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水乡闲情

作者:喝风吸雨
水乡闲情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百二十七章 价值

第二百二十七章 价值

和媳妇聊了一会儿,颜良准备睡觉,刚躺下来,便听到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看到颜良的哈哈把尾巴轻微的摆了一下。
颜良道:“这有什么不好想的,那头嫌关羽不能给她两个弟弟安排工作呗”。
这时候,颜良已经洗漱完成了,看到倪熙站在房门口,自家的老娘正抱着手机往沙发那边去。
给哈哈来了一句,颜良拎着自己的枕头回屋了,把枕头扔在自己的小床上后,又把自己扔到床上,望着屋顶脑子里胡思乱想了一些事情,想着想着颜良便睡着了,再一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该起床干活了。
“妈,什么事?”倪熙问道。
倪熙听了有点懵,因为她不像周芳芳,现在整天的任务就是带着小孙子到处溜,她主要的心思还是放在教学上。
男人的想法很直接,你和我谈感情就谈感情,谈条件就谈条件,又要谈感情又要谈条件,那是准备把男人往死里坑,真的有点尿性的男人都不会同意的,她沈老师觉得自己值两百万,那关羽人家不要不就行了么,我找那五十万的姑娘还不成?”
接下来的日子便就这么过着,每天颜良早晨干活,白天的时候带一带孩子,倪熙则是晚上睡觉,白天上班,大家都按步就班的生活,也没什么大事,反正小日子过的平淡而愉悦。
突突突一阵机关枪转的发问直接把颜良给弄懵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大儿子才满月没多久,小儿子和大闺女便有了,是有点那个啥啥哈。
颜良笑道:“这也属正常,转成了公办的老师谁想在这边混啊,https://www•hetushu.com.com谁不想着去繁华一点的地方……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
关羽真的就非她沈老师不可?老实说啊,我都觉得沈老师配不上关羽,有房有车年入百万,三十出头的小伙子在省城也算是抢手货了,凭什么找沈老师这样的?要身高没身高,要身材没身材的,还没有个正式工作……”
倪熙开心道:“走吧,整个睡觉跟打雷似的,早走早好”。
但是关羽没说,颜良更没有提,这样倪熙自然也不会在他们好兄弟之间多事。
安排卖菜?这活人家用他安排么?”
“不是说她要调走么?”颜良说道。
重新接了母亲的电话,倪熙时候已经躺在了床上,正准备休息呢。
颜良刚想劝呢,关羽笑道没事。
“徐老师要调到县城去了”倪熙气鼓鼓的坐了下来。
“什么事,小熙”周芳芳问道。
颜良笑道:“你看,你看,这就是男女的思维不同了。
说完倪熙便冲着房门口喊了一声妈,一边掀开毯子起来,一边想招呼婆婆过来。
颜良张口问道:“怎么啦,苦着一张脸,借人家的钱没有要回来?”
颜良张口道:“关羽想和沈老师谈感情,如果沈老师谈感情,那么什么都好说。
虽然颜良的劝解让倪熙觉得心情好了一些,不过想到沈老师,她的心情又差了。
只可惜的是,干了这么个好事,颜良不能到处去说。
这个点回来挺正常的,但是今天倪熙脸上的表情有点不正常。
倪熙听了往回走两步https://www.hetushu.com.com,重新回到床上。
“好好带孩子”。
一边打着电话,周芳芳一边往外走,弄的倪熙也不知道是该把自己的手机要回来呢,还是该跟着一起走到外面去。
倪熙叹了口气:“就现在她这样的身体怎么可能调走,最少也得再过上几天才能走。况且现在连调令都还没有下来呢,她怎么走啊”。
“说的好听”倪熙道。
倪熙又叹了口气:“徐老师我生气归生气也可以理解,但是沈老师这我就不知道怎么想的了”。
听这话颜良也就不再张口了,在关羽的背上拍了拍,他知道关羽不会没有反应的,但是这种事情颜良说感同身受,那就扯淡了,像是关羽这样的情况,得关羽一个人抗,他想明白了就好了,别人帮不上什么忙。
“……”。
哪一个学校不想着老师多一些,现在学校又不像是以前了,还想着赚钱什么的,现在国家抓教育,只要是公立学校,全都是吃的拨款,多一个老师少一个老师都不影响别的老师拿钱,这样的话谁不想有人分担一下手上的事。
徐老师有了转正名额,成了公办教师,那县里的小学接收他自然也就没有问题了,花点钱找个人,顺顺利利的就把这事给办妥了。
倪熙道:“还不是说孩子的事情,我爸妈知道我怀了孕,便催了一下我姐,然后说道咱们村这些天生下来的孩子,好像都挺顺利的……”。
