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水乡闲情

作者:喝风吸雨
水乡闲情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三百三十四章 关羽的苦

第三百三十四章 关羽的苦

刚想回一句:这么大了怎么还玩这游戏,谁知道转脸一看,发现扔自己的并不是关羽,而是一个约十岁出点头的小男孩。
说着回头带着小跑出了厨房,回屋穿上了外套,戴上帽子,这才重新回到了厨房,拎上了一篮子的东西出了自家的小院。
关羽翻了颜良一眼:“别闹,我现在心里正糟心着呢”。
原本以为关羽这小子正在睡觉,谁想到这小子根本没有睡,正躺在床上刷着手机。
颜良一算,五万多一平,八十多平的房子,也就四百来万,这家人就准备借四百来万,感情这一家人是准备一分钱不掏啊。
“进来”。
“四五十万?”颜良试着说了个数。
颜良也没有办法和一个孩子计较什么,进了屋里便自己把篮子放到了厨房。
院里传来关羽母亲的声音:“哟,小良来了啊,快点进来,大门没有关”。
“在我这里过什么年,他们一家要去魔都,一家要去羊城,正好顺道从我家走一下,说是来看看我爸妈什么的,其实是过来想借钱……”关羽说道。
“他又不是买市中心,买在郊区一点,差不多要五万多一个平方,准备买个八十多平的”关羽道。
现在的商业环境,出了这样的事情能主动道个歉,然后再赔个三瓜两枣的就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情了,最多再送个券什么的。
“我去,人家大新年的要账,你家到好,大新年的过来借钱?”颜良听了笑道。
现在关羽家的客厅里也很热闹,一帮男女开了两桌的麻将,打的那是稀哩哗拉的,打和图书麻将的人颜良一大半都不认识,瞅这模样一准是亲戚。
“小央,对客人礼貌一些”。
说着师娜也伸手拿了一个炸好的萝卜圆子放到嘴里,一边吃一边说道:“一般都是萝卜味太重,直接把肉味给盖住了”。
颜良可没有想到今年关羽家会来这么多的亲戚,不过他对这些也不关心就是了,和关羽的父亲打了个招呼,冲别人点了点头问声好便问关羽哪里去了。
关羽道:“四五十万?后面再添一个零,要借四百来万!”
关羽道:“我爸妈抹不下这个脸。我这边结婚了,郑清就在眼前站着,连个见面礼,红包什么的只字不提,他们到好意思张口借钱”。
“小良,哟,怎么拿这么多东西来。对不住啊,亲戚家的……”关羽的母亲解释了一下,连忙拉着颜良的手进了屋里。
钱玉珍伸手指了一下旁边的竹篮子,竹篮子里是满满当当一篮子的油炸品,光是圆子就有三四种,另外还有十来条油炸鱼,什么油饼啊,油果子之类的自然也不少。
“哎,来了!”颜良听了之后一下子跳了起来,开开心心的往厨房跑了过去。
“行了,我知道怎么办”郑清说着便出了门,留下颜良和关羽哥俩在屋里。
颜良进了屋里,刚脱下了外套便问道:“奶,我妈呢?”
“准备在你这里过年?”颜良问道。
钱玉珍道:“她哪里会蹲在厨房,和倪茜她们带着孩子玩去了”。
拎着篮子站在门口,颜良轻轻扣了一下门环,铜制的门环扣hetushu.com.com上了莲花纹的底,发出清脆的铛铛声。
“喊你来是把这些东西给小羽家里送一些,他父母不一定会做这些”。
像关羽这样赔的,那都是写在讲什么商业信用的书上,就是写给别人看的,作者从来现实中也不干的那种书。
颜良吸了一口凉气,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那就是你炸的过狠了,没有很好的控制好油温,油温要是控制好了,炸出来的圆子萝卜味不会冲的……”。
“怎么回事?”颜良笑着问道。
关羽听了嘿嘿一笑,张口说道:“你知道他们借多少?”
颜良不吭声了,坐在沙发上陪着两位姐夫聊天。
梁显阳和陆启贤两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生意上,不是什么管理就是明年的市场如何,颜良在旁边听的有点无趣。
“在楼上睡觉呢,中午的时候喝的有点多了”关羽的母亲笑着伸手指了一下楼上。
“好香啊,现在炸在是什么圆子?”颜良伸头伸脑的凑到了锅前问道。
都想像的到,关羽的这些亲戚听到了这事心里活动:能赔不相干的人钱,怎么自己这个当亲戚的就不能用用你的钱?
关羽苦笑道:“客人?这帮人是过来借钱的”。
“撵走好了,怎么还这么招待着”颜良轻飘飘的说道。
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小男孩居然团了雪打自己。
上了楼,直奔关羽的卧室,要是以前颜良直接推门进去了,但是现在人家关羽结婚了,进屋那就得敲门了,要不然遇到人家那边搞点什么小浪漫,那就尴尬了。
