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水乡闲情

作者:喝风吸雨
水乡闲情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百八十一章 还份子钱

第二百八十一章 还份子钱

钱玉珍抚了一下重孙子的肉乎乎的小后背,望着小家伙眼睛都快开成一朵花了:“我这么大年纪了,还能活几年?说不定什么时候撒了手就去了,等孩子长大一些,要是能记着说,太太在世的时候,可疼我了,那我就算是在地下,也能乐出声来”。
颜良看到他这个点儿回来了,于是好奇的问道:“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公司没事?”
陆启贤被颜良弄的有点哭笑不得:“你可不一样,这公司也有你们家倪熙一份子的,你属于股东!”
到后来颜良这边结婚,老太太这头的亲戚一个个腆着脸又来了,至于为什么这次又来了,那原因还用想?人家觉得往后又能用到你家了呗。
颜良很满意自家兄弟想透了,正想赞他两句呢,突然间一个消息就把自己给弄愣了。
颜良道:“怎么和解?他要断了我的财路,往咱们名声上泼粪!怎么他一句和解我就要搭里他?”
一院子的闲人,接下来自然是胡吹鬼侃的说起了上午的事情。
“份子钱准备好还我,我要结婚了”关羽说道。
“对了,关羽那边准备怎么办?”倪熙转移了一下话题。
倪熙对于这事早就见怪不怪了,不过还是张口说道:“奶奶,你可别太宠着了,要不以后不好教”。
“我去,原来还有这弯弯绕”颜良笑道。
直到手上戴上了银镯子,这位才知道自己觉得是个小事的事情其实并不小。
现在才时候,正是中午呢,这个点儿对于陆启贤这样的高www.hetushu.com.com层,那不是在吃饭就是在骂人,这个点儿回来不应该啊。
关羽一乐:“还得不能往轻了判!”
扯到了晚饭,饭桌上这个事情又被拎出来聊了一次。
愣了好一会儿,颜良从嘴里蹦出了一句:“我草!”
心中对这位非亲的表哥本就有点不满,再加上还有钱赚,这小子连一点犹豫都没有,直接就把事情给应了下来。
钱玉珍一看媳妇手中的重孙子小稚,小家伙这时也望着太太,一伸手,嘴里嘟囔着:“抱,太,太,抱!”
倪熙接口说道:“估计他根本没有把这事当一回事,在他看来可能是去邻居家拿把葱,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犯罪吧”。
倪茜笑道:“有些人就喜欢自作聪明,以为自己办的事情神不知鬼不觉,谁想到别人眼一看便明白了”。
颜良笑道:“所以我不想去你们公司呢”。
“这可不是赔钱的原因,这次是失了信誉,只要能挽回来,赔一个月的钱值得”颜良说道。
这一巴掌可不是白拍的,换来了周芳芳给他一脚。
“礼貌的应付着就行了,现在谁还挑这理去”钱玉珍也发表了一下意见。
颜良道:“现在事情水落石出了,估计也不用赔那么多”。
得之原来背后还有黑手,颜良也没有觉得多奇怪。
两人聊了半个多钟头,一起吃了顿午饭,陆启贤回公司,颜良开着车子回老家。
真要是找不出原因来,这铺子名声一毁,你除非换个地和*图*书方重头再来,要不然这片你是如何也呆不下去了。
“妈,你说这话做什么,一点也不吉利,您啊要好好的,等着小稚结婚的时候,亲媳妇还得给您敬茶呢”周芳芳连忙说道。
回到了媳妇在省城的家,坐了一会儿陆启贤便回来了。
“妈,您就别想那头的事情了,一想就心情不好,咱们啊心情好好的,自己活的痛快比什么都强,你看看大重孙子有了,马上二重孙子又来了,您还有心情烦那些人家?”周芳芳见婆婆似乎又有点不高兴了,于是张口笑着劝道。
搁几年前,钱玉珍一准不会这么说,在她看来亲戚就是要相互帮助,不说救人于水火,但是帮扶一下总是应该的。
你要是有用,孩子要出息,那办个席别说是请不请了,就是天上下刀子人也得到,要是家里没权没势,孩子再赚不上钱的,打你旁边路过能给你个笑脸就算是给你面子了。
更何况还有人给自己钱!
“你呀,你呀!”
“糙!太糙了,这种脑子还想犯罪,也真不知道这货是怎么想的”颜良见倪熙挺好奇的,于是便把整个事情说了一遍。
“所以啊,这亲戚上的事情,能不啰嗦就不啰嗦,你干的好了人家有话说,你干的不好人家更有话说”周芳芳这时总结了一句。
“股什么都跟我没关系,我现在钱够用了,不需要再撅个腚腆个脸四处陪人笑脸,动不动被人看不顺眼了还得收拾一下,我现在生活挺满意,就不跟你们这些社会栋和*图*书梁去趟混水了”颜良笑道。
