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水乡闲情

作者:喝风吸雨
水乡闲情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五十七章 方案

第三百五十七章 方案

不得不说,吴为山的口才很好,很快便把大多数人给说动了。
不说别的,只说这些日子,湖洼村的光棍们谁家没有媒婆上门说亲?
要是没这矿,哪家没塘子的人家娶媳妇不得折腾一层皮,要不然这彩礼哪来?
大家伙谈的事情那肯定不能是别的,都是吴为山这次过来做什么。
说亲定亲快到让人发指,以前傲矫的小姑娘现在也不摆架子了。
乡亲们只是笑,愣是不接话,都在等着吴为山说事呢。
还有就是,随着往里越挖越深,危险性也就越大,因为现在几条矿脉明显的往大山那边去了,而且像是斜着往下钻的。
又有人问道。
有人会说石头挖光了,东南面的塘子不是就出来了么。
原本按理说,上面的人走了,湖洼村这边也该自己选带头人了,但是现在这情况,一时半会儿乡里县里也不好做决定,所以这些日子,湖洼村带头人的位置便空了下来。
人群中响起了一阵笑声。
“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到会议室里开会吧?”
人群中又响起了一声很不顾全大局,并且觉悟不高的声音。
见人都到齐了,吴为山笑着冲大家伙说道:“大家伙这几个月发财了吧?一个个脸色比我离开的时候可红润多了”。
嘿嘿嘿!
湖洼村的乡亲们不在意吕庆伟的情况,但是吴为山却知道,这人是傻到了家了。如果这事让他来办,他一准不会是想着找一帮老板过来m•hetushu.com•com吃独食。
来到村委会的门口,和一众叔伯爷爷辈的打了声招呼,颜良便找了个地方蹲了下来。
这下顿时大部分人都沉默了。
猜到吴为山的目的了,但是不知道上面准备怎么解决这事。
“给编制是不可能的!上面的意思是,由上头和县里成立公司,你们村也算上股份,除了这些之外,上面也会出钱整饬一下鱼塘,等着挖通了,那边的鱼塘也要规整,你们也不用我说,知道这塘子要是弄好了,便是一门细水长流的生意……”。
吴为山道:“你跟我扯这个?还老朱家满清,这两家要是知道这东西,我就问湖洼村守的住?”
“谁又不嫌钱咬手”颜道寻笑道:“不过我觉得上面的条件大体还不错,现在矿是好采,但是以后这矿就不行了,太危险,按村里这么一直往下干,那是要死人的”。
仅仅几个月的时间,石头价格直线上涨,现在谁家手里没个几十万的?
钱玉珍道:“要我说啊,拿去了也好,现在弄的每家一进屋都是砂轮声,再说了这些日子大家也挣了不少钱了吧”。
吴为山看了一下手上的表,冲着湖洼村的老人们笑着说道。
“我们祖宗在这边怎么说也住了四五百年,有记载从明中一直到现在,老朱家天下的时候,老朱家没有说这东西不是我们的,鞑子满清来的时候也没说这些就是他们的,怎么着这些https://m.hetushu.com.com东西现在就不是咱们的了?这矿我们祖上可采过”。
这话说的大家深有同感,这么说吧,湖洼村的乡亲们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天钱会像是水一样流进自己的口袋里。
“矿不是个人的,也不是湖洼村的”吴为山望了发话的人一眼后,便幽幽说道。
以后那可就是矿洞了。
几百口子闹起来,你吕庆伟准备打打杀杀?
要是乡亲们出了什么事,要手上的钱又有什么用呢?人都没了,钱也就是纸罢了。
现在办公室里是吴为山和村里的几个老长辈,至于吕庆伟,一个多月前就调走了,就算是没有调走,这人也不好意思在湖洼村出现了。
而湖洼村也没有人记得这位前村长了。
“行了,吴主任,你也别绕了,把事情说出来我们听听”二爷爷接过了话头。
不光是几十万,谁家又没有藏着几块上好的料子?谈到钱的时候就没有傻人,现在谁都明白,好料子握在手中,比换成钱要好多了。
吴为山也不着急,他也明白善财难舍的道理,对于给乡亲们做工作,吴为山的经验条几乎是拉满了。
现在刨出来的是个坑,以后随着越挖越深,以后怎么办?
“上面给编制?”
颜良自然是老实的回家了,进屋便把事情和自己的家人们说了一下。
