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水乡闲情

作者:喝风吸雨
水乡闲情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百二十三章 老人精

第二百二十三章 老人精

“这家人脑子里装的都是屎么?”颜良道。
找不到她,亲戚找上倪宇东或者李丹丹她爹,借与不借,两个女婿都怪不到她老太太头上。
老太太道:“这人的一生啊总不能事事如意,年青人要学会放开,无论什么事情啊都要从两方面去想,遇到了事也别恼,换个角度去看就不一样了,有些事情就算是碍不开面子,做做样子也就成了,把事情扔给别人去烦,谁脑袋大谁烦去,咱们啊,坐着笑看日落月出就得了……”。
原本以为老太太要怼关羽一句,谁知道老太太却道:“没事的,孩子,这世上没有过不去坎,活到我这岁数你便明白了,得啊失啊的都是老天给的,好好活着活的舒坦就行了……”。
想明白了,颜良觉得这老太太真是活成精了呀,一般人哪里有这样的智商,大家都被老太太耍的团团转,都烦老太太,但是面上的功夫还少不了。
这个亲那个故的,她能帮着坑亲闺女女婿?现在借钱容易还钱难,借钱他是你孙子,借到后他就是你祖宗,你让还钱,那一准要撕破脸。
但结果却是挺顺利的,没波没浪的,结了婚丈母娘家也没有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小两口日子过的一帆风顺。
老太太这么大年纪了,什么不明白,想把自己过的跟话本上似的,那不是扯么,一个巴掌伸出来手指还有长有短呢,她一老太太怎么能把儿女之间的事给端平了。
别的老人逼孩子不是救死就是上吊的,最少也得坐在子女和图书门口嚎啕大哭,数落一下儿女不是好让邻居们看看,但老太太可没有怎么玩过这出。
嘴碎是碎了,大家远离一些是了,但面上的功夫还得做到了。
这下颜良懵圈了。
大钱抠不到,但是三瓜两枣的也是钱呐,老太太要是不开心了,这钱怎么抠?
“算了你也别伤心了”颜良说道。
“外婆,我这心里是瓦凉瓦凉的啊”关羽冲着老太太说道。
而现在呢,老太太每次都帮着来,但是没结果你就不能怨老太太了。
当然这话不能说出口,要不然就是找不痛快了,再说了这是自家老丈人的事情,一个外婆一个老丈人,老辈的事情自己这个晚辈就别搅和了。
老太太每次气势汹汹的来,看架式那是今天不把这事情解决了就不行,但老太太哪次解决了。
这时候坐在一旁的老太太张口了:“就是没有见过世面的才敢张这个口,就像是拿钱越少的小姑娘找对象要求越高一样,自己没有赚过这些钱,自然觉得这些钱容易赚,张口有本事,让他们自己赚就无能了”。
心道:您这话说的,您不也是帮着孙子坑两个女婿的钱么。
颜良有点尴尬:“这是我的外婆,也是倪熙的外婆,带老太太出来散散心,老呆在家里不好”。
“就这样?”
颜良正解释着呢,老太太自己道:“我没脸没皮不怕碍眼跟过来了”。
“这沈家人精明,原来是能人家的两口子缺心眼”颜良好一会才说道。
老太太是讨厌hetushu•com•com,亲友什么的都怕她,不想和她粘。
关羽道:“屎?人家精明着呢,给自家闺女找了个能人家的孩子,不光是能把她调进县中学,而且还能给她两个弟弟安排工作,现在没有编制,但是以后有机会就有编制的那种”。
如果自家的小稚要是长大了,给自己带回来沈老师这样的,颜良非得打断他的狗腿:老子这边为改良老颜家的基因,多辛苦找了你妈这样的,你小子怎么滴,到你这长的漂亮点就颜值扶贫啦,准备把老颜家的基因给改回去不成?
再说帮亲孙子要房子要车子的事,从颜良结婚前就开始要了,要到现在小稚都快能走了,要到了么?
但关羽这个就有点太扯淡了。
不说别的去倪、李两家打秋风,有老太太没老太太那是两样,大舅哥?穷大舅哥还游手好闲的,算个屁呀!
二百万?颜良都不必打听,便知道沈老师家爹妈这辈子都没有见过二百万摆在面前是个什么模样。
两个闺女都嫁了款爷,不说别的光是想来借钱的穷亲戚怕都能把门槛给踩烂了。
听老太太说,前面颜良还忍着笑,不过仔细一想,不由恨不得的拍一下大腿:这老太太活成了人精啊!
“孩子,你不该伤心,其实你该高兴才对,没有结婚之前就看清了一家人的本质,总好过结婚之后多出是非来,现在你们一拍两散,真要是到结婚后,你看看怎么办,不想过吧,有孩子了,想过吧一家子吸血鬼,https://www.hetushu•com.com你能忍的了多久?”老太太说道。
再想想老太太要是拒绝了自家的儿孙,后果是什么?
至于卖菜,卖菜怎么了,不偷不抢的赚干净的钱,有什么丢人的。
“然后就要二百万的彩礼?”颜良愣了一会问道。
