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水乡闲情

作者:喝风吸雨
水乡闲情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四百零二章 好奇

第四百零二章 好奇

顾老头似乎猜到了颜良心中正想什么,笑着说道:“我这里有一剂方子,特别好,我觉得你不错,想把这方子传给你,不过能掌握多少那就要看你的造化了,怎么样, 想不想学?”
大家现在都忙,也没什么空聊天,颜良这边和队长说了几句,把东西塞了一些进筒包里,便和顾老头一起和大家告了个别,往山林的深处走。
颜良望着山崖冲着老头子说道:“我说你不会害我吧?”
顾老头说道:“回肯定能回的,不过估计要缺胳膊少腿了,以后再想这么胡乱跑估计是不是行了”。
颜良点了点头:“是,除了我媳妇,别人这么干我都嫌弃”。
“我去,那你还让我采?”颜良觉得现在他想弄死这老头。
颜良心中未免有点不屑,别说颜良了,没看到狗子在旁边都开始撇嘴了么。
“你找了些什么?”颜良见老头只顾着喝了,也不做饭,于是便问道。
顾老头道:“都在袋子里”。
颜良看了一下,这才发现老头脚边摆了个小袋子,拿过来打开来一看,发现里面都是些坚果,什么松塔,野核桃之类的。
“我说顾老爷子,好好的空地方不走,你非得钻林子做什么?”
有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
“这样的才能入药功效才强,放心吧,只要采下来,放个个把钟头毒性就散了大半,以后用手就没事了”顾老头说道。
那心中的小好奇,引的颜良如同猫儿抓一般。
害我?
“这东西吃着好,不是我打不来野和*图*书鸡,只是要下套子,等晚上的时候我下套子,明天早上咱们就能见到荤的了,今天这两顿咱们坚持一下”。
颜良也没有想到顾老头会有这心眼儿,如果知道的话他早就调头走人了,管你什么秘方不秘方的。
颜良可不想和老头共用一个葫芦喝东西,况且老头刚喝过,便递给自己也太不卫生了。
不怕~!
说着示意了一下脚边不远火堆旁边放着的水壶。
顾老头听了笑了笑,然后自己拄着一根树枝做拐杖很快消失在了林子里。
“找柴火你没问题吧?”
不用再救人,一老一少走的到是悠闲了,累了就停下来歇一歇。
“你嫌弃我这个老头子?”顾老头笑着问道。
顾老头也不客气,直接拎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捧起来美滋滋的喝了起来。
两人直接翻过了一座小山包,然后在山脚下的位置找了个地方准备做午饭。
顾老头他到是不担心,这老头一年四季都会进山采药,他们这边也是知道的,如果不是今天离着湖洼村这边近,他们根本就不用通知颜良来做向导。
谷悓
“我带的啊,还能是你带的?想喝的话自己倒”。
说是做饭,颜良真心是不想说了,就是一份普通的坚果饭,用坚果混着大米煮了一锅子你说像粥吧,他还不够稀,你说是饭吧,它又铲不起来。
狗子这时候很着急:跟去看看,跟去看看!
“我说,以您的眼光看那帮子人怎么样?能活着到县医院么?”
hetushu.com.com十来点钟的时候,两人来到了一片崖下,崖不高也不算是太陡。
“你一个人去?”
“时间久么?”颜良问道。
颜良以为老头怎么着也得带只野鸡回来,虽然这些东西属于保护动物,但是在深山老林里,颜良觉得自己可比野鸡金贵多了。
顾老头可不会带着颜良,山林里如何找吃的也是人家顾老头的本事,这技术他准备传给他的儿子,或者是侄子孙子中找一人,传给颜良这个外人那怎么能行。
顾老头听了长叹一声:“我是想传,但是他们的名利心太重,传给他并不是个好事情, 像是现在这样凭着我留下来的几手医术也能混个平平安安,但是这方子交了他,对他来说就是夺命的利刃,所以传他不得,传他不得呀~”。
喝完了牛奶巧克力热茶,老头开始做饭。
依旧是老样子,老头自己挖雪洞,颜良则是裹上了自己的睡袋,拿狗子挡风,只是今夜没有大花,所以风有些大。
“我害你做什么,教你的方子里有这么一味,你要是不采难不成让我上去采?我又用不到!上去的时候注意一点,等会我给你个鹿皮手套,这玩意有巨毒,被它的针划出一道口子,你要疼足一个月”。
颜良道:“这事你放心,等你回来的时候我能把火生到一米高你信不信?”
“这辈子我损失多了去了”颜良喝了一口酒,仅仅一小口然后把扁坏壶的盖子给拧了起来,揣进了怀里。
颜良此刻心道:姓顾的怎么出了俩和*图*书败类,全被自己遇到了。
