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冥界

作者:煌瑛
冥界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六章 逃狱专家无支祁

第六章 逃狱专家无支祁

“还有什么事?”
“喂!对面的老兄!”从他头顶某个方向传来一声不耐烦地尖叫:“你烦不烦啊!麻雀本来就爱管闲事,你能不能不要刺|激它们的好奇心?吵死了!”
年轻人抬起头仔细一看,发现一只灰黑相间的大花猫正在一边伸懒腰一边抱怨:“人家好不容易找个好地方睡午觉!”
“整个人都像!!”
无支祁不知道,这头铁牛是用官府淘汰的刑具铸成,沉到这里镇压水鬼——铁牛身上刻着的文字这么说,但无支祁不认识,他认识的文字早就没人使用——被这么凶神恶煞的东西一碰,龙族的宝物彻底报销了。
露珠想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无论如何也不能把那条石链破坏。她静静地守在无支祁身边,一言不发。无支祁仰面躺在水底,不知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他从来没有绝望过,不知道绝望的时候是什么样。但他毕竟有了一些变化——被拖在水底的头五年,他一句话也没有说。
“提前开释”……
无支祁立刻得意起来:“哈哈哈……没想到区区人类也挺有眼光!我可是年少英俊的无支祁呀!”
无支祁张大嘴巴无法合拢,露出震撼而伤感的表情,“露——珠?!”
无支祁这次真生气了:“什么?你连这是什么也没搞清,就往本神身上扔?!太不负责任了吧?!”
无支祁可没管这么多,无比快乐地逃之夭夭……
无支祁愣了一下,难以置信地拉拉花猫的尾巴,又揪揪它的耳朵,“猫兄,你怎么说死就死了……”
“我说无支祁啊,”阎罗大王又叹口气,“这次你死心了吧?前几次还说是要去找你老婆,现在好,找到了你也认不出来!(阎罗大王的三大秘书不失时机、异口同声批判:差劲的男人!)这回你该好好服刑了吧?”
夏禹忍不住涨红了脸大吼一声:“等等!你看这是什么?”
夏禹眨巴眨巴眼睛,一边迷惘地摇头,一边憨憨地回答:“我也不知道……”
露珠不知该怎么安慰他——怎样才能安慰这个最爱快乐游荡,却再也不能去任何地方的水神?她只能守在他的身边,把自己的见闻一点一滴告诉他——虽然他通常都不会有任何反应。
“我讨厌猴子!”
有一天,无支祁忽然说话了:“露珠,你回到地面上吧!”
露珠真的再没来过。无支祁常常垮着脸嘀咕:“没良心的女人!亏本神还对她说教了那么久……临走时还送她宝贝!”
猴子挠挠耳朵,用柔嫩的声音说:“我没有名字!也没有爸爸妈妈。”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对本神的伟大之处有怀疑?”
阎罗大王的第一秘书妙莹惴惴不安地说:“大王,您要慎重啊!别的妖怪就算了,这可是头号不服管束的无支祁呀!要是让他这么跑了,恐怕别的妖怪就不会安心被困……”
骐轮知道,有一件事现在提起来绝对不合时宜,可是,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不如豁出去一口气说出来。“陛下……”
“不会吧?”无支祁微微睁大眼睛,无可奈何,“这次要是个大石头,本神可躲不开……”
“为什么好多人都在看我?”无支祁压低声音,有些紧张。
“九十二次?”花猫张大嘴巴,“你还真执着。逃这么多次干吗?”
阎罗大王签字时,无支祁忽然抬起头,问:“露珠这次会变成什么?”
但那铁牛刚好——落在他身边,彭一声,激起无数泥,把无支祁埋得严严实实。
“什么?我好好当水神,也没碍着天下苍生吧?喂!喂!你干吗?!夏禹——你这个臭老——”他的“头”字还没说出口,就见夏禹把石链往水里一扔。
他们的婚礼很简单——无支祁把自制的鱼骨梳插在露珠的头发里,露珠则把亲手编的百草腰带绕在无支祁腰间。从那以后,无支祁的快乐悠游多了一个忠实的同伴。
无支祁露出幸福的笑容:“她叫露珠,是我的妻子!”
那天,逍遥自在、无忧无虑的无支祁正在水里快乐地畅游,就听到头顶传来异常的声音。他忍不住抬头一看——我的妈呀!好大一块石头直冲着他落下来!