不过有嘴欠的,颜良没办法动手,比如说旁边这位,正儿八经的长辈,别说说颜良了,就算是打颜良,颜良也只能小打挨大打走,真动不得手。
关羽道:“肯定知道,我在这事上又没有瞒着她,她不可能不跟父母说的”。
老太太现在不快活?
“家是干什么的,嫌你卖菜,没有跟他们说你赚多少?”颜良问道。
说着关羽站了起来,把老太太价椅子上扶了起来,搀扶着坐到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一边扶一边说道:“您老别怪我不懂规矩,我这边正伤心,没有注意到您来,要是知道我一准笑脸迎您进门……”。
坐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关羽说道:“如果说她帮我说一句,都不用一句,哪怕是吐个半句出来,让她父母把彩礼钱降一降,这两百万我就掏了,我是没有,但是厚着脸皮问你和刘诚张口,这缺的钱也就有了吧?”
“二百万呀,真敢张这口”颜良有些唏嘘。
关羽道:“我是心疼孩子啊,还没出生这就……哎。原本想着咱们是哥们,两孩子岁数也差不多,住的也近也能像咱们一样,但是现在……哎”。
那肯定是儿子儿媳阴阳怪气,孙子也是心里恨。
闷了一会儿,颜良这才和-图-书想起来,又问道:“沈老师怎么说?”
但是老太太现在这作派,儿子媳妇包括孙子都得好好的供着,老太太一有什么,他们还怎么从两个富妹妹家抠钱?
这么离不开老颜家祖传的这张大饼脸么?
但是你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想,如果老太太不刺头,老好人一般,她家的那些个亲戚朋友怎么可能放过她?
老太太不帮儿孙,结果肯定是儿怨孙恨,指不定就给赶出了门,最少也得看冷脸,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
关羽道:“两百万的彩礼,那只是个幌子,真我要拿出两百万来指不定还有什么事等着我呢”。
有这本样的本事,给自家儿子找个啥姑娘不行,找个沈老师这样的?
这下老太太嘴碎不给人面儿,全身是刺的人,谁敢找她和自己的两个女婿说话借钱?
没有要到!
关羽道:“让我最伤心的就是她了,整个过程中全都低着头,一声也不吭”。
站队颜良从来就是帮亲不帮理的,自然站在关羽这一边,不可能站沈老师这头的。更何况他跟沈老师连朋友都算不上。
颜良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和关羽一起骂沈老师父母?这事颜良真干不出来,不是说怎么样怎么样,而是骂这玩意不管用啊,颜良碰到贱人一般都是直接动拳头。
关羽喝了小酒,也没有觉得老太太在这边坐着有什么不对,原本心里就闷的慌,想找人说一说,现在颜良来了,他哪里还管有没有一个老太太。
说到这,关羽捶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整个过程中,https://www.hetushu•com•com我就听到她娘话里话外带着挖苦,要不是这事,换成别的人这么说我,我老早一拳头擂他个乌黑青的,什么玩意儿!半个多小啊,我从来没有这么怂过,缩着脑袋跟特么矮人一等似的,凭什么老子要受这样的气,再看看她,哎,算了,不说了,不说了”。
真家里拿的出二百万,别说二百万了,十几万她沈老师也不会在湖洼村教书,有学历又肯使钱,怎么混不到县小学去。
颜良不知道老太太心中是不是真这么想的,但是仔细一琢磨,这其中的弯弯绕绕的,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此刻颜良对于沈老师也生出了一分厌恶。
关羽听到老太太说话,这才知道原来屋里还有别的人,抬头看了一眼老太太,然后望向颜良,那目光里透着疑问:这老太太是谁?
要说这娶媳妇艰难,哥仨中颜良觉得自己该最艰难的,倪熙人长的漂亮,身材高挑,家里又有钱,本身还是名牌大学毕业,倪宇东怎么挑都不为过。
“看您老说的,您是颜良的外婆那就和我的外婆是一个样的”。
真要是像一般和善的老好人,处在老太太的情况下,现在的日子指不定就落到个儿子不养,女儿不沾的了。
至于站队?那更不行了,躲都来不急还站个毛线的队。
颜良心里差点没有忍住笑,因为老太太就是她嘴里的那种人,整天盘算着把两个女婿家的钱往自己不上进的孙子碗里划拉,这果然是批评别人都是坏的,看不到自己身上的短处。
听到老太太嘴里说这话,颜良又懵圈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