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两个两个人

作者:南伊
两个两个人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跋涉千山,只为抵达你 十

跋涉千山,只为抵达你

或许不是,但也或许是呢?
颜安慰:让你照顾习惯了,我都不能自理了,求求你,别再害我了。
所以,你就安生呆在那里吧,等我想看梧桐的时候,就去看你。
慕桑每天来小院的时间提前了,离开的时间延后了,他在小院的时间开始越来越长。
临近月末的时候,开始下雨。先是雾气,后是风,最终滴落一片湿。
然后他们从房间到院子里,追追打打,一个喊着别跑,一个喊着救命。跑累了,两个人便斜躺在秋千上,有气无力地乐着。
颜,还喜欢什么花,我得空再去花圃看看。
嗯,我把你的照片放在镜子上,日子久了,我就成了你。
生活习惯习惯就好了,其实,爱情也是这样。不习惯的爱,又怎么会成为hetushu•com•com爱呢?
梅落走的时候,颜没有去送。她把自己放在小院的秋千上,荡了半宿。那时候,雪还没有化,她白色的大衣上,被雪水染出了一片浅灰色的脏。
慕桑,你每日来这里陪我,不觉得无趣么?
院子里的石桌石凳上全是雨水。秋千穿上了蓝色的雨衣,被偶然经过的风摇来摇去。
颜不知道,其实慕桑真正想说的是:这所院子,他进来,他离开,他等待,他不说,只是为了慢慢走近她,哪怕千山万水跋涉,只要她在,就是值得。
已经两个多月了,从梅落踏上飞机离去。
还好,似乎习惯了。
梧桐树的叶子还在努力地长,院子外面的杨絮不经邀请在院子里漫天飞。颜很不喜欢https://m.hetushu.com.com它们落在那一片绿上,百无聊赖地依附着,不肯走。
梅落发了很多信息,一条接着一条。发到最后,梅落甚至想立刻回来。
这世间迢迢路远,隔山隔水跋涉
四月的小院,生机盎然。梅落在落雪的二月披上了婚纱,远嫁法国,那个浪漫的国度里,有颜喜欢的梧桐。
受不了你了。
秋千已经老了,不知道还能经受几次雨。颜喃喃,眼神在阴暗的天气里显得不明朗。慕桑看着,听着,他说:等天好了,再去选一个可好。
还想把他推出去吗?
颜写完最后一行字,然后侧着身子看向正在给花瓶换水的慕桑。三日前的花,到今天仍然水灵得很。颜向慕桑讨https://m.hetushu.com.com教秘诀,慕桑故作神秘,只说了一句:保密,万一教会了你,过河拆桥不要我进门怎么办。
梅落骂:没良心的,还不是不放心你一个人。你还反倒怪我了。
你看着选几种就好。颜一边说着一边撩起裙摆,低头看了看脚上的泥巴,又转向水龙头那边。
颜在秋千旁种下了一棵小梨树,不知道哪年会开花。迎春的叶子绿油油的,一簇一簇地很有质感。颜觉得叶子比花儿更娇艳。
从前那么对你,你都不觉得委屈么?
我愿意在有你的世界里,安放好自己。你在哪里,我便去哪里。即使你从不回头看
四月的阳光足够温暖,颜靠在慕桑的肩头,闻他棉布衬衫里的松脂味道。她发现和图书:并不是所有的香水味,都那么不喜欢。
好吧,可不许坏记性地把我忘了。
颜听了,张大嘴巴,好半天没讲出话来。她心想:这个一贯成熟稳重的家伙,几时变得这样小孩子气了。
慕桑见颜诧异的神情,先是心里偷偷乐,继而奸诈地笑出了声。他说:你还是认真的时候更可爱些。
喂,水太冷,小心着凉。慕桑扔下手里的花铲,两步跑过去关上了水龙头。
颜觉得眼眶有些烫,烫疼了眼睛。她在想昨晚和梅落通电话时说的话:
委屈?能碰到你,我只觉得幸运。慕桑说着,用手轻轻弹去落在颜刘海上的雨珠,她光洁的额头上,笼罩着一层朦胧的水汽。
我不知苦,亦不知累
颜,慕桑每天都去小院吗?
……
和_图_书慕桑拿着花铲,一下一下刨着泥土,挖一个安稳的坑,将一株三色堇轻轻放进去。他扭头看向身后的颜,她正一蹦一跳的往秋千那边去。
他们偶尔在院子里喝茶,偶尔一起赤着脚做个快乐的花农。潮湿的泥土裹着颜白皙的脚,像是一颗没有深埋的水仙。
嗯,尤其是最近。
慕桑时常推门而入,带来她喜欢的花束。
我,只为抵达你
颜的生活一如既往的清淡安静。小院从荒芜到青绿。春天似乎也流连于此。

慕桑,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哪有那么娇惯。颜说着踮起脚尖,甩着被水溅湿的裙摆,小腿上一阵一阵的清凉。
问吧。
是这样?
——慕桑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