“真少见啊!”常羲自言自语,“你挺有灵气!我给你一点神力,让你能和所有生灵沟通。”说着,她轻轻揉了揉小猴子的头。
常羲温柔地把它抱在怀里,爱怜地抚摸它雪白细软的皮毛,轻声安慰:“真可怜!正好我也没有儿子,你就做我的儿子吧!我让天帝为你起一个响亮的名字。”
无支祁很奇怪为什么这人还活着,但看了一眼石头上的女孩子,就明白了这是避水璎珞的功效。“露珠?怎么又是你?!”
他回头看了看仍然在哭的女孩子——她已经哭不出声音,但还是咧着嘴呜咽;她流出的泪一瞬间和图书就融入水中,但无支祁从周围微咸的氛围中清楚地知道——她的泪一刻也没有停息。
有一天,女神常羲正在青山秀水间漫步。她拖着一只巨大的箩筐,采摘各色各样的水果,打算送到遥远的地方,教那里的人们栽培。
夜色已经降临,张大福和无支祁走了一天,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休息。
“呵呵!”无支祁似乎想到什么有趣的事,“露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也是这样说呢!”
“黑、白、无、常?!”张大福的眼睛又瞪大了,“你……你从哪儿来?”
他看了看画像上那个嬉皮笑脸的年轻人,一狠心,举起手里斗大的戳子,狠狠朝那张笑眯眯的脸砸下去。“臭小子!我再也不想为你心烦了!”
“把这个吃了!”他回到女孩子身边,不客气地扳开她的嘴,把一颗红色的丹药塞进去。
无支祁看着铁牛呼呼地落下,心里忽然想:“若是现在去投生,不知能不能遇到露珠……”
只记得干妈常羲给他安排了一个小小的职务——去当某个地方的水神。
无支祁好像没太在意它的岁数,而是认真地握着花猫的手,说:“你千万别对自己的名字失去信心!鬼看不上这个名字,只能证明他们眼光差!不过‘野猫甲’听起来也挺响亮。”
无支祁一声不响,没有回答。
“行了行了!就这几个字,用得着翻来覆去说吗?”花猫无聊地挠挠耳朵。
无支祁心中一惊,眨眨眼,装天真:“咦?这不是小鬼中的双璧、‘地狱童子军’黑白无常吗?(黑无常冲上去,抡起手里厚厚的文件夹,打在他头上:永远别在我面前提起小鬼这两个字!)你们竟然比骐轮还先找到我,不简单不简单!”他假惺惺地鼓了鼓掌,已经开始琢磨怎么逃走。
这本档案和上次看时没什么大差别,只是在“年少英俊”“聪明绝伦”前面又多了几个字——“大名鼎鼎”……
“水神大人?”无支祁一手挠挠腮,一手指着自己的鼻尖,“那不就是光辉伟大的我吗?”
“这是本神的第二大收藏——避水璎珞。避水丹一遇到地上的空气就会失效,但有了这个,可以像本神一样在水里自由自在地来去。”
“哎呀!搞什么啊!我可是高贵的无支祁呀!”无支祁忍不住伸出手拔开脸上、身上的泥巴。
阎罗大王同情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心动,打算通融一次:“你要是老老实实服刑,告诉你也无妨……”他找到一份文件,但只看了一眼,就“噗”一声合上,脸色变了好几次,最后终于干咳两声,回答:“你还是别想那么多,乖乖悔过吧!也许再过几百年,还能回归天位。”
女孩子睁大了哭红的眼睛,“真的吗?”
“废话!”猫哼了一声,“哪有人类跟麻雀和猫聊天的!而且,你身后的白尾巴还在晃来晃去呢!你是——白猴妖?”
阎罗大王喟然长叹:“又是无支祁策划的吧?这家伙贼心不死就算了,可是你怎么这么让人失望?竟然让他第九十二次脱逃成功?!”
“地狱!”张大福难以置信地瞪大了本来已经放大的眼睛,“我听我爷爷说,去了地狱,没有人能回来!”
