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水乡闲情

作者:喝风吸雨
水乡闲情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百零四章 方子

第四百零四章 方子

关羽道:“藏什么藏,上大学的时候在学校大澡堂子谁没见过谁?自卑啊?”
顾老头回过神来,庄重的把药材包好,然后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本书,从书上直接撕下了两页。
正泡着呢,突然间卫生间的门开了,原本他以为是倪熙,谁知道进来的是关羽。
“不过也可能是没办法,这老头病入膏盲了”。
颜良冲着顾老头说道:“要不要到我家去坐坐?”
“要不,咱们找个时间试试方子?”关羽觉得这方子要是有用的话,那就太好了。
谷倆
颜良想这活也太简单了。
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问道:“什么方子?”
“还有什么功效?只有这个你肯定不会去的,你什么人我不知道么?”关羽追问道。
“听说还能壮阳吧”颜良道。
颜良瞅了他一眼:“老头自己都没有配过,你说你敢试?”
院子里的人也多,除了颜良自家人之外,还有关羽家的五口子。
“不是说好了去救人的么,怎么又跟顾老先生采药去了”倪熙来到颜良的身边,拿起了搓澡巾给颜良擦起手臂来。
递给了颜良:“这是给你的报酬”。
“还有起死回生这种方子?”
“这就是?”颜良问道。
顾老头点了点头:“嗯, 这就是, 除了采的几味, 剩下的中药材店都很容易买的到,你抓了药之后,按着这上面的方法泡制出来便可以了”。
“不去了, 我还是赶回家里去,好多事情等着我呢”顾老头说完冲着颜良摆了一下手,便扭头一步一步和-图-书的向着村口走去。
颜良还没有说话呢,狗子的声音从脑子里冒了出来:我要弄死他!
顾老头现在也没有心情去颜良家里坐一坐,他的内心早就急不可待的想回家配药去了。
颜良接过了两页纸,发现上面是一些手画的草药图,还别说看这模样还真是自己采的那几味。
“狗子,我有没有中毒?”颜良问道。
这些日子可把倪熙给担心死了,还联系不上,原本以为几天前就该回来了,谁知道一拖拖了快一周半的时间。
看颜良的表情,关羽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这时候颜良一下子有点明白了,自己上来的时候为什么老头要问自己有没有事了,那里面一准没什么好东西。
颜良望着狗子说道:“我去,可以啊,都会用成语了。不过你说他病入膏盲了是不是真的,看起来不像啊?”
这时候倪熙进得屋来,听到了这一句,笑道:“放心吧,你们就算是有点什么我也当不知道好了”。
“要不刘诚怎么样?”关羽眼珠子一转。
颜良道:“你也净想好事,这玩意要是真的行,那你知道能赚多少钱?老头凭什么把这一条发财的路子给我?”
说着颜良和关羽的父母打了声招呼便往屋里走,把东西扔在了地上,颜良便迫不急待的进了房间里,也没有拿换洗的衣服,直接扒了身上的衣服进了浴室,放了一浴缸的热水,美滋滋的泡了起来。
“算了,既然没事,老头又命不久我便放他一马”颜良说完带着狗子回了家和_图_书
狗子说道:“你中个屁的毒,好好的呢。你们人类有句话,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最少也得百二十岁的才能送走你,可怜了你的孙子重孙子,受苦了”。
对啊,颜良也不知道老头给没有给自己配过,指不定人家儿子就是用药生下来的呢。
颜良只得说道:“我这不就是觉得好玩,新奇嘛”。
颜良望着顾老头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扭头想回家,突然间脑子里灵光一闪。
狗子明白颜良想的,张口道:“你我知道,但那老头不知道啊,他可能下去的时候便觉得不妥了,于是便上来了,你说遇到这事他敢让他自己的孙子过来冒险?也就是逮住了你,要不然的话,他估计是不敢下去的”。
颜良说道:“没事,跟顾老头进了老林子长长见识去了,不和你说了,我去洗个澡,这些日子喝冰卧雪的,身上都快长虫子了”。
颜良笑道:“这话让他们俩知道,一准要剥了你的皮。你觉得他们俩比你傻多少?”
颜良也没有隐瞒,老头说的天花乱坠的,颜良好好一个人哪里了敢试啊,他没病没灾的,干什么给自己乱用药。
关羽道:“那个老头给了你什么好处,居然你乐意陪他走一遭?”
这就是颜良假客气了,他一点也不想顾老头去自己家里坐。
“你怎么才回来?”
