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为我医相思

作者:煌瑛
为我医相思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你没家人么?”小蝶好奇地追问:“一个人到处游历?”
辛祐和冯骏上了马,带着翠霄山庄来的林九,一步三回头,渐行渐远。
“没人说不就没事了?”应无懈哼一声,转身就走。
赵兴宽慰道:“阿祐,眼下你先顾自己吧!翠霄山庄牵扯进黑鹰党祸,你这个当庄主的还是躲一躲为妙。”
张忆娘急忙道:“据林九说,事变之日,雪女侍和萼女侍已经下山各回家乡,只有香女侍尚在山上盘桓,不料同遭横祸,现在和翠霄山庄的人一起押在定州大牢里。”
辛祐接过信,拧着眉头看了景渊一眼:“宗主,被威远王囚禁的,是我的兄弟。我怎能……”
“不!是我不见他!”老人从驴背上立直了腰,厉声道:“我实在受不了:他的个性比以前更加恶劣——恶劣十倍!以前他不过是个目中无人的野小子(小蝶:野……小子?有人这样说自己的儿子么?),现在他竟然变成薄情寡义、任性胡为、不明事理的混球!气死我了!”老人呼了一口气,“还以为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炼,他该英明神武干脆利落,没想到他做事拖泥带水,一点不像我的儿子。这个祸害毕竟是我生的,只好由我来给他料理烂摊子。”
解辞把信递给景渊,闷在一边不再吭声。
三人说到这里,气氛渐渐轻松。赵兴看景渊的脸色达到近来最温和的状态,便试探着问:“宗主,那封信是谁写的?日后解老弟问起来,我也好有个说辞。”
“嗨!不毒怎么要挟人?”玉泉公扫了她一眼,口气虽是不屑,但目光中却带着赞许,“女儿,你果然是学过医的。不过还是爹那句老话——‘敛’啊!你若想混迹人海,就不可太过张扬。即使是嗅味辨药这样在你看来平常的事,也不可像习惯似的表现出来——你不是想听我的经历长见识吗?这就是我的经验。”
赵兴看着解辞浑身泥巴、灰头土脸地奔到面前,结结巴巴问:“解、解兄,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快马去追小蝶了吗?!”
“别开玩笑了!”小蝶要不是牢牢抓着缰绳,险些从驴背上摔下来。“怎么说到我身上了?还是说说您的事情吧——我一看就知道您是个经历丰富的人,不如多说一些,给我长长见识!”
赵兴和张忆娘一听,面露喜色,连连点头,“翠霄山下的大小帮派一向巴结,不过堪用者甚少。我们倒是想到一点……”
“他没和小蝶怄气。”冯骏叹了口气,“他只是在气他自己。”
辛祐虽然点了点头,但神色中却仍是一抹化不开的忧烦。
“易小蝶狡诈得很。”
一阵“得哒得哒”的蹄声从身后传来。
景渊使个眼色,张忆娘和赵兴都上了马。三人行至僻静处,景渊镇定地问:“据林九说,威远王和宣宁王在翠霄山下的宣宁山庄内暂驻。定州附近可有平日有意结交我们的帮派?”
“我是快马去追没错!”解辞喘了口气,声音中夹杂着又羞又怒的喘息,“而且我也追上了,昨天黄昏,就在邻镇外的小树林,我亲眼看见你说的那个姑娘。我怕赶到她前面,就骑着马慢慢溜达,谁知道——”说到这里,他微黑的脸膛涨得泛红,看起来分外可怖,“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这一天,两个人终于来到了翠霄山脚下,离定州不远的碧水镇。
景渊微微睁大了眼睛,轻轻一笑,“对了。香女侍的护花人恐怕还不知道这事儿。”
“定州?”小蝶眼睛一亮,“咱们同路呢!”她指了指黑驴,说:“你真想报答我,就把那头驴借我骑。”
这人面色微黑,个头不高,但结实健壮,粗眉大眼中透着一股豪放爽快,但神色却是又气又急。“赵兄!赵兄!”他远远看见和_图_书赵兴,就放开嗓子大喊,洪亮的声音引来路人纷纷侧目。
谢无缺解开托盘中的方胜,挑了挑眉:“那位小姐到了碧水镇。你要动手趁早吧!上次翠霄山庄的事,已经让我在大臣中间很没面子。我可不想你在定州城里闹腾——抓黑鹰党抓到我家门口,说出去还不得让圣上治我一个‘见知故纵’之罪?”
