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冥界

作者:煌瑛
冥界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十七章 劫火殿后传

第十七章 劫火殿后传

在炫光默许之后,官员们兴高采烈从桌子下面拿出自带的茶水点心,开始喝茶聊天、追忆从前、怀念那些收到香烛纸钱的日子……
都市王·马钧浑身一哆嗦,急忙分辩:“大王,您难道不知道?我掌管的神魔道是关押了最强力妖魔的囚笼,全力以赴才能保障不会出事,哪能分心呢……”
炫光皱了皱眉,“我们哪儿有那么多‘火’属性的人选?你倒是说来听听!”
投胎的人要都瞑目还了得?!——红曲暗自鄙夷了一下炫光的语病,但却想不出推诿的台词。
炫光的表情有些伤感,声音无比沉痛:“她的离开实在出乎意料——我一直以为她会和冥界同生共死、一直呆到冥界毁灭,所以在三百年前安排劫火姬的后备人选们投胎去了。劫火殿不可一日无主,各位同仁,我们一定要在今天选出一名合适的接班人,将劫火殿代代相传、让暂时停顿的工作系统再次运转起来!”
其他人一看事情有了决定性的发展,立刻七嘴八舌附和起来:“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这是发生在白筝离开之后的简短插曲。
阎罗宝殿上升起无数素色的旗帜,其中最显眼的条幅上写着:
一句话封住了其他人的口,但却灭不了腹诽。如果他每天喝个茶、盖个章、听个汇报都能算忙,那就没https://m•hetushu.com.com别的词能形容他的下属们了……阎罗大王最主要的功能就是应付突发大事件,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用一个“忙”糊弄过去呢?!但……阎罗大王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不必和别人讲理……
时间无声地流过……
就听炫光的声音越过长长的会议桌,带着回声劈面而来:“多年前,初代拂水公私自逃离时,是劫火姬帮他收拾烂摊子——你们拂水殿欠劫火殿一份人情债,该——还——了。”这最后拖长声调的三个字说得红曲毛骨悚然。
潮水般的掌声包围了韩晓蔚。她手足无措,尴尬地说:“陛下……我的力量还差得远……”
哼!拖延时间?炫光心里暗自冷笑,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诡计。
红曲幸灾乐祸地怪声怪气说:“您可是崇高的太阳神,有您在这里,我们哪儿敢班门弄斧,是不是?这种非常时刻,还是要仰仗您这样的大人物才可靠啊!”
红曲头皮一紧,头脑活跃起来,开始调动一切储备信息,准备和炫光讲理。
她看了看木雕泥塑般一动不动的官员们,不知他们又在搞什么鬼,怯生生问:“大王……我……那个……新一任劫火姬的人选……”
“红曲……”炫光的微笑让红曲后悔自己刚才的忘形。“让m•hetushu.com•com十殿阎王代理劫火殿的工作,怎么说也有点屈尊,而且人家比你们也不轻松多少。你毫无疑问是最合适的人选。白筝可是你最好的朋友!她在的时候,是个爱岗敬业的好执事,你忍心让她去投胎也不能瞑目吗?”
又是一阵潮水般的掌声。阎罗大王握着韩晓蔚的手,摆了几个姿势,让一边负责记录的小鬼把这几个珍贵镜头收入摄身镜,永久收藏——这可是他上任以来第一次提拔副职人员转正。然后炫光挥手示意大家安静,长长松了口气:“这件事情圆满解决了。那么,进行下一项。”
“大家看!大家看!老天爷果然有话要说!”红曲双掌合什,一脸崇拜地望向天空,“正在我们讨论劫火姬人选的时候,上天为我们送来了——韩晓蔚!大家都听到了:‘我……新一任劫火姬的人选’——她就是这么说的!”
“这个、这个,”她叽咕了两句,转了转眼睛,“俗话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有点什么征兆的。不如我们静静地等一会儿,看看老天爷有没有什么意见要发表。”