就在这一瞬间,一道白光闪过,一个白玉环从他头顶“咔啦”一声落在他脖子上,立刻缩紧,正好紧紧贴住他的脖子。玉环上连着一条石链,另一端握在夏禹的手里。
黑无常趁无支祁呆若木鸡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一声把一张咒符贴在无支祁的额头上。“蓬!”——自称英俊潇洒的少年无支祁变成一只小白猴。
那一天,无支祁正在向露珠传授一门很实用的手艺——培养淡水珍珠——就听到头上有人在大吵大叫:“无支祁!你给我出来!”
女孩子缓缓睁开眼睛。
女孩子接过一看,是一块青色的石头。
他急忙在腰里摸摸,掏出四颗米粒大的“避水丹”,游到大石头旁,塞在那女子的鼻子和耳朵里。
无支祁灵活地一闪身,让过大石,忍不住破口大骂:“是谁啊?干这种事情!万一砸到活泼可爱的本神,你们赔得起吗?”
阎罗大王整整衣襟,扮出一副高尚的样子,庄严地回答:“这是什么话!工作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该放在第一位!把文件拿给我!”
但那不是大石头,而是一头奇怪的牛。
花猫轻盈地落在年轻人身边,傲慢地摇摇尾巴,白了他一眼:“你,不是人类吧!”
他不相信这是真的,摸了摸脖子里的石链——它们喀喇喀喇碎成一堆粉末。
“无——赖——说话不算数!”被骐轮拎出阎罗宝殿时,无支祁的惨叫一直从宝殿传回十六层……
张大福眯缝的眼睛瞪了老大,咧着嘴叫起来:“老弟!你是没事做来消遣我啊?这个和*图*书‘备注’里写着,她是‘××部落’的人!你知道‘部落’是几千年前的概念吗?”
阎罗大王吐了口气,“应该不会吧!无支祁那么聪明,一定是到深山老林里去找露珠……”
有一天,露珠无限哀愁地感叹:“大人还是像初次见面时一样年少,而露珠,却已是风烛残年……人类的寿命真是令人悲哀!”
“无支祁大人,”猫的魂魄闪耀着柔润的光芒,慢慢幻化成形,“我的愿望实现了。”
“这是什么?”女孩子立刻就可以说话,声音不再嘶哑。
花猫笑起来。“因为在人类眼中,你的样子满不错呢!”
“后来你怎么被关在冥界?”
女孩子笑起来,发自内心的笑容十分令人感动。“谢谢大神!——我叫露珠。”
张大福眨巴眨巴眼睛,哼哼道:“你要真想找人,就别呆在树上!该到处去走走。如果真有缘,也许能在茫茫人海里相遇!”
又过了不知多久,某一天,无支祁正在数头顶的游鱼,计算从自己被拖到水底到现在,一共有多少鱼从头顶游过,心里还盘算着当年养的珍珠蚌要是活着,该产出多少珍珠——这是他仅有的两项活动,他觉得活着就得锻炼脑筋,万一变迟钝,岂不有辱无支祁的大名?
无支祁愣了一瞬,僵硬地在腰间摸了摸,僵硬地把手伸出去,红着脸说:“这个给你!”
——人间——
阎罗大王只看了一眼报告书封面上的标题,就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把他心爱的地狱灵茶都震洒了——
无支祁叹了口气——这一次不是刻意模仿干妈,而是发自内心的怅然:“你说过,想在阳光下漫步。我一直以为,如果陪着你在水世界漫游,你也许就不再怀念陆地。可是我再也不能陪着你漫游。你回到陆地上吧!你还年轻呢,怎么能陪我在这昏暗的水底度过此生?”
“对不起,打扰一下,请问你们有没有见过类似这样的人啊?什么?哪里人?我也不知道呀——所以才向你们打听!没见过?这样啊……耽误你们的时间,真对不起了!不过,可不可以让你们的朋友也帮忙找找啊?恐怕不好找?拜托了,就当是积阴德嘛……”一个一身白衫的年轻人翘着二郎腿,坐在树上,手里拿着一张纸,连比带划喋喋不休。“什么?叫什么名字?这个……”他发愁地挠挠头,银色的头发在透过树梢的阳光里闪耀。
负责安全部门的骐轮,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阎罗大王从刚才开始,就一手托腮,一手在水晶球上比比划划,一边吹胡子瞪眼,一边用恨铁不成钢的口气教训:“我说骐轮啊,你到底是怎么搞的?你自己说说,最近你这是第几次犯这样的错误?上次十三层的封印被揭开,不算你看管不周——因为那实在是黑无常(前任)的错!可是,十六层的封印怎么又被破坏?你倒说说看,这次又是谁逃跑了?”
