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白芍

作者:海青拿天鹅
白芍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这话出来,女子们都咯咯地笑起来,有几人还红了脸。
“你说有几件事禀报,还有何事?”我问。
熊三是柴房里的杂役,他姓熊,也真的是就是一只熊。
“可不是。”另一人说:“不想琼池边上这么热闹,我走得腿也瘸了。”另一人笑着说。
“那为何子螭的昆仑璧一直好端端的?”
一阵噼啪的声音隐隐传来,似乎有谁在劈柴。我讶然,原以为店里的人都去了阿康和阿萝的婚宴,还有人没走么?
问话的人听他这么说,叹了声:“昆仑璧可是天庭信物,握有昆仑璧才能掌握天庭,这……”
阿萝望着罗言,委屈道:“我等听说公子回来了,都想来看一眼,管事净来凶人。”
“句龙已死的说法一早就有了。”对坐的人缓缓道:“你未听说千年前那场天裂之后,有许多人看到了九色巨虹?且那以后,句龙再未出现,何解?不过是因为子螭那昆仑璧还好端端的,他不说话,谁敢质疑?”
“都是些少年心性,公子莫怪。”只听罗言道。
“怎么了?”一人盯着熊三,脸上横肉冷笑:“这堂堂一间大食肆,在琼州也是名声响亮,不想竟匿着这般妖物!”
“神君句龙?”一人吃惊地说:“如何见得?”
“十余年能恢复成这样也算不错呢。须知我上回来琼池之时,正是洪水刚过。那个惨,方圆五里不见人。唉,千年一遇,也真猛。”
才行两步,突然,一个洪亮的声音从堂后传来:“公子!”
罗言正要再说,我走上前去:“罗言。”
我回过神来,笑笑。旁边的水壶“咕咕”地冒着白汽,我把茶末倒入壶中。
我让还在滔滔不绝说着账目的罗言停下,离开柜台,朝那二人走去。
我看去,那两个喝酒的人已经站了起来,看着熊三,满面酒气的hetushu•com.com脸上露着精光。
那两人却不走,一人作揖笑道:“这位店主人,我等知晓贵店打烊,只是此地实在热闹,我等想讨口水喝,转了许多家,门口连站的地方都没有。店主人就让我二人歇息片刻,喝口水酒就走。”说着,那人从囊中取出一串铜子,足有五十钱。
“罗言,”我瞥了瞥他:“我不是早说过,你未卖身于我,不必小人小人说个不停。”
“可不是。”那人双眼发亮:“你说,没了昆仑璧,神君又如何?”
女子们皆答应,向我一礼,乖乖地离开了。
这就是父母之心么?我望着面前,唇角微微弯起,只觉烛光耀眼……
我颔首,正要在说话,这时,忽然听到店里的大堂上有些声音传来,似乎是罗言在招呼客人。
阿萝几人脸上回复笑意,一人道:“公子还那么年轻哩!”
罗言见我这般,只好引他们落座,斟上酒水。
同样的话他说过许多回,我扫他一眼,继续饮茶。
婚礼三日后,阿萝依礼归宁。在堂上行礼之后,子弟们都起哄,说要到他们的新居里去。我看众人兴致高的很,索性放他们一日的假,打烊休息。
子弟们高兴得不得了,收拾过后,蜂拥地随着阿康和阿萝到他们新居里去了。
另一人说:“昆仑璧知道么?”
我不禁微笑,似乎感受到我心中所想,面前几朵芍药忽而将花瓣舒展得更开。
自从浮山之后,我对这些人就没了好感,凡与他们有关,一律回避。方才他们进来时一副普通的旅人打扮,我没在意,听着他们谈话才发觉他们身份。原想着开门做生意,是我自己放他们进来的,喝过酒就算了。不想这二人言语愈发猥琐,真让人给不起脸来。
“小人知道了。”罗言道。
“这我可就不和图书晓了。”对坐的人哼笑一声:“子螭是神君,天知道他有什么厉害的法术。这回补天是子螭补的,只怕是补天过后他精力不济,维系昆仑璧的神力弱了,这才露了马脚。”
灾祸之年也连累了许多兽类。熊三是我在森林里见到的,当时他跟另一只熊妖争食不过,身受重伤。我将它治好之后,熊三就一直说要报恩,跟着我回到了云来阁。
熊三摇头,指指身后垒得山一样高的木头,道:“早晨才来了薪柴,要赶紧劈好。”
“二位公台,怎么了?”罗言诧异地问。
熊三应了声,正转身离开,这时,却听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慢着!”
“小人今日就遣人去办。” 罗言颔首答应。停了停,他看看我,道:“还有一事,万琼楼上月又遣人来问,仍说要盘下云来阁,公子看……”
我看着那仍在晃动的竹帘,心里却一阵警觉。说我不会老么……虽然是溢美之词,但是这样下去不行。这张脸几十年如一日不变,总会教人生疑。我思索着,也许下回露面该加点皱纹什么的才好。
我看去,只见熊三提着两只桶走过来,道:“我要到山里取泉水,可要替你那些芍药花也取些来?”