韩晓蔚张口结舌左顾右盼,不知道自己哪句话激起千层浪,就听阎罗大王威严的声音传来:“韩晓蔚,你在劫火殿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我提升你为——第八代劫火和_图_书姬。”
一阵诡异的掌声响起、平息……平常总有人趁着鼓掌的当儿交头接耳叽叽喳喳,今天却个个缄口不言,不用“诡异”不能形容场面的反常。
“大——王!”红曲板起来,郑重其事、语重心长地打断了他的话头:“劫火殿好歹也是四大殿之一,怎么能随便找人来潦草应付呢?我们这里明明有拥有‘火’属性的大人,您怎么能无视优秀人选的存在呢?用三枚珍贵的‘火印’包装我这个次品,不仅情理不通,更是对冥界宝贵财富的浪费啊!”
这倒也是。炫光想了想,目光直逼红曲:“拂水姬!”
这个臭红曲……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炫光心里哼了一声,若无其事地反驳:“我很忙!要是我什么都能包揽,要你们干什么?!”
炫光的脸色变了变。
炫光“抓典型”的企图在这种安静良好的气氛中破裂。他静静的目光从与会官员们的脸上扫过,目光所到之处,必然让属下垂头闭眼,誓死不和他对视。炫光没办法,开始点名:“都市王,你的魂魄也是‘火’属性,不如,你暂时做份兼职?”
都市王·马钧急忙点头:“对对对!韩晓蔚本来就是劫火殿的秘书,熟悉业务,而且这些年工作勤勤恳恳,也该提升了。俗话说:赏务速而后有劝——在今天这样的关键时刻,坚决贯彻和*图*书我们冥界的赏罚制度是很重要的,很有利于调动其他工作人员的积极性,鼓励他们再接再厉。”——更重要的是,他已经看出来:红曲巧言善辩,无论如何不想收拾劫火殿的摊子,而她打定主意不做的事情,总有办法能逃脱……除她之外,大王点了名的就只剩他都市王,还是快找个顶缸的,省得大王惦记自己。
果然,炫光从手边的文件夹中抽出一张纸,挑了挑眉,不怀好意地提高了声音:“魂魄的属性在三代之内可以微量遗传。你爷爷原静潮是我见过的人类当中,‘火’属性最纯的人。想必你的魂魄中还残存有他的痕迹。我赐你火印三枚,把这些遗传的蛛丝马迹发扬光大,虽然不能和正统的‘火’属性传人相提并论,但要应付劫火殿的工作也差不多了。”
“这个嘛……”红曲为难地垂下头,“要说到‘火’的属性嘛……据我所知……最纯粹的一位……当然要说……”
“不必担心!”阎罗大王走过来,温和地拍了拍晓蔚的肩头,“我赐你‘火印’一枚,助你胜任。”说完,他的指尖在韩晓蔚右手一点,一团火光“嗉”一声飞入韩晓蔚掌内,只留下一个美丽的火焰形记号在她手心。“这个火印和你的魂魄结合,能提升其中‘火’的力量。好好工作!争取年度个人奖!”
她只是来https://m.hetushu.com.com看看新的劫火姬人选是不是诞生了,一时紧张才说话结巴,但拂水姬不知为什么激动地跳了起来,大叫一身:“晓——蔚!”一嗓子差点把韩晓蔚吹回劫火殿。
“前天——文白筝女士在没有任何明示警告的情况下,仓促地离开了我们……她留下的,是一个空落落的劫火殿,和一堆尚待处理的魂魄……”
她说完,偷眼一瞧——阎罗大王笑得高深莫测,似乎还有什么后续的把戏。
阎罗宝殿的台阶上,忽然飘然出现一个身影,正是劫火殿的秘书——韩晓蔚。
“大王所言极是。”她定了定神,清清嗓子,和颜悦色地开始背历史:“只是……这个……我听说,当年的劫火姬虽然是朱雀族的正统传人,却和‘水’属性的大鹏沾亲带故,所以人家本身有‘水’的属性,再加上阎罗大王御赐‘水印’一枚,处理我们拂水殿的工作简直是手到擒来。我可不敢和人家相提并论……嘿嘿、嘿嘿,你也知道我这个人的——能做好拂水殿的工作,对我来说已经是奇迹了。”
“清明茶话会(下面一行不醒目的小字:暨庆祝第八代劫火姬上任)”
“大王!”红曲举手发言,“下一项是‘清明茶话会’。现在可以开始了吧?”
她偷着瞟了炫光一眼,发现与会官员们很有默契,都把崇敬的目光奉献给伟大的阎罗大王。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