“咦?”她的话似乎提醒了老人,他眼睛一闪,兴致勃勃地说:“既然同路,不如我们就父女相称,路上有个照应。你也可以恢复女装,省得明眼人看穿你这么古怪的打扮,徒生疑心。”
小蝶点点头,“您说的完全是我的血泪史啊……除了最后两句。”
“你就是去了又能怎样?”景渊瞪了辛祐一眼,“你以为自己是绝世高人?一个人能顶挡千军万马?好好想想吧!威远王一时半会儿未必舍得伤了小蝶,但若送上门的是你,他会毫不犹豫砍下你的头——在他眼中,你和他杀死的翠霄山庄其他人没什么区别!”
“愿望神水?!”小蝶接过瓷瓶,小心翼翼打开瞅了瞅,“内服还是外用?”
辛祐和冯骏走了没一会儿,景渊的行李刚在马匹上安置好,就见大路上跌跌撞撞跑来一个人。
“家人”二字好像戳到老人的痛处,他在驴背上一震,眼圈忽然红了。“家人……唉!”他揉了揉心口,似乎那里很疼,“不提吧!只有一个天下第一忤逆的不孝子!姑娘啊,你是不知道当爹娘的人有多辛酸!这孩子小时候长得不像我,跟他娘却有九分相似。他娘死得早,我心里那个想念呀,就不用细说了。所以我跟他说: ‘儿啊,我不求你学人家老莱子彩衣娱亲,你就偶尔把你娘的旧衣服翻出来穿穿,以慰老爹。爹可以给你多方宣传一下,你就能写入第二十五孝了。’谁知道他宁死不从,还用跳崖威胁我——我一怒之下就离家出走了。”
小蝶扬眉道:“爹,你可能看不出来:我可是学医的!我四岁就能背三百个药方,记性好着呢!”
可是小渊也太不会做事:刺杀威远王这样的大事(其实别人还没决定“刺杀”人家……),怎么能托付给一个隐居了十年的铁匠?!(解辞……)万一失手,不是害铁匠婆、小铁匠一块儿遭殃么?
“我说爹呀,”小蝶摸着小毛驴的鬃毛,忸怩地问:“你给我说说咱家的情况,以免别人问起来,咱俩说得不一样。”
“定州。”
本来听说翠霄山庄和黑鹰党掺和而遭难,他老人家是怀着一肚子怒气,打定主意狠狠教训景渊,警告他不准引狼入室、交友不善、乱收门人。虽然他以往没有伸张父亲的尊严,但这么重要的一课怎么也不能落下。于是在怒气的支撑下,他老人家先林九和章小校一步,追到了药宗的大本营。
“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小蝶吁了口气,“只是单身女子行路不便,我才换了男装。”
“哦,女儿呀!”玉泉公口打咳声,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你娘死得早,撇下你跟你哥哥——你记好了(小蝶:不用记。我从小就是听别人这样说);你哥哥又是个不孝子,把老爹我气跑了。女儿你跟你哥哥两个人寄人篱下——中间的细节你自己编(小蝶:唉……不用编了,我以前过得就是这样的生活);后来你哥哥出息了,丢下你到处做买卖去了。然后老爹几经波折找到你,打算找个僻静的小村庄安度晚年——没了。”
玉泉公对小蝶一路上地反映饶有兴致:最初让她出住宿钱,她还扭扭捏捏不情愿;但后来她每次都不多话,毫不犹豫地掏腰包,似乎知道离定州越近,这样的机会就越少——真是个有趣的孩子。她的可爱之处很难用语言https://m.hetushu.com.com表达出来,但就是让人觉得她的行为亲切,怪不得和她相处久的人都不自觉地忽略了她的缺点。
