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水乡闲情

作者:喝风吸雨
水乡闲情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百二十四章 奇怪

第二百二十四章 奇怪

“多少钱一串?”老太太问道。
颜良能说什么,死不要脸?你以为他自己不知道?知道了你还说不是等于没说。
颜良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发现老太太坐在后面,身体还要动,时不时的扭一下子,眼睛也睁的大。
想了一下,颜良给刘诚使了个眼色,让他过来和另外一边的关羽一起扶住老太太,自己则是走了两步,掏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颜良听了恨不得把这小子一巴掌拍成屎饼子,心道:你这小子真心烦人。
见老太太摆了一下手,颜良这才出了包间。
老太太道:“我等会吃,你们先吃,看着你们吃哪,真开心”。
关上了车门,老太太和刘诚、关羽两个道了别,颜良这才开着车子驶出了关羽的小区。
“您没事吧?”
“哎!您要来一串?”
颜良扶着老太太出了馆子门,现在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虽然路灯把路照的亮堂堂的,但是颜良哪里敢不扶,就老太太的这眼神,指望晚上走夜路不摔跤不知道得烧多少香才可以。
颜良一听心道:没错,就是这个味道,能怼人说明老太太没什么问题。
没有一会儿,关羽的手机响了,冲老太太道了个歉,关羽抱着手机出去了。
老太太扳起了脸:“长者赐,不可辞!就这么说定了”。
关羽道:“去啊”。
没有等关羽说什么,老太太有点不乐意了,她是真的和关羽这个小伙子聊开心了,因为实在让她不到,眼前的这位和-图-书小伙子居然连自己年轻那个时代的事情都知之甚详,而且谈个八九不离十,很多事情都像是他经历过一样。
颜良催主要是因为他也实在有点听不下去关羽这小子没边没际的吹牛币了,吹的东西都特假,就拿刚才的例子来说吧,明明就是电影里的情节,这小子愣是把这事当成他爷爷的经历给说了出来。
“好的,好的”
“哈哈哈,不用不用”。
一声不吭的老太太不光让师娜好奇,也让倪熙姐妹俩惊诧不已。
“外婆,我也出去给家里打个电话?”颜良说道。
“不远,就在大门口旁边,外婆,我跟您说呀,他们家的黄焖鱼做的那叫一个地道,微咸还透着鲜”。
过了不到十分钟,突然间老太太不说话了。
刚想说老太太怎么不唠叨了呢,听到老太太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骑车的小贩听到有人喊他,立刻转了个头回来了。
关羽这时候把胸口拍的震天响:“外婆,今天晚上这一顿我请您!”
出了小区门,拐个弯便到了关羽说的那个馆子,站在门口,关羽这边扶着老太太进去,要了个小包间,仨人便坐了下来。
一边说一边伸手准备用自己的手机付钱。
接下来的饭吃的有点诡异,反正颜良是从认识外婆以来,第一次见她笑着把这顿饭给吃完,并且没有挑理。
“我说你现在还说话,明天早晨不用拉鱼去?”颜良问道。
“那我可就谢谢您啦,哈哈和_图_书哈哈”。
于是颜良只能运起忍字大法,老实的坐在桌子旁边,等着服务员上菜。
“你这样怎么去?喝酒了,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你要是想醒酒没有一天功夫不成么?”颜良道。
“外婆,您这人辈人对国家的贡献真是太大了,您看看,您年轻的时候国家一无所有吧,您退休的时候,咱们国家的基础也打好了……”。
“这么早回去做什么,看看外面太阳还没有落下呢”。
“八块钱一串”卖糖葫芦的说道。
“啧!你小子能不能麻利点?没看到外婆要出门了么,连点眼色都没有,来,外婆,我给您开门,哟,您慢一点,外面的地有点滑……”关羽说道。
关羽点了点头:“我知道啊,所以我这边安排了小谢和我一起,准备凌晨两点多钟往村里走”。
“那好,咱们就吃”关羽开始咬着糖葫芦,夸张的吃了起来。
老太太一声不吭的绕过了女儿,向着屋里走去。
颜良能说什么,只得这样虚着应对。
“妈,您回来了”。
关羽一听立刻惊讶道:“您看人的眼光真准!在上学的时候我就发现了,我比颜良要聪明一些,他是真有点傻……”。
“卖糖葫芦的!”
脸不红气不喘的,让颜良有点想踹他一脚。
剩下的时间,老太太依旧是没什么话,这让颜良心跳到了嗓子眼了。
