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水乡闲情

作者:喝风吸雨
水乡闲情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百四十八章 内应

第二百四十八章 内应

“那咱们各自再转转?”颜良冲着老两口子问道。
汪汪汪!
就在颜良想走的时候,一个染着绿毛的家伙走了出来,冲着颜良便来了一句。
中年人这时候已经知道什么事了,把自己露出包的一万块钱放回了包里,由夹着包改为抱着包,同时冲着颜良感谢了起来。
如果小稚十几岁,二十来岁的乐意干这小买卖,颜良也会挺开心的。
颜良一听便明白了,这位看上了自己身边的狗子,至于为什么看上,那很容易理解,这位绿毛怪一准是想吃狗肉了。
往里去一些,中间的路上就有蹲在地上卖家禽的了,市场里面的家禽几乎都是死的,也就是冷冻的,而外面这些人卖的家禽全都是活的。
狗子望着颜良:“喂,不是吧,就这样把我卖了?”
“那不是废话么,这一片的治安和卫生都归老子管。说话,你的狗到底有没有狗证,还有,你溜狗怎么不牵绳啊?……”。
颜良有点懵圈,还想问问人家还知道一点什么呢,但是人家中年人已经走的没影子了。
回到了家,发现陆启贤和老丈人倪宇东都没有回来,估计现在又在公司加班,要不然就去酒桌上陪客去了。
颜良一抬头,发现离自己七八米远的地方,自家的六大爷和六大娘,正一脸欣喜的望着自已。
“进去做什么,一股子味道”颜良说着离开了人群,往小道上走了过去。
不过颜良可没有这样的心情,小菜场和_图_书里什么味道,他用屁股想一想也想的出来,外面的空气就够差的了,也不要买东西进市场里闻味,他可不干。
听中年人这么说,颜良不由的愣了一下,一时没有回过神来,等回过神来这才明白,人家问的六大爷老两口子。
颜良回道:“怎么能叫卖你呢,你去打听一下情况,别人要是招惹你,那你就陪他们玩玩好了”。
“不是,听说他很有路子,我想找他办点事”颜良笑道。
这事办的,那真是天堂有路绿毛不走,地狱无门他绿毛非要闯进去。
“大良,你怎么过来了?”
一伙人看到颜良,目光中全都是鄙视。
也亏得这副长相,要是长的漂亮,还怎么当小偷,一路走过来大老爷们的眼光都落在身上,干点什么坏事别人看不到。
颜良一扭头,看到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打扮的相当入时,一条米色的长裙,脖子上系着一条浅色的丝巾,脑袋上顶着一头大|波浪。
中年人说完这些话,一溜烟的直接走掉了。
聊了一会儿,颜良便问道:“这里是不是有个叫刘二的?”
反正颜良的目的是达到了,至于狗子进去了会不会被绿毛杀了吃掉,颜良就不用操心了,他要关心也是关心绿毛会不会被狗子给杀了吃掉。
由此可见那个刘二在这个市场的威势。
“六大爷,六大娘,你们不是也过来了么?”颜良笑道。
狗子道:“真实一些嘛!”和-图-书
颜良觉得自己就是帮了人家一个小忙,喝退了小偷,不算多大个事情你这人也太客气了。
狗子一听,玩玩,立刻来了兴致,也不抱怨了,巴巴的准备跟着绿毛进店里。
就狗子的德性,无风还要起上三尺浪呢,更何况现在还有风。
就在这时候,狗子给颜良发出了一个信息。
他们两口子哪里知道,颜良只不过是不想太早的回去,因为回了家,现在能看到的就是老丈人和大姐夫陆启贤,和他们颜良的话真的不太多,而且又怕他们提起去公司上班的事情,所以还是在外面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做。
狗子很开心,人越多的时候它越高兴,看到小市场这么多人它想进去热闹一下。
“二子,拿根绳子过来!”
“行了,别演了,我看你的模样都快笑出声来了”颜良冲着狗子说道。
“您那边有什么线索没有?”颜良张口问道。
“嗯,是的”颜良说道。
女人的手现在伸到了前面的中年人夹着的包里,就在颜良打量这位女偷的时候,一叠钱已经从包口往外溜了。
绿毛见颜良如此顺从,心下大喜,直接冲着屋里喊了一声。
颜良晃晃悠悠的往铺主指的地方去,到了近前看到铺子是做餐饮生意的,就是小饭店,现在店里人还挺多的,不过大多数都不像什么正经人,一般饭店里也没有那么多一看就是小地痞气息的半大孩子。
颜良这边继续晃晃悠悠的往前走和_图_书,这会儿颜良就没有继续在市场呆了,而是直接开上了车子回省城的家。