我望去,只见几个女子挤在门口,当前一人,笑意盈盈地望着我,正是阿萝。
我回到来,阿康和阿萝的婚事也很快定下,六礼办得有模有样。
我离开小院,循着那声音走去。到了庖厨所在的院子,只见一个魁梧的身影立在院中劈柴,我了然,原来是熊三。
“这般无礼成何体统,还不快出去。”罗言冷着脸道。
店里登时冷清下来。
我点点头:“好,取些来。”
他脸上浮着醉意,笑着说:“我们师尊可说了,当今天庭之上,下界仙人最多。既神界管不得事,那位子hetushu•com•com也可……”
不过熊三到底出身山林野兽, 虽能做活,却不擅长与人交往,说话冷冰冰的。弟子们对他又敬又怕,相处不来。
茶香在壶中四溢开来,我拿起壶,将我和罗言面前的茶盏斟上。
一壶茶二十文,这样好的生意不做才怪。我心里暗笑,想起罗言昨日说要给我看账本,转身走到柜台前去。
“不如上回猛。我看过门中师尊留下的笔记,上个千年,洪水可把京城都淹了。”
我也微笑,正容道:“我正与管事议事,尔等且下去,不可误了工。”
他回头看到我,忙行礼:“公子,这二位……”
我哪里也不想去,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我的住处是一幢小楼,面前像老宅里一样种满了白芍药。天气已经热了,别处的芍药早就凋谢,我这院子里却仍开得绚烂。阵风吹过,清香满院。看着洁白的花朵恣意绽放在绿油油的枝头,我心平气和,从花园中间辟出的小径走过,将那些花朵细看。
我听了,道:“我亦有此意。可遣人打听了那家主人去处,将屋宅买下来。”
万琼楼是这琼池边上最豪奢的食肆之一。
几名女子被这一喝,都缩了一下。
“你的意思……”
他们不是方士就是修仙之人。
新皇继位,至今已经十余年。水灾后,民生惨淡,新皇令免赋税五年,奖励开荒和水利。休养生息至今,已重现生机。这些都是我在外游历时看在眼里的,琼池乃名胜,如今下本钱扩建,亏不了。
我看看罗言发青的脸,又看看阿萝她们,笑了笑,对阿萝道:“现在看到了,如何?”
说是之一,乃是因为去年新开了一个斛珠居,也有建造精美高楼亭台和优伶献艺,且后来居上,拉走了不少万琼楼的食客。万琼楼当然不服气,就打起了云来阁https://www•hetushu•com•com的主意。从去年十月开始,万琼楼就不停地遣人来说要盘下云来阁。这边坚决不应,他们竟让市井中的闲人来闹事,幸而被罗言识破,把他们赶走了。
“果真?啧啧!”
“终于坐下来了,可真累人。”那二人说话的声音传来,只听一人叹道。
只见那二人仍对坐饮酒,聊得入港。
“无事,若再使那些低劣的手段,就让熊三再把他们扔出去。”我说着,把佐料加入茶汤里,慢慢搅拌:“这些事你以后不必理会。”
对坐那人神秘地笑了笑,不说话。
我冷笑。
阿康在云来阁的后巷里租了一个小小的宅院作为新居,月余之后,二人举行婚礼,阿萝乘着牛车离开了云来阁,由阿康接到新居里去了。
“我山门中登仙的师祖上月显灵了,我师尊被召了去随宴,回来就给我等捎了消息,说子螭的昆仑璧已经许久未见了。”
“熊三。”我走过去打招呼。
“哦?”那人想了想 :“却又如何?”
“啧什么,还有更惨的。我听说,神君句龙上个千年可就死了。”
“啧,你想啊,昆仑璧这般重要之物,句龙子螭历来佩在身上。这许久不见佩戴,便说明那昆仑璧出了事。神君与昆仑璧相连,一位神君若死去,他那昆仑璧必然碎裂;而两半昆仑璧亦是一体,一半碎裂,必然殃及另一半。你说,你若是子螭,若你那昆仑璧碎裂了,你怎么办?”
二人闻言大喜,向我施礼:“多谢这位公子!”
我的心似被什么触了一下,抬起眼来。
“……阿芍同那花一般美呢。”那个温婉的声音又回响在脑海。
到了堂上,只见罗言正拱手作揖,面前,两人风尘仆仆,浑身旅人打扮。
我看着他,问:“今日放假,不回山里么?”
罗言微笑,清秀的  脸上浮起些赧然,道:“小和*图*书人明白,只是受公子多年恩惠,礼不可废。”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那笑容落在我眼中,心底一阵厌恶。
“我已知晓。”我含笑道,看看那二人,又看看那手里的钱,对罗言道:“些许方便,无甚难处。请二位公台落座,上一壶酒。”
那人恍然大悟:“所以子螭就不再佩戴了。”说着,他又疑惑:“那子螭的神力……”
我笑笑,向罗言挥挥手。
“两位公台,小店今日打烊,着实不便招待,还请移步。”罗言和气地说。
忽然想到从前那人,我问他,这么多事做也做不完,为何不干脆像子螭说的那样分给仙官们,自己也好逍遥。那人却笑,说重任一旦在身,就会有了些父母的怜悯关切之心,想放也放不下。
他很听话,我不让他变身吓人,他就不变身,一直是人形。虽然长得比常人高大太多,熊三干起活来却很卖力,多粗多重的木料,他一掌下去,即刻变成细柴。也正是这个原因,我把他留了下来。云来阁全是孤弱之人,来些寻衅的还真不好对付,熊三可是上好的戍卫人选。事实也确实如此,上回万琼楼找的人来滋事,熊三二话不说,直接把那些人扔了出去。
“知道啊。”
“可我又不明白了。”那人说:“既然句龙死在千年之前,怎无人发觉?”
客人?我心中诧异,转身走向那边。
罗言做傧相,我做主人,看着新人向我行礼,心里竟有了些情不自禁的感慨,眼睛里微微发热。
罗言忙道:“是这样。近来人客多了许多,总不够案席招待,小人寻思着可否扩充店面?旁边那屋宅破旧,想来主人也不愿住了。”
熊三回头看到是我,停下手中的活,一边用脱下的短褐擦汗一边走过来:“公子。”
罗言见状,招待过那两人,也连忙走了过来,把账本翻好,指着条目对我交代。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