骐轮哭丧着脸,结结巴巴分辩:“也有一个好消息——卞城王殿没有失窃……”
她叹口气,轻轻戳了戳小猴子的脑门(它还在头也不抬地吃……),“你怎么饿成这样?你叫什么名字?你的爸爸妈妈呢?它们怎么不照顾你呢?”
这时候,转轮王·柳在道的身影出现在阎罗宝殿。这个十七八岁少年模样的王,抱了一大摞文件,白了无支祁一眼,对阎罗大王说:“大王,今天处理的灵魂都在这里,请您过目。”
露珠低着头,声音有些不满:“真让人生气!你竟然把我说过的话都记错了!”她微微扬起下巴,笑着纠正:“我说的是:‘希望和你一起在阳光下漫步’!如果没有你,我也不回陆地!”
阎罗大王看着坐在地上、耷拉着脑袋、蔫蔫地一言不发的小猴子,叹了口气,把早就准备好的一篇义正言辞的长篇训诫扔进了抽屉里。
要是换成脾气火爆的羲和,一定会拎起这小东西的脖子,大骂一句:“小家伙,我辛辛苦苦摘的果子,轮得到你这样享受?!想填饱肚子就得自己动手!”然后把它“嗖”一声扔到九霄云外……幸好这是温和的常羲。
阎罗大王从前到后、从后到前翻着那一本厚厚的档案。
夏禹又眨巴眨巴眼睛,还是憨憨地回答:“我梦里的老神仙告诉我,这个宝贝可以制服调皮捣蛋的无支祁。”
此时此刻,阎罗大王正气得浑身发抖,瞪着面前的档案——一个嬉皮笑脸的年轻人的头像,旁边还有一只可爱的小白猴的头像。但这并不是阎罗大王的焦点。
从那以后,过了许多个千年……
“还是等您喝完茶再说吧……”妙莹尴尬地抱紧了怀里的文件。
花猫嗤了一声:“怎么看都是一只猴子!”
无支祁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这是从干妈那里学来的,和*图*书只是很少有机会用,因为他实在不像干妈那么多愁善感。他游回自己的宅第“小小水晶宫”(自己起的名字),从箱子底翻出攒了好久的宝贝——他只是个不起眼的水神,不像人家龙王的收藏那么丰富,屈指可数的几样宝贝,还是干妈送给他撑门面的……
夜色笼罩的山间,一团白影在树丛间穿梭,竟比月光还耀眼。
——七个月后——
露珠皱紧了眉头,坚决地摇头回答:“不!”
阎罗大王叹口气,“他不在还好,别的妖怪也没什么想法。他在的话,只会鼓动更多妖怪和他一起逃跑……”
“拂水姬开发的地狱灵茶第三代——”阎罗王咂巴咂巴嘴,发出心满意足的赞叹:“实在是极品!极品啊!”他还没来得及品尝第二口,就看到第一秘书妙莹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凑到一边,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
夏禹叉着腰,一张被太阳晒黑的脸膛涨得发红。他比无支祁气愤多了,伸手指着无支祁大骂:“你这个混小子!你知不知道我费了多少人力物力才修好一条分水的渠道?你竟然一点面子也不给,不让一滴水流过去!”
就是这一刻,他惊呆了——他竟然能够坐起来!
阎罗大王心里一动,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了,于是他有些心虚地问:“妙莹啊,你干吗笑得那么勉强?有什么事就说!不过话说在前头,我的灵茶是最后一杯,不能分给你!”
年轻人开朗地呵呵一笑,伸出手,说:“小弟无支祁,初来宝地,还请猫兄多关照!”
“我知道,所以我才毫不犹豫地吃了。”露珠的脸色非常平静,“就是想抵消孟婆汤的功效。”
无支祁很无奈地踏着浪花浮上水面,挠挠头,垮着脸看着面前这个结实的中年人,口气中充满了明显的不耐烦:“怎么又是你啊——夏禹老伯……”
在无支祁被困水底的这些年中,人类已经学会铸造各种传神的东西——比如这个铁牛。

“什么!”无支祁忍不住想跳起来,可是他沉在水底,这么高难度的动作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完成。他惊骇地瞪直了眼睛:“我的第一大宝物‘散木琉璃’?!露珠,你知不知道这很荒唐!散木琉璃一旦入口,就会和灵魂结合在一起,永生永世不能分开。而它的作用是抵消一切草木的功效——吃了之后,即使是蟠桃也不能延长你的寿命,灵芝也不能让你起死回生,而且就算是孟婆汤,因为原料是忘却草,所以也会对你失效!”