这本该彻夜纵情的好时光,却被一阵疾而不乱的脚步声扰乱。歌女的旋律在来人冷峻的目光中戛然而止,舞妓也收敛了缎带,啜啜退到墙边。
这天晚上,融镇来了骑驴的父“子”俩,投宿在兴来客栈。
小蝶同情地把手搭在老人肩头,咳了一声:“老伯,我好羡慕您的儿子啊!我爹要是这么有责任心,我也不至于如此郁闷了……”
“你放心!”赵兴没等他多问,便拍拍心口,答道:“解辞是我结拜兄弟,人很可靠。他在这一片有些势力,至少不会让小蝶路上不便。”
“啊?”这老头子,脑子没问题吧?让自己的儿子男扮女装,还要到处去宣传?!小蝶张大了嘴巴合不拢,一时竟不知该对这种闻所未闻的事情如何反应。“老伯——”半晌,她才扁了扁嘴,“当您的儿子,想不忤逆也难啊……”
“祐!”景渊冲辛祐招手,从怀中摸出一封书信,说:“这里离苗峒不远,不如你进苗寨暂避风头。苗峒黑虎寨的头人是我亲舅舅,他识得汉文,也会讲汉话。你拿这封信给他,他会好好待你。”
“五百个药方?!”小蝶根本不信,“他也学医?”
不过这个女儿看起来也不大孝顺——给她爹付房钱的时候,她的手竟然发抖……
定州府原不是什么大地方,因为毗邻着山脉河谷,成了附近贵族们狩猎避暑小憩之地。这里是宣宁王谢无缺的封地,他的狩猎山庄自然占据了定州最好的地段。
玉泉公急忙说:“五百首唐诗!”
谢无缺把纸条在灯上烧了,打个哈欠,冲舞妓招招手:“愣什么?我花钱请你来发愣么?”
一路上多了这么一个风趣的爹,小蝶也不像初上路时那么忐忑不安。似乎内心深处有种侥幸心理:即使遇到困难,好歹会有个人在旁边帮她出主意。有了这种对比她才知道:原来她还是怕一个人完不成这个困难的任务!早知道的话,就不那样冷冰冰回绝景渊的帮忙。
小蝶瞄了瞄他身后那头黑驴,问:“老人家,你要去哪里?”
灯光辉映,遍垂绣幌的高堂上,谢无缺闭着双眼,斜倚在卧榻上,随着音乐轻轻打着节拍。
“你都记下了?”玉泉公怀疑地问。
赵兴看了他,却大惊失色:“解兄?!”
“难道他不见你?”小蝶瞄着老人暗淡的脸色,气愤地说:“这也太过分了!不管怎样,爹娘总是生了他一回,怎么能这么绝情?换成是我……”说到这里,她忽然怔住,说不下去。
“我知道。”谢无缺懒懒地从卧榻上撑起身子,掠了掠肩头的长发。“他让人废了——”说这句话时,他的口气略有些不满。“天下闻名的宣宁府密探,竟然栽了跟头!说出去实在丢人——我只好吃个哑巴亏。你急什么?我已经找人接替他。”
“呃?”小蝶想了想,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于是问:“我还不知道您姓甚名谁。”
算来小渊这小子转眼就二十五了,还是孤家寡人一个……玉泉公叹了口气,心里暗暗埋怨:“想他爹我,当年是如何如何受女性欢迎!哎……他就是性格不像我这么随和、不像我当年对女性那么亲切。难道他真要等到‘男三十而娶’的时候才成亲?虽说我是那个年纪才成亲,但打光棍的原因可和他有天壤之别——有一大群美人在追求我,实在难以决定;他却是板着一张脸,走到哪儿都不招人待见。再说,他三十的时候小蝶都二十三了(他还真以为小蝶现在十八岁……)!不行不行!人家姑娘可未必会等他这种无动于衷的傻瓜。”
“我就是和图书帮不了你,也可以帮你算一算,看有没有化解之法。”他摇头晃脑,好像算卦比动手帮人还伟大。
景渊挑挑眉:“说!”
