全。”
“你知道什么!”姜思思用手背狠狠擦了一下眼睛,抽泣不断,却又没继续说下去。
姜思思抓着邢意北的衣服,在他肩膀上蹭了蹭眼泪,“你说出来好不好?你说你永远不会抛下我,你说出来,我就安心了。”
姜思思帮林小圆拎着书包,迎着早间的风,伸了个懒腰,“你这次请了多久的假啊?”
姜思思:“我不敢。”
对方一动不动,甚至还有些僵硬。
并没有打出电话,姜思思只能一个人自言自语。
“还是我去送吧。”姜思思说,“梁婉肯定起不来。”
电影片尾曲响起,姜思思关掉电脑,伸了个懒腰。
第二天早上,果然不出姜思思所料,梁婉的闹钟六点就响了,吵醒了所有人,唯独她还捂着被子呼呼大睡。
姜思思却别开了脸。
耳朵突然嗡嗡作响,姜思思顾不得起来,飞快朝前跑了起来。
和图书邢意北蹙眉问道:“你们辅导员说的那个事情是真的?”
“我……”姜思思飞快往后瞄了一眼,只见黑色身影拐了个弯,朝小巷子走去。
早餐店渐渐来了人,零零散散地坐在周围。
是夜,姜思思穿着睡衣,林小圆坐在她旁边,两人吃着苹果,津津有味地看电影。
林小圆拍着她的背,松了一口气,“已经跑出去了。”
无意中被地上的小石子绊了一下,姜思思一个趔趄,余光看到自己身后果然有一个黑色身影。
“思思!”
她无言地站了起来,拍拍梁婉的肩膀,“那个,我先去洗澡了。”
姜思思转身走了,刚到斑马线,林小圆又叫住了她。
姜思思长得胖,跑得是最慢的,眼睁睁看着同伴们找到了停车的地方,开门上车,发动引擎,完全没有要等一等姜思思的意思。
梁婉刚把消息转发到微信群,辅导员也在班级QQ群里发了同样的消息。
说实话,邢意北现在有点想收回刚才的话。
姜思思抽泣了几下,忽然抓住邢意北的衣服,将头埋在他怀里。
“我要怎么做,你才会相信?”
“是吗?你会一直在我身边?”
在警察局冰冷的凳子上坐到天亮,丢下她的同学没好意思来见她,最后是王韩潇来警察局带走了她。
“我发到群里,你们自己看吧。”
她清楚地听到身后的脚步也跟着快了起来。
“怎么了?”邢意北走了过来,掰了一下姜思思的手,没掰动,“你说谁跟踪你?”
姜思思双腿一软,朝地下倒去。
穿过一条马路,还要走过一段小路,旁边是废弃了一年的工地。
邢意北感觉心像被揪了一下,他抬手,轻轻擦掉泪痕。
姜思思不说话,邢意北却感觉到自己胸口的一阵濡湿。
邢意北摸了摸姜思思的手,冰凉,于是也不扶她站起来了,干脆席地而坐,将姜思思抱在怀里。
“我永远不会抛下你。”邢意北一字一字地说道,“永远不会。”
林小圆:“一周。”
姜思思原本从来不在意这条路,也不觉得长,可现在一个人走着,莫名就会想起昨晚看到的消息。
“我……”
叶盛点点头,识相地走了。
“别怕。”紧紧握住她的手,“我会一直在www.hetushu.com.com你身边。”
姜思思:“不好意思……鼻涕擦在你衣服上了。”
心里的恐惧还没散去,姜思思也没撒手,目光呆滞地看着邢意北。
“变、变态。”姜思思喃喃自语一般说道,“有变态跟踪我。”
姜思思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邢意北站在一旁,冷着脸看着抱着叶盛的姜思思。
所以“变态”是个老婆婆……
“啊?学校附近居然还会出现这种事情?”姜思思后背一阵发寒,“怎么这么恶心。”
“说的好像你们很强壮似的。”林小圆笑了笑,“没关系的,哪有那么巧,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多大个事儿。”姜思思背对着林小圆,一手揣在衣服兜里,一手朝天挥了挥,“我回去了啊!”
“没跟你开玩笑!”梁婉伸手拿了林小圆身后的苹果,塞进嘴里,气鼓鼓地说,“你明天那么早出门,学校门口也没什么人,万一被盯上了呢?哎,说起来我们几个也是可怜,连个护送的男朋友都没有。”
“知道了。”姜思思打了个哈切,“你下飞机记得报平安哦。”
姜思思把她的闹钟关了,和林小圆小心翼翼地洗漱,最后轻手轻脚地关上了门。
邢意北点头,伸手握住姜思思的手,“已经没事了。”
“你在干嘛?”
姜思思声音越发小了,“辅导员说最近学校附近有变态袭击女生,我还以为……”
地铁口,林小圆自己背上书包,超姜思思挥手,“那我走了,你回去路上小心点。”
“喂……喂……”姜思思拿出手机,“我到了,你到哪儿了?好、好……我看到你了。”
大概率是自己吓自己,但姜思思还是忍不住越走越快。
地铁口的灯早就坏了,一直没有修理。
梁婉又若有所思地看着林小圆,“你明天不是一大早要去机场吗?要不早上我送你去地铁站,你看你这样子,人家让你一只手你都打不过。”
姜思思在后面撕心裂肺地喊,求求她们等一等自己,不要丢下她,可是汽车还是扬长而去。
“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姜思思急得跺脚,生怕邢意北以为她在胡说,“辅导员说的还能有假吗?”
邢意北低头,看见自己的衣服湿了一大片。
林小圆站在昏暗的台阶上,眉头紧蹙。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