“哼,别提了!我回到我的小小水晶宫一看,一切都荒废了——似乎我和露珠存在过的痕迹都已从世上消失……我不过想搬个家,换换环境,所以把水道小小改动了一下——天帝竟然因为这个判我在冥界面壁思过一千五百年?!我问他,我被泷川龙王陷害,他怎么不管?他竟然说我私自和人类结合,惩罚一下也没错!我的名字竟然是这种人起的!亏我干妈还是他两个老婆之一!不过冥界的防范可不怎么样,我这已经是第九十二次逃脱。”
猫懒洋洋地伸出一只前爪,算是和他握手,说:“我叫张大福。”
年轻人似乎很惊讶,尴尬地眨巴眨巴眼睛,喃喃道:“哎哟!猫兄果然和传说中的猫一样啊——感觉真敏锐!”
周围的景色是那么美妙,让常羲的心情舒畅,忍不住唱起歌谣,引来无数鸟雀。
女孩儿似乎还没大弄明白,呆呆地回答:“我,是送给水神大人的祭品……”
无支祁装作很气愤:“你啊——难道不怕那么大的石头砸到高贵的本神我?还有,你怎么又被扔下来了?”
“什么?!无支祁又逃走了?!!”
无支祁掏出自己心爱(但很少有机会用)的匕首,把束缚女孩子的草绳割断,问:“你是谁?怎么被绑在石头上?要不是遇到本神,你就死定了!多亏你遇到的是心地善良的我,换成别人,未必舍得那四颗避水丹呢!”
“那个,卞城王殿,失窃了……”
阎罗大王的第二秘书明篁也忐忑不安地提醒:“大王,这么做,您会被天帝记过的!”
白无常面无表情地摸出表,说:“我们可不是来找你的!——张大福,你的时辰到了,有什么话快交待吧!”
“只要这些回忆中有您……只要不忘记大人,剩下的痛苦,露珠愿意承担。”
无支祁仔细地端详着她,认真地反驳:“怎么会?我觉得你和当年没什么变化啊!”
档案上赫然多了几个鲜红的大字:
“什么?”无支祁的愤怒简直不能用一般的语言表达——他在干妈的指导下修炼了好久,才幻化成这么年轻俊美的形象,但这个人类的女孩子竟然不知天高地厚,戳穿他的本体……“本神什么地方像猴子?”
阎罗大王的嘴巴张成https://www.hetushu.com.com一个“O”,惊诧地叫起来:“什么?!是谁干的?丢了什么?”
“哎呀啰嗦!”无支祁把她往水面上推,“有人送东西给你还不好?我干妈给我的时候,我可没问这么多‘为什么’!”
“什么狗屁老神仙啊!”无支祁看清了脖子上的这个东西,不禁大惊失色:“这明明是龙族的宝物!一定是泷川龙王那个糟老头,嫌我不给他面子,没娶他女儿,想了这么个鬼主意整我!这是打击报复、阴谋陷害!喂,夏禹,你放手!我要去天庭告状!”
露珠的笑容像他们初次见面时一样美丽。
——地狱·阎罗宝殿——
——这还了得!简直就是全面否定伟大的无支祁的修炼成果嘛!
那是发生在人类懂得记载历史之前的事。
“当然!本神说话一向算数!”
那时离现在有多远?无支祁也记不清了。
听了她的恭维,无支祁又得意起来,“那当然!而且火山的神——哼,不是我自夸,她比我可差远了!而且她是个女的,也未必喜欢你啊!”

“哎呀!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无支祁这么可爱!”黑无常笑眯眯把猴子抱在怀里。猴子使劲眨了眨眼睛——除了眨眼,它什么也无法做。
“地狱十六层。”
他们就这样在阴暗的水底度过了很多年。
张大福眯着眼睛,似乎是笑了笑。它斜眼瞄了瞄无支祁手里的纸,有些好奇:“你在干嘛?找人?”