乐声又起。王府又是一派歌舞升平。
“我知道——”谢无缺懒散地打断,道:“我对那位撞掉你门牙的小姐也有所耳闻,据说她细心狡黠、诡计多端,而且特别爱财,对‘良心’之类虚无飘渺的东西看得很淡。唉,要不是你们有仇,我真想把这样难得的人才收拢过来。”
小镇不大,生人也少,这古怪的父“子”立刻成了话题。晚饭过后,店小二就把小道消息传了出来:那个当爹的是个被解雇的私塾先生,他那个“儿子”果然和乡亲们猜的一样:是个女扮男装的大姑娘,听说还在药店里帮过忙。据说老人的儿子不孝顺,把老爹和妹妹遗弃了。
景渊和辛祐一早起来就不多话,似乎是头天夜里没睡好,不愿开口耗费精神。冯骏结了房钱,赵兴买了马匹,张忆娘拾掇了行李,一行人打算启程。
小蝶想想自己的长相和娘的相似之处确实不多,于是点点头。
于是玉泉公在内心深处策划一场英雄救美的传统剧目——最好有夕阳,飞沙、骏马、厮杀,接着是烈焰张天、无限热力、最激动人心的场面:小蝶姑娘被汗水和泪水模糊的双眼中,忽然出现一个一尘不染、从容镇定的白袍青年骑着一匹白得耀眼的马从滚滚浓烟中飞驰而来……
景渊的脸立刻拉长了,哼了一声:“那信封上不是已经写的很明白?”
“你能帮我?”
玉泉公想到这里,不禁得意地摇头晃脑:还是老人家亲自出马比较可靠。
“老夫姓玉,别人都叫我‘玉泉公’。”
信封上写着“天下第一不识大体、心胸狭窄之人亲启”,旁边一行小楷标注“毒宗景”。
玉泉公哼哼笑了一声,但怎么听也是轻蔑的冷笑,但旋即用开怀大笑掩饰过去,似乎想起来什么好事。“女儿啊!”他说,“我和你越聊越高兴,忍不住想送你一个小东西。”
老人又看了看,认定没人偷听他们的谈话,才提高了声音:“我看你女扮男装,必是有难言之隐,不愿让别人识破身份。所以我才压低声音叫你‘姑娘’。”
她还是没想到什么好主意来对付威远王,而且她不想把事情的真相告诉这个暂时的“爹”——这次冒失的行动凶多吉少,但不管怎么说,她总算在死前有过一个“爹”了。她这辈子第一次叫别人“爹”,虽然不是自己的亲爹,但她也不希望他受到牵连。
在小蝶热切的目光中,玉泉公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
景渊耳尖,听他这样一叫,脸色立刻变了,坐在马上的身形也随之僵硬:“这是怎么回事?!”
“外用。小心,别蹭到手上!”玉泉公看着小蝶好奇的神情,忍不住微笑道:“你如果想要挟什么人,不妨把这神水滴在他皮肤上一点点。三个时辰之内,他一定会满足你的愿望。”
“呵呵!”谢无缺淡淡一笑,“我养的每一个人都是一头狡猾凶狠的老虎。这就要看你养虎的本事了。”
“一个老头儿,骑着一头灰毛驴从我旁边过。我没在意,扫了一眼。谁想到他‘噗’一声冲我脸上吹了一股白烟——直到刚才有人进树林挖野菜,才把我弄醒……” 解辞懊恼地从怀里摸出一个信封,“我本打算进镇去寻寻那位姑娘,但是,你看!那人还留了一张字条、一封信。‘不劳外人插手’……”他念着字条上的字,声音有些颤抖,“赵兄,咱俩一向不分你我,我一向把你的事当作自己的事。这个人是谁?他怎么能说我是外人?!”