现在陆启贤是真心想让颜良过来帮自己一把,因他知道这位妹夫真是个不贪钱不恋权的。但这世上的事情就这么搞笑,削尖脑袋进来的人肯定有野心,进来也注定是个麻烦,没野心的,类似于颜良这样的,又根本不想趟这混水。
“这就对喽,咱们不害人,但是别人害咱们,咱们也不手软,这次那货一定要坐牢!”颜良道。
陆启贤听了回道:“现在这样的蠢货多了去了,明明屁本事没有,偏偏还觉得别人欠了他似的,亲戚任用比不认识的人更麻烦”。
颜良把关羽的办法说了一遍。
这就是亲戚之间的现实。
“赔这么多?”周芳芳有点奇怪,她觉得这事又不是关羽做的,就算是要赔也不会赔这么多吧。
陆启贤伸手点了点颜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钱玉珍笑道:“这人老了就不是棒不棒的问题了,行了,我不说了,我安心的等着我的小重重长大娶媳妇,喝上一口媳妇茶再走!”
“哎哟,我的命哎,你就是太太我的性命啊”老太太心都快化了,伸手就把小稚抱到了怀里,先是亲了亲脸,然后便揽贴在胸前。
回到了自家的小院,抱着儿子稀罕了一会儿,但是奈何小家伙今天一点面子都不给,一到了他老子的怀里便要走,没有办法只得把儿子交回给母亲周芳芳。
关于进公司,颜良不知道眼前的这位姐夫是真心还是客套,老丈人那边真提了好多次,不过颜良对这个www.hetushu.com.com真不感兴趣,要是以前没房没车在省城混的时候,他还能一蹦三尺高,但是现在嘛,真心不喜欢做生意搞关系。
纳凉的时候,关羽这小子的电话打过来了,把事情最新的情况告诉了颜良。
但是自从上次颜良的温室开张,她这边的亲戚就来了小猫两三只,老太太的观念就变了:你们家有事我们家都去了,我孙子这边干个事办席你们就不来了?你们不来也罢,但是一个个腆着脸给人家有公职的孩子过几岁的生日,这是明摆着瞧不上咱们家呗。
别看有些客户当面替你说话,但是你这边出了这事,还说不明白,再想卖原来的价,你看他们还敢不敢来买,谁没事天天去给每个菜做检测啊。
关羽听了嘿嘿一笑,然后便森然说道:“我是以德报怨的人?他都捅我刀子了,我身上的血还没干呢,跟我来讲亲情,真当我傻缺么!”
“其实我觉得啊,这反而是好事,错了就是错了,客人们看中的就是关羽这铺子的信用,卖的就是有机蔬菜,现在出了事,往大了赔那就相当于做个广告了”倪茜说道。
“那边找你,估计是想和你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和解”关羽跟着便说道。
一听这话,钱玉珍更开心了:“等到那天自然好,等不到也没啥委屈的”。
在他想来,反正加上农药又吃不死人,以前他家的菜哪有不打农药的,十来年也没有见他吃死,这一次两次的算什么。
这时候颜良还不知道这事,他还以为这小子就是因为嫌和*图*书弃关羽给的钱少,自己搞破坏。
颜良觉得赔个一周的也就行了,事情也仅仅就是今天一个早上,现在已经赔了三天了,再赔上几天谁也挑不出理来,现在自动赔就已经少见了,更何况还是这样赔,怎么说客人们也该满意了,更何况绝大多数人家菜买回去还没有动呢。
对滴,这小子原本也没有这样的想法,直到前两天和他玩的不错的一个家伙和他说,有人想让他做个事情,给几万块钱的报酬。普通乡下的小子,二十来岁的年纪,哪里见过什么钱,别说几万块了,在给关羽打工之前,他五千块都没有见过。
倪熙这话真是说到了点子上,犯事的这人真的没有感觉他犯了罪,在他看来他就是给表哥铺子里的菜洒了一点农药,能有多大的事情!
颜良到了老家的时候,省城这边的警方也到了关羽的老家,把正在打牌的犯罪份子给铐了回来。
“奶奶,瞧您说的,上次检查医生不是说了么,您的身体啊棒着呢”倪熙这时候也连忙说道。
陆启贤笑道:“我听李妈说你回来了,便回来看一看,你那边的事情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递个话什么的?”
这话不光是表达自己的不满,也是告诉关羽你要有心和解,你就得想想人家下手的时候有没有替你想想。
“没事,已经知道是谁搞的破坏了,剩下来就是警察的事情了”颜良说完,大致把事情用两分钟说了一下。
临送出去的时候还在小子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你们可真大方”钱玉珍也说道。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