无支祁仰起下巴,傲慢地说:“万一以后你想来探望我呢?”
露珠知道这是安慰——她的长发已不再是夜色般的乌黑,脸上也平添了许多岁月留下的刻痕。她笑了笑,说:“有一件事,希望大人能够原谅我——我吃了您的‘散木琉璃’。”
后来的两年,无支祁常常游到那块大石头上想心事。
午后的阳光非常温馨。一个银发的年轻人带着一只大花猫,一边在人潮中漫步,一边有一搭没一搭聊天。
那条石链果然是龙族的宝物,一进水里,它立刻变得越来越沉重——差点把无支祁的脖子揪断——然后它拖着无支祁重重沉在水底,荡起一片泥沙……
突然,一小团白色的影子“嗖”一声扑在常羲的胜利果实上,一刻也没耽误,开始疯狂地大吃大嚼……常羲吓了一跳,定睛一看,那竟然是一只白色的小猴子!
那一天,他又在附近闷闷不乐地畅游,就听到头顶似乎有异常的声音。无支祁条件反射似的抬头看了一眼——果然又是一块绕着草绳的大石头……他忍不住向水面伸出愤怒的拳头:“喂!你们无聊不无聊啊!这种事情用得着一而再地做?这不是逼我浪费宝贵的‘避水丹’嘛?!”
“为什么给我?”女孩子有些莫名其妙。
无支祁的思绪似乎飘到很远的地方,目光也仿佛迷失在高高的夜空里:“因为她只有一个愿望,所以,哪怕一次也好,无论如何也想和她在阳光下漫步……”
“你的理由倒是很感人啊。”两个淡淡的身影出现在无支祁面前。
女孩子更加莫名其妙,“我为什么要来探望你?”
小猴子好像听懂了她的话,使劲眨巴漆黑的大眼睛,似乎努力想说什么。
这个铁一般的事实让阎罗大王除了叹气不知该说什么,于是他只能又发出一声长长的闷叹。
他刚扭身打算去救人,就听到一声清脆的招呼:“无支祁大人!别来无恙吗?”
可是就在他无意回头的时候——我的妈呀(这是无支祁当时的口头禅)!石头上竟然绑着一个女人!
阎罗大王又叹口气,“也就是一个大过而已。把他抓回来,他再多跑几次,天帝得给我记多少过还不一定呢……”
无支祁愣了,“露珠,你知不知道你很傻?以后无论有多大的病痛,草药都不能为你治愈,而且因为孟婆汤对你无效,这些痛苦的回忆会伴随你生生世世!要是散木琉璃的利大于弊,我早就吃了!”
露珠装作什么也没听到,温和地笑了笑。
阎罗大王的第三秘书紫夷皱着眉头发表意见:“无支祁可是水神啊!万一他跑到哪个江河湖海里,搅闹一通,人间岂不是要遭殃?上次他把河水改道,害五千多户人家流离失所……”(看来天帝判他面壁思过也不是没道理……)
……
花猫打量着他,建议道:“反正这样溜达也挺没意思,不如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好像很有趣!”
虽然知道他这是明知故问,可骐轮不敢不回答,于是心惊胆战地小声说:“逃跑的一共有四个:白面金毛九尾狐灵雪艳,七头三尾蛇炯天高,双角黑翼天马岚金督,还有、还有……自称是‘逃离地狱专家’(简称‘逃狱专家’)的……无支祁(说这个名字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压低了颤抖的声音)……炯天高和岚金hetushu.com.com督已经被抓回来,灵雪艳落网也只是弹指间的问题……”
年轻人立刻满面笑容道歉:“对不起啊,猫兄!”
无支祁立刻递过手里那张纸,虔诚地问:“不知猫兄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无支祁打个哈欠,摇摇头,“我不喜欢你修的那条水道——风景太差!没别的事我要回家了。”
露珠的笑容仍是那么美丽,她说:“虽然大人没有认出我,但是,我真高兴!你为了我,一次又一次从地狱逃脱……”
女孩子瞪圆了眼睛,惊诧地捂上嘴,才没叫出声。不过她鼻子一抽,开始嚎啕大哭:“哇——”
无支祁也很令人佩服——这两天两夜来,他就绕着这个女孩子游来游去,一边恨恨地发表见解:“一个人类的女孩子,竟然敢这么评价我?!告诉你,上次泷川龙王来给他女儿提亲,我还没看上呢!本神的干妈可是常羲女神——就是那个无尚伟大的常羲女神啊!”