现在这时候弄出点事情来,不用一天全世界都知道了,你吕庆伟有多大的脑袋抗的住这hetushu.com.com事儿。
于是屋里的,屋外的,大家都跟着一起进了会议室。
吴为山在村里干了这么多年,对于乡亲们的脾性摸的是透透的,来的时候他就给领导提了一些要求,为乡亲们讨到了他能讨到最大的好处。
吴为山却不知道,吕庆伟不是蠢,而是太贪了。
吴为山也没有走,而是先去矿场上看了看,然后呢又开始各家各户走动了起来。
吴为山被问的一愣,他还真没有想过这事情,编制当然是不可能的,现在都提政府要过紧日子,裁人还来不急呢,如何还能大把进人。
人群中顿时有人问了一句。
说动心归说动心,但是一下子大家也难以下结论,毕竟这矿就等于印钞机,谁一下子就舍得让人拿走了。
开着船来到了村委会的门口,这才发现别人早就到了,村委会办公室里面坐了长辈,外面或蹲或站着的,是颜树仁这一辈,像颜良这样的小辈也没有几个有资格过来开会的,也就颜良算是蝎子拉屎(独一份)。
“外面都快起了个小集镇了,比我走的时候可热闹多了,居然小饭店都有了”吴为山继续扯道。
吴为山这次明显是有备而来,一下子把棍子敲在了湖洼村乡亲们的七寸上。
要不然他也不会来这里。
颜道寻说道:“我不去,吴为山这次回来肯定是矿的事,你去听了也一样,到时候回来告诉我就成了。还有,遇到你大爷爷他们,和他们说一声,胳膊和*图*书拧不过大腿”。
吴为山道:“这石头你们能挖多久?一年两年,挖完了做什么?”
颜良穿上了拖鞋,一只手拿着个扇子,另外一只手里攥着个排骨,一边啃一边往码头走。
见大家都不说话了,吴为山这边又把矿上的事情摆出来和大家伙说了起来。
再说了就算是进,也不可能进湖洼村这一村人吧。这帮人几乎全是刺头,招进队伍算什么好事啊!
这人觉得自己有点关系,又找了一帮有钱人就想干什么干什么了。
湖洼村可没有这技术,保障乡亲们的安全。现在是没什么大问题,但以后谁能保证就不出问题。
吴为山把自己来的目的和大家说了说。
“这矿上面准备采”吴为山说道。
塘子一整块,那么肯定闹矛盾的,什么你家占了我家的,你家的鱼跑我家来了,这种事情不是以前没有发生过。
颜良听明白了爷爷的意思,嗯了一声,点了点头爬上了自己的船。
这事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商量完的,吴为山这边是把事情说了一下,大家伙聊了半个钟头便散了。
别以为农民就不知道未雨绸缪,村里的老人们早就想过这个事情了,那就是石头开采完了,大家干什么呢。
“那就走吧,事情早说完早了事”三爷爷这边磕了一下烟袋便站了起来。
在这上面吴为山和吕庆伟可不一样。
别说湖洼村的人原本就彪悍,就算是外面的村子,也不可能让你这么干!你在人家的眼皮子下抢和*图*书人家的钱,谁不得轮个锄头找你拼命?
“爷爷,您不去?”颜良看到自家爷爷回来了,于是说了一句。
是的塘子出来了,但是那塘子依旧算是个吐金兽,进去的路不要修?坝体不花钱啊?总不能大家又是一整块塘子拿来用,吃上大锅饭吧。
原本吴为山觉得吕庆伟就是自大了一点,也有点小自负,但是没有想到这人居然是蠢。
的确,挖石头是挣钱,但是也是挣的快钱,就算是吴为山不说,大家也明白这石头要是挖光了大家做什么。
会议室也不大,自然是按着辈份,有些人坐着,有些人站着,没一会功夫把会议室挤的满满当当的。
“有什么好处能比的上这东西挣钱?”人群中又有人低声来了一句。
“凭什么?”
“一回来就跟大家伙叙旧呢,什么口风都没有露”旁边的十七叔冲着颜良来了一句。
整个湖洼村别说到岁数的了,就算是没到岁数的,也有几家孩子娶了媳妇。
现在大家最关心的是,上面会给村子什么的条件。
直接拿走,湖洼村的乡亲们那肯定不乐意,但是大家也都明白,这东西湖洼村自己也守不住,总不能因为这一个矿扯大旗吧,那就是胡扯了。
就算是湖洼村这帮人签字同意了,只要见到矿出来了,那一准要拼命。
吴为山道:“上面的意思是由上面主导开发这些矿,但是对咱们湖洼村也有好处”。
颜良伸头往身后办公室里看了一眼:“吴为山没说什么?”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