“你早说啊,早说我带着狗子就去了”颜良有点不屑于顾老头的本事,这也没有比自己强到哪里嘛。
顾老头也没有说什么,作为一个医生他看多了这样的事情,要是每一次都可惜这个,可怜那个,他也不用干这行了。
颜良拿出了怀里的扁壶:“酒?我自己带了一些”。
于是一老一少吃完了饭,休息了约半个小时,烤了烤火后又上路了。
两人站在崖下,顾老头让颜良去山崖上帮他采一株药,药颜良是看到了,长的跟个葱似的,头顶上还顶着一朵紫色的花,这么冷的天还是绿油油的。
想来想去的,颜良也没有拿定主意,是跟这老头去采什么鸟药呢,还是回家过自己的舒服日子。
顾老头回道:“草药长的就是这样的地方,我是来采药的,又不是来旅游的”。
队长看着颜良问道:“你真的要留下来?”
“老先生用一个方子换我陪他几天,我有什么不乐意的?”颜良笑着回了一句,同时伸手把那些看起来跟屎酱一样,还不怎么好吃的东西往自己的包里塞。
不得不说,狗子是个爱热闹的,现在一个热闹摆在眼前, 狗子非常想去。如果是狗子一个, 它早颠颠的去了,但是现在这情况由不得他做主。
天色将黑未黑的时候,两人便找到了晚上过夜的地方。
见颜良要把队长给的东西拿出来,老头说道:“别吃那个了,我给你找点好东西去”。
一想也对,不过颜良并不想张这口,于hetushu.com.com是便冲着顾老头说道:“那你去问问,人家乐不乐意把补给送给咱们”。
顾老头努了一下嘴:“喏,救授队马上坐直升机回去了,他们要那么多的补给干什么,再说了咱们一路上也能找到吃的”。
第二天起来,顾老头昨天晚上下的套,果然逮到了一只野鸡,两人洗吧洗吧,吃了一顿美味的山栗子炖鸡,祭完了五脏庙这才重新上了路。
他有狗子在身畔,就老头山林里生存的这点本事,他哪里能看的上眼。
“怎么?我一个人进山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你去找些柴来,等我回来的时候便可以生火了”顾老头说道。
颜良一想四五天的时间还行,不过想起来自己带的补给不多,于是便又道:“怕是我带的东西不多,这天气撑不了四五天”。
有些人的病是老天给的,这没办法,但是有些人的事是自己作的,你让顾老头怎么想。
“来一口!”顾老头递过来一个小葫芦。
因此,等顾老头从林子里回来的时候,颜良不光是把火给生了起来,还端起了热水,泡起了一杯浓浓的牛奶巧克力,捧在手上美美的喝着。
顾老头看了一眼颜良,扔下一句小滑头,便冲着队长走了过去。
老头一提,他又想起来了救的那些人。
没一会儿,顾老头便示意颜表过来拿东西。
顾老头原先还有点生气,不过听到颜良这么一说居然笑了,收起了葫芦:“不喝是你的损失”。
颜良听了眨巴了一下眼睛,想了一会儿便道:“天下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你https://m.hetushu.com.com自己也是儿孙满堂的,好方子不传给儿孙传给我?”
这话要是出去说一准有人指着颜良的鼻子说什么冷血之类的,但是颜良就这么想的啊,自已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大冷天的一帮人跑到老林子里,那你不是给别人添麻烦么,要不是他们作妖,自己还在家里蹲着暖气,吃西水果呢,为什么要跑到这冰天雪地里来。
“那到是你是造化了,顾老先生的医术这附近谁人不知,就算是省城都有人过来求医”队长居然有点羡慕颜良了。
“你那酒和我这葫芦里的不一样,我这里加了草药的,暖身还去了酒的燥气,不伤内腑,比酒好太多了”顾老头把葫芦晃了晃。
顾老头说道:“也就四五天的时间”。
“全素啊?”
颜良想回家,但是现在这么个事情摆在了他的面前,他心里好奇啊,什么东西传给儿孙都是害人,反面要传给自己,莫不是这糟老头子想害自己?
找柴,颜良干起来自然没有问题,很快就找到了一些柴火,有些是有点湿气,不过放到引好的火堆旁边烘一下,便很快可以用了。
“算了,我还是喝我的吧”。
“也算是好事,不给别人添麻烦”颜良说道。
顾老头很奇怪:“这哪里来的?”
很快,颜良便发现这老头根本就不走好路,净捡着难走的路走。
休息了一会儿,老头带着颜良继续起程。
顾老头不想搭理颜良了,于是一老一八带着一条狗就这么默不作声。
也没什么好抱怨的,这里不是自家的小院,也没有温室可以用,将就着吃吧。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