“这有什么奇怪?”老人捻了捻胡须,“我原本是私塾先生,可是东家落魄,把我解www.hetushu.com•com雇了。我只好算卦为生。可是我算得太狠太准,在老家混不下去,只好云游四方 ——驴是东家给我抵学资的。我想卖了吧,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买主;想拿它们抵住宿钱吧,小二给折得价钱太少。我打算到定州投奔朋友——大地方应该好做牲口生意。”
然后的局面就有趣了:一个长相仅次于他儿子的年轻人半夜离家出走,让他老人家在房顶上好奇得捉摸了一宿没睡好;而传说中的祸因易小蝶,根本就从来没见过她亲爹的面,而且还没正式加入毒宗;辛祐和景渊这俩单身汉,不知各自想什么呢。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从前那个憨憨的小祐子,竟然比他家小渊先开窍——大胆地向姑娘表示了他的感情!遗憾的是遭到了对方不冷不热地拒绝……咳,话说回来吧:这姑娘本身其实没啥错,要怪也得怪那个不分青红皂白的威远王——应无懈这黄毛小子,竟敢在玉泉公活着的时候欺负他儿子虚泉子?!该打!
“好啊!”老人满口答应,“反正是要卖的,你骑吧。”
景渊看了信封,手直发抖,念过信之后,更是在马上气得哆嗦。赵兴、张忆娘都不敢询问,只是小心观察他的脸色。只见他狠吸两口气之后,似乎有了主意,从容地对解辞一拱手:“解前辈,此事关系重大,牵累甚重。纵然前辈重义气,愿出援手,景某也不能连累前辈,否则于心不安。前辈请回,昨日之事不可对外人提起。景某对前辈高义已铭记在心。”
看着辛祐脸上忽青忽白,景渊似乎后悔自己说话太重,于是拍拍辛祐的肩头,“你的兄弟,我自然会当作自己的兄弟来照应。你先走吧!”他一扭头,唤过冯骏,吩咐道:“你陪他同去,一路上也好相互照应。”
“不必了。”小蝶也配合他,窃窃私语道:“老伯,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干吗这么小声?”
“真有这么灵?”小蝶凑过鼻子闻了闻,皱眉道:“爹,这才不是什么神水,这是药水!里面好像有‘天女剑兰’……这是毒药啊!”
“就是香女侍一向眼高,看不上人家。”张忆娘惋惜道:“其实边少侠要长相有长相、要武功有武功,对香女侍又是一往情深。除了他,谁还能配上咱们毒|龙川的女主人?借这个机会,咱们连救人带做媒,一举两得。”
“这,这!”解辞莫名其妙地看了看景渊,又看了看赵兴。赵兴急忙拉解辞到一边,好言感谢,并约定日后叙旧,解辞才怏怏走了。
好人果然是有好报的!骑马不安稳、坐轿太气闷,骑毛驴真是旅行的不二选择!小蝶心满意足地跨上驴,和老人有一搭没一搭闲谈。
“公子!前面的公子——请慢一步!”
应无懈哼了一声:“你没听说过‘养虎为患’么?”
她睡得香甜,却不知世上有多少人一夜无眠。
小蝶四周张望一下:除了穿男装的她,再没别的公子了。“嗯?叫我?”她条件反射似的摸了摸荷包——还在。看来不是有人捡到她掉的钱。她松口气,回头看时,却是昨晚算卦的老人。
“那算什么!我那个不孝子四岁时候就能背五百……”玉泉公的脸上露出得意之色。
老人立刻神色一凛,昂然道:“受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姑娘,你有什么难处,尽管对老朽说!”
