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水乡闲情

作者:喝风吸雨
水乡闲情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百七十九章 郑清

第二百七十九章 郑清

关羽自然是理解颜良说的什么意思,身边有这样的姑娘在,别说赔三个月的收入了,就算是赔上一年的也值了。
周双喜是认为两人都糟心着呢,他不知道颜良这边在等着关羽的决断,而关羽这时候明显是拿不定主意,或者说在犹豫。
一路匆忙赶到了铺子。
“咦!”
“郑清!”姑娘自我介绍了一下。
“关羽,怎么样?”姑娘一来便着急的问道:“我这边刚开完庭便过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声咦,立刻把关羽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后面一位老爷子张口说道。
这下颜良有点尴尬了,他知道这姑娘是关羽的新女友,也就是那位律师。但是对她可一点印象没有。
关羽道:“那现在就很明确了!”
而见到关羽的模样,颜良心中也似乎想到了一个人。
颜良想和关羽再说一句,但是看到关羽有点愣神,眼睛里似乎藏着愤怒,便知道这小子此刻大致猜到是什么人搞的鬼了。
关羽道:“大家等上几天,给我一周的时间,我要是察不出来,我说话算话,一个月的菜钱翻三倍退给大家”。
颜良伸手捋了一下狗头:“关羽知道了”。
“一个月到是不至于,我刚搬过来的侄媳妇也在这边买菜,她们家一周前连着拿去检了三天都是好好的,这事肯定在一周之内”。
“怎么样?”
“你怎么在这里?”颜良关上的车门后冲着周双喜笑了笑。
“我知道,他和倪熙结婚的时候,我还喝过喜酒呢”姑娘说道。
关羽听了也没有回避,张口说道和*图*书:“阿姨,这案子要是破了,从哪天开始有人使坏的,我赔到哪天的钱,反正咱们这边都是办卡的客,每人每天消费多少总是有纪录的,要是查不出来,我就赔您一个月的菜钱,翻三倍赔您看如何?”
颜良这下没话可说了,他自己确定家里是不会有问题的,那问题肯定就出在关羽这里,一是运输,二是铺子。
关羽说的明白,就算是农民用农药,那也得注意量,也不可能说明天拿去卖,今天晚上我就把菜上打上农药,这不是卖菜的,这是找抽呢。
向着铺子望了一下,颜良发现铺子门口都是人,而且还排着长队,于是颜良问道:“这是在做什么?”
“什么错都值了!”颜良冲着关羽说道。
总之,大家虽然排着队,但是现在队伍里说什么的都有。
颜良听了点了点头,赞许道:“这事办的像个爷们”。
颜良对于这也是束手无策啊,总不能把警察拉回来,指导人家工作吧,就算是想颜良也没有这么大的脸。
“报警了没有?”颜良问道。
狗子这时候凑了过来:”想知道是谁干的么?”
“哦,没意思!”狗子来了一句,然后便眯起了狗眼。
颜良以前抽的就少,现在生孩子更是把烟给戒了。
“帮帮忙”关羽说道。
冷藏车后厢一打开,后厢还没有清理,依旧是有些散落的东西留在车厢中,像是小菜叶子,跳到地上的小虾什么的。
“大部分菜都检出了农药超标,非常高,检测的人说这不像是田里打农药,而是像简单稀hetushu.com.com释了一下往菜上喷的”关羽说道。
关羽点了点头:“警察来过了,不过这个事情估计……”。
颜良伸手拍了一下关羽的肩,然后冲着周围的人说道:“大家放心,我们说到做到,一周后要是没有结果,大家都来,我们做生意讲的就是一个信字,诸位信任我们,我们肯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后面有一位老太太这时候张口说道:“这事弄的,我现在怀疑我们到底吃了多少次这样洒农药的菜了”。
周双喜这时候走了出来,站到了颜良的身边,安慰起了颜良:“这事总会搞清楚的,你们也别着急”。
不过也就是一点,农药残留这件事情的影响肯定会有的。
尤其是那位穿着考究的阿姨,见颜良过来立刻问道:“小颜,到底是什么事情?”
这时候关羽走了出来,团了团自己手中掏出来的烟盒,扔到了旁边的垃圾箱,张口便问颜良和周双喜要烟,
“对了,车子你让人检查了没有?”颜良一想到这张口问道。
“来了?!”
这时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人也张口说道。
“有这人必要么?”
现在社会别说是一个女人了,男人能有这样担当的都不多见。
和颜良轻握了一下,郑清便冲着关羽说道:“你是不是担心钱的事情,没事,我还攒了一些,你那边要是不够咱们再想办法,反正信用不能丢,该赔的赔,该给的给”。