结婚这事没有谈妥,除了钱和弟弟还能有啥?人家那边可以帮沈老师两个弟弟解决工作,这一点关羽是没办法www.hetushu.com.com把沈家的事扛起来,背着一家人生活,多大的坑啊,谁会往里跳。
于是倪熙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妈,你等会我帮你问问”。
倪熙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不是没有想到这一出,而是没有弄明白,在她看来就算是刘诚不能给安排个工作,关羽找颜良肯定能安排个工作,自己父亲在县里投了钱,安排两人的工作还真不成问题。
“我!”
这就是开玩笑了,倪熙根本不会借别人什么钱,别看在别的事情上大方,但是借钱这一项上倪熙真是算是小气鬼。
于是老实起来,拿上了自己的枕头和媳妇告别。
哈哈现在是一动都不敢动啊,只有眼皮子时不时一开一合的,证明哈哈还是个活物。
“沈老师做了手术,这两天在宿舍里歇着呢”倪熙说道。
这时候周芳芳已经推开门进来了,看到自家儿子磨磨叽叽的,于是伸出手来照着儿子的腚便来一下子。
但倪熙听到自然不开心,她自己好心把名额让给了别人,结果没等来别人安心工作,却等来这个!
周芳芳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颜良自然知道沈老师做的是什么手术,这事颜良早上的时候便知道了,并不是关羽说的,而是关羽的亲戚说的,说是让颜良劝一下。
十年不值三十万么?
“谁?”
“你回去睡吧”颜良说道:“这电话一打不知道打多久呢”。
今早来的就不光是关羽了,还有他家的亲戚,反正颜良也不关心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亲戚,铺子是人家关羽在经营,他多嘴算哪门子事。
“你是不是也这么想m.hetushu.com.com的?”倪熙道。
值!肯定值,不过那是再你把婚姻摆在秤上之前,把什么摆在秤上,它都不能说值钱不值钱,因为这不是值不值钱的问题,而是这东西本身的价值的问题,价值是没有感情附加值的。
现在哈哈已经不是小时候的哈哈了,看到颜良能把尾巴摆的跟风火轮似的,这时候它要是摆起尾巴来,整个客厅怕是没有什么好物件剩下来了。
回过神来颜良便知道自己夫妻同房的日子现在又要结束了,倪熙一怀上孩子,那自己就得分房睡,长辈们似乎总觉得自己能干出一些禽兽不如的事情出来,颜良觉得自己太冤了啊,自己是那样的人?
这天下午,颜良在院子里大树下,和自家的儿子玩呢,听到动静一抬头发现倪熙回来了。
颜良拎着枕头在婆媳俩的笑声中出了房间,来到客厅的时候,发现哈哈正老实的趴在地上,而自家的大儿子正趴在哈哈的大脑门上,现在的姿态就是哈哈顶着小稚。
在感情上加上条件,那就没有必要了,直接谈条件得了。
“快点走,磨磨叽叽的做什么?”
现在关羽觉得沈老师不值,但有个人呢觉得她值,这没什么好说的,一拍两散,各生欢喜,也挺好!”
周芳芳一听,立刻不客气的接过了手机,张口便道:“我说亲家母,您这事还给孩子打电话,给我打不就行了么,这事她哪里知道啊,嗯,我给你说说……”。
“我走了”颜良说道。
“说什么呢?”
周芳芳这边正和孙子准备看电视呢,听到儿媳妇叫自己,于是抄手抱起了孙子便走了过来。
“你小m•hetushu•com•com子现在还睡在这屋呢?心里就没有一点数么,这时候你该睡在哪里?……?”
师娜道:“没事,就是想问问,你婆婆上次说你们村还有一个生孩子似乎也挺顺利的……”。
颜良这时候也揭开了毯子,钻了进去。
“我妈问你,是不是前两天村里小媳妇生孩子也挺顺的?”倪熙问道。
以颜良对于两位母亲的了解,这电话不打上一个小时那都算是白打,无论是谁,自家的老娘都能和人聊上一个小时,更何况还是共同语言相当多的师娜了,不说别的,光是颜广这小子,两人都能聊一下午。
“你那时候要是要彩礼,我也拿不出两百万来”颜良被倪熙瞪了一眼,缩着脖子说完溜了。
“有感情就不能谈点条件了?”倪熙不赞同颜良的说法。
“你看,这就是很多女人抱怨:我跟你谈了十年,要你三十万彩礼你却转头给别人三十万娶了人家。
“这一个个的真是能折腾啊”颜良晃了晃脑袋。
颜良一听明白了,她把自己那份名额让出来,为的就是想徐老师在这边好好工作,谁想到她这边名额一让,别人立刻就开始在背地里活动了。
这事颜良知道啊,每一个要生孩子的孕妇在要生的时候,颜良都会让狗子给保护一下,狗子这一保护就成了这样,孩子生的都很顺利,哪怕是怀孕的时候再怎么难受,生孩子这一关都过了十分顺利。
就像一件古董,有人到了十万便放手了,那在这人的心中这古董就值十万,但是最后有人花六十万买下了,便证明这东西在买下人的心中值六十万,至于买下来是不是等着转手,那就不知道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