关羽道:“就是和-图-书亲的才伤人!前面官司的事情打电话过来还骂过我爸妈,现在居然腆着脸上门了,现在这人也真特么太现实了”。
颜良推开门,刚准备抬脚进去,便看到一个雪团子飞了过来,脑袋一歪,身体一斜,颜良躲过了雪团子。
颜良听了笑道:“我上去看看去”。
颜良说着给关羽竖了一根大拇指。
师娜这时候也捧了一下:“叔,我真不是张口胡说啊,您这圆子炸的真好,我回去也试着按你的方法做过,但是就没您炸出来的这个味儿”。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传来了母亲的声音。
颜良笑道:“我就不能来了?”
颜道寻过到孙子的夸奖一脸笑容:“炸了多少年了,哪里是说忘就能忘的”。
在他们的想法中,你的钱已经花不掉了,我过来借钱不是借钱,是帮你花钱的!
嘶!
反正是颜良家里做的,都给备上了。
“亲舅舅?”颜良问道。
“滚蛋,你比我钱多,要不这钱你掏?”关羽望着颜良,有一种想踢起他的冲动。
上楼的时候颜良已经观察过这帮人了,不是颜良以貌取人,这一帮子人没一个像是一年能挣上四五十万的人家,居然一张口就敢问人借上四五百万?这特么不是扯么。
咚咚咚。
颜良听了点了点头,张口道:“我回去穿衣服,马上就给他们家送过去”。
进了厨房,一推开门便嗅到一股圆子的香气。
“你这亲戚”。
“萝卜圆子,来尝一个”钱玉珍说着,伸手拿了一个圆子,放到了颜良的嘴边上。
“什么时候的事hetushu.com.com?”颜良开玩笑问道。
“你怎么来了?”关羽看到颜良挺奇怪的。
颜良看了一下说话的这人,发现约四十岁左右,应该是男孩的母亲,不会是祖母,就这岁数摆着也不可能是祖母。
“你这是富在深山有远亲啊”颜良笑眯眯的走过去拍了拍关羽的肩:“小伙子,现在你也是成功人士了”。
说完自己自动找了个椅子坐下来,张口问道:“不是说你喝醉了么,怎么躲在床上玩手机,家里来了客人也不下去陪一下?”
“亏得我们家没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亲戚!”
颜道寻这边又开始的现场教学。
关羽道:“借个毛线!他们家把老家的房子拆了,都不值五十万。而且你借了他们也不会说你好,只会认为你傻!这拨你要借了几万,那我家今年过年就别想安生了”。
这造型不可能是邻居,因为自家老丈人的朋友没有这样的。
“行,你上去吧”关羽的母亲说道。
“准备借?”
不过转念一想,自家奶奶被亲戚气的事情,好像也没有几年啊。
“说没有不就完了么?”颜良道。
“干爹,干妈!”颜良大声来了一句。
想了一下觉得还是关羽的亲戚牛逼一些,穷成这样了,还敢张口一下借四百来万。
这时候雪地摩托还在,颜良骑上的摩托到了村口,换上了自己的小五菱,一路向着关羽家开了过来。
“我姐也在厨房?”颜良又问了一句。
关羽道:“也不知道谁在老家传的,说是我这边在省城今年赔给别人就赔了一千万,这帮亲戚一听,白给别人都给这么和-图-书多,于是便上门来打秋风了”。
到了关羽家的门口,颜良还没有进门,便听到关羽家院子里传来一阵欢闹声,看样子家里似乎是来了人。
“这是一点么?”颜良笑道。
颜良听到郑清的声音,于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颜良自然知道,这肯定是铺子赔客户的事情传到了关羽的老家,说老实话,像是赔客户这种事情,一般人看关羽肯定是跟看傻子一样。
“小良,小良”。
说完又问道:“那他们家准备拿多少?魔都的房子可不便宜”。
关羽冲着媳妇说道:“你要是不想搭理就别搭理他们”。
颜良有点不好意思,但依旧是张开了嘴,等着奶奶把手中的圆子投进了自己的嘴里,吃了两口又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爷这炸圆子的手艺真的一点也没有撂下,和以前还是一个味儿”。
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冲着扔颜良的男孩来了一句,然后看也不看颜良,就这么站在了屋檐下,跟个桩子似的。
颜良吃完了圆子,捋起袖子说道:“要我干什么?”
“我一个小表弟现在不是在魔都工作么,我二舅一家准备给他在魔都买房子,家里的钱不趁手,便准备从我这里借一点”。
其实颜良不关心这些,不过现在反正也没什么事,听听关羽家的破事也是个乐子不是?
关羽道:“我大舅妈和二舅妈两家子,大大小小的七八口子,昨天上午到的”。
郑清这时候笑着站了起来:“你们哥俩聊,我去下面看看去”。
钱玉珍回道:“你爷正在厨房里炸圆子呢,你妈和你丈母娘在旁边帮忙呢”。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