“出、出了什么事?”赵兴听到这里,已经是一身冷汗。
应无懈的银盔抱在怀中,铮亮的铠甲在猩红色的披风下闪烁着寒意。他原本年少俊秀的脸庞也笼罩在这片寒光之中,眉宇间多了一丝狠辣:“你的密探——章瑞,好几天没来消息。”
正说话,一个使女端着一只黑木托盘进来,跪在谢无缺脚边。
“我们刚好可以顺路去知会一声。https://www.hetushu•com•com”赵兴点点头,“咱们都是炼药制毒的门派,论武功,十个也不敌威远王一人。不过香女侍的护花人可是真正以一顶百的少年英雄,他的弟兄们也了得……”
每当这样想的时候,她都有些伤感,但尽量装得高高兴兴,以免“爹”怀疑她嫌弃他。
小蝶神清气爽地走在郊外的小路上。
罗袖动香,红裙袅袅。舞妓婀娜的身段灵活妖娆,媚态百生。
可是……玉泉公挠了挠头:小渊这小子到底跑到哪儿去了?他和小蝶一路骑着小毛驴溜溜达达,小渊骑着高头大马还没赶上?难道,他还在记恨小时候老爹逼他穿女装,所以故意不来援助?这、这不像话吧?眼看定州越来越近,他和小蝶的处境越来越危险,怎么还没看到帮手呢?
因为前途未卜,所以这样阳光灿烂的日子更加值得珍惜。她呼吸着山间吹来的新鲜空气,心底的沉闷也略略舒缓了一些。
羽衣星珰,丽容稚齿。歌女娇婉的清音细如啭莺,高若鸣鹤。
老人似乎不屑,反问:“姑娘,你一定长得像你爹,对不对?”
想到这里,他满意地摸了摸胡子:不错!好似当年他就是这样轻而易举地俘获苗疆第一美人(景渊之母)的芳心。
小蝶放心了,呵呵一笑道:“唐诗算什么?背错了又不会要人的命!药方可是一个字也不能记错的!我娘——哦,差点忘了,我娘死得早,我和哥哥寄人篱下——我师父说,我可是罕见的人才,她从来没见过谁比我背的药方还多。”
“阿祐!”冯骏看辛祐心事重重,忍不住开导:“小蝶人很机灵,又有解先生照顾。况且,威远王多半指望用她引出易天,一定不忍伤她性命。至于你的兄弟,宗主不会不管。”
老人很满意地又捻了捻胡须,“嗯,不错,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女儿玉蝶,我就是你爹了。”
他骑了头灰毛驴,身后还跟着另一头黑驴。两头驴看起来脚力很好,片刻功夫就赶上小蝶。“姑娘——”老人看了看周围,压低了声音:“昨晚多谢你。”
“我一看,就知道你爹必然是不在你们娘儿俩身边(小蝶:是呀)。你娘必然是非常非常想他(小蝶:你又说对了)。你必然是个很孝顺的孩子,所以才常常穿了你爹的衣服哄你娘开心……”
辛祐却摇了摇头,苦笑道:“宗主的脾气,我还不知道?他答应了我,就一定会照顾翠霄山庄的人。但他也说过不管小蝶……我看得出他进退两难,想管,又放不下面子。这是什么时候了,他还和小蝶怄气。难道他要这样耍脾气过一辈子?”
玉泉公一路上左盘算右盘算,小蝶一路上捉摸这捉摸那。
“这里面是我珍藏的‘愿望神水’。”
景渊听到这里,脸色已是苍白,沉声问:“信在哪里?”
到定州之后一定要分开!小蝶暗暗想了很多次。不!到定州之前就得分开——不能有人看到他们在一起!
谢无缺遗憾地叹了口气:“无懈,你本来也是个风流自赏的少年贵胄,怎么一穿上铠甲,就好像变了个人,不解半点风情?”
“老人家,你可真奇怪。”她偏着头打量老者:“你说你是私塾先生,可是又拎着卦幡给人算卦,还挺准;说你穷得没钱住店,可是却带着两头毛驴。”
“哦,我姓易,叫小蝶。”小蝶冲老人拱拱手,“这厢有礼了。”
景渊的安身散里一定用了上好的药材。那种淡淡的清香和微微的苦涩让小蝶安稳地度过后半夜。她一向习惯早起,但这天也忍不住贪睡一会儿。
辛祐抽空把赵兴拉到一边,小声问:“小蝶的事情——”
“噢。”老人又捻了捻胡须。“我被东家解雇之后,听说我那个不孝子飞黄腾达了,生意做大了,于是就打算去找他。谁知道……唉!”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