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水乡闲情

作者:喝风吸雨
水乡闲情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二百二十二章 非常人

第二百二十二章 非常人

颜良听了停下了脚步,扭头问道:“回哪儿了?”
“哦”
颜良愣了一下。
沈老师大学毕业,关羽也是大学毕业,而沈老师的大学连给关羽的母校提鞋都不配,正儿八经的九八五,沈老师呢,二流的师范毕业生,学历上差着几个档次呢。
老太太睁眼说瞎话的本事颜良也不是头一次见,所以并没有多想什么。
颜良可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出,沈老师家看不上关羽,要是搁五分钟前,颜良都觉得说话的人净瞎几巴扯,就沈老师家凭什么看不起关羽,觉得关羽配不上自家闺女。
老太太哪里会听颜良解释,原本就是个没事找事的人,嘴是又碎又刁的,哪里是讲道理的人。
颜良现在也不说别的了,只是呵呵傻笑,时不时的来一句没有的事。
“结不成就是结不成了”关羽说着站了起来又想抢颜良的手中的酒瓶了。
说实话,这一上午,和老太太呆下来,不说别人了,就是师娜对自家的女婿也是大为敬佩,因为他和老太太呆了一上午啊,也是听老太太挤兑了一上午,居然脸上还挂着笑,无论老太太说什么颜良都不带生气的。
扶着老太太上了车子,颜良回头看了一下送出门来的老丈人两口子,还有抱着儿子的媳妇,见他们脸上的笑藏都藏不住了,只得在心里又甩了自己一个耳光:让你嘴欠。
心中这么想,但嘴上不能这么说啊,于是颜良笑道:“外婆,没这回事,您也知道我在这边的朋友一个开了菜铺子和-图-书一个开了餐厅,我到省城来了不见上一面也不合适”。
果然,老太太了听了说道:“那就去看看!”
颜良扭头便准备往回走。
颜良火了,一把把他推坐回到了沙发上:“说事!”
颜良道:“你这是闹哪样,马上要结婚了,怀念自己的单身汉生活?就算是怀念你也不要哭嘛,怎么着这么伤心么?”
“结什么婚啊?”关羽反问道。
颜良一转头,发现自家的媳妇脸已经憋的通红了,显然是极力忍住了让自己别笑出声来,这让颜良很无语。
“哎,这小子今天奇了怪了,外婆,我们去他家看看,这是闹的哪门子妖啊,说好了的事情怎么会给忘了呢”颜良道。
见这小子又要来一口,颜良直接把酒瓶子给抢了过去:“喝你妹的喝,特么的给我好好说话”。
于是张口问道:“是不是沈老师家彩礼要的高?”
“老板回家去了”店员说道。
颜良见了老太太的模样,冲老太太说道:“外婆,我下午去……”。
“二十万?你也太小气了,二十万现在是通价,给就给了呗,至于喝酒还哭么?”颜良说道。
再说赚钱,就沈老师的工资,够关羽三天挣的没有?
无论是颜良还是刘诚,都觉得关羽这小子再有个把月就要结婚了,怎么现在闹出了这事,婚又结不成了,那大着肚子的沈老师该怎么办?
“不是,这婚结不成了”关羽道。
去看同学带上个奶奶就已经是奇葩事了,何况是和图书外婆,更搞笑的是还是带上媳妇的外婆,这……算了,颜良不想继续想下去了,这一想满眼都是泪啊。
周六的中午,刚刚吃完饭,颜良便对师娜和倪宇东说起了下午的事情。
从哪一点看,沈老师家都不该是看不上关羽,要是按着颜良想的,沈老师家该敲锣打鼓的把闺女送过来才对,彩礼?没让倒贴嫁妆就不错了。
关羽抬头斜着眼看了看颜良,把手中的手指翻了翻。
颜良有点不解了:“怎么着,准备始乱终弃啊,沈老师可大着肚子呢,你小子这事做的可不地道吧?难不成你在外面还有个儿子不成?不对,有几个儿子不成?见你现在有俩钱了,纷纷过来认富爸爸了?”
颜良听了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了:“这又是怎么了?”
这下颜良没有话说了,只得点头道:“那咱们等会就出发,您有什么要带的没有?”
老太太这时闷声不坑的在旁边气鼓鼓的,也不知道在生谁的气。
颜良还真是和关羽说好的了。
原本颜良准备开丈母娘的车,开过来的奔驰有点大了一些,小车在城里也方便,但是老太太要去,颜良只有开商务车了,因为中排的座椅舒服。
原本以为屋里没有人,谁知道门一推开,发现关羽这小子一个人坐在客厅里,面前摆着一瓶酒,还有一袋子打开了花生米。
