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水乡闲情

作者:喝风吸雨
水乡闲情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一百七十七章 到处乱蹿的驴友

第一百七十七章 到处乱蹿的驴友

这小子认得好笋,但是你让他这季节挑地方挖他是没这个本事的。
颜良有点蒙:“还有别人能到这儿的?”
嘿嘿!
像是收拾东西这些事情可不用颜良动手,奶奶钱玉珍早就准备的妥当的,该给亲家带的东西一样不会少,要不怎么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呢。
回到了小院,吃了早饭,颜良带上了狗子和小黑,拿上了锄头背上了一个筐便准备进山。
“这火堆不超过两天”。
颜良道:“没错,往前面走一点不就到了竹林子么,咱们今天去竹林那边看看”。
“良子叔,您今天怎么背上篓子啊?”
见这小子挖完了,颜便给他又挑了个地儿。
颜良自然是等着倪熙下班,好一块去省城。
“怎么还没有找到人?你们天天进山里去,每次都抓了个空!”倪熙说道。
“这哪里说的准,这些下夹子的,说不定十天半月也不会出现,说不准放下一两天就会过来看看”颜良和倪熙解释了一下。
“呀,良子叔,可以啊!”
这时候挖笋子不像是春夏秋时节,你可以通过看地面的笋子冒尖的情况来判断,这时候完全就是凭经验,老人们都是通过周围竹子的生长情况来判定哪里有笋,哪里长的笋子品质会很好。
颜良一抬头发现这小子拎着裤子,于是问道:“怎么,有野狗等着抢屎?”
大点的侄子摇了摇头:“不像,要是偷猎的肯定得带上不少东西,要不然捉到了老虎豹子这些东西怎么运出去?www.hetushu.com.com
按理说这些竹子都是好的建筑材料,可惜的伐起来太困难了,从这里把竹子弄回村里,花的人力物力都能直接上木料子了。
竹林那边下夹子,那真是脑袋有坑,大家都知道成片的竹子长在一起,空隙自然非常小,这样的空间是不可能有大的野兽活动的,要说狐狸啊狗獾这些还有可能,放捕兽夹子,而且还是能把老虎腿夹伤的,肯定不可能放在那地方,因为这些小东西不值钱啊。
到了卧虎岸的时候,和两个侄子汇合,两小子都十八九岁的年纪,读书读不下去了先后退了学,现在在家里的塘子干着活。
说是竹林子,其实这里算是一片竹海,放眼望去都是那种二三十米高的竹子,每一株差不多都有海碗口那么粗。
沿着进山的小道一路往山里走,现在进山的小道还算是好走,因为这些天走的人多了,所以小道上的雪也就被踩实了。
这是村子好多年传下来的道理,虽然乡亲们不一定知道该这么说,但是他们明的这其中的利害关系,看着别人家的哭丧开心,指不定这事以后就会落你头上。
“杀了?这哪有整只运出卖的起价,给你一堆肉和骨头你说是野生虎肉虎骨你会相信么?”大一点的说道。
颜良可没有想到这一茬,于是把狗子给拎了过来问了一下。
“行了,继续回去挖笋去”颜良冲两个侄子说道。
两三分钟后,笋子一周的土便被小心https://www.hetushu.com.com的刨开了,露出了青白色的笋子根,蹲下来用手一撇,听到咔嚓一声脆响,笋子便被折了下来。
“你们找的是偷猎的,但是这些人不是!”
而且生火的人并没有在这边做饭,至少周围没三角架搭过的痕迹,估计也就是停下来生火取取暖之类的。
“会不会是外面庄子的人留下来的?”另外一个小子也跟着过来了,看了一眼张口便问道。
挑定了地方,颜良用锄头拨开了地面上的雪,然后便开始刨土,也亏得有雪盖着,地而冻的并不结实,要是这气温,地面直接暴露在空气中,你想用锄头挖这地,那可不容易。
“会是那帮偷猎的么?”
走了一会儿,两个小子便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但这种笋子却是最好吃的,完全不会有春笋秋笋的那种涩味,无论是炖鸡还是炖肉都是绝味。
“会不会他们准备杀了后取了需要的骨头什么的单独运出去?”小点的侄子还有点不死心,他想着要是自己找到了偷猎人的活动点,回村在同辈中提起来也是挺长脸的事情。
“那边哪里会有人?”另一个小子问道。
刚刚颜良也以为自己发现了偷猎人的落脚地,现在听狗子一说,立刻没了兴趣,至于什么驴友之类的他更不关心。
有便宜人不用,颜良才没有这么傻,把手中的锄头扔给侄子,让他继续挖,自己则是走到一边掏出杯子喝了一口水。