说到这儿,关羽一转头发现颜良还站着,于是说道:“还傻愣着做什么,快点跟上大部队啊www.hetushu.com.com,对了,给外婆拿个沙发垫子,小地方椅子硬!”
带着安静的老太太回到了家,颜良拉开车门,便见到老太太自己强拧着下了车。
“刚来的,看到你在门口和倪熙通电话就没有搭理你,我自己进来了”刘诚道。
老太太那叫一个开心啊,走一路夸一路关羽的聪明,还有刘诚的帅气。
“倪熙,老太太没有糖尿病吧?”颜良问道。
“那咱们现在便走?”关羽道。
吃完饭,又聊了一会儿,关羽带上老太太,外加后来的刘诚,仨仿佛是相见恨晚似的,又聊了半个多钟头,大家这才散了场。
“来四串,给他们一人一串”老太太说道。
颜良一听,立刻把手缩了回来。
原本想找关羽这小子出口气,但不知道这小子跑哪里去了,小馆子外面也不见人,于是只得打了个电话,跟倪熙说自己今天不回去吃晚饭了。
“外婆,您也吃啊,挺好吃的”关羽说道。
颜良听了张口问道:“外婆,您就不要了吧”。
“糖葫芦,糖葫芦”。
马屁精啊,关羽这小子也就是生不逢时,大清亡的太早啊,要不然紫禁城里绝对有他这一号人!
欢实到了颜良都在怀疑,眼前这个眉开眼笑的老太太真是整天唠叨自己的那一个?
一个卖糖葫芦的从颜良的身边走过。
颜良道:“没事,可能刚才和关羽他们说起以前的事情,触景生情了”。
“外婆,现在太阳是挂着,但是等咱们回到和-图-书了家,吃完了饭,也就到了您该休息的时候了”颜良说道。
老太太现在哪里会看电影啊,根本不知道现在电影有很大一部分是对她们年青时候所处时代的反思。
颜良现在真……算了!犯法,也就是想想不犯法,真一实施那就离吃枪子不远了。
“颜良啊,你该跟你的朋友们好好学学,你看一个个能说会道的多好……”。
如果论扯的话,三个颜良绑在一起都不是关羽的对手,尤其是对付中老年妇女上,就像是现在,关羽和老太太的聊的那叫一个欢实。
一分钟没有动静,颜良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发现老太太正在吃着糖葫芦。
说到这里关羽抬手看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表:“离着两点多钟还有好几个小时呢”。
老太太伸手拍开了颜良的手:“不用你来,我哪用你来,我穷到这程度了么……”。
“我能有什么事,你盼着我出事?”老太太怼道。
倪熙哪里会知道,于是只得跑去问自己的母亲,从师娜嘴里得到了准确的消息,说是没有,老太太的身体一向健康,这才放下心来。
这下弄的师娜也不会了,望着老太太一声不响的进了屋子,转头望着颜良问道:“老太太没事吧?”
再回到小包间的时候,发现不光是关羽这小子回来了,连带着刘诚都出现了。
回到了关羽家单元楼下,颜良也不上楼了,直接打开了车门,把老太太扶上了车。
颜良站了起来,拦住了侃侃而谈的关羽,冲他说道https://m.hetushu.com.com:“我们回去了,老太太休息的早”。
“别理他,这孩子根个木头似的,要是论起聪明灵利,你可比他强太多了,小良这孩子就是老实巴交的,你呢是聪明”老太太说道。
颜良伸手把沙发上的一个垫子扯在手里,跟在了关羽和老太太的身后,等着出了单元门的时候,颜良发现这小子不该早关羽,该姓李,名莲英才对,瞅瞅这伺候人的本事,老太太出门简直就跟老佛爷出宫似的,也就是架式小了些,但气势上以颜良现在来看相差无几。
望着刘诚,颜良一脸惊奇的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这可不行”关羽说道。
老太太问道:“地方远不远?”
一剩下颜良和老太太,老太太的话匣子便打开了。
不过老太太真是高兴了:“我也不想这么早回去,早回去了家里也没什么说话的人。别你请了,叫了外婆叫了一下午了,外婆今天请你”。
颜良没有觉得有什么,路边经常会有骑着车子卖糖葫芦的,但是老太太觉得自己有点走不动道了。
颜良:……。
如果不是这些状况,颜良还以为老太太驾鹤西去了呢。
由老太太付了钱,颜良每人手上多了一个糖葫芦,老太太这边拿在手上,但并没有吃。
说完师娜转头问颜良:“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别人可能觉得这样太好了,但是颜良真的不想再继续呆下去了,不是颜良被骂有瘾,而是现在时间真的不早了,从颜良到关羽这里已经整整过了四个小时。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