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水乡闲情

作者:喝风吸雨
水乡闲情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百八十八章 网

第二百八十八章 网

今年开学的时候,学校来了几个新女老师,都是刚从学校毕业的,不过这事能不能成不好说,因为竞争太激烈了。
对于很多地方的人来说,立秋等于告别了夏日,意味着秋高气爽,要考虑一下换上长袖的秋衣,邀上三五个好友去外面浪上一圈,看看秋日的丰美,感受一下田园的乐趣。
“来,喝口茶,已经凉了”。
小院里只剩下颜良一家三口。
颜良把身上的汗衫一脱,抱着儿子站到码头上,两脚甩开了拖鞋,把放在一旁边的内胎踢进了湖水中,然后整个人来了个旱地拨葱平沙落雁式。
最闲的自然是颜良家,母亲周芳芳回了县城,而颜爸也结束了放羊式的生活,奶奶这时也跟着颜道寻一起每日进山放放羊。
“真排队,我到的时候前面还有四十来号人呢,不骗你,我往那边一站,感觉这乡亲比县医院看病还要挤呢”。
旁边的哈哈一副傻大个的模样,说着打死它,这货一点反应也没有,咧着个吓人的大嘴,轻轻的甩着尾巴,扫在地上发出一阵沙沙声。
“放心吧,要是呛着水了,我打死哈哈”颜良笑道。
秋老虎名不虚传。
转头堂弟继续说道:“我原本是不想去的,但我妈非得逼着我去,她想掏这两百块,那我也没有办法,回来的时候还带我骂了一顿,说是我不好好表现,请人家看个电影也好啊什么的,乖乖,几十号人,别说人家姑娘了,我想想脑https://www.hetushu•com.com壳都晕”。
正准备回头呢,耳朵里传来了一阵歌声。
“没风啊!”
“现在外面稍大点的水面都不让捕鱼了,网的确不好卖了”颜良说道。
“可不是么!”
所以说,什么两千万男孩找不到媳妇,这两千万男孩几乎都在农村,越大城市,女孩越多。
正午的太阳很烈,颜良湿裤衩子往上一坐,都觉得一股子热气透过裤衩子烫起了自家的屁股。
颜良拿着网滑入了水中。
立秋
也不对!倪熙还有个班上,白日平时也就是颜良和颜稚爷俩,一个是无业游民,一个是无业游民之子,整天凑在一起傻乐呵。
“良子哥!”
“小妹妹送我的郎呀……!”
相亲这事,颜良大致也知道,农村这边相亲可真不容易,你家里要是条件好还则罢了,要是条件一般,还真不一定找上媳妇,几十个男孩子相一个姑娘那不算是什么新鲜事情。
“行,你去吧!”
说着这小子进了船舱,拎出了一个小渔篓子,打开了上面的草团塞子,递到颜良的面前。
不过对于部分江南地区来说,秋天并不那么有诗意,没有诗也没有远方,因为这时候的太阳似乎是着了魔似的,比夏日还要高炙几分。
“一点也不夸张,我是第四十六个,到了没有一会儿,身后又有十来个小伙子,这还是现在,要是到了春节的时候那更夸张,晚去一点都https://m•hetushu.com•com得等到第二天才能相上亲。而且进去一看,也就三五分钟的时间,然后人家姑娘没话说,你也就出来了,就这一趟两百块!”
“这哪里捕的?”颜良问道。
“上个月我哥贩网,弄了几十条网,最后连一半都没有卖出去,愣是亏了四千多块钱。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现在到处禁捕,他还贩网,这下好了全都折在手上了”。
颜良很狗腿的来了一句,说话的同时拎起了大壶,斟了一小杯茶递给了媳妇。
听了堂弟的话,颜良不由笑了起来:“有这么夸张么?”
听着堂弟讲着相亲的事情,小伙子口才不错,说的颜良一个劲的乐呵。
颜良开始沿着湖岸的阴凉地游,哈哈则是背着小稚跟在一旁,一直游了四五百米,回头望倪熙都有点糊的时候,颜良这才停了下来。
“鱼你自己留着吧,你那网借我用一下”颜良说道。
倪熙接过来轻啜了一口。
摆好了这一切之后,颜良冲着院子里喊了一声,抱着儿子的倪熙走了出来,先把儿子往颜良的手中一放,自己这才施施然的坐到了躺椅上。
轻轻挪了两下,等着热劲过去,颜良才坐实了下来。
“哥,不和你说了,我要回去了,家里等会还要起鱼呢”。
顺着歌声的方向,颜良望去,发现自家的堂弟正摇着小船向自己这边而来。