跟着这小子来到了地方,m.hetushu.com.com颜良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还真是有人在这边呆过,因为地上明显的有一个小火坑留下来的痕迹。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片竹子林才可以长起来,要是长的离村子近一近,指不定这片林子就长不起来了。
“不是,那边好像是有人呆过!”
狗子到是清楚。
两口子小聊了几句便分开了,颜良回家,倪熙去学校给孩子们上课。
“你来,我累了,先去拉个屎”。
“一个够用了”颜良一边说一边带着两小子继续往竹林的方向走。
到了地方,颜良拿出了自热小火锅,大家一起吃了点东西后,开始挖笋子。
把手中的锄头扔给了堂弟,这小子准备借屎遁歇上一会儿,挑了个远点的地方,解了裤子还没有蹲下来呢,这小子发现问题了。
村里组织抓人的事情,颜良是积极通参加,虽然他现在没有孩子,但是这东西要伤到了孩子,这孩子也是他的子侄辈,他也会恨的牙痒痒。
颜良听了伸出手做了一个OK的手势:“知道了,今天我进山顺带着挖点冬笋正好一起带上”。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另一个小子伸了一下脑袋:“不是背吃的?”
颜良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你俩是猪啊,整天就想着怎么吃?”
颜良道:“去看看!”
这小子伸手拍了一下堂弟脑袋上的帽子说道。
“哪里这么多废话!”颜良训了两小子一句。
大冬天的,也没什么毒蛇出没,虽然有雪的阻隔,但是一路上https://www.hetushu.com.com总算是还顺利,走走停停的花了两个半小时,三人到达了竹林子。
这下颜良有点哑口,他还真没有想到这一茬,没有想到自然也就不会问狗子,狗子也不会多事提这一茬。
两小子听话的跟颜良回去了,叔侄仨一直把篓子给挖满,这才下了山。
就这么着,颜良这个长辈当起了监工,两个侄子在他的指挥下挥汗如雨,很快便挖了小半篓子的笋。
“良子叔,咱们走的路是不是错了?”一个小子问颜良。
颜良也不知道这片竹林里弄的竹子叫什么名字,但是知道这竹林的笋子在冬天的时候是最鲜美的,也只有在冬天的时候,这里的笋子才好吃。
颜良是没有那本事的,想要练出这一双慧眼来,没个三年五年的功夫你就别想了。
村里把他们俩分给颜良带领进山拆夹子还有捉放夹子的人。
像这样的生火手法,很明显并不是附近那些挖山货人家的手法,因为挖山货人要是生火一般是挖坑,而这是垒石头,也就是把石头围成一圈,阻止火烧到外面引燃林子。
这小子也不多说话,因为他明白自家的良子叔是不会让自己白干活的,指不定回去的时候就有些小玩意甩给自己,于是这活干的也卖力。
“今天早点回来了,下午我这边忙完了咱们要去省城”。
所以村里这些天进山逮人,颜良便属于最为积极的那一类人。
笋子并不大,约三十公分长,最粗的地方不过两指,这还是裹着外皮的,真正剥开之后,也就能hetushu.com.com剩七八公分长,一根手指粗的可食用部分。
还别说,这段时间不住的有人在村里宣传动物保护还是挺有成果的,至少是这些小子们都记住了什么动物最值钱。
回到了小院,颜良给了两小子一点小奖励,顺带着也分了半篓子的笋,两小子开开心心的回家了。
小的听了挠了一下脑壳:“还真是”。
翻过了卧虎崖这一片的山,小道慢慢的便消失掉了,三人踏着没到脚踝的雪继续前行。
现在地虽然比春天的结实,但好在锄头还挖的动,三五下刨开了地上的表皮,一株比手指粗不了多少的笋尖尖便冒了出来。
但颜良有外挂啊,狗子就是他的外挂。
早晨,倪熙往学校去,颜良则是从村委会的码头往家里赶,小两口一见面,倪熙便张口问道。
一个小子伸头见一株嫩笋冒出了头,立刻赞了颜良一句。
“良子叔,良子叔!”
两个小子被骂也不回嘴,一个个傻乐,乐完了之后还晓得把颜良背上的篓子接过去背上,手中的锄头扛在肩上。
颜良听了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侄子的说法,这火堆太新了,烧出来的灰都还在石头围子里,并没有散到四周,而围子里也没有多少雪花被吹进去,依着种种迹像来判断,这个火坑最多两天前生起来的。
“你傻啊,咱们附近庄子有人这么生火的么?”
不过两小子很快明白了,张口笑道:“原来您想挖笋啊,早说啊,早说我也带工具来了”。
这小子压低了磬音说道。
狗子道:“你小看了驴友吧?”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