作为老客现在分成了两拨,一拨是相信这事就是铺子想赚钱想疯了,还有一拨老客觉得自己都吃这和-图-书么久了,关羽不像是那样的人。
周双喜可没有看出来,他觉得关羽的表情很正常,是谁一下子遭受了这样的大打击,都会表现在脸上,于是在屋里安慰了一下关羽之后,这小子又过来安慰起了颜良,再怎么说这铺子出了事,也影响到了颜良的收入不是?
和阿姨点了点头,颜良往铺子里走,到了门口发现一群人围着一个桌子,桌子旁边坐着两个人,一个手上拿着几张纸,另外一个点着钱,而关羽就站在两人的身后。
“关羽!”
“钱够不够?”
后面的话没说,但是意思颜良是明白的,说起这事的后果?能有什么后果,就算是这农药的份量也吃不死人,警察这边记录了一下之后便离开了,什么时破案什么时候有结果也没有说。
工作人员取了样,放入试剂瓶子里,带了回去放到了铺子的机器上,滴入了药剂等着看有没有反应。
关羽没有先解释,而是伸手点了一下颜良:“这是我的好哥们颜良”。
“你还真会安慰人”关羽苦着脸回道。
颜良提醒了一句。
“车上的这些残留物并没有农药,标准的确是达到了有机蔬菜的品质!”
“嗯,我也觉得”颜良点了点头。
前面是关羽一直着急没有细想,但是颜良过来这么一捋,关羽终于想明白了,原本就不是什么高深的手法,脑子清醒了自然也就有结果了。
“阿姨,我还真不知道,听到消息我就从自家赶来了”颜良现在也是什么都不知道呢,怎么跟这位阿姨解释。
很多老客都是认识颜良的,见到颜良和图书过来了纷纷和颜良打起了招呼。
关羽听了,立刻转身,冲着依旧在里面取样的工作人员说道:“麻烦您,能不能帮我把运辆的冷藏车子也捡测一下?”
三人这边谁也没有说话。
“这样啊,那好吧!”
“钱我出一半”颜良冲着关羽说道。
抬头看到颜良,关羽从脸上挤出个笑容:“这么快就过来了?”
菜卖的贵,关羽这边还时不时的提醒大家回去有能力就做下检测,原本只是一种宣传,谁想到无心栽柳,居然很多人都自己私下里检测过,这无形之间就帮着关羽稍稍挽回了一点名誉上的损失。
“看视频!”
关羽摇了摇头:“没必要,你那边肯定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出在我这边,这钱不用你掏,我知道你好意,但是咱们明算账,谁的错就是谁的”。
“能不快么,一路上卡着超速二十的线来的,现在情况怎么样?”颜良问道。
关羽道:“我就是想不通得罪了谁”。
让颜良没有想到的是周双喜居然在这里。
这时候一辆大众迈腾在路边停了下来,一个姑娘从车上下来,锁上了车之后向着这边奔了过来。
“我们家十天前送过检,也没有什么问题,你这肯定是遭人陷害了”。
“铺子里的菜都检出了农药残留,而且还挺大的,关羽说了今天是凡是买了菜的客户,凭着买菜的小票,或者是手机的付款存单都可以领到十倍的赔偿”周双喜解释说道。
现在哪个菜场菜上架的时候没有一道检测手续,这样打药那还卖个毛线啊。
周双喜道:“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关https://www•hetushu•com.com羽也算是我的朋友吧,况且我也知道他的为人,再怎么傻也不会摘了自己的招牌,这里面的事情肯定不那么简单”。
“有烟没有?”
“小关,这不会是有什么人搞破坏吧?”一位站在桌子前面的阿姨说道。
颜良伸手拍了拍关羽的肩膀,然后自己走出了铺子。
“钱到是够,就是这事闹心,不管怎么样这信誉得挽回”关羽道。
通过这段对话,颜良知道关羽这小子平常还挺注重关系培养的,如果换成他的话,估计人家未必肯花这功夫。
颜良站在旁边和周双喜一左一右陪着关羽仔细看起了监控器的回放。
关羽一边往里走一边道:“早看过了”。
周双喜到是有,从口袋里掏出烟来散给了关羽一支。
约五六分钟后,结果出来了。
几个带着工具,跟着颜良来到了旁边的停车场,颜良打开了后厢,让这些工作人员取样,颜良和周双喜这时也到了车子旁边,想看看结果如何。
车上没有,铺子里也不可能,那么现在只能是从车上到铺子这一段时间里,而这一段时间,铺子门口关羽是不可能装什么摄像头的。
“你好,你好”颜良尴尬的伸出了手。
这话一出口,颜良顿时对郑清另眼相看。
视频很清楚,菜上了架之后并没有人喷过件何的水啊之类的东西在蔬菜上。也就是说这里的店员肯定是没干过这个事,至少是没有在铺子里喷过件何东西。
这下队伍不说话了,因为如果关羽真这么干的话,那最少大家也能退上两三千块钱,所有大家伙加起来那得好几十万甚至是上百万。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