关羽这小子到了灵活,让过了颜良伸出来的手,一下子跑开了。
倪熙见关羽走了,自己走了进来。
颜良这下不乐意,伸手要抓关羽和*图*书
“有没有感觉有什么不舒服?”顾老头问道。
弄的颜良都有点奇怪,张口问道:“用的着看这么久么?拿回去慢慢看, 不行的话下次再来好了”。
还真是这样,颜良现在生活很满意,无论是村里还是家里都没什么让他添堵的事情,虽然爱极了这样的生活,但是人的本性就是这样,遇不到还罢了,遇到这么好玩的事情,颜良觉得又没什么危险,自然要参与一下。
“那你为什么要?”关羽有点闹不明白了。
一路上两人也没什么好说的,非常顺利的到了湖洼村。
顾老头接过了药,托在手上仔细的看了很久。
顾老头一听,立刻像是被电了一般,飞快的缩回了手:“不行,这东西你看不得”。
其实他看了也看不懂,人家本就是一本医药书,他颜良哪里能懂,不过是好奇心使然,人家不给他也就不看了。
“滚一边去,快点给我出去,要不然人家以为我们俩有什么呢”颜良气乐了。
“那到没有”顾老头说道。
狗子道:“你当然看不出来,他如果不治的话估计没有几天了,要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叫你过去帮他采这药”。
“小气鬼”。
拍着大腿道:“特么的,这老头太奸了~!”
颜良听了翻了一下白眼:“找谁试?你没事端给人一碗中药,谁脑子有大坑喝下去?”
“他自己急病乱投医罢了,就算是药有用的话,也不过拖延一些时间,想活个一年估计都难,不是病而是身子耗干了,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和-图-书了,什么样的药都难救他”狗子说道。
看到颜良进了屋,倪熙立刻走上来问道。
“喂,你小子进来干什么?”颜良抓起了旁边的毛巾想挡住自己的重点部位。
颜良道:“我哪里知道真假,又没有试过”。
“实在不行的话周双喜也可以”。
关羽一听说道:“那特么的是好东西啊”。
这问题把颜良给问懵了。
关羽捋起了袖子:“我给你来搓个背好了”。
颜良一听,立刻有点后悔了,像是这种起死回升的方子那可比给自己的好玩多了。
他自己凭本事两儿子,再来个儿子他真觉得没有必要了,有个闺女无所谓,再来个儿子那他可就真的头疼了。
颜良回了一句不许,狗子便没声了。
“你看,你也不知道吧?指不定就管用呢”关羽说道。
颜良也没有多问,直接把两页纸揣进了怀里,然后便盯上了老头剩下的那一册:“书借我看看?”
颜良道:“那也不应该啊”。
颜良迷糊了,张口问道:“我该有不舒服么?”
“别扯了,你让我安心泡个澡”颜良说道。
“你进去是没危险,他孙子估计就得扔在那儿了,洞里面没毒,但是有迷魂的气体加上空气薄,一般人进去没多久就会晕过去,四肢乏力,要不然老头为什么不找自家人”狗子说道。
听说自己没中毒,颜良有点想不明白了,张口问道:“没什么危险的事,顾老头为什么不让他孙子干,找我还给了个方子,多赔啊”。
颜良有点吃惊了,觉得关羽这小子跟站在旁www•hetushu•com•com边似的。
颜良想着不就是晕一下么,有什么了不起的直接拉上来就是了,以现在的科技拉个人上来很难么?
如果中了毒的话,颜良一准追上去按住了顾老头打一顿,他才不在乎什么方子呢,命要是有危险要方子有个屁用。
颜良也没有当回事,把采上来的药递给了顾老头:“喏,你要的”。
“你怎么知道他没有配过?”关羽问道。
两人的事情都完成了,转头回家吧。
“什么好处,什么都没有!”颜良瞟了一眼关羽。
“要不这样吧,咱们先拿狗试试,就你们家狗子,整天拉着个老脸的,给他先用用”关羽说道。
“过来干什么?”颜良问道。
颜良嘟囔了两声,便不再要看了。
“我是怕你自卑”颜良一想也是,别说这货了,哥仨谁不知道谁,相当初上大学的时候,一洗澡的时候满眼都是光腚,谁也没觉得不好意思。
颜良道:“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方子,就是说用了这方子可以生儿子”。
“还真有?”关羽睁大了眼睛。
到了院子里发现那叫一个热闹啊,院子里有一只刚扎好的花船架子,架子是好了,就剩下往上面缝东西了。
“我去,真的假的?”关羽有点挠头。
关羽很笃定的说道:“不可能,要是没有好处,你小子乐意陪他白跑一趟?打死我都不信,肯定是给了你什么好处,那老头是个医生,不会给了你什么养生的方子了吧,拿出来给哥们看看,不要你的,我就是看看!”。
看到颜良面色红润的上来,顾老头有点奇怪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