小道两边都是铺子,卖的是调味料,也有小超市,还有卖电动车的,总之是五花八门的普通生活用品这里差不多全有。
撅个腚死活不跟这些人进屋子,狗子把一条被抢的狗,演的是活灵活现在,不过在颜良来看这演技总归是有点浮夸。
“那个小伙子,等一下”中年人叫住了颜良。
和老丈人的共同语言少,和六大爷老两口子,颜良的话就多了?那显然不可能啊。
铺主见颜良这么说,便伸手指了一下:“往里走,看到那个红色的大牌子了没有,那就是刘二爷的地方”。
两下错肩而过,颜良走了十来米,回头看了一下六大爷和六大娘,发现老两口子人家是准备充足的,手中还有一些东西,正冲着路边的小店主探问着什么。
躺回到了床上,颜良先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抱了个平安,然后放下电话,便和狗子联系了起来。
只可惜的是,女人的身材顶不起这一身装扮,一张大饼脸,脖子几乎看不见,腰是身体中最粗的部分,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一个立起来的杏仁。
颜良嘀咕着,顺着道继续往前走。
“哎,那个溜狗的!你狗有证没有?”
颜良停住了脚步,扭回头好奇的问道:“有什么事么?”
“喂,干什么?”颜良冲着女人大喝了一声。
女人并没有怕,不光是没怕,反而是转过头来冲和_图_书着颜良瞪了一眼。
“刘二?”
颜良和这位客套了一下,准备继续往前走。
狗子被这些人往屋里拖。
你别看人家胖,但是跑起来可是一点不慢,颜良觉得自家媳妇一准跑不过这位。
话声刚落,狗子已经被拽进了屋里。
不用看,颜良都能猜到,老两口手中的东西一准是照片,要不然怎么打探消息呢。
站在店门口看了一眼,颜良准备离开。
“这里的人真多,咱们进去看看”。
六大爷道:“没有!”
中年人道:“我跟你说,害那个卖鸡小伙子的事是那边的刘二做出来的,换了那个人的鸡,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这个市场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就是没有人说,我只是告诉你这个事,但是你要是让警察过来问,我肯定说不知道的,行了,这算是我谢你帮我这一回的份上,咱们再见”。
颜良站定了,笑道:“你还查狗证?”
“没事,抬抬手的事情,不用客气”。
突突突,这位直接给颜良来了一大通。
看到这些卖家禽小贩的样子,颜良没由来有点欣慰,替自家的六大爷高兴,有这么一个孙子,至少是家业不败,家有吝子,不败其家,国有诤臣,不亡其国呀。
“那,回去带上户口本,到东市街的管理处,先交罚款,然后再领狗,知道了没有?”。
“再瞪我把你眼珠子抠出来,怎么着,偷东西这么理直气壮?”颜良冲着女小偷笑了笑。
铺主听了这话,抬头看https://www•hetushu.com.com了一眼颜良:“你找刘二爷啊”。
币币了半天,颜良也没有听明白这位绿毛说的是什么,以颜良的估计怕是这位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东市街颜良知道啊,离着关羽住的地方不远,真特么从这里去一趟东市街,得一个多小时呢。
说罢不再和颜良扯了,原本很轻松的谈话氛围也变的有点压抑。话里话外透着一些警惕,多一句也没有了。
六大爷点头道:“嗯,那我们也往前面转转去”。
“你给我等着”女人恶狠狠的看了颜良一眼,然后转身跑掉了。
来到一个饶饼铺子,现在铺子上的人也不多,颜良掏了钱买了两饶饼,一边啃一边和铺主闲聊。
“小偷!”
中年人转头看了一下四周,来到颜良的身边小声问道:“你跟前而的两口子是不是一起的?”
看着这些人,颜良心中想道自己的侄子以前怕就是这副模样。
想到这里,颜良笑道:“哟,我还真没有证,我刚从乡下搬到这边来,真不知道还有这规矩”。
“谢谢啊!”
六大爷和六大娘此刻心中这叫一个感激啊,侄子过来只是帮着找点关系的,他们可没有想到侄子居然对这个事情这么上心,自己偷偷过来了解情况。
颜良根本没有把他们当回事儿,至于鄙视他觉得应该的啊,等会儿吃狗子的苦,就算是他们鄙视自己的后果吧。
绳子很快套上了狗子的脖子。
他这一声立刻招来了五六个人,其中一个手中拿着绳子。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