颜良笑道:“这我就无能为力了,老天爷我可管不着和-图-书”。
“东南面下的网,一网的收获都在这里了”。
“我也正有这想法,你让嫂子帮有相看一下,看看哪个比较好一些?”
小稚什么都比一般的孩子快一些,乡亲们也不觉得奇怪,在他们看来颜良两口子都是大学生,生出来的孩子比普通孩子早慧一些也属正常。
而这时候的空气中往往混着更多的水气,往外一走,回来的时候遍是一身的汗,进屋许久汗也不会干,在蒸发掉了大多数水份之后,一种粘粘的近乎是浆糊一样的感受泛于皮肤的表面。
颜良笑道:“有些孩子说话晚一些也是正常的”。
“什么怎么样?哦,你说相亲的事啊?不怎么样,人家姑娘瞧不上咱,说实话根本就没有怎么瞧。哥,你是不知道,相亲的门口排队”。
午饭过后,颜良搬好了躺椅放到码头的柳树下,旁边摆上一壶凉花茶,花茶的旁边放上两个小果碟子,碟子里面是一些干果。
看到颜良爷俩下了水,哈哈肥肥的身体一扭,四条小短腿一拨愣,大脑袋先入水,然后整个身体跟着陷进水中,最后尾巴消失在水面,整个过程别说是声音了,就连一点水花都没有,水中杀手果然名不虚传。
“得,没有白请人帮忙的,我给嫂子先送点礼!”
倪熙有点不满。
“大稚,大稚,认得叔不?”
“去吧!”躺在椅子上的倪熙把身体往上拱了拱,踢到了脚上的凉鞋,把两只脚踩住了躺椅的下沿。
“小良子hetushu•com•com,茶沏的不错”。
“给媒人的?”颜良问道。
这时候偏偏又是收割的季节,无数的农民走在田间地头,招呼着雇来的收割机顶放倒田里金黄色的庄稼。
“没问题,拿去吧送你了,我家还有呢”。
老话说,眼小距离宽,不是傻子就是憨,很明显哈哈符合这样的标准,两个眼睛整个一东一西,跑步都得半年才见上面,就这么宽的眼距,那肯定是既傻又憨。
颜良游的也有点累了,借着堂弟的手,爬上了湖面坐到了船舷上。
“叔,叔!”
说着,堂弟从舱里拿出了一根竹竿,竹竿上挂着理好的鱼网。
“你小子大太阳都挡不住歌兴,这是怎么啦,相亲成功了?”颜良大声冲着堂弟说道。
“你还有?”颜良接过了网随口问了一句。
颜良爷俩出水,哈哈的大脑袋也在旁边冒了出来。
颜良伸头一看,发现里面都是一指长的小鱼。而且几乎都是小条子鱼,这种鱼手指长,头肚尾几乎是一般大小,别看鱼小除了一条主刺之外全都是肉,味道又鲜美,特别好吃,属于老少皆宜的鱼。
“怎么样?”颜良笑着问自己的堂弟。
“你们家大稚真聪明,这么小说话已经有模有样的了,字吐的也清楚,不像是我哥家的小子,比小稚还要大上俩月呢,一个字都不会说”。
噗通!
听这词儿便知道是女声的调儿,但是唱歌的人却是标准的爷们,声音中宏亮透着粗犷,一首小少妇情怀的歌愣是被唱出了骑m.hetushu.com.com马砍杀的味道。
看到水中的颜良,人家把船摇了过来,冲着颜良伸出了手。
颜良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随手把儿子放在了哈哈的脑袋上,小稚开心的一把揪住了哈哈脑门上的凸起,另外一只手不住的拍着哈哈的脑壳子,嘴里发出欢快的笑声。
颜良笑问道:“什么?”
湖洼村无庄稼可收,有也不过是一两分地,实在是用不上收割机,所以外面的收割机主人也赚不到湖洼村的乡亲们的钱。
“岂止是不好卖了,白送人家都嫌占地方,我哥也是觉得便宜,以前像是这样的网没有一两百哪里能拿的下来,现在到好,几十块卖一条还能送一条”。
“村里学校马上来新老师,你小子去物色一下”颜良说道。
上一次看新闻,省城的适婚男女比例是1:7,也就是一个男孩对上七个女孩,到了农村这边整个调了个个,男孩子多女孩子少。
就算是你一天洗上八回澡,也搓不掉这种感觉。
“谢老佛爷夸奖,没事我去游会去了?”颜良很配合,这是夫妻之间的无伤大雅的乐子。
“行,等会我和你嫂子说说”。
至于为什么这样,因为姑娘都往城里跑,乡下大多数都是男孩子。
水面上溅起了纷飞的水花,就这入水的模样,到了奥运赛场上纯娱乐大众。
秋日,市场对于鱼,藕的需求时在一日胜过一日,湖洼村的乡亲们早忙,晚忙,唯有中午的时候不忙。
“行了,去吧,注意别把孩子给呛着水”倪熙说了一句。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