那时候,男女的感情很简单——如果一个女人愿意在离开两年之后,抛开她的世界回到这个不属于她的地方,她的心意如何,不言自明。
——阎罗宝殿——
经过两年的别离,露珠似乎比当日那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女孩子更加成熟明艳。她艰难地挥了挥被束缚的手,开心地笑着说:“说来话长啊——先帮我解开绳子好不好?”
无支祁开朗地笑起来,口气中不乏得意:“哈哈哈……我可是年少英俊、聪明绝伦的无支祁呀!”
妙莹小心翼翼把文件夹放在桌上,溜到一边。
无支祁还真是有些好奇,于是真的回头看了看。
“那可不行!好不容易把你抓住了!”夏禹昂首挺胸,大义凛然地说:“你就认命吧!要是实在不认命,就当是为天下苍生做贡献吧!”
“张——大——福!”无支祁惊诧地张大了嘴巴:“——这么好的名字你也敢用?不怕鬼嫉妒吗?他们可是特别爱嫉妒人!”
“喂!这是干什么?你拿的是什么鬼东西?”无支祁慌张起来。
无支祁在这个铁一般的事实面前,无可奈何地垂下头,轻声嘀咕:“我也想找新一点的档案,可是偏偏被黑白无常外借!我时间有限,只能用这个凑合……不过她的灵魂给人的感觉应该差不多,尤其像猫兄这么感觉敏锐,识字又多,应该能很容易找到吧?你来帮忙好不好?我不会亏待你的!”
“啊嗬嗬嗬……那个笨笨的阎罗大王,实在太小看我了!他不告诉我露珠会变成什么,一定是怕我知道之后又逃走。这么说,露珠一定是变成了——猴子!这么简单的推理,怎么能难倒我?啊嗬嗬嗬……在山里找一只猴子可比在城市里找人容易多了!简直是天赐良机!我怎么能错过?!我可是大名鼎鼎的无支祁呀!”
花猫稳稳地落在他身边,追问:“这个女的,她是谁?”
在“姓名”那一栏里,“无支祁”三个字前面,新添了一行潦草的手书:“年少英俊,聪明绝伦”,让本来已经被胡写乱画满了的档案更加混乱。上面都是“英明神武”“万夫不敌”“才高八斗”……之类的涂鸦。
“什……么……”阎罗大王气得浑身发抖,要不是他的三大秘书在一旁拖着拦着,他真想用水晶球把面前这个没用的骐轮砸到魂飞魄散。“无支祁……又逃走了?!!!”
露珠呵呵笑着回答:“因为部落里的长老认为我是神奇的人,所以这次要把我扔到火山口里,献给火山的神。我想,火山的神未必像无支祁大人这么亲切,所以就偷偷跑来啦!我怕沉不到水底,才让弟弟给我绑了那么大的石头!——无支祁大人这么聪明灵活,应该不会被砸到吧?”
“这可是我的第三大收藏——复生丹!用在你身上真浪费!”无支祁用鼻子哼了一声,“本神只是想好好教育你,矫正你的审美观。既然你这么不情愿,回家去吧!以后别后悔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忽然,头顶又传来巨大的声响。
后来的某一天,露珠去水道里找新鲜的莲藕——无支祁最喜欢的零食。她离开就再没回来。无支祁知道,他们分别的日子到了……
“猫兄,在你看来,我不英俊?”无支祁很委屈地嘀咕。
很快,露珠被无支祁请到了自己的“小小水晶宫”,吃着新鲜的莲藕聊天。
无支祁对花猫崇拜得五体投地,连连称是,立刻轻盈地从树梢跳下。
猫咪打个哈欠,“凑合着过吧!总比叫‘野猫甲’强一点。而且,鬼好像看不上我这个名字……我今年十七岁了,很罕见吧?”
骐轮有些委屈地抱怨:“这有什么办法?看管十六层的小鬼,智商和无支祁实在差太多……”
“无支祁……偷走一份档案……”
但那女孩子的精力真是充沛得怕人。她就那样坐在石头上嚎啕大哭了两天两夜……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