刚进了门,便听到老太太说道:“颜良,走啊!”
“怎么朋友不在?看朋友是借口吧?”
把外婆扶进了屋里,找个和图书椅子让老太太坐下来。
“一个二流大学毕业的,看不上咱九八五?这特么的哪里说理去!”
所以说老太太说的也对,颜良就是想离开老太太半天,耳根子落个清净,同时也能和关羽他们喝喝茶,扯扯淡什么的。
颜良嘟囔道,心中想沈老师一家这脑回路,真是非常人也。
“来了啊”
关羽听了伸出了手,比划了出了两根手指。
一抬头发现老太太已经站在了门口,手里还拎了个小袋子。
这一句说出去,颜良恨不得甩自己一个耳巴子:让你嘴欠。
所以说面对老太太的时候,颜良的脑子算是非常人类,应该被送进非正常人类研究所里被解剖看看。
这时另外一个店员说道。
“看不上我!看不上我这个卖菜的”关羽说道。
这让颜良有点奇怪了,也不是说关羽不能回省城的家,而是通常都是回乡下家的,因为那儿有他父母,还有他的沈老师啊,怎么今天到省城房子那边去了呢。
发动了车子,颜良往关羽的铺子去。
倪熙等人此刻心道:您知道啊?
见关羽闭口不言,颜良就只能猜了,猜来猜去也就想可能是因为彩礼的原因。
老太太一抬手:“我知道了,你去看同学是假,其实就是不想呆在这里是不是?”
“爸、妈,我下午要去同学那个铺子看一下,好久没有过来了,不去看一下似乎有点不合适……”。
“没有,没有”老太太说道。
“要不这样吧,外婆我带你一起去,顺带着溜溜门子?https://m•hetushu•com.com”颜良一看老太太的模样,于是随口便来了一句。
颜良有点傻眼了,小心的问道:“两百万?”
喝酒没什么奇怪的,但是一边喝酒一边哭那就太奇怪了。
“颜老板”
“走,走”颜良这下算是无话可说了。
正常人谁受到了一个劲的被人挤兑啊,脑子又没有坑。
见关羽把手放下了,颜良这下才真傻眼了:“两百万的彩礼,这不是疯了么!沈老师她爹妈失心疯了?”
要是真是省里最好的211师大毕业,也不至于回到县城连个工作都找不到。
师娜自己都做不到,话听起来好像是师娜不孝似的,但是就算是亲闺女,如果被老娘一直挤兑,也很难和自己的母亲亲近起来,母慈子孝,母慈子孝,先是母慈才有子孝,老太太这样的人和慈字可不沾什么边。
最后说说长相,关羽这小子是一般般,但是沈老师也不是国色天香啊,肥嘟嘟一个小胖敦。
颜良道:“这特么不是胡扯么!”
店员们看到颜良过来了,纷纷打起了招呼。铺子里雇了一个小伙子两个小姑娘,其中有一个是关羽的亲戚,颜良也不关心这些,也就没有打听是什么样的亲戚。
颜良可没有折腾老太太的心思,都这么大年纪了万一颠坏了怎么办。
和店员也说不上啊,颜良准备去那边看看去。
颜良问道:“关老板呢?”
“都回去吧,我去看看关羽就回来”颜良说完,拉开车门屁股一歪坐进了车里。
张口便道:“你就是不想在这里呆,和*图*书嫌我烦!”
就算是赶牲口你也得让人歇上一歇吧,更何况一直被老太太挤兑的颜良,他不是老太太家的奴才,无论什么都得忍着。
借口去收拾东西,让老太太等自己一下,颜良回到了媳妇的小别墅,花上十分钟喘了一口气这才回到了老丈人的院子。
开着车子到了关羽家的楼下,颜良直接带着老太太上了楼,到了门口,颜良敲了一下门,见里面没有人回应,于是自己输入了密码,推开门。
“回xx路了”
带着老太太来到了铺子,铺子的门到是开着,里面的两三个店员正在闲聊,这个点儿谁过来买菜啊,所以这些店员们也就闲下来了。
也别说师娜了,就连老太太喜欢的亲孙子,都不太乐意和老太太在一些呆上一个小时,最多不过十五分钟左右,肯定一溜烟超没有影子了。
关羽也没有多注意,能不敲门进来的,除了关羽也就是刘诚了,除了这俩没有别人。
师娜听了说道:“嗯,你去吧,小稚这边反正有我们呢,对了,晚上回不回来吃饭?”
听到店员再说了一次,颜良终于明白了,关羽这是回他省城的家里去了。
从老太太过来到现在,除了睡觉那几个小时的时间,老太太几乎便寸步不离颜良,那嘴更是没完没了的。
铺子里见不到关羽,颜良想着大约这小子回县里的家去了。
关羽没有搭理颜良,只是自斟自酌的喝了一杯,伴着嘶的一声往嘴里扔了个花生米。
老太太望着回来的颜良,便张口又开始怼起了这外孙女婿。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